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堂的第一通電話

作者:米奇‧艾爾邦

通往天國的階梯。(fotolia)

  人氣: 2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有人懷念的靈魂,未曾真正離開。」

「如果,生命的終點,不是終點?」

某日清晨,密西根州小鎮「冷水鎮」,電話一通接一通響了。來電者說,自己是從天堂打來的。

難道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奇蹟?抑或只是一場殘酷騙局?

奇異來電的新聞流傳開來,外地人紛紛湧進鎮上,想要一同見證。

*事件初始的第一週

這個世界接到第一通天堂來電時,泰絲‧瑞佛緹正想撕開一盒茶包的塑膠膜。
鈴鈴鈴鈴鈴……

她假裝沒聽到電話鈴響,用指甲戳破塑膠膜。

鈴鈴鈴鈴鈴……

她用食指沿著塑膠膜的凸起處扯開包裝。

鈴鈴鈴鈴鈴……

最後她用力一撕,總算撕開了塑膠膜,順手捏成一團。她知道要是電話再響一次而她又沒接到,就會轉進答錄機……

鈴鈴鈴鈴鈴……

「喂?」

來不及了。

「唉呦,真是的!」

她咕噥著,聽到廚房吧台上的答錄機發出「喀答」聲,開始播放留言:「你好,我是泰絲,請留下姓名電話,我會盡快回覆,謝謝。」

微弱嗶聲響起,接著是沙沙聲,然後……

「……我是媽媽,想跟妳說件事……」

泰絲瞬間停止呼吸,手上握著的話筒也掉了。

她的母親,早已在四年前過世了。

鈴鈴鈴鈴鈴……

警局裡,鬧烘烘的辯論聲幾乎要淹沒第二通天堂來電的鈴聲。有個記事員彩券中獎,贏得兩萬八千美金。三位警官在爭吵如果是自己得獎,錢要怎麼花。

「拿去付帳單。」

「不可以付帳單!」

「買一艘船怎樣?」

「付帳單!」

「才不要咧。」

「買船啦!」

鈴鈴鈴鈴鈴……

警長傑克‧歇勒思起身,倒退著走向自己的小辦公室,「獎金要是拿去付帳單,只會多出更多帳單。」他說道。

這番話大家倒是頗為贊同,他伸手接電話,說道:「冷水鎮警局,我是歇勒思局長。」

又是一陣沙沙聲響,接著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是爸爸嗎?我是羅比。」

突然之間,傑克再也聽不見其他人的聲音。

「搞什麼!你誰啊?」

「爸,我在這裡很開心,別替我操心,好嗎?」

傑克感到自己胃部一陣痙攣。他想起最後一次見到從軍的兒子,那時他鬍子刮得乾乾淨淨,理了個軍人頭,通過機場安檢門後,身影消失了。那是他第三次出任務——也是最後一次。

「你不可能是我兒子。」他喃喃念道。
鈴鈴鈴……

華倫牧師醒來,擦掉下巴的口水,他剛剛在望稼堂上的沙發上小睡了一番。

鈴鈴鈴……

「來咯……」

他費了好一番工夫才站起身。教會特別在他辦公室外面裝了電鈴,畢竟他已高齡八十有二,聽力不太行了。

鈴鈴鈴……

牧師,我是凱瑟琳‧耶林。請您快點,拜託!」

他蹣跚地走到門邊,打開門,說道:「妳好啊,凱……」

話都還沒說完,凱瑟琳就已走到牧師身後。她外套半敞著,一頭紅髮亂蓬蓬,像是剛從家裡直奔而來。她坐到沙發上,緊張地起身,又再度坐下。

「請您要了解,我並沒有發瘋。」

「當然沒有……」

「……黛安打電話給我。」

「誰打給妳?」

「黛安!」

牧師的頭痛了起來。

「妳過世的姊姊打電話給妳?」

「今天早上,我接起電話……」

凱瑟琳緊緊抓住手提包,哭了出來。牧師心想,他該不該打電話尋求協助?

她尖聲說道:「她跟我說不用擔心她。她還說,她很……平靜。」

「那妳是在做夢咯?」

「不!我不是在做夢!我真的跟姊姊通上話了!」

淚珠從她臉頰上滑過,還來不及擦掉就已滴落。

「這件事已經討論過了……」

「我知道,可是……」

「妳很想念她……」

「對……」

「而且妳也很難過。」

「不光是這樣,牧師。黛安說她在天堂……您聽不懂嗎?」

凱瑟琳露出非常幸福的微笑,牧師從沒看她那樣笑過。

她低聲說道:「我再也不害怕了。」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安全警示鈴聲響起,沉重的監獄大門順著軌道滑開。一名身材高大、肩膀寬闊、名為薩里文‧哈定的男子緩步走過,一步一頓,頭垂得低低的。他心跳很快,不是因為重獲自由而感到興奮,而是害怕有人從後方猛地將他拉回。

