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悟神傳文化的玄妙之門

樂舞仙蹤(2)憶初臨凡 萬神顯跡

作者:真愚

北宋 《聽琴圖》。(公有領域)

  人氣: 540
【字號】    
   標籤: tags: ,

(接前文  樂舞仙蹤(1)神龍之舞 不見尾首

「樂」擁有如此遠古的歷史,那樂是如何誕生的,其內涵與作用又是什麼?下面就從能找到的上古文獻中,由史前時期一步步探討:

《世本.帝系篇》記載:「女媧氏命令手下的娥陵氏與聖氏二人發明了「都良管」與「斑管」這兩種樂器,統一了天下的音律,並效法宇宙間日月星辰的運行規律,與之對應相合,創作了《充樂》這種樂舞。樂舞譜成後,化物無聲,天下萬物無不從最細微處同化大道,一切都諧和有序。」[1]

以上是《充樂》創作的背景與過程。從這則記載可以看出,女媧氏的樂舞是效法自然宇宙、對應天道運行規律創作而成的。它所產生的作用是從萬物的深層與微觀化育萬物,使一切諧和於自然,順應於天道,使天下大治。

《呂氏春秋》中記載:在史前朱襄氏治理天下的時候,經常颳風,陽氣聚集蘊結,以致陰陽失調,因而萬物凋落,果實不能成熟。於是朱襄氏的大臣士達創造出五根弦的瑟,用來演奏,以引來陰氣,安定天下眾生。[2]

又記載:遠古陰康氏治理天下的時候,陰氣過盛,聚集凝滯,陽氣阻塞,不按照正常的規律運行,以致人民精氣抑鬱而不舒暢,筋骨蜷縮而不健康,於是陰康氏創作舞蹈來加以疏通引導。[3]

根據以上兩則記載可以看出,遠古時期,在陰陽不調,萬物偏離大道,自然法則被破壞的情況下,便創作了樂舞,以平衡陰陽,疏通引導萬物,使自然回歸諧和狀態,使天下重歸於大道。

可見在遠古時期,樂舞具備著超自然能量,到了這次中華文明的五帝時期,樂舞中的這種神奇能量仍然非常明顯。

黃帝時期創作了大型樂舞《雲門大卷》,用來祭天。黃帝的《雲門大卷》與堯帝的《大咸》、舜帝的《大韶》、大禹的《大夏》、商湯的《大濩》、周武的《大武》是上古有名的六首樂舞,《周禮》中稱其為「六代樂舞」。周代的貴族子弟到了一定年紀都必須要學習這六首樂舞,是必修課,不然他們無法踏入社會。周朝時還專門設置了「大司樂」這個國家級的大型教育機構來教授這些樂舞。六代樂舞都是用來祭祀的,《雲門大卷》祭天、《大咸》祭地、《大韶》祭四望、《大夏》祭山川、《大濩》享先妣、《大武》享先祖。[4]

黃帝還創作了上古神曲《華胥引》與《清角》。據說黃帝夢中神遊了伏羲氏出生的故鄉──華胥神國後,悟得治國養身的大道,經過28年的努力,將天下治理成了半人半神的國度,便創作了《華胥引》以紀念,這是《華胥引》的來歷。

《韓非子》記載:黃帝在西泰山召開了一次神鬼大會,他乘坐著六條龍拉的象車,車子左右各站立著一隻畢方神鳥,風伯作法為他清掃道路,雨師降下甘露來洗塵,虎狼在前面開路,鬼神在後面保駕,騰蛇伏在地上以示恭敬,鳳凰在上空盤旋為他遮擋驕陽。黃帝召集這次鬼神大會後,便創作了《清角》以示紀念,這是《清角》的來歷。據說《清角》能夠溝通天地,號令鬼神,演奏時能引來仙鶴與鳳凰,遮天蔽日,翱翔飛舞。[5]

史書中記載,春秋時,晉平公強令師曠彈奏《清角》,以致招來狂風大作,刮飛了廊上的瓦片,使得晉國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所以《清角》是不能隨便演奏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夠享用的,其背後蘊含的力量太過於強大,若非大德之士,一般人駕馭不了,會帶來災禍。

