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研討會 張小剛博士揭露中共滲透(上)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研討會,張小剛博士發言。(駱亞/大紀元)

人氣: 37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7月15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主題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紅色滲透」的研討會。與會的專家、學者等人從學術研究角度或親身經歷來說明目前澳洲主流媒體揭露出來的中共滲透只是冰山一角,呼籲社會和政府要更加重視該問題的嚴重性,呼籲華裔要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珍惜並守護好澳洲價值。

下面是澳大利亞的華裔張小剛博士在此次論壇上的發言,全文根據錄音整理。

我今天要分幾部份來講,很多是我親身經歷的第一手資料,也有第二手,或者是我研究調查獲得的信息。

第一個是中共對華人社區的控制。前外長鮑伯‧卡爾寫文章說,ABC的《Four Corners》和菲爾佛克斯的報導是猜想、是冷戰思維。而我現在要用我的第一手資料來證明不是什麼猜想,而是事實。

第二,是對澳洲政治干預、對澳洲學術干預,滲透程度已經到了極其嚴重的地步。

第三,他們通過孔子學院滲透的資料,我會公布一些。

第四,中共通過商人進行滲透是由來已久的。

中共對華人社區的控制

首先,我談一下中共對華人社區的控制。任何一個華人社區,只要你開始有一定的影響了,中共領館肯定會走進來進行控制。剛才孫大姐提到的知青會,當時我、倪海星、李清、楊真,我們都是知青會的創會會員。知青會有了影響力,很快領館就進來了。這是當時知青會執委會開會的照片,其中這兩個人就是領館的官員。知青會當時的會長許昭輝就說,張小剛和誰誰誰都是民運的,還有誰誰誰是法輪功的,這是領館告訴他的,然後就在內部要把我們踢出去。但在這個知青會裡我們還有好幾個人,最後沒辦法,他們就要把知青會給解散了重組。

這是網上一個2003年的一篇報導,它說這是重組以來的第一次大型活動。在這個活動上有領館的官員發言,強調說知青會「特別是重組以後做出的一系列成績」。這個重組就是領館在後面指揮下弄的,就是要把你們這些對中共持異議的人踢出去。現在的一個一個的社團都是這樣地最後被中共控制了。

悉尼知情會被中領館干預下重組。(網頁截圖)悉尼知青會被中領館干預下重組。(網頁截圖)

有人說,我們說的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最好有個新的證據⋯⋯我跟你說這個沒有辦法有新的,因為現在所有的有影響力的社團都一個一個地被他們控制了,我們都進不去了。主持人程靜平、還有馮老師他們知道,像專業人士協會,也都是以一樣的方式被中領館控制的。

我們前不久碰到一個老先生,他說東莞同鄉會也是一樣,該同鄉會是有好幾十年歷史的老社團,現在也是這樣被它們(中共)控制了。

鮑勃‧卡爾說沒有證據證明領館對華人社區進行這種控制,現在他們自己提供了證據。就這次李克強來訪,他們事後刊登在「今日悉尼」網上的報導,說是由「和統會」主導歡迎李克強。它講到他們怎麼樣組織,就是這個「和統會」作為一個統協,然後各個社團的會長怎麼樣聽他們的指揮,整個是由他們策劃安排的,這是他們自己報導的。

那麼「和統會」是個什麼東西呢?澳洲「和統會」的第一任會長邱維廉已經死了,是去年澳媒《星期日鋒報》的一篇報導,揭露了他本身就是馬來西亞共產黨成員。

以前北京同鄉會會長某某某,是「和統會」的名譽會長。我有證據證明他是跟郭文貴一樣,是跟國安或公安最高層有聯繫的。

「和統會」是直接在中共的統戰部管理之下的,這是它的網站,上面明說了它的頭面人物,會長副會長都是中共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員,全球統一領導的。每一個國家的「和統會」沒有任何一個不是由中共放心的人來管的,它們的會長全是中共的人,它通過這個東西來控制。

「和統會」上面是統戰部。統戰部負責什麼呢?維基百科對統戰部的介紹,它們是怎麼樣管理。從內戰時期中共奪取政權,很大一部分的「功績」就是統戰部搞的。這是現在統戰部自己的網站,上面也說明它代管「和統會」、代管什麼「黃埔同學會」等等機構。

「統戰部」正式名稱為中共中央統一工作部。雖然它的網站域名用的是大陸政府機構「gov.cn」後綴,但它是共產黨的。所以直接是共產黨在控制的,所以這邊華人社團就是它們那樣一層一層直接控制下來的。

那麼它們怎麼控制具體華人呢?第一,利益。包括我剛才講的知青會會長許昭輝,當時他一直在吹噓說,他回中國的時候,省領導來接待,警方開道。後來也做過知青會會長的孫晉福,這篇報導說他被特邀去參加江蘇省政協會議,還有中共國慶上天安門,這是政治利益。他們在這裡什麼都不是,但到國內受到「皇帝」一樣的接待。

