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澳洲當兵——上海女孩選擇的別樣人生路

這位東方韻味十足的上海女子Vivienne Clark已經是澳洲國防軍的一名年輕軍官了 。(燕楠/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澳洲悉尼報導)當身材纖瘦卻結實的Vivienne Clark走到我面前時,很難想像這位東方韻味十足的上海女孩已經是澳洲國防軍的一名年輕軍官了 。說女孩,其實Vivienne已經奔四十了,衹是她開朗和率真的談吐,讓我難以察覺歲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

那天是澳洲國防部推出了面向多元文化背景人士啟動的招兵活動,Vivienne向我介紹了她在澳洲當兵的經歷。許多移民都嚮往在澳洲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過舒適輕鬆的生活,而Vivienne告訴我,人生路還可以這樣走。

2017-08-07-11601-1
「國防部令我們驚訝」(The ADF Surprised us)招兵活動中眾多多元文化背景人士分享了自己的故事,Vivienne也是其中一個。(燕楠/大紀元)

選擇參軍 開始「人性化」的軍隊生活

來自上海的Vivienne於2005年來澳洲留學,在悉尼大學讀會計專業。畢業後在墨爾本找到工作,便開始了朝九晚五的辦公室職員的生活。本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延續下去,卻在不經意間出現轉折。

Vivienne說,「突然有一天我在電視上看到了徵兵廣告,我就想為什麼我不去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呢?我想嘗試一些具有挑戰性的工作,所以我就去了墨爾本的徵兵辦公室。」

2008年6月Vivienne正式參軍了。「當時參軍的時候我想,澳洲的部隊是不是和國內一樣,會不會很苦。當時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我很緊張。」

最開始接受的是新兵培訓,Vivienne說:「新兵培訓是苦一點,但是我覺得沒有國內那麼苦。這邊比較人性化,因為有工作安全性的條例。比如說你每天工作不能超過多長時間,如果外面40度的話,你在外面練走步不能超過30分鐘。」軍隊培訓的目的就是擁有健康的身體、敏捷的體態,這樣才能保護自己、保護別人、保護國家。

人性化的環境讓Vivienne很快地消除了顧慮,逐漸適應了訓練,並順利完成新兵培訓。

人人伸援手 在團隊中成長

當時參加新兵培訓的時候,Vivienne是整個班、乃至整個基地唯一的一個中國人。「當時我的英文也不是很好,那時來澳洲大約三年左右,所以澳洲人很多的俚語我都聽的不是很懂。在培訓的時候,教官講話很快,我也聽不懂。但是我們班的同學他們都很友好,他們從來都沒有覺得你是中國人,你有口音,你英語說的不好而瞧不起你•。我很驚訝,因為每個人都來幫助我。比如說在培訓的時候我要是說這個單詞不明白,他們就會用很簡單的單詞給我解釋。」這些經歷都讓Vivienne 難以忘懷。

她還説,申請入伍有一個綜合能力的考試,可申請的職位根據考試分數而定。分數高可以申請飛行員、導航員;如果有工程或技術方面的學位,則可以從事相關領域的部隊職位。「如果沒有相關學位也沒關係。部隊的好處就是即使你沒有學歷或者相關的經歷,但是經過新兵培訓和職業培訓,你的相關技能將達到最新水平,並足以勝任工作。」Vivienne就是這樣,她接受了招兵官員的建議,踏踏實實從基層開始做起。

到基層,Vivienne首先做的是行政管理。「我的第一個部門是在空軍基地37中隊,我的工作主要是行政管理,我們就像公務員一樣。」

直到四年前Vivienne才被提陞為軍官。「人家說,你從最底層做起就能看到美麗的和醜陋的東西。」Vivienne現在的工作是給一個少將當文秘,「在軍隊,我們以尊重的態度對待每一個人,我們以一個團隊共同做一件事。最開始參軍時我覺得我最缺乏的就是團隊合作精神。因為在國內學習的時候從小我們的教育就是你必須是最好的,比別人都強,這樣才能考上更好的大學,找到更好的工作。但是這裡很講究團隊工作,在他們的文化當中單憑一個人是做不好一件工作的,衹有團隊才能完成目標。所以團隊合作對大家來說非常重要。」

Vivienne笑説,在軍隊與人相處非常輕鬆愉快,「我工作的少將平易近人,儘管他的職位很高,我們卻可以輕鬆地開玩笑,我還能沒有顧慮地給他提建議,如果他覺得有道理,也真的會採納。」

