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小生吹牛: 我爸開賓士 家長會瓦斯工父來了 結果超驚喜

【大紀元2017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楓美國報導)一名國小一年級男生吹牛,說爸爸是大老闆,開賓士汽車。沒想到很快家長會的日子到了,送瓦斯的爸爸很樂意參加。當小男孩頂著被揭穿謊言的壓力時,驚喜出現了!爸爸之後更用一種委婉的方式,讓兒子知道虛榮心是要不得的。

小學一年級的兒子為了面子,告訴同學自己父親是大老闆,開賓士(也稱作奔馳汽車、平治汽車)。其實,他的父親整天汗流浹背地給客戶扛瓦斯罐。

家長會要來了,謊言就要被揭穿,爸爸該怎麼辦?教育孩子不要說謊?給孩子講大道理:用雙手掙生活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不去家長會?這位既充滿愛心又智慧的父親是這樣做的⋯⋯

 

在台灣PTT論壇上有位網友發表了一篇文章,回憶起小學時在同學面前撒了謊,結局卻讓大家都泛淚了⋯⋯下面是文章大意。

我國小時,台灣經濟正在騰飛,各種新奇的電子玩意出現,那時候班上有一個同學,暫且稱他為好命囝仔,家裡是做生意的,什麼新奇的玩意都是第一個有,讓班上同學又羨慕又忌妒。

一次作業裡有一題是要寫家長職業,有人說自己的父母是老師,對自己多麼多麼嚴格;有的說自己父母在銀行工作,如何如何忙;好命囝仔說他爸是老闆,特別會賺錢,開賓士。最後他問我:你老爸是做什麼的?

賓士汽車很久以來被認為是身分的象徵。圖為法國作家Paul-Loup Sulitzer坐在賓士汽車上留影。(MARCEL MOCHET/AFP/Getty Images)
賓士汽車很久以來被認為是身分的象徵。圖為法國作家Paul-Loup Sulitzer坐在賓士汽車上留影。(MARCEL MOCHET/AFP/Getty Images)

我心裡尷尬不已,因為我爸是送瓦斯的,騎著機車(陸稱「摩托車」、港稱「電單車」)送瓦斯罐,還是用手換檔的那種車,後座裝上鐵架,綁上破輪胎跟束帶。

爸爸工作的時候,總是髒兮兮的,滿身大汗,有點臭臭的,跟其他同學爸媽穿得整整齊齊坐在辦公室賺錢很不一樣。

送瓦斯的阿伯。(浩右 卓 /Flickr)
送瓦斯的阿伯。(浩右 卓 /Flickr)

一陣尷尬以後,我說了謊:「我爸也是老闆啊,也很會賺錢,跟你爸爸一樣都開賓士車。」

同學們也是一陣羨慕,多些心眼的卻懷疑我說謊。過兩天正好就是家長日,不管是羨慕的還是懷疑的,同學們都說家長日想看看我的「老闆」爸爸。

我忐忑不安地回家和爸爸說過兩天是家長會,爸爸開心地說會跟公司請假來參加。

勸阻不成,我一陣崩潰後就把白天的事情告訴了老爸。爸爸笑了,沒有罵我,只是說:「我還是要去你們學校家長日, 因為我想請假偷懶不上班。」

家長日當天,我坐在位置上,腦袋一片空白,等著瓦斯工爸爸的出現,在全班面前拆穿我的謊言。

沒有想到,爸爸走進來,穿著合身的短袖polo衫,露出充滿肌肉線條粗壯的手臂,鬍子刮得乾乾淨淨,頭髮也整理過,用髮油梳到後方,還穿了皮鞋。

我可開心了,可是心裡又在害怕,擔心等到放學,沒有賓士車,那謊言還是要被拆穿了。

放學了,爸爸牽著我的手準備回家,他身上散發淡淡古龍水的味道。到了校門口,爸爸拿出鑰匙,插進違停在路旁的一輛又新又大的黑色賓士車!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車沒有開回家,而是停在爸爸工作的地方,瓦斯行的老闆滿臉堆笑地在門口等:「你共死愛面子的小鬼,丟喜伊哦?」(翻譯:你說死要面子的小鬼,就是他哦?)

