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研討會 專家談抵制中共滲透守護澳洲價值

悉尼科技大學冯崇義教授在論壇上發言。(駱亞/大紀元)
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在論壇上發言。(駱亞/大紀元)
人氣: 10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7月15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主題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紅色滲透」的研討會。與會的專家、學者等人從學術研究的角度或親身經歷來說明目前澳洲主流媒體揭露出來的中共滲透只是冰山一角,呼籲澳洲社會和政府更重視該問題的嚴重性,同時呼籲華裔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珍惜並守護好澳洲價值

下面是中國問題專家、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在此次該論壇上發言,全文根據錄音整理。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堅持原始的核心價值,但這要有一個大的背景。我們成立價值聯盟之後,確立的澳洲價值是什麼?因為澳洲價值本身有政治內涵,是不是會跟中國價值、亞洲價值一樣?你提倡澳洲價值,他們認為提倡中國價值、亞洲價值,那現在出現這種衝突怎麼辦?

追根溯源來看,從五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整個世界有一場很長的冷戰時期。冷戰時期有二種價值觀在戰鬥,一個是共產主義專制主義價值觀,一個是自由世界資本主義價值觀。

在冷戰時期,共產黨在越南、老撾、馬來西亞、印尼等很多地方都想輸出革命。結果到了八十年代末,整個共產主義運動,或者共產主義作為世界性制度發生崩潰,整個世界很高興地慶祝冷戰過去。

冷戰過去之後,國際有一個基本期待,認為世界政治制度交流、經濟交流,會讓中國逐漸地民主化,它會把民主制度、自由制度、人權這種東西搬到中國去。

但是很可惜的是,我們知道現在世界上還有許多共產主義國家,包括中國、朝鮮、越南、老撾、古巴,儘管它們都在變化,但是只要共產主義陣營還在,冷戰就沒有真正結束。因為它他們還要想盡辦法在國內鞏固它們的制度,也會在世界範圍內創造一個氛圍、創造一個環境,讓專制政權、共產主義專制政權持續下去。

這個冷戰沒有結束,就是中共這個政權還在影響,我們講滲透,對澳洲而言影響最大的是這裡的華人社區。它們控制這裡的華人社團,控制這裡的華人媒體,還掌控本地好多不良政客、學界、藝術界一大堆人,讓他們形成一個相當廣泛的統一陣線,在維護中共這個政權,在逐漸想改變澳大利亞的文化、政治,至少(在澳洲)創造一個環境讓它們可以發展。

就像我一開始提出來的問題,是不是中國價值、亞洲價值跟澳大利亞價值都等值?我的回答不是。這個現代文明、現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價值,也就是我們講的普世價值:民主、自由、法治、平等、尊嚴,這些是現代文明價值的支撐,而中共政權所講的中國價值或者當年李光耀講的亞洲價值,是代表他們政權所提倡專制思想。

我們從學術理論上講,澳大利亞是多元文化,我們絕對不能掉進去文化相對主義,或者道德相對主義陷阱裡。平常做人,我們是有是非善惡之分的。不是說你主張人權是對的,你主張侵害人權、殺人也是對的,這是沒有是非善惡。

當你講民主自由是正確、是對的、是應該支持,你不能說專制、等級、特權也是對的,也應該支持。

回到我們這裡,中國人好不容易踏破萬里波濤來到這裡以後,還生活在黨國意識形態裡面,還生活在專制思想、專制理念,在我看來非常可悲,非常令人傷心、傷感的。看央視、看《人民日報》,大部分(當地)華文媒體是從中國那邊抄過來,報導整個後面價值的支撐完全是這樣一種文化氛圍。

中國人在這裡生活二十到三十年,他的腦袋瓜甚至比還在中國的人還要落後。因為國內的人,他有親身的體驗,知道政權是壓迫性、是剝削性的,他們有反抗,所以他們還會尋求新的信息資源來跟政府對抗。

來到澳洲這裡的華人,壓迫夠不著他,反而是國家強大,兜裡有錢,我可以很自豪分享黨的光榮,這很可悲,連最基本的國家跟政黨都分不清。生活在那種意識型態環境,所以變成我們在這個時候已經被塞到一個角落裡頭。

