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風雨 走過九九年七二零」系列報導

一位美軍華人大兵的跌宕人生(1)

2016年,張海晏成為一名非全日制美國空軍軍人。(張海晏提供)
幾經輾轉,張海晏成為了一名美國空軍軍人。(張海晏提供)
人氣: 39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18年前,張海晏正在讀高中三年級,信心滿滿地期待著進入某所理想的重點大學學習,再攻讀研究生,然後做學者、教授……誰知,一場突然變故讓他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幾經輾轉,他來到了美國,在通過美軍嚴苛的訓練和考試後,轉身成為一名美國空軍軍人。18年來,他的人生經歷了怎樣的跌宕起伏呢?

1999年7月9日中午,18歲的張海晏走出河北省阜城中學的高考考場。

走到校門口,他看到裡三層外三層的家長們在校門外緊張地向裡觀望著,滿臉的焦慮和期待。他的父母不在守候的人群之中。家裡是農村的,不過他一直讓家裡很省心,學習成績穩居這所重點中學所在班級的第一名。

個頭瘦小的他推著一輛舊自行車擠出了門口的人群。和一般同齡人不一樣,走過高考這根獨木橋,他的表情看起來顯得輕鬆和平靜。只是覺得就要離開這裡了,而大學將是他人生中的一個必然階段。他已經和家裡溝通過了,準備報考北京的大學,因為大哥就在北京工作。

那時候,河北省填報志願是在高考分數出來之後。如果不出意外,張海晏就會如願地去北京上大學了。

不僅僅是刻苦,潛意識裡,張海晏一直覺得自己會是個有福之人。

小時候的神奇事

5、6歲時,他親身經歷了一件神奇事兒。

河北農村的房子,一般有前後院。張海晏家的門口有很多成排的大樹。農閒時,家裡馬拉的大車不用,就把車軲轆卸掉,車身傾斜著倚靠在了樹上。大車框架是鐵結構的,至少有上百斤重。

一天中午,張海晏和幾位小朋友在門口玩耍,有抱樹的,有踩在車子上要往上爬的。忽然「通」的一聲,車子翻了過來,砸在地上。別的孩子都跑開了,張海晏一個人被砸在了下面。

就在幾個月前,鄰村發生過一件類似的事情。一個小女孩,她的外婆和張海晏是同一個村的。那個小女孩也是被這種農用馬車砸在下面,結果被砸死了。

人們都嚇壞了。大人趕緊跑過來,把車掀起來,把人拉出來。小海晏馬上就站了起來,檢查身體,沒有看到傷。車子和身體的主要著力點是右腿,也沒看出什麼傷。他還把腿抬起來,給大人看,說「沒有事」。

謹慎起見,第二天去醫院檢查,拍X光,醫生說什麼事也沒有,什麼軟組織損傷都沒有。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老人都這麼說,張海晏也這麼認為。

修煉法輪功

小時侯,小海晏多次看見眼前出現白白的、亮亮的、圓盤一樣的東西。把頭埋到被子裡,看是不是還有呢?結果還有;他還經常看到有似龍似鳳的東西在眼前飛來飛去,晶瑩透明的,並不遮擋這個空間的物體;睜眼、閉眼都能看見。他弄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兒。

張海晏的父母少年時因為「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影響沒有能夠繼續讀書,只是小學文化,但他們喜歡讀書和獨立思考,也時常和家裡三個孩子分享交流。

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氣功熱風行整個中國。史前文化、特異功能、飛碟探索、歷史傳奇故事,這些都讓張海晏著迷不已,加上自己從小的種種體驗,他好奇卻又無解,在小學五六年級時曾多次嘗試冥想打坐,也一度想是否要去少林寺學功夫。

1996年新年,張海晏的二哥帶著禮品去三姨家拜年。三姨夫說:「我煉法輪功了,不喝酒了,把酒拿回去吧。」以前他可是酒桌上的常客。三姨在一旁證實三姨夫真的戒酒了。她還說,「你們知道我以前面黃體瘦的,因為胃下垂,消化不良,現在我煉了法輪功,身體感覺好多了。」

