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留學生和教授在海外如何被中共監視

據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洲及太平洋學院副教授、資深研究員薩格森(Sally Sargeson)介紹,中共對海外留學生的監督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Fotolia)

據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洲及太平洋學院副教授、資深研究員薩格森(Sally Sargeson)介紹,中共對海外留學生的監督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Fotolia)

人氣: 59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近一個多月來,澳洲多家媒體曝光中共在澳洲的滲透活動,不僅干涉澳洲內政,還深入到澳洲大學內,通過控制中國學生會來監視和舉報中國留學生在課堂上及其它場合的言行,引發專家熱議學生會的作用。

專家稱,中共的監視不僅影響了中國留學生的學習經歷,也扼殺國外大學的言論自由

國際政治風險分析專家、前軍事情報員科爾(Anders Corr)近日在福布斯上發表一篇題為「課堂上的中國舉報者:教學策略」(Chinese Informants In The Classroom: Pedagogical Strategies)的文章。文中闡述了澳洲大學自由討論課上中國留學生面臨的問題,並提出了一些打破中共試圖控制課堂的解決方案。

中共不僅監視海外學生 還包括教授

科爾稱,近期媒體報導中共對澳洲政治及大學施加影響,引發中國問題專家討論澳洲大學中國學生組織的作用。這些學生組織在課堂上監督和報告中國學生的言論。

兩名澳洲教授,包括墨爾本莫納什大學的雅各布斯(Bruce Jacobs)教授已經證實說,中共在國外大學中進行政治影響活動,不僅僅是在學生中,在教授中也是如此。與雅各布斯有聯繫的一名中國作家說,他不能寫有關「天安門大屠殺」的文章,因為中共會威脅他,不讓他的家人返回中國。

雅各布斯表示,中共在課堂上的影響會對學生和教授產生不良影響,而且也會影響到我們對世界的理解。

今年3月,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的副教授馮崇義回國後,以「涉嫌威脅國家安全」為由被「邊控」,引發國際關注。馮崇義在國內遭到國安部數小時的盤問,並被阻止登上返澳飛機。澳洲媒體稱,馮崇義在澳洲時非常敢言,曾公開指出中共政府試圖對澳洲政治及澳洲中文媒體加以影響。

據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洲及太平洋學院副教授、資深研究員薩格森(Sally Sargeson)介紹,中共對海外留學生的監督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薩格森稱,這不是一個只限於對澳洲國立大學的問題,而實際上是對所有大學的問題。美國及英國學術界人士也都證實說,中共扼殺了中國留學生在這些國家的言論自由

今年5月21日,在美國馬里蘭大學學院分校畢業典禮上,中國留學生楊舒平在發表畢業演講時,提到並讚賞美國的空氣質量、言論自由以及公民權力。此講演引起中國留學生群體的強烈反應。

國外課堂上的舉報者

澳洲國立大學副教授薩格森指出,中共甚至對中國留學生在課堂上及社會活動中的言論進行錄音及匯報。她舉例說:「我教授一門關於中國政治的本科生課。這堂課的部分評估是基於學生對教學討論的貢獻。每年,參與這門課程的相當大部分學生是中國人,尤其是過去幾年中,中國學生人數增多。有一些中國學生來到我面前,要求把他們分到一個沒有其他中國學生的教學小組,這樣他們可以自由談論。」

其他在混合國籍課堂上的中國學生,就不敢說出他們的真實想法。因為他們擔心,同胞將會向中共報告他們說的話。他們感到極其不安與恐懼。因為雖然他們被迫加入中國學生會的活動,但他們不能信任同胞。班上的非中國學生有時也抱怨說,中國學生總是保持沈默。

國際政治風險分析專家科爾稱,中國學生的沉默可能是一種防禦機制,或者是對中共的無聲抗議。這些沉默的學生不是在重複他們的中國同胞強制灌輸的宣傳,而是集體選擇保持沈默,他們也拒絕參與中共在西方課堂上的宣傳工作。

中國學生學者協會在大學的真正目的

據報導,中國學生學者協會(CSSA)至少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就對在海外的中國學生言論和行為加以限制,涉及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法國、德國和比利時等。法新社的報導稱,CSSA在其中的一些國家與間諜活動有關。

美國之音本月引述《悉尼先驅晨報》的報導稱,中共通過控制在澳洲大學的CSSA來控制和監視中國留學生。堪培拉大學中國學生會主席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表示,參加中共使領館號召活動的留學生可以獲得回國就業方面的幫助,中領館為其號召的活動提供旗幟、餐飯和車馬費等。