我感受非常深,剛來的那個時候,華人社區中參加民運的人還很多,從中國來的、擁有自由思想這樣的人會被學校當成寶貝,給你當主任,給你參加很多社區活動做很多事情。隨著(中共意識形態的)潛移默化,到了近十年慢慢你被邊緣化,成了他們的負資產,你會影響他們跟中國的往來、會影響跟中國政治交往,就這樣整個學術界、學校裡頭發生重大變動。

在社區中,一開始成立的華人社團包括同鄉會,他是對會員負責、對本地人鄉規民約是很友善的機構,來幫助中國人或者老人渡過難關,互相抱團、互相幫助,但是慢慢這些社團全部變成領館走狗,服務機構也變成中共政權的一個延伸,服務對象再也不是這裡的華人、再也不是這裡的長者老人,而是領館。

所以我知道,這些社團不斷爭著到領館那裡去表現、去領賞,包括陳用林講的和統會有三個:澳洲和統會、新州和統會、悉尼和統會。因為如果坐上主席、副主席、理事,在領館那裡就有個位置,就會得到領館認可、認同,臉上就有光,他覺得很了不得。我們講這是奴才心態,找到了組織。

中共領導人、中共領館、大使館,當他從中國帶過來等級理念、尊卑的理念、專制理念沒有改變,哪怕他身在澳大利亞的環境,有那種專制理念,只要得到認同支持,他覺得光榮無比。我們覺得這樣的同胞很可悲。

像這些人占華人社區比例有多大不好說,現在華人社區中,有一些是屬於理念上認同(中共),更多的是為利益考慮。

我們做中國政治學研究時,發現中共政權是個非常奇怪的怪物。這個怪物怪到什麼程度,以我們剛才講冷戰時期的共產主義政權,如果是共產黨人,第一句話還是消滅資本主義,但現在共產政權是全部寄生在資本主義的身上,一分鐘都離不開資本主義。所以它把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跟十九世紀最劣質的資本主義結合起來,結果無限制去破壞環境、把東西挖出來能夠發財就行,他可以把工作條件弄的非常糟糕,可以把工資壓得很低,不准工會來這裡談判,創造這種所謂的效率和高利潤。

西方世界也被它(中共)拖下水。在八十年代以後,整個西方世界中,還只是香港、台灣、日本等中國周邊的這些國家將製造業搬到中國去加工。因為勞工便宜,大陸為招商引資把地給你、給你免稅。再後來,美國、歐洲、澳大利亞的製造業都搬去。

我們剛來澳洲時,這裡有很多製衣廠、塑膠廠,後來都沒有了,大部分搬到中國去、搬到越南去,所以對整個世界產生很深遠影響。

當西方製造業搬過去之後,有一個利益集團跟中國聯合,他們在製造一種「神話」:澳大利亞也好、日本也好、西方也好都離不開中國。這是利益關係捆綁在一塊創造的神話。

但實際上,西方世界處於黃金時代,從五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之後發展非常平穩,包括醫療、教育都那麼好,中國根本沒有參與它的市場,怎麼就變成離不開中國?

所以,我們現在為什麼講要遵守澳大利亞價值(普世價值),因為現代人類生存下來有一個價值基礎,沒有這些我們就不是現代人類,我們就是野獸。所以共產黨現在墮落到這種程度,它不要環境、不要人權、不要尊嚴,就是要發財,不管用什麼方式就是要搞腐敗。

所以我們首先覺醒,要讓我們的同胞們,也讓澳大利亞其他人來跟我們站在一塊,來堅守這個價值。

其實澳大利亞本地人、年輕一代在蜜罐中長大,這些自由民主,他生下來都有,所以他覺得不是很值錢,甚至覺得這個東西不好,我們要怎麼樣、怎麼樣。包括政客在內,他們如果不認真面對中國專制政權,中國如何剝奪人權、如何壓迫民眾,慢慢地他們淡忘這些價值的寶貴性,好像跟他們沒有關係,我們能掙錢就好了。這個很危險。所以我們價值聯盟很重要,我們要努力。#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7-07-19 8: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