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30: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下)

作者:古金
  人氣: 1760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三十章  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下)

前面我們一次次揭示天象與人間精妙對應,展現了天象變化下的人間異動,在天象的解讀中,展開了一條還原歷史、預示未來的時空旅程。

976年的奇特天象,對應著宋太祖趙匡胤兩次落入逆天的羅網,上一章講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脅神佛,毀佛未遂」的逆天大錯,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攤上了屠城、毀佛的逆天大罪。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29: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上)

6. 江州之戰,逆天焦點

《長編》記載:早在975年年底,大將曹彬攻克了南唐首都金陵(今江蘇南京),南唐後主就下令讓各地城池放棄抵抗,一律向北宋投降,但是,唯有江州城(今江西省九江)不聽。軍校胡則和牙校宋德明殺了刺史,據城不降,太祖下詔讓先鋒都指揮使曹翰率兵征討。江州城險固,從冬天一直打到夏天,死者甚眾。直到四月二十一日(976年5月22日),才攻了下來。

曹翰抓住了重病在床的胡則,質問他為什麼不投降,胡則說:「狗對著主人以外的人,都狂吠,你有什麼奇怪的呢?」曹翰腰斬胡則,並殺宋德明。

在城即將被攻破之時,宋太祖派人賜詔書給曹翰,禁止殺戮。但是使者走到獨樹浦,被大風所阻,沒能渡河。而此時,江州城中大亂,曹翰的一些士兵劫掠百姓,百姓向太祖派來的江州知州張霽告狀,張霽按軍法殺一儆百。曹翰知道後大怒,命手下屠城!江州百姓屍體填滿水井後,又被棄屍江中,全城財寶被劫掠一空,曹翰得金銀財寶無數。等使者趕到江州,城已屠,死者數萬!

7. 木火逆行雙守斗,逆天屠城勢難收

天人合一,此時此地

看天象圖,熒惑火星5月22日順行留守在斗宿的範圍,7月24日逆行留守斗宿,進入斗宿之中。

圖30-1:宋太祖開寶九年(976年)天象圖:土星逆行守斗,熒惑逆行守斗。
圖30-1:宋太祖開寶九年(976年)天象圖:土星逆行守斗,熒惑逆行守斗。

上圖5月22日是火星順行守斗的拐點,這是作為天罰的火星,威脅斗宿最凶險的時刻,正對應人間的城破之日,一天也不差!

查斗宿的分野,《乙巳占》:「斗、牛,吳越之分野。」江州正是古代的吳越之地,天人合一,時間、地點又一次精妙地合璧了。

再看木星的運行,圖中綠色是順行,紅色是逆行,黃色是再度順行,軌跡往復幾乎重疊,仔細可以分辨清楚。順行的拐點在4月19日,逆行拐點在8月18日。木星順行留守、逆行留守,火星順行留守、逆行留守,都在斗宿,斗宿對應吳越,此時對應江州,是江州天定的大劫數。

《乙巳占》:分野國誅,有亂君

《乙巳占》:「木星留守在南斗之中,死者甚眾。木星如果在南斗之中留守十日,所對應的分野之國當誅滅。[1]」

《乙巳占》:「火星進入斗宿之中,如果留守,所守之國當誅滅,與木星相同。當地分野國君是逆天的亂君。[2]」

胡則和宋德明,忤逆了自己君主李煜的命令,拒不投降,是不忠;他們殺了刺史,據城謀反,他們就成了掌控江州大權的一路諸侯國的正副國君。完全對應了《乙巳占》中:「其分野國有亂君[2]」。

木星逆轉,太祖逆天

再看天象圖,木星順行的拐點在4月19日,而後開始緩慢逆行,和上文講的宋太祖威脅神佛像的4月26日,時間差7天,位置差0.067度。也就是木星到了開始逆行的拐點,在最凶險的位置範圍,宋太祖派人做了兩次逆天的禱告,威脅神佛,這和天象也是對應的。

木星追火星,飛馬傳詔令

《乙巳占》:「木星性仁……木星犯南斗,國家有赦令。」此處又象徵宋太祖,發詔書禁止殺戮,這相當於對江州百姓的大赦令。城破之前就快馬傳書,急傳於江州城外的曹翰。

但是木星運行緩慢,火星運行快,在天象圖中,木星似在追趕戰神火星,但是沒追上,這和人間的表現也是對應的,太祖派使者趕到江州時,城已屠[3]!

這件挽救數萬生命的大好事,趙匡胤沒做成。當真辜負了混沌道士的預言,也是當時的天意。太祖當月犯下了逆天毀佛未遂的大錯,不再有大興佛法的天大功德支撐,又到了大興佛法已經延壽9年的期限,如何能改變雙重強勢天象呢?