以上是黃帝之樂,接著我們再看看五帝時的其它樂舞。

《呂氏春秋》中記載:帝嚳在位時,命令咸黑創作了《九招》、《六列》、《六英》這幾首樂舞。又有一個名叫倕的人,發明了各種樂器。帝嚳便令人以這些樂器演奏,表演這些樂舞,竟引得鳳凰、天雞等神鳥飛來,跟隨著翩躚起舞。帝嚳大喜,便用這些樂舞來祭天,讚頌天帝之德。[6]

《呂氏春秋》中還記載:堯帝時,任命質為樂官,質效仿大自然山林溪谷的聲音,創作了《大章》樂舞。《大章》又名《大咸》,是上面提到的六代樂舞之一,用來祭地。在演奏這首樂舞的時候,百獸都會隨之起舞,自然萬物都會諧和相處。[7]

另外《尚書.皋陶謨》與《帝王世紀》等古籍中都記載著這件事:舜令人創作了《大韶》這首樂舞。《大韶》也是六代樂舞之一,據說《大韶》共有九章,也稱《九韶》、《簫韶》。舜令人演奏《大韶》樂舞,九章演完後,有鳳凰前來朝拜、起舞,百獸也都跟著起舞。[8]

過了近兩千年後,孔子在齊國時有幸欣賞了《大韶》樂舞。欣賞完畢後竟然心曠神癡,口不知味,整整三個月嘗不出肉的滋味來,便感嘆道:「沒想到樂竟然能達到如此高妙的境界啊!」這就是《論語》中記載的「三月不知肉味」的典故。所以孔子評價說:「《大韶》之樂,盡善盡美啊!」[9]這也是盡善盡美成語的來源。

可見五帝時期,樂舞所蘊含的力量仍然非常強大,能夠直接展現神跡,可以號令鬼神,能夠引起大自然的共鳴,召來仙禽異獸,使百獸聞聲起舞,使天下諧和安寧。

其實樂舞所展現出的神跡,在歷史的發展中一直都存在著,直到現在。只是越到後面,隨著人類物質文明的發展,隨著人類不斷被慾望與執著所束縛,精神能量越來越退化,這種神跡的展現便越來越隱蔽了,不再像遠古時表現得那麼直接與強烈。但只要用心去發掘,還是能感應到那掩埋在樂背後深處的遠古神力……

