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悟神傳文化的玄妙之門

樂舞仙蹤(6)有樂幾變 感天降神

作者:真愚
  人氣: 2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接前文 樂舞仙蹤(5)歌舞未竟 三軍解甲

以樂通神

早期的樂因為效法天地神靈的智慧,能夠通神,所以主要也用作祭祀與溝通天地神靈的工具。

比如六代樂舞都是用來祭祀的,不同的時間與場合使用不同的樂舞,祭祀不同的對象。

《周禮》記載說:在祭祀時演奏六代樂舞,演奏一遍,就感召來了鳥類和川澤之神;演奏兩遍,就感召來了短毛的獸類和山林之神;演奏三遍,就感召來了魚類和丘陵之神;演奏四遍,就感召來了長有細毛的動物和水邊之神;演奏五遍,就感召來了有甲殼的動物和土神;演奏六遍,就感召來了麟鳳龜龍和天神。[1]

《六代小舞譜》,明,朱載堉。周代的雅樂中除了《六代舞》,還有《六小舞》,它們是《帗舞》、《羽舞》、《皇舞》、《旄舞》、《干舞》、《人舞》。《六小舞》也是祭祀樂舞。(公有領域)

又記載:以夾鐘律為宮音,使用雷鼓雷鼗,使用獨生的竹子製成的管樂器,使用雲和山上的良木製成的琴瑟,跳起《雲門》之舞,冬至那一天,在都城南郊的圜丘一齊演奏起來,在演奏到六遍時,天神就會紛紛降臨,這時就可以向天神行使祭禮了。[2]

同樣,在演奏《咸池》祭地時,演奏到第八遍時,會召來地神現身。[3]

據此記載,在周朝早期祭祀時,演奏樂舞確實能夠感召神靈降世,親身接受祭祀,這也是早期樂舞能夠通神的力量所致。樂舞因為可以通神、降神,在當時便大量用於祭祀,於是便發展出了巫舞。

「巫」與巫舞

上古時期的「巫」可不是現代人心中的那些巫婆神漢的概念。現代人所認為的「巫」是處於社會底層的那些裝神弄鬼的、從事邪門歪道職業的人。上古時期的「巫」可不是這樣,他們社會地位非常高,受人敬仰,很多同時又是部落的首領。上古的巫大多都具有神通,具有超凡的能力與智慧,能夠通神,是神在人間的代言人,在部族和國家的政治生活中發揮著重大的作用。

《國語》中記載:遠古時只有精神專注、聰明智慧、光明聖潔、純潔高尚的人,神明才會降在他身上,使他成為人與神溝通的媒介,這樣的人男的稱為覡,女的叫做巫。[4]

上古人類與天地神靈溝通的儀式,基本是通過巫進行的;而巫往往是通過樂舞這個載體來達到與天地神靈溝通與降神目的的。

從商朝留下的甲骨文中,關於巫舞的記載很頻繁,尤其在祭祀和求雨時,巫舞幾乎是不可少的。如:「庚寅卜,辛卯隸舞,雨。壬辰隸舞,雨。庚演卜,癸巳隸舞,雨。庚寅卜,甲午隸舞,雨。」[5]

這裡所記載的「隸(dài)舞」又稱為「盤隸」,是上古求雨時跳的一種巫舞。古時候凡大旱必定會舉行「雩祭」來求雨,「雩」是古時候求雨的一種祭祀。隸舞是雩祭時所跳的巫舞,一般舞蹈者是由巫擔當的,有時帝王會親自擔當舞者的角色。如:「王乍盤隸」[6]、「戊子貞,王其羽舞,吉」[7]等,是商王親自跳「隸舞」和「羽舞」的記錄。

商王求雨

關於商王求雨,最早源於商朝開國帝王商湯,在歷史上有著名的「湯禱桑林」的典故。

成湯桑林禱雨。(公有領域)

綜合《淮南子》、《呂氏春秋》、《屍子》等眾多古籍都記載:商湯推翻了夏桀,即位之初,天下連續五年大旱,顆粒無收。湯命史官在郊外燃燒柴薪,以牛羊豬作為犧牲,祭祀上帝,乞求降雨。湯在祈禱時引咎自責,列舉了六條自己可能犯的錯誤,哀求上帝賜福降雨,但毫無效果。大旱延續到第七年時,民不聊生,湯又在桑林這個地方設壇,祭天求雨。史官占卜後說,要用活人作犧牲祭祀,上帝才肯降雨。湯說:祈雨本來就是為民,豈可因此而害民?便決定用自己充當犧牲。他剪去頭髮指甲,沐浴潔身,再向上天禱告說:「我一人有罪,不能懲罰萬民,如果萬民有罪,都降在我一人身上,不要因為我一人的無能而傷害了百姓的性命。」禱告完畢便坐到柴堆上,正當巫祝要點燃柴薪時,大雨驟然而降,連綿幾千里地,百姓一片歡騰,作歌作舞頌揚湯的大德,這便是《桑林》之樂的由來。[8]

