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扭轉刻板印象 2位創業青年談咖啡夢

嵩岳咖啡莊園仍保留原本的三合宅院,園主郭章盛與兒子郭志嘉歡迎客人上山來喝咖啡。(賴瑞/大紀元)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7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鄧玫玲台灣台中報導)來自嵩岳咖啡莊園的郭志嘉,談起父親郭章盛經營咖啡園的故事,頗有幾分傳奇,而初入精品咖啡領域的張德弘,也對台灣未來咖啡市場充滿期待,兩位年輕的創業者,都想為台灣精品咖啡貢獻一份心力。

砍掉茶樹種咖啡 嵩岳驚豔國際

郭志嘉表示,他的父親對咖啡有一份特殊熱情,30年前當台灣人還不知咖啡是什麼的年代,荷苞山的咖啡傳說讓他忍不住上山採集,挖取了幾棵不知名的樹苗回來種植,2年後長出了咖啡果實。海拔1,200公尺的嵩岳莊園原本是以種茶葉為主的,郭志嘉說,「當年父親決定砍掉大片茶樹種咖啡時,完全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在深山裡賣咖啡也沒有客人上門。」

於是決定主動出擊,嵩岳咖啡把他們在台灣土地上種植的咖啡生豆寄去國外比賽,在2010年美國scaa年度世界精品咖啡比賽中得到台灣參賽者的第一名,從此聲名大噪,也在台灣各項咖啡生豆比賽中屢屢獲獎,全國冠軍的殊榮不斷地落在他們樸實的莊園裡。

嵩岳咖啡莊園重的黃波旁的咖啡,果實比較圓實,成熟的波旁豆,果皮呈現橙黃色非常漂亮。(嵩岳咖啡莊園提供)
嵩岳咖啡莊園重的黃波旁的咖啡,果實比較圓實,成熟的波旁豆,果皮呈現橙黃色非常漂亮。(嵩岳咖啡莊園提供)

郭志嘉說,目前他們的莊園種植了3~5甲的咖啡樹,咖啡豆的種類除了台灣原生的鐵比卡,還有黃波旁、橘波旁,鐵比卡的咖啡果實尖長,波旁的咖啡果實比較圓實,成熟的波旁豆,果皮呈現橙黃與橘紅色非常漂亮,「最近也有引進備受矚目的藝妓咖啡在莊園種植,但還不到結果期,不能預知台灣種出的咖啡將會有什麼風味。」

哈士奇咖啡工坊的張德弘,想要瓦解一般人認為咖啡苦澀的刻板印象,讓更多人了解咖啡,愛上咖啡。(鄧玫玲/大紀元)
哈士奇咖啡工坊的張德弘,想要瓦解一般人認為咖啡苦澀的刻板印象,讓更多人了解咖啡,愛上咖啡。(鄧玫玲/大紀元)

哈士奇咖啡工坊的張德弘則表示,台灣咖啡的品質其實很好,只是生產的數量少,也沒有業者大力推廣,造成沒落的景象。其實,台灣的土地是非常適合種咖啡,台灣位在歐亞大陸和菲律賓海板塊交界處,土地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咖啡可以吸取土地的養分健康地成長,再加上海島型氣候的特色,他相信:「台灣是可以種出優質咖啡的好地方。」

不接受咖啡「酸」 無法入深度領域

但是台灣咖啡的文化畢竟太淺,咖啡豆的口感偏酸,造成一般民眾無法接受,張德弘說,「好的咖啡才能留住那個酸,不好的咖啡不能淺培,因為不能把不好的酸烘焙出來,那種酸是是一種死酸,不能回甘。」張德弘更指出,台灣的土地種出的咖啡充滿水果香氣,尤其是百香果、龍眼花的香,是其他地方種不出來的風味。

在推廣精品咖啡這段期間,張德弘發現,一般消費者對咖啡的刻板印象就是認為咖啡是苦的,因為一般義式咖啡會把豆子烘得焦黑,喝這些深烘焙咖啡的消費者,已不太容易再進一步嘗試其他口味,尤其是不能接受咖啡的「酸」。張德弘強調,「不能品嘗咖啡的酸,就無法踏入咖啡的深度領域。」

在自家莊園種出多次冠軍豆的郭志嘉指出,很多消費者買到的台灣咖啡豆大部分都是混合國外進口的豆子,然而,真正的台灣咖啡豆在國際上越來越受好評,因為台灣的年輕人都願意去學習,烘焙的技術也進步很多,再加上便利商店全面推出的優惠咖啡,讓台灣的消費者接受了咖啡,開創了喝咖啡的熱潮,但是精品咖啡的推廣仍不足,「真正的精品咖啡是須透過評鑑的,經過台灣最大的咖啡協會評分達到80分以上才算得上精品咖啡。」