註﹕
[1] 《世本.帝系篇》:「女媧氏命娥陵氏制都良管,以一天下之音,命聖氏為斑管,合日月星辰,名曰充樂。既成,天下幽微,無不得理。」
[2] 《呂氏春秋.古樂篇》載: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風而陽氣蓄積,萬物散解,果實不成,故士達作為五弦瑟,以來陰氣,以定群生。
[3] 《呂氏春秋.古樂篇》載:「昔陰康氏之始,陰多滯伏而湛積,陽道壅塞,不行其序,民氣鬱閼而滯著,筋骨瑟縮不達,故作為舞以宣導之。」
[4] 《周禮.大司樂》:乃奏黃鐘,歌大呂,舞《雲門》,以祀天神。乃奏大蔟,歌應鐘,舞《咸池》,以祭地示。乃奏姑洗,歌南呂,舞《大韶》,以祀四望。乃奏蕤賓,歌函鐘,舞《大夏》,以祭山川。乃奏夷則,歌小呂,舞《大濩》,以享先妣。乃奏無射,歌夾鐘,舞《大武》,以享先祖。凡六樂者,文之以五聲,播之以八音。
[5] 《韓非子》:昔者黃帝合鬼神於西太山之上,駕像車而廣蛟龍,畢方並轄,蚩尤居前,風伯掃進,雨師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後,騰蛇伏地,鳳凰覆上,大合鬼神,作為《清角》。
[6] 《呂氏春秋》:帝嚳命咸黑作為聲歌──九招、六列、六英。有倕作為鼙鼓鐘磬吹苓管塤箎鼗椎鐘。帝嚳乃令人抃或鼓鼙擊鐘磬,吹苓展管箎。因令鳳鳥、天翟舞之。帝嚳大喜,乃以康帝德。
[7] 《呂氏春秋》:帝堯立,乃命質為樂。質乃效山林溪谷之音以作歌,乃以麋置缶而鼓之,乃拊石擊石,以像上帝玉磬之音,以致舞百獸。
[8] 《尚書.皋陶謨》:夔曰:「戛擊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虞賓在位,群後德讓。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鏞以間。鳥獸蹌蹌,《簫韶》九成,鳳凰來儀。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庶尹允諧。」
《帝王世紀》:烝民乃粒,萬邦作乂,庶績咸熙,乃作《大韶》之樂,《簫韶》九成,鳳凰來儀,擊石拊石,百獸率舞。故孔子稱《韶》盡美矣,又盡善也。(《太平御覽》引)
[9] 《論語》: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論語.八佾》: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情感在心中生成、激盪,情不自禁,便會通過言語表達出來;如果言語還不足以表達情感時,便會發出嗟嘆;當嗟嘆也不足以表達情感時,就會拖長腔調歌唱起來;當歌唱還不足以表達出情感時,就會手舞足蹈地翩翩起舞。
  • 相傳,堯帝的兩位美麗女兒,一位名叫娥皇,一位名叫女英,都嫁給舜帝做妃子。 後來舜帝南巡,病死於蒼梧,葬在九嶷山下。二妃苦苦追尋,直到湘江邊上;眼看江水茫茫,無法順利濟渡;九座山峰,山勢相彷,不知何處才是夫君埋骨之處?
  • 相傳,在黃帝的時候有一位樂官名叫伶倫,他走遍千山萬水,一直到了昆崙山北,從那兒的峽穀中選取了最均勻最好的竹子,把它們斷開來做成十二竹筒,以此吹奏。那聲音就像雌雄鳳凰的鳴叫一般,而十二竹筒的音階也就成了人類的十二音律。
  • 陸游生於北宋宣和年間,年幼時期便遇上靖康之禍,飽受顛沛流離之苦,因此早年便立志抗金救國,他天資聰穎,十二歲能詩文,在參加禮部考試時名列第一,但因喜論恢復,仰慕民族英雄岳飛,在他的詩中曾寫道:「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劇盜曾從宗父命,遺民猶望岳家軍」
  • 唐代文化是中華文明的最高峰,相應的大唐宮廷樂舞也像徵著中國古典舞的最高成就,在唐代走下歷史舞台後樂舞一度走入斷層,到了宋太祖趙匡胤建立宋朝恢復禮樂,也將宮廷舞帶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時「隊舞」以及帶有故事的「大曲歌舞」出現了。
  • 嚴蕊,字幼芳,為浙江台州營妓,活躍於南宋孝宗時期,富有才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善於歌舞。時新任台州太守唐與正久聞其才學,因此在府中擺酒宴交際時便邀嚴蕊到府中助興,當時恰逢桃花盛開的季節,唐與正想試一下她的才學,便以「紅白桃花」為題讓她填詞。嚴蕊才思敏捷,聽後當場作填—首《如夢令》吟唱起來: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 宋高宗於名堂祭祀天地開始用樂,此時南宋已定都臨安府。臨安府海外貿易興盛,遍及五十餘國,為當時世界第一大貿易城市,城內各國遊客來往不絕,酒肆茶樓、藝場、教坊、夜市興盛空前,比起北宋時期的汴京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時音樂形式主要已流傳於民間,說唱藝人張五牛創「唱賺」 形式的歌曲風靡了整個大江南北。
  • 明代宮廷舞蹈的程式化和禮儀性隨著滿清帝國的建立有了新特點。由於清朝亦是由少數民族建立的王朝,其宮廷舞蹈除了因襲前朝之外,還融入了滿族和其它少數民族的特色。
  • 元朝是由蒙古少數民族建立的政權,其宮廷舞蹈除了具有濃郁的本民族特點外,還融入、吸收宋代宮廷大麴歌舞的形式,形成自己的特色。
  • 唐朝樂舞在中華文化史上留下了最為絢麗多姿的一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