對樂癡迷的上古社會

《桑林》之樂到了周朝時,仍然十分流行。莊子在描述庖丁解牛時,曾說庖丁的刀法、動作、節奏等,完全合乎《桑林》樂舞,將《桑林》之樂用在了解牛上,真是將樂舞用活用神了。不光是庖丁如此,那個時代好像人人都這樣。

《禮記.玉藻》中說:「古時候君子必須要佩戴玉珮。右邊玉珮碰撞發出的聲音應該是征音與角音,左邊發出的是宮音與羽音,這樣左右兩邊的玉珮在行走時就能發出音樂之聲了。快走時要符合《採薺》之樂,慢行時要符合《肆夏》之樂。返身時所走的路線要符合規,呈圓形;轉彎時所走的路線要符合矩,呈直角形。前進時,要將身體略俯,像作揖一樣;退後時要微微仰起身子,這樣,玉珮就會隨著人體姿態的變化而發出諧和的樂聲了。君子乘車的時候,能聽到車上的鑾鈴、和鈴的聲音,步行的時候,應聽到身上玉珮奏鳴的聲音,因此一切邪念就不會進入君子的心中了。」[9]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龍鳳紋玉佩(未完工)。 長20.6公分,寬9.6公分 厚0.6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龍鳳紋玉佩(未完工)。
長20.6公分,寬9.6公分,厚0.6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西漢中晚期 玉舞人佩
玉舞人是漢代流行的組玉佩中重要的佩飾器,此時期製作的舞人舞姿頗有定式,一般都是著長袖衣,左或右袖高揚過頭,另一袖下垂擺動成翻卷狀,長裙曳地,細腰束帶。此件玉舞人青白色澤,作工精細,於舞人頭頂上方以及裙擺下緣各穿一小孔,便於佩帶。類似的考古出土物多見於西漢的貴族墓中。(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周禮.大司樂》記載:天子慢走時要合乎《肆夏》的節奏,快走時要合乎《採薺》的節奏,乘車出行時也是這樣。向後轉、左右拐彎、下拜行禮等,都要合乎鐘鼓的節拍。[10]

看到這些記載,會讓現代人費解:這是一個對樂如何癡迷的社會啊!但這就是我們高貴而又典雅的先祖們的真實生活寫照啊。

周朝的貴族子弟從13歲開始就要學習「六小舞」,15歲要學「象舞」,20歲要學習「六代舞」,這些舞不學會都無法踏入社會。

那個時期,上至天子,下到平民百姓,時時都沉浸在樂中,處處都離不了樂,整個社會和國家都形成了一個由樂所構成的奇妙氛圍,一個樂的世界。

註﹕

[1] 《周禮.大司樂》:凡六樂者,一變而致羽物及川澤之祇。再變而致裸物及山林之祇,三變而致鱗物及丘陵之祇,四變而致毛物及墳衍之祇,五變而致介物及土祇,六變而致像物及天神。

[2] 《周禮.大司樂》:圜鐘為宮,黃鐘為角,大蔟為徵,姑洗為羽,雷鼓雷鼗,孤竹之管,雲和之琴瑟,《雲門》之舞;冬日至,於地上之圜丘奏之,若樂六變,則天神皆降,可得而禮矣。

[3] 《周禮.大司樂》:函鐘為宮,大蔟為角,姑洗為徵,南呂為羽,靈鼓靈鼗,孫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於澤中之方丘奏之,若樂八變,則地示皆出,可得而禮矣。

[4] 《國語》:古者民神不雜。民之精爽不攜貳者,而又能齊肅衷正,其智能上下比義,其聖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如是則明神降之,在男曰覡,在女曰巫。

[5] 見《殷墟文字甲編》3069

[6] 見《殷墟書契前編》4.16.6

[7] 見《殷墟書契前編》60.20.4

[8] 《淮南子.主術訓》:商史紀,成湯時歲久大旱。太史佔之,曰:「當以人禱。」湯曰:「吾所以請雨者,人也。若必以人,吾請自當。」遂齋戒、剪髮、斷爪,素車白馬,身嬰白茅,以為犧牲,禱於桑林之野。以六事自責曰:「政不節歟?民失職歟?宮室崇歟?女謁盛歟?包苴行歟?讒夫昌歟?」言未已,大雨方數千里。