再有,很多是商業利益。剛才范先生講很多中文媒體為什麼害怕,因為領館一個電話後就不給你廣告。還有恐懼。對當年的知青會,他們說:「這個人是民運的,那個人是法輪功的,有他們在知青會,那麽會不會就連累下次我們回中國拿不到簽證,就不能回去了」「我們家人會不會因此受牽連被迫害啊」⋯⋯中領館的人也會威脅:「你們跟他們一起在這個社團裡的話,下次回不了中國」,甚至真的直接威脅你在國內的家人。

前一段時間大家也知道,我們民運人士是受到網上鋪天蓋地地攻擊。包括盛雪受到攻擊,那時有一些了解事實真相的人,在網上幫忙說了幾句話,馬上他們家裡的人就打電話來了,說你不要再說話了,因為國安上門威脅來了。所以在我們(澳洲)這裡的人也能夠直接受到國內的威脅控制。這個是關於對於華人社區的控制,現在對華人社區的控制非常厲害。

中共對澳洲選舉的干預

它們滲透與控制的不僅僅是局限在華人社區,它們也已經侵入到澳洲的政治體系裡邊來。

下面講的也是我的一個親身經歷,這是第二個問題,對於澳洲選舉的干預。

1997年我母親處在病危,然後國內醫院發了病危通知書。所以我得向領館申請簽證,領館打電話叫我去面談。一般人都不會被叫去面談,結果我被叫去面談。對方說「你是搞民運的」,問這問那,當然我不會跟他說,於是他就說:「你現在還不能回去,以後能不能回去不知道,需要等通知」。然後我回去等,等了半年,護照一直在他那裡。然後到第二年我說我的護照還要用,不能一直被你扣著,才要了回去。

到1999年3月,澳洲州大選。當時我在讀博士,我的一個朋友跟我說你幫幫我們這個團結黨黃肇強(Peter Wong),然後團結黨把我放在Hornsby區做候選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海外民運第一個參加民主國家議會選舉的,有這個可能。這個圖片是我當年參選的宣傳資料。團結黨當時不是只有華人啊,看這圖片上,那時好些都其它族裔的。當時團結黨的選舉總監Knight就是以前州工黨的秘書長。結果,領館就派人去找Peter Wong,說為什麼把一個民運人士放到你們候選人裡邊,你若是這樣做的話,我們就動員華人社團不投你的票。

黃肇強當時慌了,這個圖片(如下)是當時團結黨在一家華人餐館搞競選活動,黃肇強就是那天找我私下說:「你能不能跟領館做個保證,說你以後不參加民運了,然後作為交換,領館給你簽了回國。」

我說不行,這個交易我不可以做。我最多可以說跟你做個保證,就是我參加這個選舉就是為了團結黨的事,跟民運沒關係。別的,我不能做其它的,我不能跟共產黨妥協。

這件事情,我不是第一次揭露。但在公共場合向公眾公開,還是第一次,我要讓媒體知道。因為澳洲政府部門也從來不願意把這些事情公開到民眾那裡去,公開到主流社會裡。所以我們為什麼希望這次活動有媒體來報導,希望能讓澳洲的媒體和主流社會知道,確實中共它們在干預澳洲的選舉。

它們(中共)現在推出它們的人做候選人參選滲透到澳洲政界了,包括西澳前任的華裔參議員,出來說六四槍殺是應該之類的話。

但是它們不僅僅限於華人,它們用各種手段對西人的政治家一樣進行各式各樣的滲透。包括對以前的澳洲總理霍克,當年他為六四事件流眼淚,但後來跟中國做生意,有了經濟利益了。

他們跟政治家做生意給利益,或者是用性圈套,把這些人給控制住,這都是有的。這樣的事情很多。我這裡不點名,但講兩個例子。一個例子是州議會的,以前有個部長,從中國回來,對他的一個下屬說:這個名字這個地址你跟她聯繫,是中國的,你把她辦到澳洲來,就在你的部門給她安插一個某個級別的位置。這是幹什麼?就算她是你這次新遇到的情人,怎麼過來不好,為什麼非要安插到這個政府部門?所以大家可想而知。

不限於州那級,聯邦也一樣。有個以前的聯邦高級部長,這他在出任聯邦部長以前的事情。有一次他到中國去訪問,還不只他一個人,還有另外的議員同去,在中國被中共下了圈套,然後從此就為中共說話辦事了。

我不在這裡透露他們的名字,不在這裡透露消息來源,也不在這裡透露除了我之外,還有誰——不論是個人還是機構——知道這些情況。

我只在這裡說,人都是有弱點的,你中了中共下的圈套,還是可以同情你的,但是你不能因此就損害澳洲的利益、你不要出賣澳洲的利益。你現在還有機會,如果你自己出來改正,我相信澳洲人也會原諒你,但是如果你堅持著為中共做事情,那你損害的不光是你自己,不光是你的名聲、你的政治生涯,你還損害了澳洲。中國人有一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做了這件事情總會有人知道。這是第二方面。(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7-07-22 11: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