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延安整風、審幹、洗腦運動(4)

【祕檔】駭人聽聞的延安「搶救運動」

武德山

人氣: 59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4日訊】編者按:通過延安整風,中共發明和試驗了一套整人模式,為中共建政後如何掌控國家、箝制民眾的思想,如何改造人性使之絕對臣服,積累了大量經驗。例如,霸占話語權宣傳洗腦、「引蛇出洞」、指鹿為馬、無中生有、欺騙詐供、恐嚇利誘、酷刑折磨、反省「坦白」、「現身說法」、檢舉揭發、通過發動群眾鬥群眾拉更多的人捲入運動充當共犯和替罪羊、不斷製造恐怖升級、先殺靈魂再殺肉體、採取激烈暴力手段達到目的後平反道歉、個人崇拜的造神運動、篡改歷史……等等。這些經驗成為中共歷次運動的樣本,在其六十多年的統治中反覆使用,日趨精細完備。

逃亡蘇聯的中共早期領導人王明,曾在他的《中共五十年》一書中說,延安整風是文化大革命的「演習」。

延安整風是由毛澤東發起、操縱的,最終實現了他的預期目的:用毛澤東思想代替馬列主義作為中共的指導思想;從共產國際手中奪取絕對領導權。

延安整風開創了中共以後歷次運動的模式,運動中所採用的學習、反省、考試、坦白、檢討、揭露、批鬥、挑動群眾鬥群眾、隔離、審查、甄別等方式成為中共歷次運動的樣板沿用至今,上演了一幕幕人間鬧劇、悲劇和慘劇,形成中共黨文化中一個重要的內容。

延安整風將毛澤東定於一尊、捧上神壇,以毛澤東思想為所有人的思想、言行的指南,將人馴化為中共的馴服工具。

延安整風的餘孽至今尚存。

駭人聽聞的群體滅絕——搶救運動

延安整風運動最恐怖的一幕,莫過於擴大到全黨的整肅──「搶救運動」,它最後演變成一場群體滅絕的殺戮。

「引蛇出洞」

1943年4月3日,在毛澤東授意下,中共中央發布《關於繼續開展整風運動的決定》,稱整風運動升級到要「肅清黨內暗藏的反革命分子。」[1]

4月28日,中共政治局開會決定成立「中央反內奸鬥爭委員會」,劉少奇、康生、彭真、高崗為委員,劉少奇為主任。

「四三決定」剛傳達時,中共號召參加整風的所有人大膽說話,以大民主的方式批評領導,揭露錯誤。延安各機關、學校紛紛召開民主大會,那些知識分子幹部受到鼓舞,在會上慷慨激昂,情緒激動,言辭激烈地批評領導的「官僚主義」、「壓制民主」、「特權思想」,有的人甚至在會場上聲淚俱下,泣不成聲。結果他們一個個都跌入早已為其設計好的陷阱,成了「反革命」、「特務分子」。

精神和肉體的酷刑交替進行

開始時,這些「反革命」、「特務分子」在批鬥中只承認自己有「缺點」、「錯誤」,拒不承認是「反革命」、「特務」。為了敲開被審問者的嘴,中共採用了諸多酷刑手段:

手段之一:疲勞戰,車輪戰。逼迫受審人員幾天幾夜不合眼,有的長達兩個星期。審問者輪番休息,以連續作戰的方式,使受審者神志昏迷,精神崩潰,取得口供。

手段之二:刑訊逼供。據關中分區一個縣的統計,在運動中曾採用坐老虎凳、壓槓子、打耳光、舉空甩地、五花捆綁、吊梁鞭打、拳打腳踢等二十四種肉刑。據延安地區一個縣委擴大會議記載:縣、區委書記都親自上陣毆打被審人員,縣書記打人有17人次,挨過縣區領導打的有91人。

手段之三:餓飯。不給吃飯,或在飯裡加鹽,不給水喝。據李銳回憶,在邊區保安處,設「特字號」監房,收押「頑固分子」。每人每餐只給半碗飯,有的人曾餓過一個多月。

手段之四:心理恐嚇。如,假槍斃。原中共地下河南省委書記張維貞在中央黨校學習時,被逼迫承認河南省委是「紅旗黨」,遭他拒絕,就被拉到刑場假槍斃。

整人者還發明了被稱作「雷公劈豆腐」的整人模式,就是先集中迫害比較軟弱的人,然後再打擊那些堅強的人。許多受刑者在極大的心理和肉體傷害下,精神失常。

薄一波在1966年出版的回憶錄中,記述了他親眼看到的「搶救」慘狀:「有一件使我難忘的往事,其情其景多年來不時的湧上心頭……那時我母親與我一起到了延安,我把她安置在深溝的一個窯洞居住。有一天,我去看她時,她說:『這裡不好住,每天晚上鬼哭狼嚎,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於是向深溝裡走去,一查看至少有6、7個窯洞關著約上百人,有許多人神經失常。問他們為什麼?有的大笑,有的哭泣……最後看管人才無可奈何地告訴我:他們都是被『搶救』的知識分子,是來延安學習而遭到『搶救』的!」