父親聽了後很感興趣,於是特意去借了一本《中國法輪功》回來看。

父親十幾歲的時候,趕上大躍進和成立公社,食物匱乏。沒有細糧,粗糧也沒的吃了。玉米和紅薯吃不到,就吃紅薯莖和玉米軸磨的粉。榆錢飯都成了奢侈品,甚至吃過柳樹葉子和皮。最後人沒餓死,活了下來。但是身體一直虛弱。特別是到了中年後,一堆毛病上身,用了很多中醫、西醫的方法去調治,沒有根本好轉。

普通溫度的生水,父親都喝不了,很多菜也吃不了。烙的大餅,也只能吃中間軟的地方,邊角硬的地方,都吃不了。這也讓他的脾氣變得暴躁,時常生氣發火。

1996年春,張海晏的父親開始煉法輪功。從那以後,父親再也沒有生病臥床治療過了;以前身體怕涼,後來冬天都敢喝涼果汁了。脾氣也變好了。

好奇之下,張海晏也拿起《中國法輪功》這本書看。

「這一看,哇,大開眼界,茅塞頓開。覺得這本書講得太深了,能解開宇宙萬物一切之謎。」原來小時候眼前能看到東西是因為天目的緣故;「三尺頭上有神靈」,自己大難不死,很可能是因為有神靈護佑啊;原來人活著不是為了吃喝玩樂功名利祿,人應該有更高的品德上的追求,歷史上的、古今中外的修道故事是真的啊……這真是太好了!

從法輪功的書中,張海晏明白了更多得與失的道理。他不再害怕別人超過自己,也不再為了成績名次和其他同學較勁兒了。他開始毫無保留地和他們分享交流自己的學習經驗。結果,他的學習成績變得更好。

張海晏高中照片(本人提供)
張海晏高中照片(本人提供)

高中三年在學校住宿,每天的功課很緊張。利用有限的午休時間,他抓緊學、抄、背法輪功的《轉法輪》一書。三年裡,他的成績總是班上第一名。

高考前一天

高考前一天,身兼班主任的英語老師召開全班會議,鼓勵大家高考都能取得好成績,並希望自己的得意門生──張海晏,也和同學們做最後分享。

張海晏順手拿了平時上課用的一本英語輔導書,講了其中的一篇閱讀理解文章。內容是關於科學家用測謊儀測試植物的故事,測試發現植物是有感情的、有感官的。他說,「我們學習不應該只是做題和為了考試,我們真的應該好好琢磨琢磨,為什麼植物有這麼多神奇的事情。我修煉法輪功,我對這件事情是明白、理解的。我知道為什麼。」

班裡有幾位同學看過《轉法輪》,大部分還沒看過。他說,這是高中畢業前最後一次和大家分享,而大家馬上面臨走向社會──比校園更複雜的環境。他希望和這些朝夕相處的同學分享自己修煉法輪功的體會,包括面對困難壓力時為何也一定要做一個好人、為何重德是生命美好的保證、「法輪功是更高的科學」等等。

但是,當聽到「法輪功」的字眼時,班主任老師馬上打斷了他的話。

1999年4月,因天津法輪功學員無辜被打、被抓、被關押,為爭取合法權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和平上訪,史稱「四二五」事件。身在高中校園,張海晏事後才聽說此事,他相信政府說的每個人有自己煉功和信仰的自由。而班主任老師無疑有著更高的政治敏感度。

被老師叫下來後,張海晏當時就落淚了。他突然感到一種負面的不確定的因素,而這將影響到眼前的每一位同學、老師,以至社會上更多人的未來前途和命運。他在為他們感到擔心和難過。

去北京上訪

在高考後的十天裡,張海晏得以有更多的時間閱讀法輪功的書籍和煉功,在輔導員的家裡他還看到了李洪志師父在國外的近期講法錄像,他在憧憬著到大學後應該比在高中有更多的學法、煉功和洪法的機會……

7月20日,高考成績還沒有放榜。這一天,張海晏的父親從輔導員那裡得知,中共馬上要在全國範圍內取締法輪功,各地很多法輪功輔導員都已經被抓捕了。

一家人商量過後,決定要去北京上訪。遇到地方解決不了的冤屈而進京上訪,這是中國百姓們幾百上千年來的習慣思維和做法。

「覺得中共官方要取締法輪功這個事情是不合法律不合情理的,所謂的理由是違背事實、顛倒黑白的,應該站出來去反映。作為親身修煉法輪功的直接當事人,我們知道法輪功是什麼,應該去澄清事實。」

