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仲維光: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下)

圖為仲維光(攝影:曾妮/大紀元)

人氣: 8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今年是俄國「十月革命」100周年,日前《紐約時報》中文版刊出題為「列寧真是德國間諜嗎?」的文章,揭底了當年列寧發動十月革命的鮮人未知的背景。該文引發對列寧間諜身分以及共產政權的熱議。對此,大紀元記者專訪了旅居德國的著名政治學家仲維光先生。

許多證據顯示,當年流亡20年的列寧,在得到德國後勤及財務的支持後,於1917年祕密返回俄國,發動了十月革命,而這一革命不僅讓俄羅斯民眾飽受布爾什維克長達數十年的獨裁統治,也令歐亞多國同樣遭受共產政權荼毒。

記者:中共常以愛國煽動製造仇恨,但從列寧的所為,可以看到一個現象,共產黨人都不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而是一個叛國通敵者;而由他所建立的共產國際輸出的革命,無一不是顛覆各國現政權、阻擋民主進程,而且在建立政權後又殘酷奴役本國民眾,這是為什麼?共產政權到底是怎樣一個政權?

仲維光共產黨政權到底是怎樣一個政權?曾經做過南斯拉夫共產黨集團第三把手,後來反叛出來的吉拉斯在《新階級》一書中說過,「共產黨是人類史上最殘暴的一群人,他們是一群最無恥、最卑鄙、最不擇手段的一個集團。」為此,可以說共產黨政權是歷史上最殘暴、最卑鄙、最無恥、最不擇手段的政權。用一般人的語言說就是,一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政權。

為此,大家也可以看到,在這個政權下,只要你順從他,甚至幫助這個政權,它是可以讓你富裕、供你物質享受的。但是如果你顯示出任何不同於它的個人或者家庭意願時,它就會毫不留情地迫害、鎮壓你。它可能做所謂一般人看來的「好事」,因為這個時候它感到對於鞏固它的權力有利。但是,它隨時可能為了它的權力,殺個二十萬,死個幾億人,可能出賣國家和民族的利益。但是前提只有一條,那就是維護其一黨專制,一個集團的利益。

而對於這個特點,共產黨是毫不隱瞞的,它們在歷史上不止一次地毫不猶豫出手進行血腥鎮壓,甚至在全世界的電視鏡頭下,威脅恐嚇也都是直接的、不掩飾的。所以,迄今為止,誰看不到這點,誰就是弱智,就是為了眼前的利益自欺欺人。所以,誰如果以為共產黨是在為民眾做好事、是為了國家,誰就大錯特錯了!

列寧在1917年前後和自己祖國的敵對國——德國的關係,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它充分地說明瞭共產黨集團的這些特點。

記者:歷史學家們認為,俄羅斯從未像二戰結束後審判納粹那樣對列寧、斯大林和共產主義下定論做出評價,一些宣傳仍然像過去那樣美化列寧和斯大林。為什麼?人們應該怎樣來認識、並作出評價?

仲維光:歷史還沒有像審判納粹戰犯那樣審判共產黨、審判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原因很多,但是,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納粹被徹底打敗,出了局,而共產黨沒有被徹底地出局,所以那些實用的政治因素在現實中起了很大作用。

大家知道,如果納粹不曾戰敗,大約審判及對他們的公開否定也不會如此徹底。但是這是否意味著納粹的罪行就不是現今我們認識的罪行了呢?絕對不是。

其次,大家也知道,對於納粹戰犯的審判,不是勝利者對於失敗者的審判,而是人性和正義對於殘暴的反人類罪的審判,對此德國社會是經過了40多年,及80年時代後期後才逐漸作為共識接受了的。而對於東德是否是個合法的國家,即是否是個有法可依的國家,柏林牆倒塌後又是經歷了25年的辯論才基本上成為德國社會的共識,即它是一個非法的、無法可依的一黨獨裁國家。

共產主義、共產黨,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等都是人間社會的具體產物,這類思想、這類性質的人在人類社會中隨時都可能再次產生發展起來。事實上大家已經看到,就是希特勒、納粹,已經被徹底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可在德國、歐洲,乃至美國還是不斷地產生新的崇拜希特勒、親納粹的極右翼集團及個人。更何況現在在俄國、乃至東歐國家掌權的不是受到過共產黨迫害的人,而是共產黨的後裔。所以,現在德國社會,那些經歷過這段歷史,並且為之付出過犧牲及努力的人不斷地強調:人權、民主及和平生活並不是白給的,需要每時每刻地警惕並且對抗各種相反的傾向。

此外,共產黨國家的存在為那些在西方必須按照法律和規則要求賺錢的商人政客提供了比在西方更加容易便利的形式,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和為了換取自己的利益而和迫害本國民眾的專制統治者勾肩搭臂。這一百年來的歷史一再重演這一幕。

在人類社會中,沒有一勞永逸、不勞而獲的幸福生活。我們需要的是在有病的時候,能夠有治療它的方法,即能夠找到,或者建立一個可以接受起訴共產黨集團的地方,在這裡能夠公開地、不受政治干預地對它們的罪行進行辯論、判決。我們同時需要能夠有一個監督、投訴民主國家的商人及政客,在自己國家外,或者和踐踏人權的政府合作,或者在自己的企業中就違背人權和工資標準,無視環境保護的法庭。如果這樣兩種機制建立了,世界上的那種變態現象就會少一些,公正就會佔據主導地位。

簡介:仲維光先生,1988年來到德國,後在波鴻魯爾大學研究當代中國知識分子和思想問題。90年代中期,開始研究當代極權主義思想問題等。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7-07-01 11: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