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廈大教師維權 政府校方設套 歸國高知被騙

中共治下的中國到處是坑,歸國高知要警惕,口頭承諾不靠譜、能兌現的才是真。圖為7月初,廈門大學部分教職工為了房子、集體上街維權。(網絡圖片)

中共治下的中國到處是坑,歸國高知要警惕,口頭承諾不靠譜、能兌現的才是真。圖為7月初,廈門大學部分教職工為了房子、集體上街維權。(網絡圖片)

人氣: 17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7月初,廈門大學部分教職工為了房子集體上街維權的事,再次敲醒警鐘。「能兌現的才是真的,白紙黑字寫清楚的才行,口頭的不靠譜」,網友們紛紛在朋友圈分享這一信息。

近些年來,中國國內高校開始側重招收海外有留學背景的青年人才回國,除了高工資,還許諾職稱、科研經費以及住房等優惠條件。對處於事業上升階段和結婚育兒年齡的青年人來說,這些條件具有極大的誘惑。

但在當下的中國,大學對高知的許諾常常不能兌現。參與上街維權的廈大教職工中,或擁有高級職稱,或擁有博士、碩士學位,或從海外留學歸來,因為校方允諾的房子前後出入太大,被迫集體抗爭。

7月2日晚,約200名廈大教師和家屬走上廈門最繁華的中山路,打著「產權」的橫幅,喊出「人才房坑人才」的口號。「以人才房的名義,用商品房的價格(買入),實行保障房的管理」,一位廈大教職工的家屬總結他們的遭遇。

根據網絡上流出的一手資料,導致廈大教師維權事件的原因有四個:一是校方在賣房時未說清楚合同和條款,存欺瞞性;二是當年付高價買入的房產,如今收益與成本太不匹配;三是人才房保障房、業主只有有限產權,在繼承、轉讓上受限制;四是校方與政府的後續處理方式令人心寒。

「我們不是刁民……沒想到如今拳頭+惡語落到了我們自己頭上」,網絡上《廈門大學教授維權文書》這麼開頭。

廈大教師在7月2日因校方和政府用人才房坑人才,被迫走上街頭抗議,當局派出大批警察到場。(網絡圖片)
廈大教師在7月2日因校方和政府用人才房坑人才,被迫走上街頭抗議,當局派出大批警察到場。(網絡圖片)

買的是人才房 賣的是保障房

對歸國高知來說,擁有房子是最難的事情之一。北京、上海的房價高得不用說,而其它的一線城市(省市)、稍微好的房子均價也是四五萬/米,一套下來幾百萬,加上車位30-40萬,非普通家庭可以承受。

要是能便宜些買上學校的人才房,雖然位置和配套差些,但總算「回國安家」,及時解決了一件大難事。學校的人才房成為歸國高知的一大考量因素。

據悉,這批上街維權的教職工都住在廈門市海里區的五緣公寓,是廈門大學早期引進人才集中居住的公寓。大多數業主是在2008-2009年間通過校方申請的廈門市人才房。

但是入住六年來,他們一直無法辦理產權,廈門市建設管理局對此的答覆是:該項目大部分為廈大人才房,廈大提出部分購房者暫緩辦理產權,具體辦理事宜需待建築管理局和廈大溝通後方可開展。

隨後校方與政府部門之間互相推諉,最後業主才被告知他們六年前購買的人才房,性質上屬於廈門市的保障房,而非業主認為的由校方和政府補助的商品房。業主對此非常憤怒,覺得買房前校方以及官方故意誤導,並隱瞞事實。

據兩位購買人才房的人士回憶,一位2009年購買第二批房子的教師透露,買房是簽字那天才看到合同,且無附件,封面寫的「人才房」。因為之前學校開了動員大會,基於對校方的信任,只瞄了幾眼就簽了。另一位2010年買人才房的教師也表示,校方當時不給時間研究合同,當天就讓交錢簽合同辦手續。

一位教師透露買房期間,在校方和政府的動員會上,「政府說:你們是國家的棟梁,我們愛人才,你們買這批人才房,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政府。廈大說:你們是廈大的精英,我們愛人才,只要你們買這批人才房,立即優先發放你們的10幾萬的住房補貼。」

在購房宣傳中,校方也有意分開處理相關住房申請。廈門大學對應可申請島內五緣灣和島外高林的公寓;對前者,校方一直說是人才房;而對後者,校方強調是保障房,所以給申請人造成一個錯覺——五緣灣不一樣。結果當人才歡歡喜喜以為收到政府重視、住進人才房,卻發現尾隨了一堆問題。

