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杭州保姆縱火案新疑點 死者報警通話1分半

官方記錄全無 媒體指家屬想要高額索賠 朋友駁:可恥

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展示在官方聲稱火災發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話1分半,並接到120急救中心回電。(國內網絡媒體局面的微博截圖)

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展示在官方聲稱火災發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話1分半,並接到120急救中心回電。(國內網絡媒體局面的微博截圖)

人氣: 22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杭州豪宅保姆縱火案再次暴露新疑點,死者朱小貞在官方通告的起火時間前,曾兩度致電110(119),並接到120急救中心回撥電話;但到場消防員並不知曉這一消息。

根據死者家人林生斌提供的朱小貞身前的通話記錄以及朱小貞哥哥朱慶豐在火災現場的目擊實況,當日的消防滅火過程再添存幾大疑點;而對網上流傳死者家人「訛物業」、「訛消防」的傳聞,死者好友表示這種說法很可笑、很可恥。

疑點一:官方未提受害人報警一事

官方6月22日的通報中說,「5點07分接到(物業)報警電話」,隻字未提朱打電話報警之事。

根據死者家人林生斌提供的朱小貞生前的通話記錄,受害人朱小貞(孩子媽媽)在6月22日早上:

5點04分38秒,朱打110,通話65秒。

5點05分55秒,朱打119,通話29秒。(杭州110和119聯動)

5點11分,120急救中心回打給朱,通話56秒。

按照法律規定,所有火警報警電話,都有同步錄音,時間都會精確到秒,而且無法修改。統計這些報警記錄非常容易,但是,根據杭州市消防部門通報稱,「6月22日早晨5時07分,位於杭州市上城區鯤鵬路的藍色錢江公寓2幢1單元1802室突發火情」,通報的首次接警時間、比朱電話記錄上顯示的首次報警時間,晚了3分鐘。

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展示在官方聲稱火災發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話1分半,並接到120急救中心回電。(國內網絡媒體局面的微博截圖)
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展示在官方聲稱火災發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話1分半,並接到120急救中心回電。(國內網絡媒體局面的微博截圖)

疑點二:消防員未帶破拆工具

受害人親自報警,為何消防員未帶破拆工具,而且進入現場後何以判斷說「裡面沒人」。

5點23分,消防員到達林家門口,沒帶破拆工具。

5點40分,消防員(另一隊)進入火場滅火。

5點53分,消防員明確對物業的保安隊長說「裡面沒人」。

報導稱,按照合理推斷,接警部門將報警人朱提供的火場信息轉給120,告知其中涉及人員安全,所以才需要急救。120和朱小貞的56秒通話,應該是和朱核實人員是否受傷,是否需要緊急救助等情況。若是如此,出警的消防隊或許從一開始就知道火場有人被困。為何消防員未帶破拆工具,是否並未獲知房內有人、且已經報警一事。

杭州保姆縱火案中的受害人家屬——朱慶豐(朱小貞的哥哥)第一時間在現場指責消防救援工作不到位。(網絡截圖)
杭州保姆縱火案中的受害人家屬——朱慶豐(朱小貞的哥哥)第一時間在現場指責消防救援工作不到位。(網絡截圖)

疑點三:消防員救火操作是否得當

官方稱在火災救援時,涉火樓層濃煙極大,考慮到人員被困情況,消防人員在救援時先期採用了人工入樓搜尋的方式進行滅火救援。但是受害人家屬質疑消防員缺乏經驗、判斷失誤,應當對這起悲劇負重要原因。

6點後,朱慶豐(朱小貞的哥哥)到樓下,現場說火場裡沒人。

6點40分,朱慶豐混入救火隊伍,冒險進入失火大樓。

6點43分,朱慶豐到達林家門口,問有沒有人,消防人員依然說沒有人。又問破門(臥室的門)沒有?消防回答沒有。朱慶豐要求破門。

幾分鐘後,門破了。朱慶豐問消防員看到人沒?消防第一次回答「三個小朋友」,讓他節哀。朱慶豐說不對還有我妹呢?消防又進去,第二次出來說「都在」。

朱慶豐要求消防員立刻背傷者到樓下救助,但消防員說需要擔架;7點40分,最後一名死者被抬到樓下。

闖入現場的家人朱慶豐現場就質疑消防員救援不到位、延誤救援時間——為何在多次詢問房內是否有人,都答曰沒有人、且前後不一致。至少官方應該給出一個回應,是否救援得當?

報導指在中國,消防員是一個不能被質疑的職業,「但職業受尊敬,和我們總結職業裡不規範、出錯的地方,並不衝突」。據悉,中國的消防隊員培訓普遍不足,而且年齡層單一。早在天津大爆炸事件後,就有媒體指出消防員行業存在的諸多問題。

疑點四:媒體有引導輿論之嫌

對此案的報導,國內媒體集中在對保姆(縱火案嫌犯)報導上,但是對受害人家屬質疑物業的消防配置以及消防員救援行動等都少見報端,而受害人家人林生斌的微博也出現發帖被刪、希望朋友圈把消息傳到海外。

在國內網絡上,更是出現兩種聲音,一種是幫受害人傳播被封鎖的消息;另一種是主流媒體的集體消聲或轉移視線。

有媒體指責受害人家屬想要訛消防員、索要高額索賠,「事實非常清晰:家中保姆,放火燒死了女主人和三個孩子。消防機關組織滅火,醫院組織救人,公安機關破案抓人……然而,結果是,被害人家屬,在第一時間,訛上了消防員。」

本報聯繫上死者的朋友——現居美國的夏小姐,她駁斥了網上的這種傳聞。對朱家想要訛高額賠償的說法,她說「太可笑了、完全站不住腳」。她在國內做生意的時候、曾見過朱一家人,也見過他們的孩子。「他們一家是做兒童服裝生意的,朱家的孩子很漂亮,能當服裝模特那種;家裡經濟條件很好,屬於不缺錢那種。」

而受害人家屬林生斌之前接受網絡媒體「局面」採訪時也表示,他希望用賠償金做「潼臻一生」基金(夫妻倆創立的童裝品牌)、幫助消防受災的人。現在國內部分公寓因為杭州保姆縱火案後,也陸續更換消防設備和加強消防工作,網友感謝林生斌對此堅持,才換來的公眾福利改善。

夏小姐表示希望大家能理解,林生斌在國內肯定備受很大壓力,但「誰在這個情況下(妻子兒女無辜驟亡)都會有點血性吧!」記者並有致電林生斌國內好友,表示受害人曾在起火時、撥打電話記錄屬實,但對目前的情況以及林生斌的狀態則不願多說。

杭州保姆縱火案事件回顧

6月22日早晨5時,位於杭州市上城區鯤鵬路的藍色錢江公寓2幢1單元1802室突發火情。官方稱,火災起火時間5時07分,至22日6時48分許,現場火情被撲滅。但是根據現場記錄,6點53分現場拍到的火場畫面,火依然在燒。

起火建築為25層磚混結構居民住宅,起火部位位於18樓1802室,面積約300平方米,火災過火面積約50平方米,燃燒物質為家居。

另外,本案涉嫌放火和盜竊的34歲保姆莫煥晶已被收押。其辯護律師黨琳山近日接受內地媒體採訪,透露莫煥晶強調自己並非有意謀殺林家人,聲稱「從未想過要燒死誰」;請求律師「幫我在靈堂上、獻一束花」。

而火災發生的公寓地處杭州錢江新城CBD核心區域,屬杭州市高檔小區。二手房均價高達6.7萬/平方米,此次涉火的房屋建築面積共計360.1平方米,總價超過兩千萬元。#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7-17 6: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