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29: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上)

作者:古金
  人氣: 11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二十九章  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上)

天人合一,不是當代人熱議的「地人合一」——人如何適應自然,改善生態環境,那只是天人合一的最低範疇。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與天象的合一。

前面我們一次次揭示天象與人間對應的精妙,展現了天象變化帶動人間大事,在天象的解讀中,展開了一條還原歷史、預示未來的時空旅程。天象對應的人間大事,是萬難改變的,但是宋太祖趙匡胤石破天驚,良知衝破了延續滅佛的舊運程,撥亂反正,大興佛法,天大的功德改變了天人合一的對應,延壽9年,但是到了第9年,卻兩度墜入了毀佛的羅網,再難延壽。

這是他舊命運中滅佛的殘影,淹沒在他浩瀚的功德之中。這兩個強勢天象下的劫數,而今首次展現出來,以警醒今人。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28:逆行雙守女,逆天盟約立

1. 北斗與南斗

前面我們在《第一章 熒惑守氐 賊臣某逆》、《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譴滅佛罪》、《第十五章 千年欺騙挖根源,逆天天譴見真顏》、《第二十五章:熒惑守女逆天行,太后死、金匱盟》中,分別講過了火星守氐、守房、守太微、守心、守女這些天象,就是在地球上看,火星的運行軌跡(視運動)在氐宿、房宿、太微、心宿、女宿的範圍拐彎,這一章,我們講述熒惑守斗宿。

二十八宿中的斗宿,不是人們熟知的北斗七星。北斗七星是天空中最好辨認的恆星(星官),但它不是二十八宿之一,它在三垣二十八宿的分區中,屬於中央的紫微垣範圍,見圖;北斗七星的斗魁的天璇、天樞二星,順勢延長五倍左右,就是當前的北極星。

圖29-1 北斗七星位於紫微垣的外部,不屬於二十八宿。
圖29-1 北斗七星位於紫微垣的外部,不屬於二十八宿。

二十八宿中的斗宿是南斗,六星,也像個勺子一樣。斗宿的範圍比較大,所以行星的順行拐彎(留守)、逆行拐彎(留守),都可以落入斗宿的範圍。圖29-2中火星的順行留守、逆行留守,木星的順行留守、逆行留守,拐點都在南斗。

圖29-2:宋太祖開寶九年( 976年)天象圖:土星逆守斗,熒惑逆守斗。
圖29-2:宋太祖開寶九年( 976年)天象圖:土星逆守斗,熒惑逆守斗。

要說清976年的天象與人間的精確合一,先要從宋太祖當年的生命軌跡講起。

2. 混沌道士預言,延壽機緣再現

《續資治通鑒長編 卷十七》記載:開寶九年(976年)春正月,大將曹彬滅南唐之後,將南唐後主李煜等55人押至東京開封。太祖赦免李煜,封為違命侯,其子弟隨員都有封賞。二月,吳越國王錢俶,剛剛和宋一起夾擊滅了南唐,就被召往開封。太祖派兒子趙德昭迎接。

三月初三上巳節,太祖駕幸西沼邂逅故友混沌道士,道士預言:「只在今年十月二十日夜晚,如果晴,可以延壽一紀(12年);如果不晴,速速安排後事。」

為什麼這個當口可以延壽這麼長呢?因為將有一件天大的好事來臨,做成了就得大福壽。

3. 太祖西巡,「天定」陵寢

三月初九,太祖一行西巡洛陽,那是他的老家。三月十三,到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安陵去祭奠父母,慟哭。而後登上闕台,向西北方向射了一隻響箭,指著箭落之處說:「那就是我的長眠之處。」後來就在箭落的地點修建了永昌陵。

太祖此時親定陵寢,可見他對道士的預言很信,對延壽沒把握。

4. 威脅「神佛」,鑄成大錯

三月十四,太祖一行到達洛陽。此時洛陽陰雨連綿,半個多月了,還不見晴。因為四月初四要在南郊舉行祭祀大禮,如不天晴,非常尷尬,在雨中祭祀?等於被天嫌棄、受天罰一樣。

太祖找人買了三根大木,到山神那裡祈禱雨停,並明確正告山神像:到了郊禮日,如果雨還不停,就用這三個大木封門,把你山神關起來,斷你香火![1]

