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外交官陳用林再曝中共滲透澳洲内幕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研討會,前外交骨陈用林發言(駱亞/大紀元)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研討會,前外交官陳用林發言(駱亞/大紀元)
人氣: 17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7月15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主題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紅色滲透」的研討會。與會的專家、學者等人從學術研究角度或親身經歷來說明目前澳洲主流媒體揭露出來的中共滲透只是冰山一角,呼籲社會和政府要更加重視該問題的嚴重性,華裔要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珍惜並守護好澳洲價值

下面是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在此次論壇上的發言,全文根據錄音整理。

實際上從2005年我從中領館走出來之後,就已經說了中共對澳大利亞採取總體的戰略策略。對準中共的要害,實際上是需要大家的努力的。我們先要清楚它會通過甚麼方式來保持它的控制影響,包括控制華人的媒體、出版物,控制整個華人社區的思想、意識型態、經濟方面等。

公安部向使領館發通知 阻華人學生上街

我在領事館時,中共公安部就發了一個通知,讓我們監控當地華人學生的情況,讓他們不要上街。

大家覺得很奇怪,澳洲是個遊行、集會自由的國家,公安部居然發到各國境外使領館說不要上街。當時我們開會時也覺得這很笑話。因為他主要針對的是國內,擔心在某個敏感時刻學生真的上了、街控制不了了。他們覺得國外也是如此,所以他們的思維是定型在專制氛圍和環境裡。

華文媒體逐步生變 被中共操控

這裡的媒體基本上像《星島日報》是跟《人民日報》進行完全合作、互相參股的,所以《星島日報》相當於是《人民日報》的海外版。澳洲這裡還有《澳洲新快報》,它是周澤榮(澳洲主流媒體點名的政治獻金富商)出資辦的,完全是中共的宣傳報紙,百分之一百的。周澤榮一年要砸進去很多錢,賠本把報紙辦下去。

還有當地另一家華文媒體曾經刊登過我們六四活動報導,後來越來越少,五到六年前已經拒絕刊登。對我們每年舉辦的六四活動的廣告,這家媒體說領事館有意見,曾將我們在領事館活動地址去掉,讓我們改成「老地方」。這個真的是很笑話,好比華人社區猜謎語,打一個地名「老地方」就是領事館,所以他們是「自律」。

因為現在華文報紙、自媒體的廣告來自於公司,公司的資助非常重要。中資公司財大氣粗,中國那麼多資源公司在澳洲,甚麼五康、中海油、中原公司、還有航空公司這一大堆。他們都財大氣粗,隨便扔一百萬給他們,這些報紙都吃不光。所以他們完全是寄生在中共專制制度之下,甚至包括有台資背景的華人報紙也是類似這種情況。

所以,澳洲的國防部祕書長丹尼斯·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在退休前點明中國在間諜活動方面「非常積極」,並指出它在澳大利亞的監控和脅迫活動同樣令人不安。理查森先生認為,中共政府有效地控制了澳大利亞的一些華文媒體。

他說的都是大實話。最近一段時間,澳洲電視台報導,很多澳媒都在揭露中共滲透。今天開這個研討會真的是時候,我們華人應該自己站出來發出聲音,否則的話真的被中共滲透。我們在這個時候不站出來真的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中領館多渠道控制海外留學生

當地華人組織的學生會,每個學生會都是領事館設立的,開會都在領事館進行。領事館首先挑選公派的學生,特別是訪問學者;還有不是公派的學生也要挑選,先考查他是不是熱愛中國共產黨,這個最主要;同時還用其它方式控制學生,實際上收買學生很容易,這些學生首先是在中國長大被洗腦的。他們認為愛中共就是愛國家,他們有很多人很樂意為中共服務。

同時還有通過中共政府的方式來控制學生,每個中國學生在這裡畢業以後,回國時要用他的畢業證書,必需得到領事館認證,蓋上領事館章。只有有了這個畢業證書在中國才可以用,否則拿畢業證書到用人單位去不被承認,所以它通過這種方式控制學生。

從2004年、2005年就開始了對學生進行領事登記制度,把所有的學生連繫電話、方式都登記在領事館。基本上所有到國外上學的中國學生都在中共政府的領事館的所謂「保護」之下,實際上是在控制之下。其實也沒有那麼多事需要領事保護為他們做的,因為澳洲這裡法律都非常規範,根本就不需要。

特別是現在通訊非常發達了,實際上領事館的服務,對華人社區的服務,是在所有國家政府裡面最差的。你遞交你的簽證申請,他擺個臉不是為你服務。

中共在澳洲開孔子教室 一個僅花一萬

孔子學院、孔子教室,最近幾年開辦很多孔子教室,在澳洲每開一個孔子教室,只需要一萬澳幣就可以運作。實際上開設教室需要學校付出百分之八十的其它方面的資源,而且場地由學校提供,還有其他師資方面,及相應配套的一些資料、資源都來自於學校。所以中共為一個孔子教室只付費一萬,實際上是非常廉價的。

大家可以算一下,身為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他在澳洲購買的一棟房產是三千二百萬,用曾偉這一套房子就可以辦三千二百個孔子教室。我覺得基本上可以把整個澳洲都可以覆蓋了,在所有的學校裡都可以辦孔子教室。

現在再這麼搞下去,真的是各個學校都會有孔子教室,這對華人真的一個非常大威脅。我到澳洲來是有個很重要的考慮,就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一樣,受到中共洗腦,跟我一樣要經過很長時間的掙扎,最後從某種程度上才能夠擺脫中共洗腦的控制,不是所有的人能有我這樣子的機會的。

我上外交學院,接觸美國之音、聽外國的電台、看電視,在見證六四天安門事件後,跟一些有理念的人進行了交流。實際上這對我來說是很艱難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樣子的機會能達到的。

中共對澳洲三級政府進行滲透

澳洲媒體揭露最多的是政治捐款問題,實際上這是中共滲透很重要的一部分。

中共對澳洲三級政府進行滲透從來就沒有停過,包括聯邦政府、州政府、市政府。中共也有所謂類似的表面上的三級政府,所以他們就和澳洲建立了所謂的姐妹州、姐妹城市。這樣的姐妹州、姐妹城市在澳洲有一百多個,等於有一百多個在轟炸澳洲這個相對應的政府制度。每時每刻你都可以看到中共進行的這種滲透,他們還把這些澳洲人拉到中國去當著皇帝一般的接待。#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7-20 1: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