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中共迫害的企業家系列】

林輝:紅頂商人榮毅仁三次申請退黨

榮毅仁與妻子楊鑒清。(維基百科)

人氣: 82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8日訊】提起民國時期的榮氏企業,那可是赫赫有名。當年,榮宗敬、榮德生兩兄弟白手起家,在無錫、上海等地創辦了二十多家民營企業,並以「麵粉大王」、「棉紗大王」享譽工商界數十年,對中國民族經濟影響至深。而榮德生的兒子正是被中共稱為「紅色資本家」的榮毅仁

選擇留在大陸

1916年5月出生的榮毅仁,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歷史系,之後進入家族企業。1937年任無錫茂新麵粉公司助理經理,1939年兼任上海合豐企業公司董事,1943年兼任上海三新銀行董事、經理,1945年任無錫茂新麵粉公司經理。

國共內戰後期,國民黨推行的貨幣和限價政策,引發了嚴重的通貨膨脹,榮氏家族也出現了大震盪。上海產業界人士紛紛遷資海外,尋求新的出路,榮家也不例外。榮宗敬的長子榮鴻元、榮鴻三、榮鴻慶和榮德生之子榮爾仁、榮研仁等先後離開上海,而榮德生和榮毅仁父子經再三斟酌決定留在大陸。

據說,榮爾仁在去香港之前,與榮毅仁約定:「一個留在國內,一個出國,如果沒問題,就可回來。」中共建政後,榮爾仁曾短暫回國,但1951年再度申請出國,去了美國。此舉使其避免了以後的厄運。

公私合營 榮家資產被中共掠奪

留在國內的榮德生和榮毅仁父子在最開始得到了中共的扶持,比如提供原料、收購產品委託加工等,而且由於榮毅仁在海外有眾多的親戚,為了迷惑外部世界,中共對榮毅仁採取了「捧」的策略。他先是在1957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長,之後又擔任了紡織工業部副部長。不過,在中共出於鞏固政權為目地,打著「實行私營工商業公私合營」的旗號,實則強行掠奪私有企業的工商改造運動中,榮家資產被完全掠奪。

中共1949年建政後不久頒佈的《私營企業暫行條例》規定,私營公司的盈利,除了繳稅和提取10%的公積金之外,私方股東的酬勞不少於60 %的餘額。可是到了1953年,又規定私營股東所得紅利只能有25%。

1952年1月,中共提出了針對企業家的「五反運動」,工商業者如果上交資產並表示擁護共產黨,則定為人民內部矛盾;如果有反感、有怨言,則劃為「反革命」成為國家的專政對象。其原則就是順者昌、逆者亡。在這一過程中,企業家們或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問題」,或被帶到私設公堂審問,強迫「交代罪行」。在腥風血雨中,企業家、小業主、商販被迫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有吞毒藥自殺的,也有跳樓自盡的。

對於中共而言,這些只是開始。1954年,中共的《公私合營工業企業暫行條例》公開稱,「合營企業受公方領導」。中共的猙獰面目逐漸顯現。1955年,中共又提出對資本家採取贖買的辦法。所謂「贖買」,不是由國家另拿一筆錢收買資本家的企業,而是在每年生產獲得的利潤中,拿出一點分給原私營業主,這就是按照固定資產價值付給定額利息,叫做「定息」。

據馬立誠撰寫的《突破—新中國私營經濟風雲錄》中提到:定息息率,1956年2月為1厘至6 厘,1956年7月定為年息5%。定息期原定7年,到1962年止,後來又改到1965年止,即一共拿十年。換言之,中共在拿走了私營企業主的身家財產後,只給10年有限的利息,私營企業就變成了中共所有。中共無恥可見一斑。

以上海為例,其公私合營企業中的私股為11,2202萬元,幾乎占全國公私合營企業中私股的一半,其中私股在500萬元以上的五個大戶中,有四人屬於榮氏家族,第一名是榮毅仁的堂兄榮鴻三,占9,750,100元,每年可得定息487,914元,即每月可得4萬元;榮毅仁則占第三位。

