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倫多助理律師移民詐騙 180華人被騙百萬

需要移民相關服務的人士,可靠的辦法是找註冊移民顧問,這類顧問受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監管。(iStock)

需要移民相關服務的人士,可靠的辦法是找註冊移民顧問,這類顧問受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監管。(iStock)

人氣: 18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一名多倫多助理律師(Paralegal)被律師公會法庭(Law Society Tribunal)裁定詐騙及違反多項行業規定。該助理律師侵吞客戶錢款100多萬元(加元,下同),至少180名華人受騙。

律師公會法庭在2017年7月25日公布的裁決文件稱,助理律師伽西亞(Victor Manuel Castillo Garcia)有非常嚴重的不當行為,包括使用欺詐性文件、從事超出其執照範圍的業務、涉及利益衝突行為等。伽西亞並挪用了客戶給他的超過100萬元款項,但沒提供相關服務。

法庭稱,伽西亞不配合律師公會的調查,自2014年以來一直不知去向。法庭在被告缺席的聆訊後,對伽西亞施加了最嚴厲的處罰──吊銷助理律師執照、償還33,680元受害者賠償金;支付15,555元法庭開支。

裁決文件稱,雖然還找不到伽西亞,但此裁決對於公眾對法律行業的信心有幫助。該案的受害者多達數百人。

180名台灣客戶被騙100多萬

向律師公會投訴伽西亞的最大客戶,是在台灣代理加拿大工簽及永久居民申請的A代理。A代理經熟人介紹找到伽西亞。

大約在2013年8月,西亞告訴A代理,他的公司VIPA Professionals已獲得加拿大政府預先批准的若干勞工市場意見書(LMO──現已改名LMIA),並正在尋找外國勞工填補這些職位。

A代理相信了伽西亞,並讓其代理A代理在台灣的180名客戶,為他們在加拿大找工作。伽西亞的收費標準是:每人5,500元,其中3,000元是首付款;LMO批出後交1,500元;獲得簽證後交1,000元。

對於申請人來說,每人的總費用是6,500元,其中1,000元是A代理的收費。A代理負責向伽西亞提供申請人的文件,包括出生證原件、文憑和結婚證等。

這180名申請人中,一部分採用了分期付款,一部分則一次付完了全部費用。A代理在2013年9月5日至2014年3月3日間,給伽西亞支付了約110萬5,000元。

提供虛假勞工市場意見書

這110萬5,000元中,除了14萬7,000匯入了伽西亞的一個個人銀行帳戶外,其餘都匯入了VIPA Professionals的銀行帳戶。

不過,這銀行帳戶的主人是Victor Manuel Castillo,VIPA Financial,這是一個儲蓄帳戶,不是信託帳戶。2014年6月17日這帳戶被關閉時,餘額是零。

A代理最後發現,伽西亞提供的LMO及僱傭合同都是假的,約160名台灣申請人收到加拿大移民部的電子郵件或信件,稱他們的申請已被拒,原因是涉及虛假陳述或造假的LMO。有些申請人因此被禁止2年不能進入加拿大。

知道上當時,為時已晚。A代理後來與這些LMO上提到的至少11名雇主聯繫,結果發現,這些雇主對所說的LMO全不知情。A代理要求伽西亞退還已經支付給他的錢,以及已經提交給他的申請人的文件,但錢和文件都沒有要回來。

2014年6月24日,A代理向伽西亞發出了律師信;2014年8月1日向多倫多警察局告發了伽西亞。

收費比律師更昂貴

伽西亞代理LMO申請的收費並不便宜。多倫多移民律師卡拉斯(Sergio Karas)認為,這已經比律師提供同樣服務的收費還要高。

律師公會稱,他們在調查客戶投訴期間,已經很多次嘗試通過電話、電郵及信件聯繫伽西亞,希望聽到他的解釋。結果只有2次有回覆,一次是2014年3月21日,伽西亞給調查員的電話留言,說他在國外;4月10日,伽西亞發來了電郵,帶有很多附件,但沒有所要求的書面陳述。

另一次是2014年3月21日,伽西亞給調查員的電話留言,要求延長提供書面陳述的截止日期。最後截止日期延遲到4月17日,當天伽西亞給調查員發了電郵,還是沒有所說的書面陳述。

相關騙案

投訴伽西亞的客戶,他們與其失聯的時間都是在2014年6月左右。其中A客戶2014年4月16日找伽西亞代理簽證延期、申請工簽及在加拿大經驗類別下的臨時居民簽證申請。總費用7,500元,首付2,000元。

A客戶後來聯繫不上伽西亞,在2014年6月親自上門找人,發現其辦公室已經沒人使用了。之後給伽西亞發電郵,也沒有回覆。A客戶稱,她只是接受過在2014年4月2日的首次免費諮詢,交了2,000元後,沒接受過任何服務。

B客戶請伽西亞幫她在古巴的未婚夫申請工簽,用信用卡付了6,000元。之後把伽西亞給的有關表格讓未婚夫填,並把填好的表交給了伽西亞。

2014年3月,伽西亞去古巴與B客戶的未婚夫見面,討論有關的移民程序。2014年6月,伽西亞告訴B客戶,工簽申請已經到了最後階段,但是,在古巴的簽證處要求她或者交5,000元,或者提供一份宣誓書。伽西亞強烈建議她交5,000元,結果B客戶給了伽西亞5,000元。

伽西亞告訴B客戶,他7月份會在古巴,會見她的未婚夫,協助他做體檢及無犯罪記錄證明。不過,伽西亞並沒有做所說的這些事。

B客戶給伽西亞的辦公室打電話,發現電話號已經取消。8月份她上門去看,發現那辦公室已經人去樓空,沒有留下任何文件。

其實,B客戶和她的未婚夫都沒收到過伽西亞辦公室為他們遞交工簽或臨時居民簽證申請的確認信,B客戶的未婚夫也沒在加拿大政府找到其申請工簽的記錄。

按法庭文件,律師公會的賠償基金已經分別給8名受害者支付了從1,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賠償金。

法律常識

助理律師屬於律師公會會員,不過,助理律師牌照允許的業務範圍是在小額索賠法庭、安省法院等。所代理的個案,處罰不能超過6個月監禁和/或5,000元罰金。

按安省律師公會網站的說明,助理律師如果是律師公會會員,可以代表客戶出席移民和難民局(IRB)的聆訊,可以為與IRB聆訊相關的事提供法律服務。

律師公會法庭的裁決書稱,伽西亞當時是律師公會註冊會員,提供小額索賠法庭服務及有限的移民服務,但他不是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ICCRC)的註冊移民顧問。但公會的調查發現,至少到2014年10月止,伽西亞在網上以VIPA Professionals的名義提供移民服務,比如工簽、學簽、旅遊簽證等,這些都不是助理律師合法做的業務。#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