三月二十四日(976年4月26日),太祖又到佛教聖地龍門廣化寺,命人打開了聖地中的聖地——無畏三藏塔。這是為唐朝玄宗時期來中國的印度高僧善無畏三藏法師修建的寶塔,供奉著大師的不腐肉身。善無畏是著名的開元密宗三大士之一,是僧人一行的師父,曾以神跡助興佛法,衛護華夏,推動密宗法門,為中國唐密的第五代祖師,是一位修成得正果的高僧。

但是,此次宋太祖打開無畏三藏塔,並不是來誠心參拜的。他讓人在寶塔中請出善無畏大師的不朽肉身,大上香火、祈禱停雨,特別強調:如果到了郊祭日雨還不停,就毀塔![1]

大家看看,宋太祖此舉,比謗佛更甚。這不是立廟供奉神佛,是綁架囚禁;供你香火不是真祈禱,是威脅,不如我意就毀了你!綁票加撕票,把神佛當人質了。

山嶽神是最低一層的小神祇,毀謗之,罪業可能不是太大,但是無畏三藏塔,那裡可是浮雕著佛像、供奉佛經,又有正果高僧的真身舍利,如此要脅發威,比謗佛還罪大數倍。常言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百姓都是效法上面的君主,如果宋朝都這麼學,對佛的正信都毀掉了。

歷史上的三武一宗滅佛,都一致地惡報臨身、禍及子孫,如果真由於太祖的做法而毀塔毀佛,民間效法,那真是又鑄成滅佛大錯了。

由此也能見到:宋太祖趙匡胤復興佛法,和隋文帝楊堅、明太祖朱元璋不同,後者是信佛而興佛,做得徹底,前者是同情而興佛,做不徹底,即使突破了舊命運的安排,也難免帶有舊命裡滅佛的烙印。

法理不明,功德難竟。到了宋太祖限定的時間,果然天晴了,太祖高興地舉行了郊祭大典[1],回到明德門頒佈了朝廷的大赦令,回到宮中,雨又下起來了[2]。這可不是他威脅神佛的結果,而是對他的慈悲,不忍看到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宋太祖這次毀佛,是逆天的大錯,還能再給他賜福、延壽麼?

5. 遷都機遇,天賜難取

郊祭以後,太祖提出了遷都洛陽,群臣大驚,紛紛反對。

太祖這是效法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的成功先例,但是他想得太簡單了。北魏孝文帝親政之後,為了擺脫鮮卑貴族的勢力制約,在一致反對遷都的情況下,太和十七年(493年),在最不利興兵的秋雨季節,率領30多萬大軍南征。風雨交加,道路泥濘,歷時一個月,將士才抵達洛陽城下。疲憊不堪之時,孝文帝卻執鞭催馬,催促啟程開拔,群臣紛紛跪倒,懇求皇上體恤下情,停止「南征」。孝文帝趁機以遷都,作為停止「南征」的籌碼,眾人無奈,只好同意遷都。魏孝文帝遷都後,擺脫了舊貴族的束縛,全面推行漢化,直接鋪築了中興盛世,成為歷史佳話。

魏孝文帝遷都,成功逼迫群臣同意,是因為當時大家沒有更好的選擇。而此時,宋太祖執意遷都,大家有更好的選擇,就是回家。因為沒人同意,太祖索性住下不走了,沒想到大家越來越反對。

最後太祖向大家攤牌:「開封四達之地,無險可守,易攻難守,以穩固基業。先遷洛陽,再遷長安。有山河險阻,可安天下,這是西周和漢朝的經驗。」可是弟弟趙光義叩頭苦諫,說:「安天下者,在德不在險。」噎得太祖無言以對。

群臣家都在開封,那裡富庶繁華,人脈深固,一旦遷都,人人受損。特別是趙光義,他已經做了十多年的開封府尹,而今又被封了晉王,一旦遷都,就淪落為一路藩王了,勢力大減,再難問鼎皇位了,這讓他不寒而慄。

太祖終於無法堅持,慨歎道:「不出百年,天下民力就耗盡了。」一百多年後,北宋空前龐大的軍隊、冗官消耗著北宋90%的財力,卻仍無力阻擋外敵,被金國輕易攻陷,北宋滅亡,徽宗、欽宗和整個皇族被抓到金國囚禁。

太祖為什麼沒能如願呢?因為他面對的阻力太大,更因為他延壽9年之後,復興佛法的天大功德,在人間的福德部分基本耗用完了,又犯了「逆天毀佛未遂」的大錯,背後沒有強大的功德的正力量的支撐,個人如何能抵禦這龐大的阻力呢?