五年前被黨媒批評的特權分房群體,五年後被逼集體上街為房維權。(圖為7月2日,廈門大學部分教師及家屬上中山路維權現場)
7月2日,廈門大學部分教師及家屬上中山路維權現場。(網絡圖片)

人才房坑人才 人在房在人走房留

廈大教師說這「人才房原來坑人才」,賣房宣講時說購房五年後可上市交易,結果變成產權証等了六年才辦下來、要想上市交易,還得再等五年;另一個是人才房歸屬保障房,繼承和分割都受條款約束,而這些內容在購房合同或者政府當年的保障房參考條例上都是空白。

直到八年後,五緣公寓裡有老師過世,其配偶和親屬發現辦不了房產過戶和產權證,房子面臨被收回;還有一位老師家屬因為離婚而無權分割房產,這樣的消息在教職工之間傳開了,官方才出來解釋產權問題,而在事先簽署的合同或附件中都沒有註明。

在經過各種渠道調查後,當事人廈大教師表示:當年,學校為了達到防止人才房資產流失,和有關部門達成了協議,限制人才房產權,以達到「人在房在、人走房留」的目的。

而房價的瘋漲、更是讓這群原本過著「平靜」日子的教師們陷入不安中。根據校方與維權教師談判後的最新說法,校方要求人才房業主以每平方米4.6萬元的價格補差價,相當於讓業主以現價重新購房,業主自然無法接受。

因為八年之間,廈門的房地產市場早已劃出了一道鴻溝。八年前,100萬或許能買到不錯的一套房;八年後,100萬當首付款都不夠。八年前,這批住房的教師按照7,200元/平米的價格置入資產,當時湖里區的商品房均價是11,508元/平(前者約占後者的63%);八年後(2016年4月),湖里區房產均價已經飆升到42,030元/平,比八年前漲了近4倍。

當時有部分教師本想買商品房,也因為學校動員改買人才房,對他們來說,這個錯誤成本實在太高。教師們表示:「以高價被欺騙性地購買了不屬於自己的低保戶房。」「相信政府的下場是貪便宜活該?!如果當時(賣房)明確告知義務,那我們絕不會把自己當這樣的人才,買所謂的人才房!送都不會要!」為了正當權利,教師們開始走上維權路。

「最近的大劇沒空看 因為我要去維權」

「最近的大劇『人民的名義』,大家都說好看,可我沒空看,也沒心情看,因為我要去維權。我們買的房子五緣公寓,廈大跟市政府申請的人才房的產權出了問題。」一位老師留言道。

根據廈門2008年第一年出台的保障房政策規定,對保障房,購房者只擁有有限產權,不能出租,不能抵押,且實行有條件繼承。比如:當購房者去世時,子女未成年可以繼承;已成年子女在廈門沒有房產也可以繼承,但必須符合低收入或人才的條件。

按照這些規定,居住在這批人才房裡的人才,「要麼在孩子成年之前死去,孩子可以無條件繼承;要麼要爭取活到150歲,不需要繼承。」否則八年前投錢買下的房產,將悉數被校方或政府收回,變成一無所有。

而學校和政府部門的不作為更是令他們心寒。當廈大部分教師及家屬去學校、信訪辦、建設局等部門,要求信息公開,還原人才房的商品房性質,有關部門對教師們的訴求置之不理,採取踢皮球手段,結果依然是:維持現狀,同時學校上級電話通知不許維權。

無奈之下,教師及家人於4月16日在廈大芙蓉湖畔抗議,遭到學校保安人員搶包、搶(拍攝)手機以及毆打,據悉當時該校領導就站在旁邊台階上看現場;而到信訪辦,有教師家屬被協警拖進機關大院;參與維權的教師悉數被公安上門家訪、錄音拍照。但官方沒想到的是,7月2日,教師及家人在當局派出大量警察的情況下,再次走上最繁榮的中山路大聲維權。

在維權的背後,還有另一段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實:五年前(2012年),廈大等事業單位分房還曾被國內黨媒點名批評,被指「在(保障房)名額分配方面比普通居民更寬鬆,而且擁有優先選房的『特權』」;而五年後,發現被當局坑的也是這幫當年被批的「特權」階層。

而在網絡上,對廈大教師房產維權也存在兩種聲音,一種是支持,另一種是譏諷。支持的人說:「知識分子天性骨頭軟,這次估計是真逼急了。」「(國內)遍地是坑,一不留神就掉進去。」譏諷的網友說,「特權分房被騙,都是博士高知,連看合同的智商都沒有嗎?」

但是不管怎樣,如一位網友所說:「一個國家和政府最根本的就是要誠信!」當政府、學校、領導都成為了騙子,「這個國家很快將無任何底線」。#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7-07-12 8: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