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風雨 走過九九年七二零」系列報導

一位美軍華人大兵的跌宕人生(2)

張海晏(本人提供)

張海晏(本人提供)

人氣: 43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18年前,張海晏正在讀高中三年級,信心滿滿地期待著進入某所理想的重點大學學習,再攻讀研究生,然後做學者、教授……誰知,一場突然變故讓他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幾經輾轉,他來到了美國,在通過美軍嚴苛的訓練和考試後,轉身成為一名美國空軍軍人。18年來,他的人生經歷了怎樣的跌宕起伏呢?

一位美軍華人大兵的跌宕人生(1)

在被關縣公安局期間,和張海晏同一年高中畢業的堂兄已經被某大學提前錄取,並告訴他,大學招生人員在面試時特別問了考生對法輪功的態度。「個人信仰問題已迅速被嚴重政治化」,張海晏意識到未來的人生之路將因此面臨挑戰。

從縣公安局出來,已經是7月底了,大學填報志願已到最後一天。張海晏騎了家人的自行車直奔校園去找班主任。從去北京開始,他的襯衫已經被汗水浸透多次,又乾了多次 。

班主任見到張海晏後沒有再講有關法輪功的話題,只是說,「你的成績高出河北省的重點大學招生分數線20多分,讀一個重點本科應該沒問題,你快填志願吧。」

屋子裡還有兩三個同班同學,大學志願已經填完了,目標是省內一般本科。他們正在閒聊著談女朋友的話題。

剛剛從捨生取義的煉獄中出來,張海晏覺得,怎麼這些同齡人的話題,自己聽起來卻感覺這麽遙遠呢。所以在填了幾所北京的知名院校後,就匆匆告辭了。

幾天後,錄取通知書到了,打開一看,是河北經貿大學會計學系--一個自己沒有填報的學校拿走了張海晏的檔案並錄取了他。

一時間,各種小道消息傳來,說是張海晏高考錄取因為煉功上訪而受了影響 。也有建議他再復讀一年去上更好的重點大學的。

張海晏自己內心也有些失落,不過作為一位修煉的人,他相信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而且他預計第二年的高考必然會有有關法輪功的題目。先去讀河北經貿大學,然後再考研究生,這是他的打算。

大學期間講真相

他同時暗下決心,在大學學習期間,也要和有緣人多講法輪功真相。喉舌媒體的造謠宣傳,矇騙了太多的人。

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在大學裡,8個人一間宿舍,但張海晏沒有被安排和同班同學住一間,而是和其它班級的同學住一起。這樣,同宿舍的同學去上課時,他不一定有課,也就有了一些獨處的時間。他不時利用這些時間來學習法輪功書籍。而成績,他總是班裡的第一、第二名,每學期都拿獎學金。

這些獎學金多被他用來買空白軟盤、刻錄真相軟盤了。那時候還沒有個人電腦,最方便和省錢的辦法就是去附近網吧裡熬通宵。

深夜的石家莊,街道上靜悄悄的,而網吧裡燈火依舊,裡面上網的大部分是學生,他們或看電影或在打遊戲。張海晏坐在一台電腦前。每隔幾分鐘,他把軟驅裡刻製好的軟盤拿出來,再塞入一個空的軟盤。一邊上網,一邊刻錄;誰也想不到一張張法輪功真相資料軟盤在這裡誕生了。

除了獎學金, 張海晏用自己節衣縮食省下的錢上百張上百張地買軟盤 , 晚上到網吧通宵刻錄。然後找時機去周圍散發,包括大學老師和學校領導的辦公室、大學寢室、河北省法院、檢察院、宗教事務廳的辦公大樓等地方。

那是2000年的初冬季節。張海晏騎著一輛舊自行車出了校園,車簍裡是一個白色的長條紙盒,裡面是他刻錄好的軟盤。進了省法院大院,他把自行車停在一個角落裡,拿幾十片軟盤, 揣在條絨外套的大衣兜裡,若無其事地上了樓。樓道兩邊都是房間,門開著,裡面有人在電腦前辦公。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就直接走過去, 放在門口裡面的牆邊或靠門的桌椅上」。