向前,再向前。他一直盯著腳尖,直到聽見碎石路上,有足音朝他走來,輕巧而快速,他才抬起頭來。

那是他兒子,居勒。

他感到兒子的兩條小手臂抱住他的雙腿,他雙手伸進兒子的一頭鬈髮之中。

他也看見父母:母親穿著海軍風衣,父親穿著淺咖啡色西裝。父母看到他,原本緊繃的臉瞬間軟化,然後全家互相擁抱。天氣凜冽,天色泛灰,街道因雨水而溼滑,此刻只有他的妻子不在這兒,然而她不在的身影卻如影隨形。

薩里文想要說點意境深遠的話,但從嘴裡擠出的,只是一句低語:「走吧。」

過了一會兒,車子便消失在路的盡頭。

那一天,也是這個世界接到第一通天堂來電的日子。

接下來發生的事,有幾分真假,就看你信它幾分了。

*第二週

冰涼且帶著薄霧的雨水灑落,但對九月的冷水鎮來說,這再平常不過了。從地理位置看來,這個小鎮比部分加拿大地區更為偏北,離密西根湖也只有幾英里。

儘管天氣寒涼,薩里文出門依舊走路。其實他大可借開父親的車,但被關了十個月之後,他變得比較喜歡戶外的空氣。他戴著滑雪帽,穿著絨面舊外套,走過了二十年前念過的高中、早在去年冬季就已關閉的貯木場,以及釣魚用品店,店外出租的獨木舟,像牡蠣殼一般堆疊著。

他又走過加油站,有個員工倚牆而立,看著自己的指甲。這就是我的家鄉。薩里(薩里文的暱稱,譯按)心想。

他走到目的地,在一塊寫著「戴維森父子禮儀公司」的踏腳墊上蹭去鞋底泥巴。他發現門框上有架小攝影機,立刻反射性地扯下帽子,用手梳梳他那頭濃密的棕髮,然後看著鏡頭。毫無反應,過了一分鐘,他自己走進去了。

禮儀公司裡太暖,幾乎快令人窒息。牆上釘著深色的檜木條。有張桌子旁邊沒有椅子,桌面上擺著打開的簽到簿。

「需要幫忙嗎?」

說話的是禮儀公司的負責人,身材高,瘦削,骨架粗大。膚色蒼白,眉毛雜亂,留著稀薄的稻草色頭髮。他雙手交握,看來有六十多歲。

「我是荷瑞斯·貝爾芬。」他說道。

「我是薩里文·哈定。」

「喔……是你。」

喔……是你。薩里在心裡補充:「因為坐牢所以錯過妻子葬禮的人,就是你啊?」

現在他都會這樣,默默補齊別人沒有說完的句子。他認為那些沒說出口的話語,比說出口的還要尖銳。

「吉賽兒是我太太。」

「請節哀順變。」

「多謝關心。」

「葬禮很溫馨,家屬應該有告訴你吧。」

「我也算家屬啊!」

「那當然……」

他們站著,一片沉默。

「她的骨灰呢?」薩里問道。

「放在安置所裡。我去拿鑰匙。」

荷瑞斯走進辦公室,薩里拿起桌上的手冊閱讀。他翻到一段描述火葬的文字。

骨灰可灑於海面,置於氫氣球中升空,或是乘飛機灑在空中……

薩里將冊子丟回桌上。乘飛機灑在空中,就算是上帝,也不會這麼殘忍。他這麼想著。

過了二十分鐘,他帶著妻子的骨灰罈離開禮儀公司,骨灰罈上有天使的雕刻。他想要單手拿,又怕太隨便。想要雙手托著,又覺得那好像是要把骨灰罈送出去似的。最後他決定將骨灰罈抱在胸前,雙手交叉,像小孩抱著書包那樣。

他這樣走在冷水鎮的街道上,走了半英里左右,雙腳不斷踢起雨水。等他走到郵局前,看到一張長椅,便坐下來,小心翼翼地將骨灰罈放在一旁。

雨停了,教堂鐘響報時。薩里閉上雙眼,想像吉賽兒緊靠著自己。那對海綠色的眼睛、烏黑的秀髮、纖細的身體和窄窄的肩膀。她靠在薩里的身上,像是輕聲說道「保護我」。

到頭來,他終究沒能保護她。這是無法改變的定局。

他坐在長椅上許久。傷心欲絕的男人,和那尊瓷器天使默默坐在那,好像兩人都在等公車。

生活中的大小事,都是透過電話傳遞。小孩出生、伴侶訂婚,甚至是夜半高速公路上的悲慘車禍,莫不如此。人類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不管標記的事件是好是壞,大都以一陣鈴聲作為開頭。

