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津百警搶屍案 律師要求放楊玉永妻料理後事

天津武清中醫院。(知情者提供)

天津武清中醫院。(知情者提供)

人氣: 44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7月11日下午法輪功學員楊玉永天津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包括特警在內的近百餘警力於隔天凌晨前往武清中醫院連夜搶屍轉移地方。律師、家屬要求看守所釋放被關在同一看守所的楊玉永妻子出面料理丈夫的後事,他們並對看守的所相關人員的犯罪行為進行追究。

楊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

據楊玉永的朋友介紹,官方的說詞有三大疑點:第一、官方稱在3點40分將人送到醫院,6點多家屬趕到醫院,但楊玉永的屍體已經僵硬,去世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醫院用那些儀器搶救,純屬做樣子。

第二、楊玉永在6月28日的會見時,告訴律師他曾被打昏過,昏死多長時間自己也不知道。這次獄方看守所也一定是等他醒過來,實在醒不過來才送醫院,否則他們不會這麼快通知家屬。

第三、醫生在警方的控制下配合說假話。韓德新主任醫生說楊玉永進醫院時肺感染,他一半的肺都爛了,造成高燒40度,那意思是自己得病死的,不管造假能不能矇混過去,反正他們儘量推託責任,推得乾淨點。因為看守所和醫生不知道這一次家屬掌握多少楊玉永被毒打和折磨的證據。

也有目擊者介紹,11日晚在武清中醫院,有個便衣幾次湊到韓德新跟前低聲說話,看得出來是他們在控制醫生。

楊玉永的屍體上不僅口、眼、耳朵均有出血現象,而且全身包括頸脖、後邊、四肢上都有大片的瘀青,耳朵根部有很大的傷口,腳趾甲處還有被竹籤或釘子扎過的痕跡。

大紀元記者致電天津中醫院找韓德新核實楊玉永剛送醫院時的狀況,接電話的人聽到說是要找韓德新醫生時非常地警覺問:「你有什麽事?韓主任已經不在這兒工作了。」

當記者表示這不太可能時,對方改口說「現在不在,打他手機」。記者追問韓德新的手機號碼時,對方推說「不知道」。當記者希望找其他相關醫院的負責人時,對方說「什麽事情?」

在記者簡單介紹了楊玉永的情況和希望做什麽後,對方緊張追問「你是誰?」當對方知道記者的身分後說:「不接受媒體採訪,我們有專門部門處理,我不跟你多說了。」便直接掛電話了。

楊玉永妻子提三點要求 官方要求受害者子女噤聲

目前此案的代理律師黃漢中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自己在7月14日下午3點20分到武清看守所,「我想提出要求前先會見一下孟憲珍,目前他們的案子已經到法院了。我會要求法院對孟憲珍進行取保候審,便於處理楊玉永的後事,並與有關單位進行交涉提出賠償事宜」。

但看守所看到律師和親友們前來,如臨大敵地把他們擋在外面,連看守所的接待大門都不讓進。黃漢中律師表示,當天天津的地面溫度高達40度,為避免暴晒堅持不住,他與看守所據理力爭,直到3點50分看守所才允許他一人進入警衛室。

後來有一個領導過來把他要求會見孟憲珍的手續和律師證拿過去後,就再也沒有回應。

據悉,在律師等待期間,天津武清公安局、政法委相關頭目都聚集在看守所裡,他們通知了被害人所在地的頭頭到看守所商量對策。

大約4點半,看守所把被害人的兒子、女兒叫了進去。他們跟母親會見了一個小時左右。

律師介紹,孟憲珍告訴孩子:「這個案件如果不是她本人參與協商,並且在律師的見證下進行屍檢,追究有關責任,並且無條件宣告她本人無罪。那麼不在這些條件下,絕不妥協,不接受任何條件。」

「官方也向他們的子女提出條件:第一、不要再對外發聲;第二、安排天津公安或者公安部的法醫對屍體進行屍檢,當然也可以由家屬提出另外的屍檢單位,但得經過他們的同意;第三、家屬聘請的律師不能有反華和裡通外國的律師。」

律師表示,他們一直等到晚上快八點,看守所最後才有人出人交還他的律師證,說下週一才讓律師會見孟憲珍。

楊玉永兩週前自述遭酷刑性虐待證據曝光

楊玉永在去世前兩週遭酷刑折磨的證據曝光。楊玉永生前親口敘述武清區看守所劉姓管教唆使同室的獄犯十多人對他進行性虐待,他被打昏死過去多久也不知道。

劉姓管教和看守所在今年2月份時,因他們對楊玉永進行酷刑折磨遭到楊的辯護律師的控告,但不思悔改,繼續酷刑折磨楊玉永,他們邊打邊囂張恐嚇說:「你再敢告訴律師打你、告訴不好的事情,下次用更厲害的棍子打。」

楊玉永的代理律師文東海告訴記者,此前控告沒有回應,這次再發生這樣的事,很震驚也很氣憤。

維權律師余文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看守所的打人現象比較普遍,他自己也曾在看守所遭警方用刑。獄警打死人涉及犯罪的問題,現在對看守所這塊的制約作用太少。

他建議:「目前看守所應該和公安機關分離好一些,因為現在偵查機關和看守所是同一個部門,都是歸公安局負責管理。這樣很難保證看守所對羈押人員有公平的待遇。看守所應該歸司法部門管,這樣有一個制約性。」

楊玉永夫婦煉法輪功做好人 鄰里街坊有口碑

據認識楊玉永的當地民眾介紹,楊玉永今年56歲,1998年上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後身體一直都好。妻子孟憲珍修煉前就是個善良賢惠的好妻子,夫妻感情很好,相敬如賓,可是她一身都是病,最嚴重的病是關節炎,近乎癱瘓,連家務活都幹不了。

楊玉永很能幹,但打工掙多少錢也不夠支付妻子的醫藥費,他們家徒四壁。看到孟憲珍通過修煉法輪功病好了,楊玉永也走入修煉。

楊玉永原來有抽菸、喝酒的習慣,而且脾氣暴躁,打架不要命,修煉後,他變得善良寬厚,與鄰里相處融洽,給人的感覺總是樂呵呵的。他們修煉後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也有了經濟能力供兩個孩子上學,女兒大學畢業後,又攢錢翻蓋了房子。

有一次,他們夫妻倆開著農用三輪車,在公路上拾到一大摞春秋椅的墊子,但等不到失主,就開著車將它們送到廊坊市碼頭鎮派出所。

1999年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從那刻起楊玉永家和睦幸福的生活就被打破了。

楊玉永夫婦案回顧

據明慧網此前消息,2016年12月7日早晨,天津武清區國保隊長陳德軍,帶領黃花店派出所及刑偵三隊隊長樊貴亮等人,在未向楊玉永、孟憲珍及其家屬出具拘留證、搜查證、傳喚證等任何合法手續和證件的情形下,強行闖入他們家,將夫婦兩人綁架帶走,再搜查其住所。

楊玉永的家屬當時被阻攔進入家門,他們並被警察使用辣椒水噴霧器等襲擊致使眼睛、咽喉、腸胃等多處受損。

事後楊玉永的家屬向武清檢察院控告武清國保和涉案的警察,可是武清檢察院拒收控告書。家屬把控告書寄送天津市檢察院,也如石沉大海。#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7-16 7: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