發完再下樓取, 從來沒有被發現過。在那個冬季,這樣的真相軟盤他發了500張左右。

他還買了一些畫畫用的條幅,這種條幅上帶有繩子,可以掛起來。他寫上「法輪大法好」,掛在公園裡的樹上。

學校早就知道張海晏修煉法輪功了, 一開始是他準備在課堂上講自己的修煉體會被同學報告給了老師,學校立即令其停課,多個領導找他一一談話,包括曾經被打成過右派的院長。學校領導多是從所謂國家的政策和個人前途方面來勸說,張海晏覺得這不是基層領導所能解決的,所以就直接給朱鎔基總理和河北省時任省委書記程維高寫實名信,結果實名信被國務院辦公廳打回河北省,並要求學校處理。

當地派出所將他關了一晚上,兩名警察盤問他。學校老師把人要回來,又一番談話洗腦,並打電話讓父親從老家趕到學校,說如果張海晏不放棄修煉就要把他開除等等。

2000年底寒假前,學校叮囑張海晏不要去北京,但他心想:去北京,這是他的權利。

被勞教

2001年1月,學校放寒假。張海晏坐著火車去了北京大哥家。

北京很多街道兩邊掛滿了誣衊法輪功的條幅,張海晏和人講這些標語是謊言,並要求弄掉這些條幅。不想,被街道居委會的人追打。那一次,他鑽到人群裡跑掉了。

過了幾天,他沿街發放寫有「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的傳單,不巧走到一軍事單位大門口,被一個站崗的士兵把他拉扯到崗樓裡,並報告給派出所。

這一次,張海晏被綁架了。在派出所,他被五六個警察毆打,並被兩個警察盤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他被關到一個鐵籠子裡,下午轉至豐台區看守所。

看守所的監室裡只有一個大概4米長的床鋪,有20多人擠在一起睡。「睡覺立板」,即睡覺時側著身子人貼人,「白天坐板」白天要一動不動地坐在鋪板上。房間靠門處有唯一的一個水龍頭和茅坑,不讓隨意使用。在這裡,排大便必須喊「蹲、擦、起」,即在喊完這三個字的幾秒鐘內要完成蹲下、排便和提褲子的動作。

在看守所關押了大概40天後,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他被勞教一年半,送到大興區的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

一輛警車將他押到調遣處,警察衝著門口喊:「又送來一個法輪功,上午剛把他哥哥送來。」

勞教所黑黑的大門打開了。大概有20個警察站了兩列,每人手裡一根電棍。讓他從隊列中間走過去。有的拿電棍對著他身上亂戳,同時高聲叫喊著調遣處的規定: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一個勞教人員,站立、行走不許抬頭;必須低頭看著腳尖;兩手放於腹前;走路要直線;拐角必須90度。

一個警察負責搜查張海晏所有的衣物,然後逼迫他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他不寫,就被反覆不停地折騰。這些方式包括但不限於:電擊、不讓睡覺、長時間保持一個非正常姿勢、謾罵恐嚇。

該隊的警察頭還會一邊笑著和他說話,一邊拿電棍電他,過後還會假裝關心地問他疼不疼。他的右手手掌曾被電出一個同雞蛋大小的泡,不能攥拳。他的兩上臂、兩條腿內側被多次長時間電擊,留下了明顯的傷疤。

一天,張海晏和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感到實在忍無可忍,約好在吃晚飯前站出來喊「法輪大法好」。「我記得當時有四個學員站出來喊。整個調遣處頓時炸開了鍋,十幾個警察把我們摁倒在地,帶上背銬,然後一個個拖到小屋裡拚命毆打電擊。」

張海晏是最後一個被拖進去的,也是電擊時間最長和最嚴重的。

因為他不停地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就電他的臉、嘴和脖子。

張海晏眼前藍白色的電弧光一片,「因為直接搥到嘴這電, 牙被電得咬到了一起,嘴張不開了,肌肉不聽使喚了,耳朵邊是滋滋的電弧聲,後來好像沒有了感覺和意識,我的大腦中只剩下一念:我還沒有死,我還沒有死⋯⋯」他心想的是:我死也不會說大法不好。

