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防經濟政變 習整頓民企 金融業面臨洗牌

從去年開始,習近平當局以「保住3萬億外匯儲備」為目標進行貨幣維穩,到今年1月開始推出金融全面維穩,日前更有喉舌媒體提出要防「經濟政變」。北京叫停民營企業的海外收購熱潮,圖為萬達董事長王健林。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從去年開始,習近平當局以「保住3萬億外匯儲備」為目標進行貨幣維穩,到今年1月開始推出金融全面維穩,日前更有喉舌媒體提出要防「經濟政變」。北京叫停民營企業的海外收購熱潮,圖為萬達董事長王健林。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44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易如採訪報導)十九大前為嚴防「經濟政變」,習近平當局叫停大型民企海外併購,下令整頓萬達安邦、海航及復星等大型民企。中國政治洗牌的同時,金融業也面臨重新洗牌。

從去年開始,習近平當局以「保住三萬億外匯儲備」為目標進行貨幣維穩,到今年一月又開始推出金融全面維穩,四月首次把金融問題提到國家命脈的基礎上;到七月,更是傳出高層對民營企業萬達六個海外併購項目的直接授意。

穩定外匯儲備,就需要控制大筆海外投資;海外投資的錢,源頭上是金融行業的內保外貸;而內保外貸的批准,自然離不開政商影響力;所以歸根到底,控制權力槓桿是提防經濟問題的關鍵。

近幾年來,中國大型民營企業頻頻出海併購,因不受主權問題的質疑和限制,比中共國有企業更具有優勢。10年前中國民營部門占海外支出的比重微乎其微,到了2016年已經約占中國海外投資總額的一半。

萬達、安邦、海航以及復星都屬於領頭羊。從2015年以來,它們共完成550億美元的海外收購交易,占同期中國公司海外收購的18%,尤其以2016年的「買買買」被大眾所熟知。

2016年是中國企業大舉境外投資的分水嶺,在外匯儲備保3千億美元的壓力下,北京開始指導性地限制對外投資。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2016年是中國企業大舉境外投資的分水嶺,在外匯儲備保3萬億美元的壓力下,北京開始指導性地限制對外投資。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穩定外匯 需要控制大筆海外投資

2016年是中國大舉境外投資的分水嶺。前幾年,中國從對外貿易順差中積累大量外匯儲備,一直在想法進行外匯再投資,於是開始支持企業走出去。根據Dealogic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企業海外併購達到頂峰,當年共進行1,870億美元投資,是2015年的二倍。

但也是從2015年起,中國國內經濟形式走弱,外匯儲備也在緩慢下降,2016年跌破3萬億美元的「大關」,北京當局不得不拿出大量資金防止人民幣貶值;到了2016年年底,當局就表示要對境內企業海外投資併購趨嚴管理。

四大監管機構罕見地發表聯合公告,對在海外房地產、娛樂和體育行業的「非理性」投資發出警告,稱這些領域存在「風險隱患」。而萬達、安邦、海航以及復星的海外投資都可以對號入座。

當局動真格,是因為擔憂外匯儲備迅速流失。《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在中國政府看來,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是反映人們對中國經濟的信心。」所以,對海外併購的支持政策當局開始調整,大筆併購都必須符合指導性政策。

與此對應的是2017年上半年,中國海外併購的規模大減,而民營企業的投資更是快速縮減。根據彭博社的數據,2017年上半年中國企業的外國併購總量為66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4%,而民營企業併購的比例則從半壁江山回落至三分之一(36.9%)。

內保外貸 管制跨境資金流動

當局通過控制內保外貸,讓錢再也不能輕易進出。從七月,網上流傳的《銀監會口頭轉達黨中央國務院對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六個境外項目處理措施的情況匯報文件》,要求銀行暫停向其海外項目發放貸款;同時對四個已經完成的收購項目,不得從國內金融機構融資、萬達也不得以這些項目抵押,從國內金融機構融資等規定。

這些規定限制了萬達與金融機構進行內保外貸等活動,讓萬達處於「既出不去、也不讓進」的雙限制困境。當局為何要限制萬達的跨境資金流動?據澎湃新聞報導,萬達在海外的投資已超2,500億人民幣(約合367億美元),約占中國外匯儲備總額的1.2%。如此大額的跨境資金流動,既有轉移資金到海外(資金外逃)的嫌疑,也有可能讓人民幣匯率以及中國整體經濟受影響。