拒絕爛咖啡 自己手沖只要50元

提供到府服務的張德弘為客人概算過,準備一組濾泡式咖啡的器具很簡單,只要一個磨豆機、一只濾杯、小磅秤、一把手沖壺與玻璃咖啡壺,花費4千元左右,再買500元的半磅精品豆,自己就可以手沖咖啡,一杯只需要50元,就可享用健康美味的好咖啡了。

「拒絕爛咖啡」是推廣精品咖啡的業者呼籲的口號,他們建議消費者不要去喝即溶咖啡,尤其是台灣的咖啡豆製成的即溶咖啡可能更糟,因為台灣生產的咖啡豆極少,不能和生產咖啡的大國相比,國外大廠的即溶咖啡還可能用咖啡豆去萃取,台灣產製的即溶咖啡可能只有香精等化學成分,聰明的消費者還是選擇精品豆吧。

烘焙咖啡的深淺 決定風味與營養

在自家莊園種出多次冠軍豆的郭志嘉指出,真正的台灣咖豆在國際上越來越受好評。(鄧玫玲/大紀元)
在自家莊園種出多次冠軍豆的郭志嘉指出,真正的台灣咖豆在國際上越來越受好評。(鄧玫玲/大紀元)

從小跟著父親在咖啡莊園工作的郭志嘉指出,台灣莊園的精品咖啡真的不多,有的咖啡商賣台灣咖啡,卻沒有自己的莊園,也沒有農糧署認證的QRcode,這樣的咖啡豆來源就比較複雜。除了咖啡豆的來源,郭志嘉提到,現在台灣市面賣的咖啡大部分是深烘焙的豆子,有的店家把咖啡豆烘得太焦,等於是烤焦的豆子,甚至是放得太久,連焦油都流出來了,他提醒消費者,「如看見油油黑黑的咖啡豆一定要小心,可能有過期的問題。」

張德弘也強調,淺培的咖啡豆會有烘不熟的問題,沒有熟化的咖啡豆會殘留有毒的生物鹼,對人體是有害的,也是造成心悸的主要成分,當然還有瑕疵與缺陷豆的毒素問題;但是如果烘得好的淺培咖啡,會保留豐富的綠原酸,綠原酸是一種抗氧化物,對肝臟很好,還有燃脂及提升注意力的功效。

為推廣精品咖啡而努力奔走的兩位青創業者,都有共同的理想,想要瓦解台灣一般人認為咖啡苦澀的刻板印象,讓更多人了解咖啡,愛上咖啡的美味,更享受咖啡的樂趣,他們期盼這不是一個夢想,而是在不久的將來成為咖啡風潮洶湧的事實。

台灣種咖啡第一人郭章盛

嵩岳咖啡莊園位於海拔1,200公尺的高山,在古坑鄉與阿里山交界的嘉南雲峰下,來到莊園的客人總有機會看到雲霧繚繞的景象。(鄧玫玲/大紀元)
嵩岳咖啡莊園位於海拔1,200公尺的高山,在古坑鄉與阿里山交界的嘉南雲峰下,來到莊園的客人總有機會看到雲霧繚繞的景象。(鄧玫玲/大紀元)

嵩岳咖啡莊園位於海拔1,200公尺的高山,在古坑鄉與阿里山交界的嘉南雲峰下,來到莊園的客人總有機會看到雲霧繚繞的景象,在這個雲霧包圍的莊園,種了近36年咖啡的郭章盛表示,他應該是台灣第一個種咖啡的人,當初砍掉茶樹種咖啡,其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為每年採茶菁的時間很短,卻常常在緊要關頭找不到採茶工人,只好放任茶菁老去,讓辛苦種植的滿園好茶失去最美的風味,於是他決心改種咖啡樹。

郭章盛說,咖啡豆不會在一夜間老去,所以採收期較長,這對高山上人力不足的莊園是比較有利的。郭章盛指出,現在嵩岳莊園裡種的咖啡樹有很多不同的品種,除了最普遍的鐵比卡,還有一些稀有的品種,因為台灣沒有人有種咖啡的經驗,所以他種咖啡都是參考國外的資訊,再自己摸索,同一品種的咖啡嘗試不同的處理方式,再作成紀錄。

嵩岳咖啡莊園裡處理日曬豆的情境。(嵩岳咖啡莊園提供)
嵩岳咖啡莊園裡處理日曬豆的情境。(嵩岳咖啡莊園提供)

經過不斷嘗試,對於咖啡豆的製成,郭章盛已有了自己獨特的方式,因為嵩岳曾經是製茶的茶園,擁有一些製茶的設備,咖啡豆在處理的過程中也可以採用,而且控制咖啡豆的發酵過程與製茶有一些類似,所以郭章盛製成的咖啡豆,與一般莊園的咖啡風味有所不同。郭章盛歡迎對台灣咖啡有興趣的消費者上山來品咖啡,了解台灣咖啡的真正實力。

責任編輯:羅令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