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心!中共利用新技術監控每個中國人

天安門廣場的一根柱子上竟然裝有六個朝向不同方向的攝像頭。(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233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中共運用新技術管控民眾不是為了行使政府的管理職能,而是在嚴密監控老百姓的一舉一動,以達到自己的一黨專制統治。安徽省檢察院前檢查官沈良慶表示,中共採用大數據、人臉識別技術等竊取百姓隱私,讓人活在玻璃屋中,是很可怕的,就像奧威爾的小說《1984》描述的那樣——「老大哥正在監視著你」。

沈良慶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在中國真正碰到治安問題,尤其涉及中共統治問題時,就讓攝像頭壞了,比如雷洋事件。為了維護其政權,(這些攝像頭)不是針對(中共)自己的,是針對老百姓的。其最主要目的是完成鎮壓職能。」

中共公安部於2004年啟動「天網工程」,在全中國的主要城市和交通樞紐安裝大量監控攝像頭

據《華爾街日報》引述行業調研公司IHS Markit Ltd.最新估計的數據顯示,中國公共和私人領域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該公司還預計,到2020年,中國將新裝大約4.5億個攝像頭。但是美國只安裝了大約5,000萬個攝像頭。同時,在中共所有的監控手段中,人臉識別技術是目前功能最強大的新方式之一。

中共官方希望利用大數據、監控技術網羅民眾在工作單位、公共場所等的表現,到2020年建立起一個全國性的「社會信用」體系。而中國的科技公司正衝在前面,蒐集著中國民眾日常生活的相關數據,「並爭相開發、推銷供政府使用的監控系統」。

山東省濟南市,火車站廣場入口處,一根桿子上安裝了9個攝像頭,形如「葡萄串」。繼北京上海等地出現監控攝像頭密集安裝出現之後,濟南火車站廣場也出現了同一角度密集安裝的監控攝像頭。 (大紀元資料室)
山東省濟南市的火車站廣場入口處,一根桿子上安裝了9個攝像頭,形如「葡萄串」。(大紀元資料室)

異議人士魏楨凌表示,科技在專制國家運用是一種可怕的前兆。「一個社會科技發展,政府職能沒有跟上,這樣的國家,老百姓自由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小。個人隱私不能保障,必會引起很多人的反抗。而社會這種潛在的不穩定因素都是因為中共。」

魏楨凌認為中共是中國一切問題的禍首,把民眾管控得越厲害,人們的反抗意識越強烈,不過,「這倒讓我們看到了希望,因為(民眾的)不滿情緒總有一天會大爆發,那時任何力量都控制不住,中共的統治也就沒用了」。

香港《明報》曾報導,2015年北京市全面啟動19個縣區級和362個派出所錄影平台,街面監控攝像頭比前一年增加29%,監控攝像頭數量最少30萬個。

《華爾街日報》在報導中披露,2015年,中共公安部和其它政府機構呼籲設立一個「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全國性視頻監控網絡,「人臉識別」被納入用於完善監控網絡的技術名單,並聲稱此舉是為了公共安全。

沈良慶認為,中共這種監控技術的正面作用非常有限。

他表示,中共的說法(建監控網絡為了公共安全)全是冠冕堂皇的謊話,「維護治安?我看主要是為了做到像《1984》那樣——老大哥在看著你的恐怖環境,方便它(中共)鎮壓;為了找個藉口,讓老百姓全活在玻璃屋裡,人的隱私跟自由完全沒有了」。

他還表示,像美國這樣的西方國家也有監控,那是真正在行使管理職能;尤其是美國9‧11事件以後,美國準備推行類似「身分證」模式的監控,但是遭到民眾的反對,沒有推行下去,那是因為美國是民選國家,注重公民的隱私保護,「正常國家,做事情是有底線的」。

7‧5抗暴週年前夕,烏魯木齊到處是監視攝像頭。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7‧5抗暴周年前夕,烏魯木齊到處是監視攝像頭。(Getty Images)

另外,《華爾街日報》介紹人臉識別技術的原理是,把人臉分解為一系列特徵向量,然後用這些特徵向量創建一個模板,這些模板可以和數據庫中的其它模板進行比較。而中共已掌握大量數據,其中包括超過7億互聯網用戶上傳的照片以及所有年滿16歲公民的身分證;再有,今年,中共還出資成立了一個實驗室,推動人臉識別及其它形式的人工智能發展。同時,中國的初創公司直接表示地方警局是他們最好的客戶。

對此,沈良慶表示,中共從來不去履行正常國家該有的管理職能,只是想盡辦法,有效地完成其鎮壓職能,再加上利用這些新技術,人們都不敢出門了。「一出門,走哪兒它都知道,乘火車、長途客車,都要身分證,又有這些監控錄像。非常可怕。對於那些想要反映問題的訪民,一出門就被發現了。」

其實,這種人臉識別技術在去年G20(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已經由曠視科技和其它幾家公司與杭州警方合作了,在一個多月裡有超過60人被拘留。

一千個新的面目識別攝像頭在觀察著潛在的麻煩製造者。在有些地方放風箏可以被送進監獄。工廠被命令減少或停產。這些僅僅是在APEC會議期間中共當局清理北京的危險、異議和陰霾的努力的一部份。(AFP)
上千個新的面目識別攝像頭在觀察著潛在的「麻煩製造者」。在有些地方,放風箏可以被送進監獄,工廠被命令減少或停產。這些僅僅是在APEC會議期間中共當局清理北京的危險、異議和陰霾的努力的一部分。(AFP)

身在杭州的魏楨凌對此深有感觸,他表示,中共害怕外國人看到大陸的真相,害怕被曝光;在這種「一到中國就變味」的人類公平廣泛交流的國際會議上,中共驅趕民眾,把杭州清空,又利用國外的媒體宣傳,達到它想要的目的。他還認為,這種技術還會被更廣泛地應用到未來外國首腦、外國人來中國參會的場合,這個時候,最遭殃的是中國的黎民百姓。

除此之外,中共利用監控技術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

2014年,中國新年前夕,山東濟南市各區出現大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等法輪功真相條幅。山東「610」人員揚言將之作為大案來抓,說濟南市區有17處掛條幅的地方被監控器錄了下來,並取了照片,給各派出所按照片抓人。隨後,濟南市法輪功學員林曉艷、徐延江、劉新梅、柴迪雲等被抓捕。

2016年上半年,山西省大同市法輪功學員楊國國、王佃華、張憲文、蘭青梅、常麗娟、夏潤堂、張酉生7人被警察綁架。辯護律師說,忻州市忻府區檢察院的起訴書上寫著,此7人早前去忻州市掛「法輪大法好」「公審江澤民」等條幅被攝像頭拍到。#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7-06 7: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