「搶救」高潮:成千上萬知識分子被打成特務

4月12日,在八路軍大禮堂,召開了上千人參加的延安反奸坦白大會,被屈打成招的張克勤在會上作坦白報告,編造了自己當特務的過程。康生作大會動員報告,號召被搶救者向張克勤學習。會後,各機關、學校紛紛掀起「坦白」高潮。通過大會、小會、規勸會、鬥爭會、控訴會,造成聲勢,強迫延安各機關、學校黨員幹部進行坦白。截至7月9日,有450人坦白。

7月15日,在延安中央大禮堂,召開了中共中央直屬機關幹部大會,康生作《搶救失足者》報告,宣布延安已逮捕200多人。之後,有12個人上台作了「坦白」。彭真在會上發言說,延安各機關敵情嚴重,內奸、特務不要錯過時機,應主動出來交代特務身分,爭取寬大處理。許多與會者嚇得面色蒼白,會場氣氛恐怖。

8月15日,中共頒布經毛澤東審閱修改的《關於審查幹部的決定》,肯定審幹肅奸工作取得的「成績」。宣稱此次審幹乃「進一步審查一切人員」。不採取將一切特務分子和可疑分子均交保衛機關處理的方針,而是首長負責任,自己動手。[2]會後,搶救運動愈演愈烈,迅速遍及陝甘寧邊區。

中央直屬機關成為「搶救」重點。中央辦公廳當時有60餘名工作人員,這些人調入中辦時都受過嚴格的審查,但在搶救運動中,還是有十幾人被打成特務。《解放日報》社和新華社總共有100多名工作人員,被迫承認自己是「特務」的占70%。中共軍委三局電訊學校200人中有170人被打成特務,以致一段時間延安總部與各地的電訊聯絡中斷。

延安抗大總校共有6000人,1052名排以上幹部中,挖出「嫌疑分子」、「特務分子」602人,占總人數的57.2%。時任校長徐向前在回憶錄中寫道:「『示範坦白』、『集體勸說』、『五分鐘勸說』、『個別談話』、『大會報告』、『抓水蘿蔔』(外紅內白),應有盡有。更可笑的是所謂『照相』。開大會時,他們把人一批批地叫到台上站立,大家給他們『照相』。如果面不改色,便證明沒有問題;否則即是嫌疑分子、審查對象。他們大搞『逼供信』、『車輪戰』……真是駭人聽聞。」

中央黨校第三部幾乎集中了當時在延安所有較有名氣的知識分子,是「搶救」的重中之重,由彭真領導並直接向毛澤東匯報。最後整體被打入另冊。

綏德師範是「搶救」運動的「模範」單位。1943年9月,綏師連續召開9天控訴坦白大會,在會上自動坦白者280餘人,被揭發者190餘人。一個14歲的小女孩──劉錦梅,走上台只比桌子高一點,「坦白」她參加了「復興社」。16歲小男孩馬逢臣,手裡提著一大包石頭,「坦白」他是石頭隊的負責人,這包石頭是他在特務組織指使下殺人用的武器。綏師整風領導小組還「破獲」了一個「特務美人計」組織,據說這些女學生接受了特務的口號:「我們的崗位,是在敵人的床上」,而且按年級分組,一年級叫「美人隊」,二年級叫「美人計」,三年級叫「春色隊」。最後,綏師竟挖出230個「特務」,占該校總人數的73%。一個女學生在《我的墮落史》中寫道:「特務從中學生發展到小學生,12歲的,11歲的,10歲的,一直到發展有6歲的小特務」!

而行政學院除了一人外,教員、職員全部是「特務」,學生中過半數人也都是「特務」。

有史料稱,延安所屬各縣在「搶救」中,被挖出的「特務」共2463名;隴東地區外來知識分子幾乎99%被當作失足者「搶救」過。至於西北局系統的「搶救」人數,官方至今未透露具體數目。

據中共黨史資料記載,到1943年12月底,延安的知識分子總數有4萬多人,而《胡喬木回憶毛澤東》一書披露,「1943至1944一年內,僅小小的延安就清出特務一萬五千人。」加之整風中整死的人數,被迫害人數難以統計。(未完待續)

注釋

[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逢先知主編,《毛澤東年譜》(中卷),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頁433。

[2]同[1],頁465。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8-16 1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