家人態度轉變 開啟新生活

像所有獨生子女的父母一樣,Vivienne的母親起初並不同意她參軍。「我是1980年出生的,是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因為我媽衹有我這一個女兒。最開始她非常非常擔心,因為我媽他們那一代人,在他們的觀念當中覺得當兵是要去前線打仗,會非常危險,她認爲,『我就你這麼一個孩子,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媽當初非常反對。」

Vivienne現在已經在部隊呆了九年,大約三年半以前她母親移民澳洲,親眼目睹她的工作後,她母親才瞭解到Vivienne的工作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危險;也意識到Vivienne的工作其實非常穩定。「我們有很好的薪水和福利,看醫生,包括牙醫,都是免費的,我們還可以住部隊的房子等等。所以慢慢的我媽也就接受了。」如今,Vivienne的父親也已來到澳洲與母女倆團聚了,父母都能放下心來一起生活。

現在,Vivienne每天早上8點上班,晚上5點下班,中午的時候可以休息一個小時。因為在部隊需要保持健康,所以每個星期可以有三個小時去基地的健身房,有專業健身教練,還有游泳池等。Vivienne說,「就跟正常人的生活是一樣的,每個星期五下班後回家過週末。可以和家里人一起外出,也可以跟朋友們出去聚會。」

Vivienne自己也擁有了完滿的生活,她的先生是一名帥氣的白人飛行員,有兩個可愛的孩子。「我們整個部隊非常提倡工作的靈活性。比如說我的孩子生病了我今天需要在家照顧,我就可以在家上班,一邊照顧孩子,同時又工作,很靈活。」

說完這些,Vivienne非常感慨地說,「其實我沒有想到我會在空軍呆很久,但是我真的很喜歡我的這份工作,很喜歡這一身製服,它會給我一種成就感去保衛這個國家。」

國防部面向多元文化社區招兵 須為澳洲公民

Vivienne衹是參加當天「國防部令我們驚訝」(The ADF Surprised us)招兵活動中眾多多元文化背景人士中的一個。國防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過去幾十年來澳洲人口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移民的比例有了巨大的上升,尤其是亞裔背景移民的比重已經相當可觀。「國防部的發展要反映社區的變化。我們了解這個國家的多元性,才能更好的服務於國家。」

澳洲國防人事部長泰安(Dan Tehan)也表示,「我到伊拉克和阿富汗停留的時候看到了我們的軍人在那裡所做的,我們需要說雙語的國防軍人,我們需要有人翻譯。如果我們無法與需要打交道的那些人進行語言和文化的溝通,我們就無法完成要達到的工作目標。」「我們也需要科學、信息技術、情報和工程方面技能的人才,因為這是當下保護我們國家安全方面絕對重要的。而這樣的人才來自於多元文化背景的族裔。」

國防部一名發言人表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國防軍的永久成員中約12.7%在澳洲以外的國家出生,而2013年6月30日時這個數據為12.2%,呈現小幅下降趨勢。目前,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領域國防軍僱傭的人員中超過30%來自多元文化背景。

由於國防軍的特殊性,按照國防部政策申請入伍的人必須是公民,因為「政府認為由澳洲公民做國防軍的成員纔是適當的,鑑於他們表明了對澳洲未來的承諾,以及澳洲的長期國家利益」。

國防部還要求有意願加入國防軍的外國人是澳洲公民或正在成為澳洲公民的過程中(如永久居民),國防部發言人表示,這樣的人需要明確以下幾點:

澳洲國防軍的所有成員都毫不含糊地遵守澳洲法律;

沒有國家可以對澳洲國防軍成員的部署,培訓或行動施加限制;

澳洲國防軍成員的行為和活動不會導致他們違反澳洲(這個他們作為公民的國家)的法律或要求。

當然,國防軍可以臨時任命或招募非澳洲公民的個人,但衹有在某個潛在申請人的特定技能在國防軍中短缺,而現有的澳洲公民條件存在限制,同時該申請人持永居簽證的情況下方可。這樣的成員必須盡快獲得公民身份。

另外,「國防部對所有尋求加入國防軍的人進行全面的背景調查」,還要求申請人過去十年的背景資料都可查詢,或一直在澳洲居住,以確保安全性。

更多入伍要求,可上網查詢https://www.defencejobs.gov.au/joining/can-i-join/eligibility-check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