非但如此,失去了背後正神的支持和賜福,宋太祖馬上又落入了另一個逆天大罪的漩渦……

(未完,待續)

————————-

[1]《續資治通鑒長編 卷十七》:「庚寅(三月二十三,976.4.25),分命近臣篃禱城中祠廟,久雨故也。辛卯(三月二十四,976年4月26日),幸龍門廣化寺,開無畏三藏塔……庚子(四月初四,5月5日),合祭天地於南郊。還,御五鳳門,大赦……初,雨彌月不止,上遣中使齎三木與嶽神約,宿齋日雨不止,當施桎梏,又使禱無畏三藏塔,不如約則毀之。及期始晴霽,以訖成禮。」

[2]《楊文公談苑 倦遊雜錄》,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8月第一版。

<太祖禱雨霽>:宋白言:開寶九年,雩祀西洛,陰雨逾月,齋宿之旦,尚未霽,太祖遣中使禱無畏三藏塔,與之誓言:「儻不止,即毀其浮圖。」又俾近臣齎三木與嶽神宿:「齋日雨不止,當施桎梏於汝。」至太極殿宿齋,辰巳間雨霽,洛陽令督役夫輩除道上泥,布乾土。及郊祀還,御明德門賜赦,觀衛士歸營,車駕還宮,雨復作。」#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火星逆行守女,在太后病重至病危之時。杜太后在那個階段幹啥?在思前想後,反覆斟酌,終於在病危立遺囑時,說出了金匱之盟。如此表明:逆天的就是這個金匱之盟。
  • 為了兒子,宋太祖和弟弟爭皇儲的表現,烘托出了金匱之盟的真相:皇儲要在皇族中選,不能選年幼的,選賢良的,立長立賢。
  • 所有版本的金匱之盟,都一致地不合人間情理:太后病危快不行了的時候(《宋史》說「疾亟」,《涑水記聞》說「病篤」,都是指病危到最後)立遺囑,能不叫兒子們都來?迴避誰都不合情理,都有搞陰謀之嫌。太后睿智大度,是搞陰謀的人麼?
  • 金匱之盟,一直令後世困惑。當時開封府尹、齊王趙廷美「陰謀奪位」被祕密告發,還沒公佈,太宗招趙普來諮詢處理辦法。趙普退下去後,又祕密上奏他當年書寫的太后遺囑,敍述「金匱之盟」之事,太宗喜出望外,馬上在宮中發現了藏著盟約的金匱,終於「找到了」即位憑證!
  • 趙光義篡位之初,設立的貌似傳位給弟弟趙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穩皇位之後,親手撕破了。連下毒手,殺盡了哥哥僅留下的兩個兒子,又貶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隨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長子瘋、次子死。
  • 其實,「親王尹京」就是國家的副手。因為大權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搶位,僅此而已。這個副手的實質意義,體現在所有親王尹京的實例中,更貼切的表述了親王尹京的真實含義。
  • 《逆天而為痛悔遲》的上部,我們講到的南朝宋文帝劉義隆,太子劉劭,後周世宗的柴榮,都是鮮明的例證。他們都覺得自己聰明,不信天意的預言能實現,柴榮甚至主動消除預言的隱患,可是越消除,它越逼近,越掙脫,天網越收緊。後人總認為自己不會像前人那麼糊塗,但是如果不順應天道,一意孤行,必然掉進天網。
  • 對比一下元僖之死和太祖暴死,就能發現很多形似之處。 *都是喝完酒當時沒事,過後不久暴死的; *都跟宋太宗有直接、間接的關係; *凶手都有足夠的時間躲離行凶現場; *宋太宗都在死因上篡改歷史,大力掩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