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人看英國大選 專訪自民黨政治家凌家輝

英國自由民主黨華人政治家凌家輝。(新唐人電視台視頻截圖)

人氣: 1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舒雅倫敦報導)最近幾週,英國站到了世界的風口浪尖上,發生在倫敦和曼城的悲劇讓世界聚焦在不列顛,但將爲世界帶來更大震撼的則是脫歐及其「前奏」——英國大選。那麽,作爲華人應該如何看待這個大選呢?爲此,大紀元特地採訪了自由民主黨的華人政治家凌家輝(Philip Ling)先生,爲讀者帶來深入的解讀。

· 請問您對本次大選的看法?

首先,我們認爲正確的脫歐是重中之重。我們現在與歐盟有很好的協議,英國吸引了來自中國和美國的投資,我們實際上是通向歐洲其它地區的橋梁,對歐盟的自由貿易幾乎占了英國貿易的一半,我們爲什麽要跟這一點過不去?所以我們認爲如何把脫歐造成的衝擊降至最低是個關鍵問題。我們已經看到物價的上漲——英鎊匯率越來越弱,人們出國的費用也變得更昂貴。

脫歐的方式非常重要,所以我們需要仔細考慮。正如我們之前所說過的,一旦與歐盟達成協議,我們將讓民衆來投票決定這個協議。因爲我們目前只知道脫歐將會發生,但卻不知將前往何方,這個決定應該由民衆來做出,不應該是特里莎.梅——即使她成爲新首相,甚至也不應該是自由民主黨領袖蒂姆.法倫的任務。

其次,國民保健署(NHS)應該得到適當的資助。我們沒有對NHS注入足夠的資金,與其它國家相比我們的投入遠遠不夠。相反,現在國民對NHS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所以我們建議是要調高所得稅率,籌集到60億英鎊,以注入NHS和成人社會保障系統來照顧老人。

最後,對華人來說,教育都是父母們最關心的話題。我們認爲學校應該能夠得到足夠的資金。例如倫敦的學校預算被削減,資金流入了英國其它地區,但是這對倫敦學生來說是毫無道理的,各地區的學校獲得的資金應該是相同的,所以我們想確保這部分資金不會被削減。此外,我們認爲那些生活貧困的大學生應該獲得教育維持補助金。

· 自民黨在這次大選中的主要目標?

雖然我不認爲自民黨會獲得多數席位而執政,但自民黨可以成爲可信的反對派,我們可以審查政府的政策。我們想確保歐盟公民的權利可以得到保障,因爲他們已經在這裡生活很久了,他們應該有權利。我們還想確保英國是個寬容的國家,我們認爲政府當前的宣傳中使用的語言充滿了種族主義,太激烈甚至錯誤。

· 您如何看待保守黨的宣言對學校的政策?

取消學校的免費午餐,換成早餐俱樂部並不合適。我們認爲無論背景如何,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在白天吃到飯,而且研究表明午餐對學業成績也很有助益。此外,保守黨爲早餐俱樂部投入的資金很少,平均每個孩子每天7便士,跟沒有差不多。

另一件事是文法學校(grammar schools),我們反對這種選擇。父母都希望他們的孩子進入最好的學校,無可厚非。但現實中只有20%的孩子會進入文法學校,那麽其他80%的學生怎麽辦?這會導致社會分裂。我覺得讓所有人獲得好的教育比專注於這20%更重要。

· 關於移民、留學生問題,您如何看待保守黨和工黨的宣言?

自民黨並不會爲移民數字強加上限。此外,我們希望把海外學生數量從移民總數中扣除,因爲我們認爲這是兩類不同的群體,應有不同的待遇。我們也想再次引入畢業生工作簽證,讓畢業生有機會獲得工作經驗帶回祖國。因爲到這裡學習也相當於投資,人們自然是希望能夠學成實際的技能。就其它方面而言,保守黨正在談論每年10萬移民的上限,他們卻不知道究竟能否做到這一點。他們最近的宣言已經確認移民數字中包括學生,我覺得這樣放在一起可能會損害經濟,也發出了一個錯誤的信息——你不應該在這裡。

· 這對中國移民有利嗎?

我認爲許多華人都在過去的移民政策中受益匪淺。我在英國出生,我的父母來自香港。還有很多華人留學生在這裡讀書。一個寬容的社會能夠讓人們一起工作,這對經濟也有好處。如果你是一個商業人士,你自然會挑選最有利於你做生意的環境。

人們之所以要來,是因爲他們想要有更好的機會改善自己的經濟條件,而來到這裡的人們帶動著其它地方的成長。例如,美國的移民規則相當嚴格,但依然在增長。這就是爲什麽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例如墨西哥人想去那裡,因爲有更好的機會。如果經濟不好,人們不會來到這個國家,沒聽到誰說「我要去利比亞」。

當然人們也可以去法國或德國,但是我們所擁有的優勢之一就是英語:每個人都會說,在學校中也會學習,所以我們應該充分利用這一點。相反,如果我們封閉自己,人們就會去其它國家工作、投資。

· 自民黨對商業、特別是小企業和稅收的政策如何?

首先,地區的商業稅需要整理。我知道政府正在重組這些利率,而且我也知道中國城的很多組織由於地段不錯,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小。雖然政府之前說會研究這個方面,但是隨後大選就來了,至今仍沒有什麽改善。因此我們想重新審視房産這部分要素。

另一件跟經濟和脫歐相關的事情是進出口——進口商品的成本上漲了15%,影響很大;類似的,如果出口到其它歐洲國家,那你也要找到合適的交易。考慮到有些人會從中國進口東西,把它們出口到德國和法國,這就會遇到雙重的問題,因爲你必須向中國支付關稅,脫歐之後還必須向歐盟國家支付關稅,這裡有很多的不確定性。

關於受訪者:凌家輝(Philip Ling)先生是自民黨華人分部的財務長,從2007年開始涉足政壇,曾在2010年和2015年分別作爲Bromsgrove和Tooting的自民黨候選人參選國會議員,同時也是當地地方議會的候選人。此前曾擔任過首相戰略小組的助理經濟學家、Boutique顧問公司的市場和戰略顧問以及Informa Business Intelligence的定價主管。#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