這位學生會主席甚至還承認,她會向中領館報告中國留學生組織的伸張人權的抗議活動,理由是「為了所有學生的安全」。

報導稱,中國留學生張樹人的經歷就是一個例子。張樹人因在澳洲參加了華人民主活動,他在中國瀋陽的父母於2015年6月便被中共國安部的人「請去」。國安人員對他父母說,要告訴張樹人停止參加民主活動。在此之前,張樹人一直懷疑他在澳洲被人祕密監視。

澳洲教授尋找教學方式 讓中國學生自由討論

為了減輕中國留學生在討論問題時的恐懼,澳洲國立大學副教授薩格森表示,她找出了一個辦法。她說:「為了使得課堂上能夠(自由)討論,我引入了一種匿名在線討論平台,我隨機地把學生分成不同的組來進行討論。」

薩格森表示,這些教學法仍然不足以解決監視問題,這個問題在國立大學是被學生所熟知的。薩格森和多位中國學生談論過該大學學生之間的監視問題。她說:「他們都說,他們正在被監視,他們將自己的講話做了修改,以便不會陷入麻煩。」

薩格森說:「有時,中國學生似乎沒有意識到他們所做的事情是自我審查,或者至少,他們接受自我審查作為他們是(中國)公民身分的條件,無論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

一名中國學生告訴薩格森說,「當我回國的時候,在中共的法律下,無論我在哪兒,當我在公開場合說話的時候,我都有可能被指控製造爭吵、挑起麻煩或者是置國家安全於危險中。因此,我已經學會了講軟話」。

薩格森說,她收到了同事們的很多回應,指出其它國際大學的中國學生對自己被同胞舉報、在海外的活動被監視感到焦慮。

CSSA影響大學教學 應被廢除

國際政治風險分析家科爾認為,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虛假的親中講話就存在於課堂上和大學贊助的活動中。這不僅僅影響了中國學生,也影響了所有學生。中共所規定的宣傳出現在課堂上,干擾了大學教學的效率及公正性。所有的學生和父母都希望能夠從大學中除去中共的影響及宣傳。

科爾建議說,CSSA應該在西方大學裡被廢除。與其說CSSA是一個合法的學生組織,不如說它更像一個國家控制的實體。CSSA實際上是有損中國學生充分利用國際校園發揮言論自由的能力。中共鼓勵這些學生在他們寶貴的、有限的空閒時間進行有組織的活動,目的是促進中共的目標,比如促進中共提倡的所謂「文化」、監督政治言論。CSSA的工作與大學的教學目標不符,因此大學禁止這些組織是合情合理的。

科爾還表示,如果是一所大學禁止CSSA,可能會引起中共政府的憤怒。中共經常在經濟上打擊那些採取行動反對其利益的實體。科爾認為,除了個體大學行動外,有必要全球大學聯盟採取行動,反對CSSA及其它受到專制國家影響的學生組織。此外,還應該通過立法在大學校園禁止這些組織。

科爾反問到,是否一個旨在向學生提供自由教育的校園應該允許一個非自由組織?是否那些依靠言論自由的學術組織,應該允許中共資助的那些侵犯言論自由的校園組織?我想不會是。

如何打破中共在大學的教學策略?

科爾總結了幾種排除中共在大學干擾的方式,包括在大學內禁止與中共有關聯的中國學生組織;讓自由言論活動家加入中國學生組織;就敏感話題強制性分配辯論團隊任務;在課堂上就中共對學生言論監聽進行坦率地討論。

科爾建議,任何種族的學生自由言論活動家應該考慮加入校園的CSSA,去討論中國獎學金、學生生活、人權和民主問題。

薩格森說,如何改善海外中國學生在課堂上及其它場合自由表達觀點,使得他們不必擔心被制裁?這方面的策略除了建立匿名討論平台外,「可能最好是在下次我上中國政治課的時候,把這一問題變成一個焦點問題」。

薩格森還說,堪培拉大學中國學生協會主席承認她向中共大使館報告學生的活動,中國留學生楊舒平在馬里蘭大學學院分校畢業典禮上發表簡短講話後的可怕經歷,來自中共外交部令人不寒而慄的回應。中共外交部稱在海外的中國公民必須要對他們的評論負責,這些都應該是課堂討論的好事例。#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7-07-04 9: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