「嘿呀,拍謝啦,勾尬哩借車。」 (翻譯:對呀,不好意思啦,還跟你借車。)

老闆笑著指了旁邊最小的瓦斯桶,讓我拿拿看。我使勁提,好不容易移動了一點點。老闆說:「太弱了吧,你爸一隻手就能扛了耶。」

「說這衝啥,我小孩以後要好好讀冊,去大公司上班的,學這個某好啦!」(翻譯:說這幹嘛,我的小孩以後要好好讀書,去大公司上班的,學這個不好啦!)

一直到走到社會以後,求職跌跌撞撞,我偶然看到瓦斯行外面貼了徵人,才想到以前,下雨天我爸最開心了,因為下雨天沒人要送瓦斯,送瓦斯的獎金加倍,所以下雨天老爸總是第一個到公司,40公斤的瓦斯桶,一層樓20塊。

老爸當年扛的根本不是瓦斯,是我們一家的家計。我又何必在意同學的眼光呢?

故事到此結束,但這個小故事一貼出,引起網友紛紛淚崩,留言表示「眼眶泛淚」、「不要隨便施放洋蔥」、「感人,令尊很有智慧很疼孩子」、「好爸爸」、「好濃的洋蔥」。

網友於是又寫了一個後記:

沒想到小時候的插曲,竟然反應那麼熱烈,其實就只是一個白賊囝仔(說謊的孩子),羨慕好命囝仔,然後老爸跟老闆借車參加家長會。

我只是想說,有時候有些謊不是為了騙人,只是愛面子,在意別人的眼光,說完謊感覺有了面子,但是卻讓心裡很不踏實。

或許謊言本身並沒什麼,可是自卑跟無法自我認同卻是大事。

不知道當時的我爸,是不是也知道這點,所以沒有責備我,也沒有和我說什麼大道理,可能才小一也聽不懂,而是理直氣壯地參加我們家長會,帶我看了他工作的地方。

那個年代有瓦斯管線的住家不多,會在家開伙的家庭倒是很多,送瓦斯,其實是薪水很高也很累的工作,(可能比國小老師薪水還高)老爸年輕生了我以後,就選擇了這份工作,風雨無阻,沒有半句怨言。

在瓦斯行他是資深員工,跟老闆還有客戶關係都很好,有時候也是開老闆的車去辦事情。

小時候的我,只看得到老爸身上的汗水跟污漬,卻沒想過這些汗水跟污漬是為什麼來,嫌棄老爸的kawasaki機車丟臉,卻忘記最快樂的時光,其實就是坐在老爸的kawasaki油箱上面,(小時候抱不緊,都坐前面)享受風從臉頰滑過,滑行在鄉間小路上面。

我爸是瓦斯工人,就是因為他是瓦斯工人,才能一手把我攔腰抱起,才能走到哪都有客戶跟他打招呼。

後來的白賊囝仔跟好命囝仔成為好朋友,一直有保持聯絡,好命囝仔也知道,我爸其實只是個送瓦斯的,還很羨慕我爸高大幽默又帥氣。

而我心目中最偉大的背影,也咬牙笑著和病魔奮鬥到最後一刻。

現在的白賊囝仔,還是沒有考第一名,可是很驕傲的是,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雙手打拚來的,不用跟任何人低頭,和當初的瓦斯工人一樣,理直氣壯的好好活著。

這篇文章和後記發表在台灣PTT論壇上,很多大學生都在上面發表言論,看來這個兒子,可能真的應了他父親說的話:「我小孩以後要好好讀冊,去大公司上班的」

責任編輯:方紫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