屠城毀佛罪逆天,太祖偏袒竟分擔

屠城從來都是逆天的大罪。《乙巳占》說:火星守斗、木星守斗,雙重註定了「分野國可誅」,可沒說「城可屠」。城破,殺了逆天作亂的正副國君,已經是誅滅亂國了。

《乙巳占》:「火守斗,為亂為賊,為喪為兵,守之久,其國絕嗣。」可沒說讓人民絕嗣。亂國被滅,收為郡縣,已經是「國絕嗣」了。

所以曹翰屠江州城,完全是逆天而行。

曹翰屠城後,又拆毀了江州城南廬山東林寺,劫走了500羅漢鐵像,謊稱要運到京城,調發了百十艘大船,滿載他屠城搶劫來的金帛財寶以億萬計[4],把500羅漢鐵像分放在財寶之上,稱之為「押綱羅漢」,就是替他押運贓物的羅漢[5]——如此謗佛、毀寺,罪業太大了。

這個逆天大罪,和宋太祖有關係麼?目前無關,因為太祖沒有指使,還在盡力阻攔。太祖一直都是反對殺戮的。

太祖964年派老將王全斌等剿滅割據政權後蜀,王全斌速戰速決,攻克劍門關天險手,迅速打到成都,逼降了蜀國。但是他廣納財貨,擅開國庫,手下人搶奪婦女,刻薄對待降兵,逼得外地蜀兵降而複叛,十七個州城相繼造反。王全斌唯恐成都叛亂,殺了成都的2萬多降兵。後來朝廷調來大軍,才平定了蜀地叛亂。太祖將王全斌等人抓回查辦,按律當斬,太祖念其功勳卓著,降級查辦。直到976年太祖在洛陽郊祭的時候,才給王全斌官復原職。[6]

宋太祖向來反對殺無辜、殺降卒,對王全斌的罪行也處理了,所以王全斌殺降卒的大罪,與太祖無關。

但是曹翰屠城殺死數萬無辜,劫掠全部金銀財寶,毀佛寺假公濟私,還反咬一口,誣陷江州刺史張霽(阻止士兵殺人搶劫)。這樣罪惡累累,宋太祖不但沒有處罰,六月初四(976年7月3日),把身為潁州團練使的曹翰,提升為桂州觀察使,仍判潁州,把張霽遷徙為饒州知州了事。

這不僅是賞罰不公的問題,不管出於什麼心理,褒獎就是對曹翰逆天大罪的認同,作為君主,就得為手下的人功過罪業負責,所以要分擔一部分曹翰的逆天大罪。

三月、四月,宋太祖兩度逆天,混沌道士提前的點化付之東流,已失機緣,壽無可延。

8. 天理不明,難收全功

也許有人會問:「道士怎麼不直接告訴趙匡胤呢?非得如此不著邊際麼?」

其實,這正是現代人不解天機之處。如果混沌告訴他答案,趙匡胤照著做,就等於考試提前告訴答案,作弊一樣,做成了也不算,不但延不了壽,混沌還得因直接洩漏天機而毀掉一世的修行。只有讓趙匡胤自己悟著做,那才可能有真正的輝煌。這也是宋太祖不明天理的教訓。

就像現在這樣,很多人急於知道當今和未來的天象,筆者現在直接講出來,很多人沒有歷史奠定的認知基礎,思維容量不夠,根本不會相信;就是半信半疑的人,臨時抱佛腳,照著順天而行了,那充其量也只能解一時的燃眉之急。而走過了歷史真機的奠定一級級臺階,近乎於走過了歷史上的證道之路,讀者會自然而然的認知當代的天機,那近乎自己的「悟道」,內心本質上順應天象,福分輝煌會不可限量。

9.太祖的教訓:不識天象無高人

如果宋太祖身邊能有道的高人輔佐的話,就像唐太宗身邊有李淳風,朱元璋身邊有劉伯溫,這個超常延壽的一線生機,他一定能抓住,還能免於被害。可惜沒有。

宋太祖在被害死的前三天,身染小病,快馬請來的高人,竟然是跳大神的張守真[7]!太祖之敗,就敗在身邊無高人。

太祖能跳出舊命運的安排,開創足以改變天象的天大功德,是內心強大的善良本性所致。可惜身邊沒有識天象的高人輔佐,976年兩次攤上了逆天大錯。不過,有限的逆天的罪業,比起順天應人的浩瀚功德來說,實在微不足道。白璧微瑕,瑕不掩瑜,瑜不掩瑕,瑕瑜互見,展現歷史的真顏,給後世留下寶貴的借鑑。@#