在2016年年底,香港各大銀行就被口頭告知收緊內保外貸業務。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楊宇霆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表示,當局對內保外貸從嚴,是因為擔心跨境資金操作「又死灰復燃」,借款人通過不同渠道,甚至假貿易單據,將資金調出境外償還外債。

對目前,當局將管制跨境資本流動上升到國家戰略、前所未有的程度。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眼下當局對安邦吳小暉和王健林的處理,是有意把企業經營切割成兩部分,目的是避免流動性金融風險傳遞。」

十九大召開前,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更加激烈和隱蔽,但是結果已明:習近平已經全面控制住江派。(Feng Li/Getty Images)
「十九大」召開前,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更加激烈和隱蔽,但是結果已明:習近平已經全面控制住江派。(Feng Li/Getty Images)

控制權力槓桿 提防經濟政變

中共治下的中國,經濟問題說到底還是政治問題。提防經濟問題的關鍵,仍然是控制權力槓桿。有學者指出習近平應該是發現了問題,才做出近期的一系列舉動。

習近平4月25日主持政治局集體學習「維護國家金融安全」時,提到金融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要高度重視防控金融風險,更明確提出要「黨管金融」。

旅美作家、中國問題專家何清漣在文章(題為:從「金融整頓」到「防經濟政變」)中分析說:「如今中國的金融系統是『權力槓桿』撬動下的市場運作,所謂『黨管金融』似乎是說要控制住權力槓桿。」在過去幾十年,中國經濟往往是「一放就亂,一管就死」,金融系統更是如此。

此外,叫停民營企業的海外併購也跟「經濟安全」有關。中共經濟已是政商合體的裙帶資本主義,對遊走在商業和政界之間的民營企業家,其政商影響力也不容忽視。洛杉磯加大安德森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告訴大紀元記者:「因為官商之間盤根錯節的情況非常嚴重,錯誤的投資決定即使發現了,因為有政治因素在裡面,也無法去修改。」

他認為這些企業在中國境內借錢、併購,利用槓桿進行海外投資的行為具有高風險,且錯誤決策的投資後果將陸續顯現。「萬一投資失敗,中國境內借的錢不能還,會引發一連串反應,比如銀行呆帳,最後還可能引發金融危機。」

他表示,習近平決定對企業海外併購緊急踩剎車是對的,「應該是已經發現了問題」,擔憂暗藏(經濟)不穩定因素。

以萬達為例,國內主營房地產業務,自身的資產負債率已達70%。除自身有龐大的債務壓力外,其背後的資金來源更是有影子銀行體系的存在。一旦因為高槓桿、資不抵債,引發資產泡沫破裂、爆發金融危機的可能切實存在。

中共高層重新洗牌 金融界也面臨洗牌

最近幾個月,中國的政治和監管環境迅速轉變。在召開「十九大」前夕,高層內鬥、曝料的話題更是層出不窮。對外界而言,內情恍若霧裡看花,但結果已見端倪。

7月17日起,中共喉舌中央電視台(CCTV)連續播出的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第一集《時代之問》聚焦習近平傳承鄧小平的深化改革,首次明確「毛鄧習斷代」;到了第三集,更直接提出「九龍治水集體領導」的弊端。

對江派過去把持的金融領域,黨媒《人民日報》7月也連續幾天發表評論員文章,點評習近平破例出席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文中提到「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需要增強憂患意識,既防『黑天鵝』,又防『灰犀牛』。」「灰犀牛」是暗指經濟中顯而易見的大問題,但在快速惡化之前沒能引起重視。

評論員朱明認為,「十九大」前夕,北京面臨各種挑戰,現在習近平在提防這些「灰犀牛」被人牽著發難。「在中國,政治經濟是一家。政治在重新洗牌,經濟領域也同樣在重新洗牌。習近平的一系列大動作已明確說明這一點,江派人馬一個個都在被拉下馬。」

對當局把金融整頓問題上升到關乎國家穩定的層面,他表示:「要保金融穩定、國家穩定,習近平就必須出手,要不然江派藉機發難,像股災一樣的搞經濟政變,怎麼辦?所以要斬斷這條路。」

這或許意味著未來中國金融整頓的方向,不管是繼續按「一行三會」(指金融體系由中國人民銀行(央行)、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分管)、填補漏洞的技術套路改,還是按提防「經濟政變、國家安全」的政治思路走,都不會是小問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7-29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