他還記得7月21日那天天還沒亮,就和父親,還有二哥,帶上饅頭、雞蛋,一大早就上路了。

這是張海晏第一次去北京,可他連一點兒興奮的心情都沒有。「也不知道能否再回來。去了之後到底什麼情況,誰都不知道。只是希望能有向高層領導反映情況的機會。」

在大巴士上晃了4、5個小時後,中午到了北京趙公口汽車站。當時也不知道具體去哪裡好,後來父子三人坐公交車到了天安門。

他們看到天安門廣場一側的地下通道的地方有一些人,有人正拿著法輪功的書在讀,看上去也像剛從外地趕過去的法輪功學員,便走過去和他們說話。這時,警察就過來了。

警察徵用了一輛空的大巴士,用命令式的語氣吆喝著法輪功學員:「 走,上車!」

被拉到豐台體育場,張海晏看到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被關在那裡。天氣悶熱得不得了。

當天晚上,張海晏和父親連同很多學員又連夜被拉到了保定市的一個學校禮堂,而他二哥被另一輛車拉去了廊坊。

學校禮堂是空的,沒有桌椅,被關在裡面不讓出去。帶的乾糧很快吃完了。有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分享隨身帶的食物。張海晏記得自己吃到了別人給的牛肉乾。警察沒有提供任何吃的。

22日下午,警察弄了一個大電視放到禮堂裡,強行要大家觀看,是中央電視台開始播放預先錄製好的各種誣衊法輪功的節目。

其中有這麼一段。電視裡放法輪功創始人講到地球大爆炸是存在的,張海晏一看就知道這是造假。電視把「存在」兩字前面的本來有的「不」字給剪掉了, 「我一看,唉,太荒唐、太無恥了。」「跟他們講,也講不清。沒有人身自由,怎麼辦?」

「後來我們都不看電視了,我們一起背《論語》(編註:法輪功書籍《轉法輪》的開篇文章),幾百上千的大法弟子一起背《論語》,一遍一遍地背,場面非常非常壯觀。」

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到這裡。禮堂裡裝不下了,後來的就直接被拉到外面的操場上,也是直接坐在地上。

期間,有人站起來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如何受益、為何要到北京。禮堂的一些窗戶是半開的,所以外面的發言在裡面也可以聽到。有兩個人的交流讓張海晏至今記憶猶新:

其中一位男士站起來說:「我們不恨這些警察。他們只是在執行公務而已。其實,我也是一名公安幹警。」大家立即嘩嘩鼓掌。他又講了自己的得法經歷和為什麼認為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減少了社會上的犯罪率,對(穩定)社會治安有非常積極的貢獻。」

還有一位來自石家莊的女士站起來說,在短短幾天內,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來北京上訪被抓了。她說:「(如果迫害這件事情得不到解決)我還要來北京。佛道神是千真萬確真實存在的,我親眼目睹。如果我說假話,天打五雷轟。」

再有學員站出來交流,警察就開始毆打,把人拖走。現場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因為我們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嘛。 父親隔著窗戶跟被拖走的學員說:『我們不恨他們。』被拉走的學員也回應說:是,是。」

第二天,張海晏和父親也被帶到操場上了。操場上有幾千人,太陽很大,很熱。

有多位法輪功學員主動把傘送給警察遮陽。

有法輪功學員說:「天上有大法輪。」現場很多人都說看到了。

再次落淚

三天之後,7月24日,張海晏被帶回當地縣公安局。

在公安局辦公室裡,警察一方面重複中央電視台的說詞,對他們謾罵挖苦,另一方面把張海晏的老師和一些同學找來,讓他們勸張海晏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這些老師、同學本來和張海晏關係非常密切,現在被動地聽政府的命令,來給他做思想工作。法輪功具體是怎麼回事,他們也不知道。

沒想到之前的擔心這麼快變成現實。張海晏心裡很難過,也覺得荒唐,他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堅持信仰。

他同時感到自己的學業前途未卜,「他們離開,我留下;他們去繼續按部就班地生活、上學、工作,而我在這裡,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放我出去。」

「做出人生這樣的決定,當然是不容易的。」 在老師和同學面前,張海晏再一次落淚了。

就在張海晏被關押在縣公安局的這段日子裡,高考填報學校和錄取已經開始了。他能獲得自由,順利開始人生的下一段旅程嗎?#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7-13 8: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