中共之舉自然引起了很多企業家的不滿。對此,中共則採取威脅、批判和鬥爭的方式迫使他們就範。

1956年1月,在毛親自到榮毅仁的申新九廠視察後,榮毅仁就將祖輩辛苦創下的資產56間紡織、麵粉等企業統統上交。時任中共上海市長的陳毅,在大會上將其作為榜樣,宣稱「榮毅仁是紅色資本家」。然而,榮毅仁內心的痛絕非外人所知。當時有人寫了《祭廠文》,其中有「多年心血,一旦付諸東流;幾聲鑼鼓,斷送萬貫家財」之語,背後隱藏的正是對中共掠奪行徑的憤恨。

榮毅仁食指被打斷 左眼失明

文革爆發初期,榮毅仁一家也受到了衝擊。榮毅仁的右手食指被鐵柱打斷,妻子楊鑒清被打得死去活來,臥床不起,連他們因患大腦炎而精神有障礙的四女兒智遠也未能倖免。後來榮毅仁夫婦總算保住性命,但榮毅仁卻被去鍋爐房運煤,落下了腰疼病,而其眼底出血沒有及時治療也導致左眼失明。左眼失明後,他被派去洗刷廁所。

另據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中的《最後的貴族》一文記載,1966年8月,章伯鈞、章乃器在康同璧家裡見面。章伯鈞問章乃器現在民建和工商聯的情況,章乃器表示,企業家中除了榮毅仁,其他人都受到了衝擊。但一旁的羅儀鳳糾正道:「榮毅仁其實也沒能躲過。他在上海的公館是有名的,極漂亮。北京高幹出身的紅衛兵說整座樓都屬於四舊,於是放了火,火苗從一樓竄到頂層。他們又把榮太太用皮帶套著脖子,從頂樓倒拖至一樓,腦震盪的後遺症長期不癒呢。」

文革後榮毅仁再被利用

文革結束後,急於發展經濟的中共再次想到了榮家在海外的關係,榮毅仁又一次被中共推出。1978年,榮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1979年,則出任直屬國務院的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總裁。榮毅仁憑藉著自己的經商謀略、海外關係,為中共的經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

四次申請入黨後三次要求退黨

據香港《動向》雜誌報導,1951年6月,時年35歲的榮毅仁在任華東軍政委員財政委員會委員時,首次提出入黨申請。陳毅勸他時說的很露骨:「你留在黨外更方便,能做更多的事,再過10年,等你過45歲生日時,我做你的入黨介紹人。」

1957年12月,經歷了「反右」鬥爭的擔任上海市副市長的榮毅仁,更感到加入中共的迫切性,於是第二次提出了入黨申請。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柯慶施說:你還是留在民主黨派、工商界中工作。你入了黨,大大小小資本家都入了黨,那我這市委書記的位子也難以坐正。

1962年10月,榮毅仁任紡織工業部副部長期間,又一次向周恩來提起陳毅說介紹他入黨之事。周恩來的答覆是:「陳老總不是食言。我的意見,你還是在黨外自由,如進入黨內,政治活動太多,會埋沒你的專長,是很可惜的。」

不知出於何種心理,文革結束後的1985年4月,69歲的榮毅仁再次申請入黨,並終於得償所願,入黨介紹人是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萬里、人大副委員長彭沖。1986年2月,榮毅仁增補為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分工負責經濟和民主黨派工作。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好不容易入了黨的榮毅仁卻三次申請退黨。第一次要求退黨與「六四」有關;第二次要求退黨是因為與江澤民發生齟齬;第三次要求退黨是2000年6月,這時榮毅仁已退休,代表各大花瓶黨派出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開放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建議,江澤民叫其一邊涼快去,榮毅仁一怒之下,不再參加黨的活動,直到2002年12月江下台。

結語

2005年10月,榮毅仁在北京去世。他留下了一份題為《我要對黨說幾句》的遺言,大致內容是:一個喪失信念的政黨,一個不受法律約束的政黨,一個脫離廣大人民的政黨,一個追逐金錢利益的政黨,是沒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國的。顯然,這表明他已後悔當初沒有像其他親戚那樣離開大陸,後悔追隨了中共這個背信棄義的黨。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6-09 6: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