《管子.輕重篇》:「湯七年旱,民有無糧賣子者。」

《漢書.食貨志》:「堯、禹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

《呂氏春秋.順民》:昔者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湯乃以身禱於桑林,曰:「余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於是翦其發櫪其手以身為犧牲,用祈福於上帝,民乃甚說,雨乃大至。則湯達乎鬼神之化、人事之傳也。

《屍子》記載:「湯之救旱也,乘素車白馬,著布衣,身嬰白茅,以身為牲,禱於桑林。」

[9] 《禮記.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宮羽。趨以《採齊》,行以《肆夏》,周還中規,折還中矩。近則揖之,退則揚之,然後玉鏘鳴也。故君子在車,則聞鸞和之聲,行則聞鳴佩玉,是以非辟之心無自入也。」

[10] 《周禮.大司樂》:教樂儀,行以肆夏,趨以採薺,車亦如之。環拜以鐘鼓為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東方傳說中,人類文明之始,神曾下世轉生為聖人,將智慧帶給人類,傳授給人類文化,保護著人類走過蠻荒進入文明。樂就這樣產生了,高深莫測的中華文明也是這樣產生的,所以被稱為神傳文化。
  • 齊國於這個地方築了土臺,用土壘成三級的階梯,臺上備好席位,兩國國君就在台前行了相見禮,彼此作揖禮讓了一番才登上臺。雙方行過饋贈應酬的儀式後,齊國管事的官員快步上前說:「請開始演奏四方邊疆民族的樂舞。」景公說:「好的。」
  • 聆聽高雅的音樂,可以使人內心平和,安撫人的心靈;可以提升人的氣質,使人變得優雅;可以歸正人的道德,端正人的品行。
  • 其實樂舞所展現出的神跡,在歷史的發展中一直都存在著,只要用心去發掘,還是能感應到那掩埋在樂背後深處的遠古神力。
  • 〈樂記〉被認為是中國目前最早的音樂理論專著,內容是以儒家的觀點論「樂」,在中國音樂史上有深遠的影響。傳為孔子再傳弟子公孫尼子所作,成書年代應為戰國末年至漢武帝時期。
  • 情感在心中生成、激盪,情不自禁,便會通過言語表達出來;如果言語還不足以表達情感時,便會發出嗟嘆;當嗟嘆也不足以表達情感時,就會拖長腔調歌唱起來;當歌唱還不足以表達出情感時,就會手舞足蹈地翩翩起舞。
  • 宋高宗於名堂祭祀天地開始用樂,此時南宋已定都臨安府。臨安府海外貿易興盛,遍及五十餘國,為當時世界第一大貿易城市,城內各國遊客來往不絕,酒肆茶樓、藝場、教坊、夜市興盛空前,比起北宋時期的汴京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時音樂形式主要已流傳於民間,說唱藝人張五牛創「唱賺」 形式的歌曲風靡了整個大江南北。
  • 北宋時期,在大唐盛世之後歷經五代十國的紛亂局勢,唐代的樂舞已幾乎失傳,所以宋朝建立後,宋太祖趙匡胤即位後立即恢復太常、鼓吹兩署音樂專職機構,並置教坊修正五代的靡亂之音,文舞為《文德》之舞,武舞為《武功》之舞,以十二安為官方樂章,以取「治世之音安以樂」之意,象徵著宋朝崇儒尚文之風。
  • 2017年1月7日下午2點,神韻藝術團成功進行了在邁阿密的艾君愛詩表演藝術中心(Adrienne Arsht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of Miami-Dade County)第二場演出。各界名流紛紛慕名而至。Karina Galoian女士和朋友來到現場觀看神韻,對神韻舞蹈、音樂和內涵讚不絕口。Galoian女士來自亞美尼亞,是一名從事癌症研究的科學家。
  • 「非常之人,超世之傑」,這是《三國誌》對魏武帝曹操的評價。作為「超世之傑」的曹操不僅是中華歷史上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而且還是一位上馬能殺敵,下馬能賦詩,且精通音律、能歌善舞、善弈圍棋的博學之士,其書法造詣十分深厚,有「金花細落,遍地玲瓏;荊玉分輝,瑤若璀粲」、「筆墨雄渾,雄逸絕論」之大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