第二天早晨,他才感覺到整個臉燙燙的,原來是起了滿臉的泡。過了兩天,泡結痂,但痂下有膿。當時的班長把筷子折斷,把痂挑下來、把膿擦掉,露出鮮肉,過了十天左右竟然奇蹟般好了,沒有留下明顯的傷疤。現在只有脖子背部有個疤痕,左臉被陽光曬久了會顯出更深的黑色。

在這裡,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安排了兩個普犯做包夾,做甚麼事情都在身前身後夾著,不讓和其他學員說話。吃飯是在外面地上排成隊列蹲著吃,吃飯前還要喊「感謝隊長」,不喊不給飯。進出門要扯著嗓子喊「報告,是」,聲音不夠大就不讓進門。

平時法輪功學員被包夾看著長時間蹲著或者不停地做蹲起動作。當時那裡勞教人員的一個勞動任務是包裝堆積如山的一次性筷子,一天10幾個小時。不幹活時就練操踢正步和學唱歌頌勞教的歌,如果踢不好正步或唱歌學不會就會挨電擊。

在張海晏被綁架後大約一個星期,他大哥只因為打聽弟弟的下落而被綁架和抄家。後來也被送到豐台區看守所和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二人先後被送到團河勞教所三大隊。

三大隊當時有大約一百名法輪功學員,這樣的大隊有三個。團河勞教所表面上看上去很漂亮,鮮花、綠草、籃球場等等,但那只是哄騙國外媒體的。

法輪功學員在這裡所經歷的被迫害手段有:強制勞動、強制灌輸歪曲誣衊法輪功的資訊、單獨拘禁、不讓睡覺、電擊、不讓家屬探望等,其中幾乎不間斷地每天從早到晚的洗腦、談話是最主要的。在精神高壓和身體折磨下,一些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出現了問題。例如來自北京通州的惠士福和來自豐台的武軍當時變得傻乎乎,有時不認識人。

後來明慧網上被迫害案例中報導比較多的趙明、秦尉、徐化全等法輪功學員,當時都曾和他被關在一個大隊。後面兩人在離開勞教所後又再次被關押到監獄。

2002年1月,張海晏被河北經貿大學的領導從北京團河勞教所接回學校,說是讓繼續讀書,實際有監控的成分,因為知道他父母也修煉法輪功,所以學校放假了也不許他回家;當地派出所讓他每個月報到一次。

廈門大學研究生錄取風波

返校後,他的大學成績依然優秀,參加了全國研究生考試。

當時,中國開設會計系的大學中知名的,有上海財經、中國人大、中央財經、東北財經、廈門大學等。

在他眼中,這幾所大學裡,廈門大學是最開放、開明、 學術最活躍的學校, 廈大用的教材是非常西方化的會計學理論教育,於是他報考了廈大。

「我考的成績還不錯, 是我們學校唯一獲得廈大會計學系面試複試資格的學生。」

2004年春,張海晏生平第一次坐了約40小時的火車,來到廈門大學參加研究生面試,並在廈大待了一個星期。

廈門大學位於閩南海濱,依山傍海,校園風景優美,綠樹成蔭。坐在廈大的芙蓉湖湖畔,張海晏耳畔響起南普陀寺悠揚的鐘聲。「這樣的意境非常美好。」他嚮往著很快成為這裡的一名學生,向人生的下一個高峰攀登。

在經過專業面試、英語面試和體檢之後,研究生複試成績一星期之內就在廈門大學校園張榜了。經歷了複試,張海晏的成績名次比之前更靠前,在擬錄取名單上。

從廈門面試回來,張海晏的心情很輕鬆。他依舊每天去圖書館看書, 準備畢業的事情, 也跟師弟師妹分享考試的經驗體會。

但是,河北經貿大學的研究生錄取張榜名單裡一直沒有他的名字。

學校領導後來告訴他,每個考生都收到政審信,問題是該生和該生家人是否練習法輪功或曾經練習法輪功。「其他人的信都回答了沒有,但你的這封信我們還在拖著,不好回答。」(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7-17 2: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