(未完,待續)

————————-

[1] 《乙巳占》:木犯南斗,為有赦……木入南斗中,死者甚眾……木入南斗,若留守十日,所居之國當誅。

[2]《乙巳占》:火守斗,赦。一曰二十人大赦……火入斗,若守之,所守之國當誅(木同)。其地有亂君。

[3]《續資治通鑒長編 卷十七》:先是,上命右補闕,與翰俱入城。翰兵掠民家,民訴於霽,霽按誅翰兵。翰以江州民拒守,又忿民訴誅其兵,發怒屠城。死者數萬人,取其屍投井坎,皆填溢,餘悉棄江中。誣奏霽,徙知饒州。民家貨貲巨萬,皆為翰所得。上聞江州城垂破,遣使持詔賜翰,禁止殺戮。使者至獨樹浦,值大風不能渡,比至,城已屠矣。」

[4]《宋史‧曹翰傳》:金陵平,江州軍校胡德、牙將宋德明據城拒命。翰率兵攻之,凡五月而陷,屠城無噍類,殺兵八百。所略金帛以億萬計,偽言欲致廬山東林寺鐵羅漢像五百頭於京師,因調巨艦百艘,載所得以歸。

[5] 《長編 卷十七》:翰因請載廬山東林寺五百鐵羅漢像歸,至潁州新造佛舍。遂調發巨艦十餘艘,盡載金帛,置鐵像於其上,時號為「押綱羅漢」。

[6]《宋史‧王全斌傳》。

[7] 《楊文公談苑 倦遊雜錄》,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8月第一版。

黑殺將軍:開寶中,有神降於終南道士張守真,自言:我天之尊神,號黑殺將軍,與玄武、天蓬等列為天之三大將。言禍福多驗,每守真齋戒請之,神必降室中,風肅肅然,聲如嬰見,獨守真能曉之。太祖不豫,驛召守真至闕下,館於建隆觀,令下神。神曰:「天上宮闕已成,玉鏁開,晉王有仁心。」言訖,不復降。太祖以其妖,將加誅,會晏駕。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火星逆行守女,在太后病重至病危之時。杜太后在那個階段幹啥?在思前想後,反覆斟酌,終於在病危立遺囑時,說出了金匱之盟。如此表明:逆天的就是這個金匱之盟。
  • 為了兒子,宋太祖和弟弟爭皇儲的表現,烘托出了金匱之盟的真相:皇儲要在皇族中選,不能選年幼的,選賢良的,立長立賢。
  • 所有版本的金匱之盟,都一致地不合人間情理:太后病危快不行了的時候(《宋史》說「疾亟」,《涑水記聞》說「病篤」,都是指病危到最後)立遺囑,能不叫兒子們都來?迴避誰都不合情理,都有搞陰謀之嫌。太后睿智大度,是搞陰謀的人麼?
  • 金匱之盟,一直令後世困惑。當時開封府尹、齊王趙廷美「陰謀奪位」被祕密告發,還沒公佈,太宗招趙普來諮詢處理辦法。趙普退下去後,又祕密上奏他當年書寫的太后遺囑,敍述「金匱之盟」之事,太宗喜出望外,馬上在宮中發現了藏著盟約的金匱,終於「找到了」即位憑證!
  • 趙光義篡位之初,設立的貌似傳位給弟弟趙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穩皇位之後,親手撕破了。連下毒手,殺盡了哥哥僅留下的兩個兒子,又貶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隨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長子瘋、次子死。
  • 其實,「親王尹京」就是國家的副手。因為大權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搶位,僅此而已。這個副手的實質意義,體現在所有親王尹京的實例中,更貼切的表述了親王尹京的真實含義。
  • 《逆天而為痛悔遲》的上部,我們講到的南朝宋文帝劉義隆,太子劉劭,後周世宗的柴榮,都是鮮明的例證。他們都覺得自己聰明,不信天意的預言能實現,柴榮甚至主動消除預言的隱患,可是越消除,它越逼近,越掙脫,天網越收緊。後人總認為自己不會像前人那麼糊塗,但是如果不順應天道,一意孤行,必然掉進天網。
  • 對比一下元僖之死和太祖暴死,就能發現很多形似之處。 *都是喝完酒當時沒事,過後不久暴死的; *都跟宋太宗有直接、間接的關係; *凶手都有足夠的時間躲離行凶現場; *宋太宗都在死因上篡改歷史,大力掩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