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戒嚴部隊副指揮病死 曾處理徐勤先抗命案

(圖片來源:六四檔期)

人氣: 989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2日訊】近日傳出中共前北京軍區司令周衣冰病死消息。1989年六四期間,任中共戒嚴部隊副總指揮的周衣冰,曾負責處理時任陸軍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抗命事件。

近日,澎湃新聞網引述周衣冰親友證實其8月9日在北京死亡。

周衣冰1987年出任北京軍區司令,1988年被授予中將軍銜。1989年八九民運爆發之後,周衣冰擔任戒嚴部隊的副總指揮。

據歷史學者吳仁華、楊繼繩等人披露,時任中共38軍軍長徐勤先拒絕率兵進京鎮壓,周衣冰向徐勤先傳達中共中央軍委命令,督促他執行戒嚴任務,徐拒絕,並稱「寧殺頭,不做歷史罪人」。

周衣冰後來向中央軍委報告對徐勤先的處理情况,最後徐勤先被撤職及開除出黨,並被判監5年。

徐勤先抗命事件的詳細經過,民間有多個版本。其中一個說法是,中共作戰命令起草好後,鄧小平和楊尚昆先後簽字。而當時趙紫陽是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

徐勤先拒絕執行命令,認為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沒有簽字:「它不符合中央軍委調兵的規定」。依照中央軍委有關規定,凡調動一個班以上攜帶武器裝備的部隊進京,須有中央軍委的調兵命令,調兵命令上須同時具有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楊尚昆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的簽字,缺一不可。

另一個版本是,當時徐勤先有傷住進了北京軍區總醫院。治療期間,他目睹了北京的學生民主愛國運動。

5月中旬,徐勤先突然被召到北京軍區司令部,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周衣冰等達了中央軍委命令,命令第38軍火速開赴北京,執行戒嚴任務。

徐勤先給北京軍區司令部打電話,說自己因傷不能帶兵進京。周衣冰說他是故意違抗軍委命令。徐回答說,不管上面給他定什麽罪名,他都絕不親自「挂帥」。

近年有網絡消息披露,當年軍方在帶走徐勤先時,執行部隊險些與徐的部下發生火拼。

消息稱,當時周衣冰把徐勤先的情況報告給楊尚昆,楊請示鄧後,親自簽署一道命令抓捕徐,要殺雞儆猴。命令一下,一干人馬急速趕到朝陽區北京軍區總醫院。北京軍區總政治部副主任親自宣讀命令,而後讓人帶走徐,徐自始至終一言未發,他知道會有今天。

但是他的警衛不幹了,徐阻止了自己的警衛,告訴副主任,善待他們,他跟副主任走。就這樣徐被帶走。

2011年2月,抗命後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開現聲,接受港媒的採訪。被問到對22年前拒率部隊入京鎮壓學生有何想法?是否後悔?他淡定地說:「已經過去的事,就無所謂後悔了。已經做了嘛!要不然(當年)就不要做,做了就沒什麼後悔的。」

責任編輯:方明


閱讀相關文章

六四清場軍隊內訌 28軍機槍掃射空軍直昇機

文:謝天奇

【大紀元2017年06月05日訊】美國白宮及中央情報局解密的文件顯示,「六四」清場時,中共軍隊曾發生內訌。時任38軍長徐勤先、28軍軍長何燕然和政委張明春都公開抗命; 28軍曾用高射機槍掃射、嚇跑傳達命令的空軍直昇機。徐勤先後被中共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開現身,表示不後悔當年的決定。

參與清場的中共軍隊曾發生內訌

2014年6月,香港《壹週刊》在翻查當年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中,發現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了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0,000人,當中10,454人被殺害。

其中一份出處被遮蓋的文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在1989年6月5日傳回華府,仔細提及27軍的背景和殺人部署。有27軍成員,向美方的線眼透露,他們之所以要狠狠地殺人,因為他們必須要服從上級的屠城指令,否則,他們自身難保一律格殺勿論。因此,27軍對著其他軍人,亦一律無放過

白宮文件引述該不具名的線人表示,有瀋陽軍官,得悉隊友被27軍殺害,徒手走到27軍的裝甲車前,大腿隨即中槍,他倒地時說:「你們為何要這樣做?我們都沒有武器啊。」線人又指,有怒髮衝冠的瀋陽軍人特地趕返老家拿武器,之後再到北京跟27軍拚死。而新疆、江西、山東的部隊,亦自發到北京跟27軍打過。

在6月3日,美方掌握入城的軍人,多達二萬五千人,軍車約五百輛。當時,軍隊的內鬥十分激烈,美方情報提及,負責北京地區的指揮官,拒絕向外來軍隊提供水、食物、住宿。而廣州的司令更曾經違抗上頭指令,拒絕到北京開會。美方的情報員更一度指出,可能會爆發內戰。當時,裝甲車圍著中南海兩圈布防。

六四早晨的東長安街口。(翻攝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修訂版)
六四早晨的東長安街口。(翻攝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修訂版)

2017年1月18日,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其網站公開了大約93萬份庫存機密文件,共1,300萬頁,時間涵蓋20世紀40年代至90年代,內容涉及冷戰、朝鮮戰爭、越南戰爭等。其中至少有7萬份文件與中國大陸有關,內容涉及軍事、經濟、政治等,其中包括天安門「六四」鎮壓事件。

解密文件證實,當時參與清場的中共軍隊一度發生內訌,有軍人在現場確實曾經互相開火。另外,中共空軍當日未有配合執行戒嚴令。

據1989年6月7日台灣《聯合報》報導,對「六四」鎮壓始終消極抗命的28軍曾與鎮壓積極的27軍交火。

28軍抗命 高射機槍掃射嚇跑空軍直昇機

據媒體此前報道,1989年5月19日,中共當局宣布北京戒嚴, 6月3日,部隊受戒嚴指揮部之命開進天安門廣場,參加清場行動。第28集團軍是「六四事件」中,唯一一支沒有按照規定抵達指定位置的戒嚴部隊。

