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律師不同方式紀念「709」 籲救王全璋

全國各地以不同方式紀念「709案」兩週年。(大紀元合成)
全國各地律師以不同方式紀念「709案」兩週年。(大紀元合成)
人氣: 16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7月9日是「709大抓捕」兩週年,也是首屆「中國人權律師節」,中國各地都有律師和公民通過不同方式聲援被抓律師。律師們表示,最擔心的是王全璋律師,他是「709大案」中唯一至今仍沒有任何消息的人。同時,中國各律師事務所卻收到一條關於禁止在9日這天聲援「709案」的短信。

9日當天,多位律師及公民分別在重慶、新疆、長沙、廣州、上海、山東、北京、香港、台灣等地舉行了活動。「709」兩週年。一些維權律師紛紛發文表示,需要記住7月9日這個人權律師受難日。目前,除了王全璋律師沒有消息外,江天勇律師、吳淦先生也被關押著。

「2年了,我們廣州的律師同行聚在一起用蠟燭和白紙,做個紀念。希望還在裡面的人早點回來,已經出來的人真正獲得自由,並身體早日康復。」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告訴大紀元記者,「經歷709事件,看到中國法制被破壞得如此嚴重,但是人權律師沒有被壓倒、壓垮,將繼續為國人爭取人權而工作,因為人權律師是壓不倒、打不垮的。」

山東維權律師劉書慶則以在7月9日禁食一天;馬連順、藺其磊律師和「709」被取保候審的李和平律師,腳踏紅桶、朗讀憲法以紀念「709」;香港法界人士包括法學教師、事務所律師及大律師,以及政界及公民社會團體代表在香港終審法院前默站7分零9秒,以表達對「709大抓捕」的抗議;台灣律師界發聲明譴責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

709家屬發表「以喜樂向困難夸勝 ——709家屬兩週年聲明」紀念「709」兩周年:「我們在這個兩周年的時刻,最大的盼望,是有機會走近傷痛的人,以我們的喜樂扶持傷痛的心。709家屬是在傷痛中彼此走近,在愛中彼此扶持!在被扶持中看見盼望、生出喜樂。」

就在大家紀念「709案」兩週年時,全國各個律師事務所主任收到禁止紀念的短信通知:「各位律所主任,接市局通知,在709期間,請管好各所律師,禁止通過網絡,媒體採訪和其他途徑發布關於709案件(即鋒銳律師事務所案件)的任何信息和評論。」

王全璋律師的代理律師余文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這種做法只能是掩耳盜鈴,雖然還伴隨著對維權律師「年檢」的阻撓,但是維權律師們還會堅持下去。陳進學則認為,當局的這種要求是荒唐、違法的,「既然當局非法抓捕律師和人權捍衛者,作為律師的同行就應該提出意見和抗議」。

709家屬發表聲明紀念「709案」兩週年。(王峭嶺推特)
709家屬發表聲明紀念「709案」兩週年。(王峭嶺推特)

王全璋很忙,但是很認真

在王全璋未被抓捕的時候,陳進學曾接觸過王全璋:「他永遠是在路上的人,繁忙,一直是忙碌的狀態;是一個對自己代理的案子很負責認真的律師,而現實中他並不多話。」陳進學還表示,王全璋至今生死未卜,沒有任何消息透露出來,顯然是他不肯認罪、不配合中共當局,「這種堅持的理念和內心的信仰,很鼓舞人權律師和關心中國自由、法制的同道們。」

余文生則表示,王全璋是一個非常堅強、又很堅持的律師,尤其在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上,是「最堅持的一個」。儘管王全璋因代理法輪功案件多次被法警毆打,但是他還是堅持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給後來參與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律師很大的影響。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抓捕至今,仍下落不明。圖為王全璋一家合影。 (網路圖片)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抓捕至今,仍下落不明。圖為王全璋一家合影。 (網路圖片)

目前已經被取保候審、仍被國保監視、又是「709案」第一個被抓的女律師王宇與自己的丈夫包龍軍,在9日寫下一篇題為《全璋,你還好嗎?》回憶王全璋未捕之前的點滴。

「他像一個長不大的大男孩,憨厚、樸實,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戴著一副厚厚的大眼鏡,到哪都提著一個大大的、重重的公文包。那股坐不穩、閒不住的勁,在很多場合裡都顯得急急慌慌、匆匆忙忙,好像有太多的事做不完。時常的,一看見他那副坐立不寧的樣子,我就想笑。」

尤其提到兩個細節,很令人感動。一個是王全璋在手頭已有很多案件需要處理的情況下,在只有三千塊辯護費用的情況下,毫無怨言地接下了此案,其實三千元連交通費都不夠。另一個是王全璋忙碌到被別人看上去有點邋遢,尤其舉到他的小汽車,不過他的當事人很理解,感動得流淚:王律師的車這麼髒這麼亂也沒有時間整理、擦洗,你們太辛苦了!

為紀念「709案」兩週年,維權律師余文生和妻子許艷一同去看望王宇、包龍軍一家人。(知情人提供)
為紀念「709案」兩週年,維權律師余文生和妻子許艷一同去看望王宇、包龍軍一家人。(知情人提供)

另外,從一開始就支持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回憶王全璋點滴的王宇,目前仍舊被監控得很嚴。7月7日,採取看望王宇的方式來紀念「709案」兩週年的余文生告訴大紀元記者,王宇夫婦對周邊環境很敏感,因為即使是取保候審,中共國保仍舊跟著他們,每天去哪兒,國保都跟著。

「王宇是一位很堅強的女律師,她承受的一些,是很多男律師都難以承受的。尤其是在被抓期間所遭受的,諸如被毆打、5天5夜不許睡覺等酷刑。」余文生說。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7-10 4: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