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風雨 走過九九年七二零」系列報導

720反迫害紀實:讓真相廣傳的無名英雄

美國聖路易的法輪功免費教功點上,毛慧芷(右一)在向西方人展示法輪功動作。(明慧網)

美國聖路易的法輪功免費教功點上,毛慧芷(右一)在向西方人展示法輪功動作。(明慧網)

人氣: 3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曉密蘇里州聖路易報導)「DC的7月特別悶熱。我們在大太陽底下站了好幾個小時,在那兒煉功,給路人講在中國發生的迫害。潮濕的氣候,我們身上都是汗流浹背。火辣辣的太陽晒在身上,皮膚特別刺痛,全身被晒得紅通通的。」

回想起1999年7月20日那天到美國首都華盛頓DC為法輪功講真相,毛慧芷對當時的情形仍然歷歷在目。

「但是想想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被抓、被打,而且還可能遭受酷刑,就覺得我們這點熱不算什麼。我們流的是汗,但他們流的可能是血。所以不管當時條件怎麼艱苦,天氣怎麼熱,大家還是在那堅持。」

 「要讓人知道中國發生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突如其來的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徹底改變了毛慧芷平靜的生活。為了幫助國內法輪功學員減輕被迫害的壓力,她把所有的業餘時間和積蓄都拿來向人們講清真相。

有學員提議可以去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尋求幫助。來不及準備任何東西,毛慧芷簡單拿了幾件換洗衣服,拎著睡袋就和聖路易當地幾名法輪功學員連夜開車去了華盛頓特區。

「我坐在兩個座位之間的空檔裡。我們連夜在高速公路上開了十幾個小時到了DC。」 毛慧芷說。

「那時美國上千位法輪功學員從全美各地趕來。很多都是留學生,誰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大家也都沒有經驗,不知道要做什麼。去的時候沒有任何計劃,只是覺得應該去,覺得要讓人知道中國發生的迫害。」

「有學員提議去找美國政府議員講真相。那時大家匆忙地出發,來不及換衣服就出門了。所以很多學員穿著拖鞋、短褲和T恤就去國會找議員了。」毛慧芷回憶道。

「可能是學員們的那顆心感動了議員。幾個月以後,美國國會在1999年11月18日通過了第一個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18號決議案,有72位議員共同簽署了這個議案。」

修煉法輪功 「無病一身輕」

毛慧芷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已經年過七旬但還愛吃甜食、愛喝榛果口味咖啡的她似乎依然童心未泯。歲月的滄桑彷彿在她心裏不曾留下任何痕跡。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毛慧芷的一生並不是一帆風順的。

在北京親歷了1989年「六四」對學生的屠殺後,毛慧芷來到美國中部密蘇里州聖路易市的聖路易大學做訪問學者。由於以前在國內主修的是俄語,英語基礎不好。在她最初來美的幾年間,學習和工作非常辛苦,生活壓力很大。

幾經奮鬥,她好不容易在美國站穩腳跟,又突然在1995年被檢查出癌前病變。「我家裡有一大長串的癌症史。父母和哥哥都是癌症去世的。我們家只要誰得了癌症,沒有人能挺過來的。那時我覺得自己的生命馬上就要走到盡頭了。」

「我唯一擔心的就是女兒。那時我帶著女兒在美國生活。如果我真的得癌症走了,她一個人怎麼生活下去?」毛慧芷回憶說。

「那時我不知道怎麼辦。有一天在報紙上看到了法輪功免費教功的學習班。我聽說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就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去看看吧。」於是毛慧芷撥打了報紙上法輪功學習班的聯繫電話。

很快,所有癌前病變的反應都沒有了,好像回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童年時代。

「我覺得很神奇。其實那時我還沒有學會法輪功的煉功動作,只是讀了《轉法輪》,就在我身上起作用了。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我上樓覺得很吃力,但後來就覺得身體輕鬆,充滿了能量和活力。」