直至6月4日清晨5時30分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過後,該集團軍車隊才進入北京城。由於中共軍隊的血腥鎮壓,數萬憤怒的民眾聚集在西長安街上抗議,清晨7點左右,集團軍在木樨地附近被民眾堵截。

中共戒嚴部隊總指揮劉華清下令第28集團軍反擊,實際上是在下達開槍命令。但第28集團軍政委張明春少將與軍長何燕然少將不願執行武力鎮壓民眾的命令,下午5點,第28集團軍全部撤走。

歷史文獻學者、「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人吳仁華著有《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其中引述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女婿劉亞洲上將10年前的軍內講話透露,當第28軍於6月4日清晨7時左右,在西長安街木樨地一帶遭到廣大民眾攔阻時,在指揮車裡帶隊的軍長何燕然與政治委員張明春不但沒有率隊強行開進,反而順勢停滯不前。

受阻的28軍官兵看到民眾呈現的其他部隊槍殺學生和民眾留下的血衣後,「許多戰士氣憤地撕掉領章,扯下帽徽,有的戰士甚至把槍枝扔到了護城河裡。靠近木樨地立交橋約有七、八十輛車的軍人全都下了車,棄車而不顧,整個部隊幾乎失去控制。」……

到了中午12點半左右,戒嚴部隊指揮部總指揮劉華清(時任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副祕書長),特地指令空軍司令員王海,派了一架軍用直昇機飛到木樨地28軍受阻部隊上空,用高音喇叭反覆傳達中央軍委的命令:「軍委首長有令,軍隊不能受阻,受阻堅決還擊!」實際上是在公開下達開槍命令。

但是,28軍始終沒有執行中央軍委向天安門廣場武力挺進的命令,相反,有一個戰士開著裝甲車,用高射機槍向傳達命令的軍用直昇機掃射,將軍用直昇機打跑了。

「六四事件」後,何燕然和張明春被清查半年,後被降職。何燕然調任安徽省軍區副司令,張明春調任吉林省軍區副政委。

六四屠城目擊者:「大約在午夜,我們把車停在路邊,走到距離路障約100米處,士兵正在胡亂開槍。死屍和傷員橫在街上……」(資料圖片)
六四屠城目擊者:「大約在午夜,我們把車停在路邊,走到距離路障約100米處,士兵正在胡亂開槍。死屍和傷員橫在街上……」(資料圖片)

前中紀委副書記透露六四軍隊圍城背後隱情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老部下杜導正在其相關回憶錄《杜導正日記:趙紫陽還說過什麼》中披露,中共前中紀委副書記蕭洪達曾透露,「六四」幾十萬軍隊圍城背後的隱情:中共擔心軍隊譁變。

蕭洪達「六四」時任中紀委副書記,「六四」後,他憤然辭職,並常與前《光明日報》總編輯姚錫華,前國家新聞出版署長杜導正聊天,為趙紫陽鳴不平。

1990年1月28日晚,蕭洪達在姚錫華處說,武警班子改組了,目的在加強控制,對原班子不大放心。蕭說,1989年「六四」幾十萬軍隊圍城,很顯然,不只是對付學生、百姓,而且擔心有的軍隊譁變。1989年5月19日夜,楊尚昆召集軍隊首長開會,就宣布只有鄧(小平)和他可調動軍隊。

38軍軍長徐勤先抗命 22年後露面稱不後悔

最廣為流傳的是,時任38軍軍長的徐勤先在「六四」時消極抗命,拒絕帶兵進北京鎮壓學生和市民。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親自開車到保定,要徐勤先帶部隊進京。徐勤先得知沒有中共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的命令後,拒絕帶兵入京。

據報,鄧小平下令帶走徐勤先時,執行部隊險些與徐的部下發生火拚。

事件過後,徐勤先被開除中共黨籍,並被中共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六四」抗命後,徐勤先逐漸淡出輿論視野,被稱為徐勤先的忘年好友、曾任毛澤東祕書的李銳,曾為他賦詩一首——懷仁博學真儒將,一代豪雄硬脊梁。甘赴刑廷違上命,但求民主大興邦。

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開現身,接受港媒的採訪。被問到對22年前拒率部隊入京鎮壓學生有何想法?是否後悔?他口氣淡定地說:「已經過去的事,就無所謂後悔了。已經做了嘛!要不然(當年)就不要做,做了就沒什麼後悔的。」

時任38軍軍長的徐勤先在「六四」時消極抗命,被中共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開現身,表示不後悔當年的決定。(網絡圖片)
時任38軍軍長的徐勤先在「六四」時消極抗命,被中共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開現身,表示不後悔當年的決定。(網絡圖片)

據吳仁華所著《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披露,在「六四」事件中,像徐勤先、何燕然、張明春這樣消極抗命的將領其實不少,許多被認為是因為迷路而未能按時到達預定地點的部隊,實際上是故意裝做迷路,許多被列入失蹤名單的軍人,實際上是臨陣棄械出走。

「清場內幕」記述,當時在北京各處的護城河裡都可以找到被軍人丟棄的槍枝。

另外,2016年6月,網絡披露反對「六四」戒嚴的七名中共建政時的上將,他們是葉飛、楊得志、張愛萍、陳再道、宋時輪、蕭克、李聚奎。消息稱,「六四事件」期間,時任中共總理李鵬宣布戒嚴令後,上述七名上將聯名致信戒嚴指揮部及中央軍委,反對動用軍隊鎮壓人民。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8-12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