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由「不中斷血流」肝移植想到的

人氣: 6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2日訊】來自中山大學的最新消息稱,「該校已成功實現兩例『不中斷血流』肝移植,破解了器官移植領域的一項世界性難題」。據介紹,為了解決移植過程中「缺血損傷」的問題,該校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器官移植科學術帶頭人何曉順團隊,從數年前就開始自主研發一個「可在手術前模擬人體的機制,為器官提供血液」的「多器官功能修復系統」。

這個系統在手術中的具體操作過程是,摘取器官前,先將連接供肝的血管接入該系統,由該系統替代人體的供血機制。供肝植入移植受體時,將受體的血管也接入該系統,在由受體的血液循環系統與供肝「接管」的同時,將機器撤離。如此就能實現「不間斷血流」,並保證肝臟裡的血一直都是熱的。聽來聽去,這個系統似乎並未讓人覺得有多高的技術含量,頂多也就是個血液「轉換器」和「保溫器」而已。

更令人並不感到新奇的是,這項技術被研發出來之前,中國仍能以「每年約為6萬到10萬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達150萬例」的手術數量而一躍成為了「全球器官移植第二大國」,根本就沒受什麼「缺血損傷」的影響。從「中國大陸有146家器官移植中心(實際不止),每年將需要做8萬到9萬次器官移植手術」的這種輕易、高效的狀態來看,這個姍姍來遲的「不中斷血流」技術似乎顯得有些多餘。

而如今,竟有專家在利用此技術僅完成了兩例移植手術之後,就大言不慚的預見,「該技術將使器官功能得到最大的保護,器官的損傷將降至最低,甚至有可能降低排斥反應的發生」。不知這位專家是真懂還是假懂,又或者是在故意欺騙不懂的外行人?因為他所提到的「排斥反應」與「缺血」的關係實則並不大。醫學上認為,這種反應是由「器官供體與受體的HLA不完全配型」帶來的。由於「一般陌生人之間的配型概率在20%到30%之間」,「排斥反應」不可能完全消除。因此,接受器官移植者在術後「仍必須終生大量服用皮質激素和免疫抑制劑」。這也正是在沒有「不中斷血流」技術的情況下,中國每年近10萬的移植手術也照做不誤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這種「排斥反應」以及他還提到的「器官損傷」,其實都只針對配型比例不高的腦死亡捐獻者而言。捐獻者在被確認腦死亡之時,「得及時將其器官保存在特製的低溫灌洗溶液中,並必須在有效的缺血時間內完成移植手術」。因為擔心器官會隨著捐獻者的死亡而無法用於移植。然而,值得指出的是,在中國的器官移植史中根本就無需擔心這樣的問題。

究其原因只在於,中國無數被摘取器官的人,一來不是自願捐贈者,至少從未被問及是否願意捐贈,其器官是被強行摘取的;二來更不是腦死亡者,因為這類患者往往都是患重大疾病或突然遭遇車禍等意外事故的人。這種突發的偶然性以及時間上的不確定性,都不可能滿足中國在短短幾年之內就迅速成為器官移植「世界第二」、每年奔十萬例手術而去的需求。

這惟一的可能性就在於,中國長久以來,一直存在著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裡面這些鮮活的生命,他們的身體情況、血型、HLA等資料早已被詳細的記錄在檔,只要有人需要器官,掌握資料的人就可不緊不慢的、將需求者的數據跟多人進行比對、匹配,直到選中了最佳的配型對像。相比什麼「不中斷血流」技術,這種近乎「一對一」的精準配型方式是否對緩解「排斥反應」更有效呢?

然而,極度殘忍的是,那些被精準配型成功的「活體」在被綁架的情況下,直接送往手術台,既不打麻藥,也不通知家屬,活生生被手術刀刺進身體,割走器官。就這樣,原本鮮活的生命因被強摘了器官而慘死在手術台上。根據多方取證,我們足以確信,這些「活體」大多來自法輪功修煉者。由於遭到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集團的構陷與迫害,這一信仰「真、善、忍」的修煉團體的無數成員被非法抓捕、關押,並導致了此後長達十幾年的「被活摘器官」的慘劇發生。

讓人無限感慨的是,對於那些能將躺在身邊的活人器官隨摘隨裝的被移植者而言,無論怎樣的不良反應或損傷,或許都能降至最低吧!而對於那些參與強摘的醫生來說,只要能找到最匹配的鮮活供體,再高超的技術恐怕都不會放在眼裡。

如今仍有專家吹噓,「不中斷血流」這項技術「是對現有器官移植技術的顛覆性創新」,然而當我們得知中國器官移植的黑幕與真相時,或許就會發現,比這項技術更能顛覆人們的道德底線以及價值觀的,是遍觀世界、惟有中共才能下得了手的「活摘器官」。難怪連國際人權律師都曾無限感慨的說道,「活摘,是這個星球上從未發生過的罪惡」。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8-12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