「除了身體的改變以外,我的心態也變了。我從一個愛挑別人毛病、脾氣暴躁的人,變成願意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別人的人。」

為了讓更多人修煉法輪功受益,毛慧芷和當地的許多法輪功學員一起,在社區圖書館裡辦了很多學習班介紹法輪功,每次都有很多人來學功。

突如其來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毛慧芷從到圖書館教功,辦法輪功學習班,開始再到市政府、學校去找相關負責人講真相。還有參加各地的遊行、靜坐、SOS汽車之旅、酷刑展,她跑遍了美國大大小小的城市,還有加拿大、台灣、香港、再從東歐到西歐。

2000年11月27日,《聖路易郵報》刊登毛慧芷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社區圖書館介紹法輪功的新聞。(毛慧芷提供)
2000年11月27日,《聖路易郵報》刊登毛慧芷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社區圖書館介紹法輪功的新聞。(毛慧芷提供)
2001年8月20日,毛慧芷和聖路易的法輪功學員在芝加哥中領館前靜坐抗議迫害。(圖片:明慧網)
2001年8月20日,毛慧芷和聖路易的法輪功學員在芝加哥中領館前靜坐抗議迫害。(明慧網)

「當時1999年7月聽到中共大批抓捕國內學員的消息時,我和好多法輪功學員都覺得非常震驚。我覺得是政府搞錯了,可能他們不了解法輪功是什麼。」

「我覺得我得想辦法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什麼、法輪功怎麼好。不光我自己受益,周圍的很多同修也受益了。我知道大陸也有很多人受益,為國家節省了醫療開支。而且他們都在按『真、善、忍』做好人,為社會帶來正面的能量,為什麼要抓捕他們呢?」

毛慧芷說,那次去DC的時候,走的特別急。她向老闆請假時,老闆有些不高興。

她回憶當時的心情說:「我從大法中受益這麼多,如果不煉法輪功,可能世界上已經沒有我了。無論如何我也要讓別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她做好了被辭工的準備,「大不了去餐館打工,雖然辛苦一點,還是可以滿足溫飽,這就足夠了」。

出乎意料的是,等她從華盛頓特區回來後,她的老闆什麼也沒有說,似乎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後來她再請假出去參加講真相的活動,老闆再也沒有反對過。

發出自己的聲音

迫害開始的時候,所有的報紙都轉載中共媒體的造謠宣傳,來自社會方方面面的壓力很大。

「一開始覺得迫害這麼厲害,怎麼講得清楚呢?因為有些人他就會覺得政府在迫害你,肯定你是錯的。這種情況就很難講得清楚。我就和別人講法輪功是什麼,我自己如何從中受益。等別人明白法輪功是什麼的時候,他們自然也就知道迫害是錯的了。」

為了講清真相,那段時間她經常和其他學員深夜開車去外地參加講真相的活動。

毛慧芷回憶說:「有一次冬天我們開車去小石城參加遊行,結果下大雪,路上都凍起來了。我們的車在路上轉了180度的彎,車上還磕了一個印子。但我們都沒事。」

「當時是晚上,我們就以40英里的速度開了將近10個小時慢慢開到了。在路上看到有的車翻車了,有的開到溝裡去了。那一次有驚無險。儘管天氣很冷,但後來參加遊行的效果很好,那裡的民眾都很歡迎我們。」

「在曼哈頓街頭講真相時,早上特別冷。路邊咖啡店的老闆有時拿咖啡給我們喝。我們就趕緊要付給他錢,他都不要。我們在那裡講真相,他們在店裡一直看著。他知道我們一心一意要把這個真相告訴別人,他們也受感動。」

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努力對中共的迫害起到了震懾的作用,這也讓毛慧芷更加覺得責任重大。

圖四:2005年7月4日,毛慧芷參加韋伯思特市的獨立日遊行。(圖片:明慧網)
2005年7月4日,毛慧芷參加韋伯思特市的獨立日遊行。(明慧網)