***

泰絲坐在廚房地上,等待鈴聲再度響起。

過去兩週,她的電話帶來令她震驚無比的消息:她的母親在某處,仍以某種方式存在著。她又播一遍上一通電話的錄音,這是第一百遍了。

「泰絲……親愛的女兒,別再哭了……」

「妳不可能是媽媽啊。」

「我在這裡,好端端的。」

泰絲母親出門,不管去哪,飯店、SPA,或只有半小時路程的親戚家,當她打電話回家時,總是這樣說:我在這裡,好端端的。

「這怎麼可能呢?」泰絲問道。

「什麼都有可能,我與上帝同在……我想跟妳說……」

「說什麼?媽?說什麼?」

「說天堂的事。」

電話那頭變得一片沉默。泰絲盯著話筒,好像自己手上握著人骨。她明白,整件事完全不合邏輯。但是母親的聲音她不可能認錯,每句高低起伏,輕聲低語,高聲驚叫,做孩子的都認得。沒有錯,那聲音的確就是母親。

泰絲將膝蓋縮在胸前。自從第一通來電過後,她一直沒出門,只吃些餅乾、穀片、水煮蛋,家裡有的她都吃了。她沒去上班,沒去採買,連信箱都沒看。

她用手指梳過那頭許久未洗的金色長髮。一個足不出戶的人,見證了奇蹟,其他人知道了會怎麼說?但她不在乎。來自天堂的隻字片語,勝過寥寥塵世的所有話語。◇#(節錄完)

——節錄自《來自天堂的第一通電話》/大塊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米奇‧艾爾邦(Mitch Albom)
美國暢銷小說家、劇作家、電影、舞台編劇,也是獲獎記者。有五本作品名列《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流連《紐時》排行榜達四年之久。

他創立七間慈善機構,其中包括第一間不打烊醫療診所,專收美國無家兒童。他也在海地的太子港開設孤兒院。現與妻子住在底特律郊區。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每天帶上槍,出門去巡視這黯淡的城市。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個人已經和這工作融為一體,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提著水桶的手一樣。
  • 搭檔看起來似乎很高興:「你有這種分析能力,就證明我沒看錯人,對吧?而且你也猜對了,我的確從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沒有的特質,所以才會認為我們很適合做搭檔。」
  • 法國 夏爾特大教堂
    夏爾特大教堂(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位於法國巴黎西南約80公里處的夏爾特市。教堂坐落在山上,經過幾次的焚毀又重建,薈萃了羅馬式和哥特式建築風格,那裡有世界上最古老 的彩繪玻璃畫,工藝精湛,精美絕倫。中世紀的時候教堂雕塑都是有顏色的,紅、藍、金、綠,非常鮮豔的顏色。在十六、十七世紀時的建築不太喜歡用顏色,就把 顏色都擦掉了。如今,白天的教堂是石頭本色,藍天白雲下,莊嚴而寧靜;夜幕降臨後,通過色彩斑斕的燈光秀,中世紀的原貌重現。
  • 克羅地亞(Croatia)位於中歐的東南邊緣,巴爾幹半島的西北,亞得里亞海東岸。隔亞得裏亞海與意大利相望。克羅地亞的湛藍亞得里亞海的海岸線點綴著上千青翠的島嶼,景色優美。
  • 2015年5月5日晚上,神韻國際藝術團在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城音樂廳的第一場演出在如潮般的掌聲中落下帷幕。Cheryl Barksdale女士與朋友Maria Coronado女士一起觀看了演出之後表示,神韻演出所傳遞的理念非常美好,讓她意識到「我們都是來自於天堂的生命」。
  • 當你完全不在乎失去,你才真的愛著。當你完全付出自己,你才真的活著......
  • (大紀元記者曉拂美國紐約州羅切斯特報導)剛剛痛失孫子的一家教堂的副牧師Nack牧師,觀看了神韻紐約藝術團於2月17日下午在羅切斯特大劇院的演出。她說,一看到神韻的傳單時她就感覺到這是一場來自天堂的演出。而當真的坐下來看演出,大幕一打開,舞蹈藝術家一出現,就印證了她的感覺。
  • 來自意大利的專欄作家,資深自由撰稿人Federica Polegri 女士也是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澳洲悉尼蒂宛劇院首場演出的觀眾之一。4月27日晚觀看神韻演出的經歷,對Polrgiri 女士而言,猶如一次天堂之旅。眼眸閃亮,面帶感恩神色的Polrgiri 女士激動得表示:「這是一次與中國人靈魂交流的機會。根本上說,這是一個神話。演出能夠傳達非常直接的信息,但卻具有高度的情感,這就是這場演出的美之所在。」
  • 小男孩寇頓在瀕臨死亡的瞬間,真切的看到了天堂:「那是個充滿彩虹顏色的美麗所在,永遠明亮、生氣勃勃,也從不天黑……每個人都有翅膀,可以四處飛翔…」
  • 從前有位王子,他走到了外面的世界,只見他心事重重,面帶憂傷。他擡頭看著天空,天是那般的碧藍,他歎息道:“一個人能在天堂上該有多好啊!”這時他看到了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向他走來,樣子十分可憐。他和老人打了聲招呼,並問:“我怎樣才能進天堂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