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研討會 張小剛博士揭露中共滲透(下)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研討會,張小剛博士發言。(駱亞/大紀元)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研討會,張小剛博士發言。(駱亞/大紀元)

人氣: 14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7月15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舉辦主題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紅色滲透」研討會,與會的專家、學者等人從學術研究角度或親身經歷來說明目前澳洲主流媒體揭露出來的中共滲透只是冰山一角,呼籲社會和政府要更加重視該問題的嚴重性,華裔要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珍惜並守護好澳洲價值。

下面是澳大利亞的華裔張小剛博士在此次論壇上的發言的下半部分。(全文根據錄音整理,演講發言上部分連結:http://www.epochtimes.com/b5/17/7/21/n9450020.htm

中共通過孔子學院滲透並干擾澳洲學術自由

現在全世界有大量的孔子學院。我有一個證據,就是新南威爾斯大學有位西人教師,那個時候孔子學院剛剛到這裡來不太久,他親口跟我說的,「控制得很厲害」,他想採取一個台灣的教材,結果不讓,一定要用中國大陸的。

還有很多其他學者也講,他們寫點文章,跟中共的意圖不一樣,他們的經費和去訪問中國的簽證都會受影響。所以他們確實通過孔子學院來影響澳洲的學術自由。

那麼孔子學院是幹什麼的呢? 它哪來那麼多錢呢?是中共教育部「漢辦」撥的錢,這是政府部門。他們給多少錢呢?我在2013年就查到資料,是孔子學院總部公布的2012年財政報告,2012年是11.92億人民幣,而那一年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公布的數據,2012年希望工程募捐到的善款是4.24億人民幣,大家捐款還只有同一年孔子學院對海外投的錢的幾分之一,就是說我們大家老百姓捐了這麼多錢出去,還不夠它們給海外孔子學院的錢。那這些錢是給到哪去了呢?

我這裡又有孔子學院總部2016年的報告,這個是它的網址。你們可以看到,在亞洲他們建了215個孔子學院或者教室、在非洲是75個、在歐洲463個,有611個在美國,47個在加拿大,整個美洲加起來是715個,在整個拉丁美洲57個。在大洋洲,一共117個,其中有81個是在澳洲,33個是在新西蘭。也就是說,它們總共在全球1,587個孔子學校跟孔子課堂中,有1,237個是在歐洲、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新西蘭這些富裕國家,那中共是不是很富裕呢?他拿錢幫助富裕國家的教育?那中國的教育是不是好的不得了呢?

讓我們看看這些圖片,中國貧窮地區的小學是什麼樣子!去年有一個女士叫楊改蘭,家庭太窮了,養不起孩子,孩子受不了教育,結果把自己的四個孩子全部殺死,她丈夫趕回來後自己也自殺了,像這樣的事在中國層出不窮!

我們不說別的吧,中共有這麼多錢支援富裕國家的教育,你能不能拿來幫助中國的孩子、中國的教育。我想,就算不說別的吧,就算不提孔子學院對澳洲的滲透與干預吧,就僅僅從同情這些中國窮孩子的處境來考慮,也應該要求它們把這些錢都拿回去救助中國的貧困孩子,連我們澳洲人都還想掏錢救助中國孩子呢!

所以,即便僅僅是從幫助中國那些貧困孩子這點考慮,我們也應該要求關閉和禁止所有在澳洲這些的孔子學院和課堂!

中共利用紅色商人開路做統戰、蒐集情報

最後一點,鮑勃卡說沒有證據說哪些個商人有中共的官方背景,但是我要提醒澳洲政府和社會一點:中共一貫利用商人來開路,給他們做情報工作、做滲透工作。現在我們看到的郭文貴自己說他跟國安有關係,中共也公開承認了他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有關係,他給馬建在做事,他說他是自願的,包括他去見達賴喇嘛都是帶著任務去的。

還有十幾年前的賴昌星,也是他自己說的,他就是國安在編的,還有軍銜。你生意做大了,中共就不會放過你了,要讓你跟它合作了。所以中共網站百度上也明確承認,當年中共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公開說:「以商養情,情商兩旺。」這個不是現在才開始,我們澳洲也有過,有個叫胡楊的,大家都知道。中共從他們起家的過程中,一直就利用商人給他們開路做統戰、蒐集情報。

我自己家的親身經歷,我也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說。我父母都是30年代的老共產黨員。但是我父親出生在海外。還在四十年代,四六、四七年還在打仗的時候,葉劍英說華僑幹部的崗位在海外,當時我父親正在東北打仗,就被要求調去海外。我母親是大陸出生的,不是華僑背景,他們兩人化妝成商人出去。因當時還在打仗,戰線過不去,中間還有坐船擱淺的故事,所以沒去成,又回到東北。

等到大軍南下,它們(中共)又組織一群人先在北京的統戰部受訓,據說當時還就住在毛澤東的隔壁院子,然後又再一次要被派出去。他們南下經過江西贛州,當時葉劍英正在那裡指揮準備占領廣東,於是叫他們廣東幹部不要出去,留下來幫他接收廣東,結果我父母就又沒有出去。

從這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出,它們(中共)一直在不斷地派人出去,而且還在它們還沒奪取到政權之前就就在這樣做。當然我們也算幸運,如果我父母當年出去了,我們子女也會非常糟糕的,因為子女要留在中國做人質。

文革後,我姐姐在暨南大學讀書,當年那個學校曾是華僑辦的,所以他們(文革後復校)這個時候大量收華僑學生,很多都有背景的。我姐姐一個同班同學,我出國的時候經香港還在她家裡住過。她父母就是派到香港做間諜的,以商業名義開個商店。後來她父親死了,文革以後,她母親還想辦法把那個生意變成自己的。這個例子就是他們通過商業做掩護。

還有1996年的時候,可能有些朋友還記得,當時,就在這個Ashfield,有個雙屍案,還是我發現報警的,也是我姐姐一個同學王戰美,也是同樣背景。她父母好像是印尼歸僑,然後再被共產黨派出去做間諜,她的兒子、女兒被留在國內做人質,不能出去。這些都是有親身經歷的證據。

共產黨用商人的名義去做間諜由來以久,所以我們必需要讓澳洲主流社會意識到現在情況非常的危險,中共在這裡的控制力,已經很嚴重。不光是在下面,其實一直上到最高層都有。現在(澳洲朝野)二個黨,在ABC和菲爾福克斯報導出來以後,他們都期待或想辦法讓這個事情慢慢過去。我們不能讓它慢慢過去,我們一定要讓澳洲主流社會瞭解到,現在中共的滲透已經到非常、非常危急的時刻了。

再補充一點,對那些當年以擔心被中共迫害的理由申請到保護簽證的,但現在又去幫助共產黨滲透和干預澳洲的那些人,我們要求澳洲政府取消這些人的公民身分、永久居民身分以及領取澳洲福利的資格。就比照澳洲政府現在對那些到海外參與ISIS等恐怖主義組織的澳洲人所實施的措施那樣。#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7-07-23 1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