「如果沒有海外學員的這些努力,可能共產黨的迫害會更加厲害。比如讓很多人對法輪功產生誤解的『天安門自焚』,一開始電視、報紙上天天在宣傳。後來國際上的法輪功學員揭露出『自焚』錄像的種種破綻,真是漏洞百出。我們把迫害在海外社會上曝光,和政府和民眾去講,真的是抑制了迫害。他們也不敢去肆無忌憚地做。迫害一開始在國內很公開,後來都悄悄地轉入地下了。」

向大陸打的第一通電話

2000年3月一天夜裡12點,毛慧芷正準備休息,忽然看到一封剛剛發過來的郵件,是一個檢察院的電話號碼。郵件裡什麼話也沒有,只有一個電話號碼。

當時美國是夜裡,大陸是白天。毛慧芷想,也許應該打電話去檢察院,跟他們反映迫害的情況。也許他們還不知道中國都發生了什麼。

可是當她拿起電話時,突然感到胸口發堵,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壓抑和難受。

「當時我很猶豫還要不要打這個電話。我很想去休息,可是又不願意就這樣放棄。我心裡很清楚,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不應該受到如此不公的對待。我自己在大法裡受益無窮,關鍵時我怎能不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這時我的身體愈來愈難受。可是就在我最後做出選擇,撥打了電話之後,就不難受了。」

電話裡,對方並不聽毛慧芷說的法輪功真相,而是重複了很多中共關於法輪功的誣衊 宣傳。

放下電話後,毛慧芷心裡很難過。看到很多政府官員也被矇蔽,參與迫害自己無辜的同胞,她意識到自己不單單需要在海外呼籲正義力量站出來制止迫害,更應該讓國內對法輪功不了解的民眾知道法輪功是什麼。

她開始學習電腦技術,並開始通過網絡的方式,用打電話和發電子郵件、傳真的方式將真相傳播到中國大陸。

「可能是修煉以後開智開慧,很多很難的電腦技術一下就學會了。迫害最嚴重的時候,那時精神都是繃著。有的時候一晚上不睡覺,通過網絡向中國大陸講真相,白天也不睏,也不覺得累。那時好像精力都不一樣。」

18年的歲月

回想起18年前東奔西走的日日夜夜,毛慧芷說,是來自信仰的力量讓她能用一種樂觀堅強的心態面對當時那舖天蓋地的黑暗。

2001年5月,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去香港期間,毛慧芷決定利用這次機會去抗議江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香港入關時,毛慧芷被一名海關官員攔下,在查到她在一個大名單上後,毛慧芷被拘留了。3個女官員看守著她,並且不告訴拒她入境的原因。在被拘留了八個小時後,毛慧芷被10個警衛送上了返回美國的飛機。

堅持走過的這18年歲月,她說,其中承載著多少不為人知的壓力、艱辛,可能只有親身走過那段歷史的人才能體會。

「我都記不清自己去過多少地方。因為到各地去抗議中共迫害、講真相,經濟上很緊張,一路上省吃儉用,吃的是饅頭、麵包,渴了就在麥當勞買一大杯一塊錢的冰茶。而且由於我在共產黨的黑名單上,一路走來也遇到過很多困難。但是無論發生什麼,當時心裡都沒有害怕,也都有驚無險地走過來了。」

18年過去了,很多人通過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明白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迫害是怎麼回事。毛慧芷說:「共產黨作為一個國家政府,對一個平和的修煉團體進行這樣大規模的迫害,甚至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謀利,真的太可怕了。無論如何,迫害還在繼續。我們還要繼續向世界傳播真相,直到迫害停止的那一天。」◇#

2017年5月3日,密蘇裡法輪功學員在州政府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5周年。多位議員到場祝賀。毛慧芷(第一排左六)也收到了她所在城市市長對法輪大法日的褒獎。(圖片:明慧網)
2017年5月3日,密蘇里法輪功學員在州政府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5周年。多位議員到場祝賀。毛慧芷(第一排左六)也收到了她所在城市市長對法輪大法日的褒獎。(明慧網)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7-07-18 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