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零工經濟」創造低入階層加劇社會分化

參與者擔風險無退休金保障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目前,越來越多的澳人選擇打零工過活。而悉尼科技大學(UTS)研究未來職業的學者表示,這類「零工經濟」將重要運營風險轉嫁給了自由職業者,他們各方面工作待遇無法得到保障,長此以往,澳洲將面臨著社會階層分化的風險。

與以往打散工的形式不同,新興的零工經濟是指通過網絡招募自由職業者,簽訂臨時合同完成工作的一種經濟形式。共享搭車服務公司優步(Uber)、食品外賣服務公司Deliveroo、工作外包網AirTasker和民居短租網Airbnb等,都是利用零工經濟來運作的。

這種零工比全職工作更好找,更靈活。相對全職工作來說,有更多澳人開始進入零工經濟領域,通過網絡或各種軟件提供的臨時工作賺錢謀生

澳洲廣播公司報導,悉尼科技大學未來職業研究部主管凱恩(Sarah Kaine)認為,這種經濟形式會讓「社會付出代價」。因為通過這種方式運作的公司將部分重要運營成本轉嫁給了自由職業者。

例如,提供搭車服務的優步公司本身並不擁有車輛,提供住宿的Airbnb短租平台自己沒有一間旅館。轉嫁成本的同時,這些公司也就把風險轉移到了自由職業者身上。「這種風險的轉移,我認為是最值得擔憂的因素之一,」 凱恩說。

而這些風險體現在自由職業者身上就是工作條件、待遇和退休金得不到保障。對於政府來說,稅收也會受到影響。如果這群無法攢夠退休金的人群持續擴大,政府也會背上沉重的福利金負擔。

凱恩說,最初人們認為,零工經濟是一種撼動現有行業的顛覆性技術,並為參與者提供了靈活的工作方式,但現在人們對零工經濟的批評越來越多。

因為簽訂臨時工作合同的自由職業者被視為「合作者」,而非雇員,他們無法享受僱員待遇,如最低薪水標準和退休金。因而他們的工作條件和收入無法得到法律保護。「如果我們有越來越多的人由於不被僱用而無法積累自己的退休金,那等到他們退休的時候,別人將不得不承擔起幫助他們的責任,」 凱恩說。

凱恩在她的最新研究中採訪了60名通過零工經濟賺取收入的人。「他們喜歡其中的某些方面,但他們也能意識到自己只是在一系列低薪工作中做選擇,」她說。「所以,現狀是他們明白這不是一個擁有眾多選擇,並且可藉此獲得真正好工作和職業(的機會)。」

許多打零工的人對無法積攢退休金感到擔憂。凱恩說,新州工會最近和工作外包網AirTasker達成了一項最低工作待遇協議,但未能從根本上改變問題。因為這只是建議性工資標準,而不是強制性的,既無保障也未經立法,因此無法監管。

她提出,如果每個零工網站平台都致力於改善工作條件,對自由職業者、臨時雇主和消費者進行監督,排除那些拒絕提供最低工作待遇標準的人,這一領域才會有所改善。

去年,有三分之一的澳人使用零工經濟平台賺取收入,而美國有40%。而大學畢業生們也開始通過這類平台找工作。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