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園「教母」與金陵十二釵

作者:沉靜

元春省親,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人氣: 32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如珠鏈般串起大觀園女兒的,除了「富貴閒人」寶玉,還有榮寧二府的大家長──賈母。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賈母曾是金陵世族史侯家的小姐,嫁入了「白玉為堂金作馬」的賈府。從重孫子媳婦做起,直到自己也有了重孫媳婦。歷經風雨,見過世面,曾躬逢幾次金陵接駕(迎接皇帝)的盛典。她是賈府全盛期的頂梁柱,磨練出豐富有效的理家之才和上下賓服的治家之威。晚年她把當家的重擔交給了王夫人和鳳姐,自己輕鬆悠閒地盡享天倫之樂。

恩威慈厚

鳳姐操持具體事務,大事最終還必須經過家族的首腦核心裁決。每逢祭祖、過節、迎賓、做法事等重大活動,鬢髮如銀的史太君都會親自坐鎮,禮儀排場、民俗傳統之講究,彰顯 「詩禮簪纓之族,鐘鳴鼎食之家」的氣派風貌。

年邁的她對很多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心裡明鏡似的。賈赦欲討鴛鴦為妾,鴛鴦可是她貼心倚重的丫環和私人財務師啊!賈母發飆斥罵不肖子孫,那真是雷霆之怒,凜然不可侵犯。

Sun_Wen_Red_Chamber_17
紅樓夢》繪本,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我來了這麼幾年,留神看起來,鳳丫頭再怎麼巧,也巧不過老太太去。」寶釵的話裡雖有奉承,但也是事實。賈母的韜略才幹要甩開王熙鳳好幾個檔次,更重要的是老太太善良仁厚,有文化修養。

去清虛觀打醮,鳳姐揚手狠扇冒撞了她的小道士,家僕圍住要打,賈母連忙制止,說小戶人家的孩子,別嚇著,可憐見的。又給那孩子小錢和果子。

無論親疏貧富貴賤,賈母對孩子都有顆慈愛憐惜之心。不僅是身邊的孫女孫子、小廝丫頭、做粗活的傻大姐,還是唱戲的女孩、吹笛子的小藝人、靦腆又愣頭的小板兒,都得到她的誇讚鼓勵、美食分享和錢財賞賜。賈母的一大賞心樂事就是看孩子們津津有味地吃飯,她饒有趣味地看著這幅興旺喜人的畫卷,其樂融融,倍感欣慰。

賈母八旬之慶,來祝壽的人中就有遠房窮親戚的女兒喜鸞和四姐,賈母留她們在園子裡玩幾天,特別囑咐僕人們要如同本家姑娘一樣服侍,不要那麼勢利。她嚴正告誡:「 我知道,咱們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個富貴心,兩隻體面眼,未必把她倆放在眼裡。有人小看了她們,我聽見了可不依!」她也曾諄諄教誨兒孫要能「享得富貴」,「也能受得貧窮」,可惜聽進去的人不多,家族晚輩中誰也沒修出史太君那樣雙全的福慧。

劉姥姥是個八杆子打不著的村野老嫗,女婿的祖上與王夫人娘家有點來往就來攀親,本來要打發走的,想找個老人聊聊天的賈母與她一見如故,親切地叫她「老親家」,設宴熱情款待,還陪著遊園,劉姥姥憨樸風趣、接地氣的硬朗練達,給大觀園的太太小姐們帶來歡笑,兩個地位懸殊的老太太惺惺相惜,一起度過了快樂時光,臨走時還送給劉姥姥好多東西。鳳姐順水推舟的人情,不經意為賈府倒塌後劉姥姥救女兒巧姐種下了善的因果。

審美鑑賞

出身世家望族、歷經繁華盛景的史太君見多識廣,品味高雅,很有藝術鑑賞力和審美情趣。她認為鼓樂之聲「借著水音更好聽」,讓家伶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演奏,風清氣爽之時,樂聲穿林度水而來,令人心曠神怡。元宵節,賈母點了《尋夢》和《下書》兩齣戲,吩咐只用簫和笙笛,於清淡中細品低迴婉轉的崑曲唱功之美。

凸碧堂中秋賞月(公有領域)
凸碧堂中秋賞月。(公有領域)

中秋節,賈母率眾女眷祭祖拜月。金風送爽,丹桂香飄。「賞月在山上最好」,賈母建議。於是團圓宴設在山之高脊凸碧堂內。月上中天,越發精采可愛,賈母說:「如此好月,不可不聞笛……音樂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遠遠地吹起來就夠了。」又說「須得揀那曲譜越慢的吹來越好」。那是最後一個闔家團圓的中秋之夜,悠揚的笛聲宛如天籟,淒清哀婉的裊裊餘音,不絕如縷……

在瀟湘館,賈母看見黛玉的綠窗紗舊了,建議換新的,說這院子裡頭又沒有個桃杏樹,這竹子已是綠的,再拿綠紗糊上,反倒不配。鳳姐說庫房裡有好幾匹銀紅蟬翼紗,賈母笑她不識貨,那叫軟煙羅。接著就講起軟煙羅的四樣顏色:雨過天青、秋香色、松綠、銀紅。要是做了帳子,糊了窗屜,遠遠看著,就似煙霧一樣,所以叫做軟煙羅。那銀紅的又叫做霞影紗。吩咐銀紅的給黛玉做窗紗;青色的,送劉姥姥兩匹,再給自己做一頂蚊帳;剩下的,做了坎肩讓丫頭們穿。幾幀霞影紗點綴著翠竹掩映環繞的瀟湘館,於清雅秀逸中透著活力,陰涼幽靜裡含有溫馨,霞窗燭光宛如柔美浪漫的少女心,真是非常出彩的點睛之筆。

探春秋爽齋的三間屋子全部打通,敞亮大氣。水晶球白菊和嬌黃玲瓏大佛手清芬宜人,牆上有米芾(米襄陽)的《煙雨圖》,對聯為顏真卿(顏魯公)墨跡。院內種著大葉芭蕉,賈母點頭說,後廊檐下的梧桐也好,只是細了些。她敏感地注意到不夠魁梧的樹形與闊朗的整體布局有點不協調。「栽桐引鳳」,鳳非梧不棲,夠高壯、有氣勢才配得上志向高遠、秀外慧中的三姑娘。

老太太對庭院布置、閨房的擺設配色和風水禁忌都很內行,是位既會藝術欣賞又能落實行動的多面手。在蘅蕪院,賈母看到寶釵如雪洞般空曠極簡的居室,連聲說使不得,年輕姑娘太過素淨也是忌諱。怕俗氣,少擺幾樣。「我最會收拾屋子的……包管又大方又素淨。」她從自己的私人收藏裡選出石頭盆景、紗照屏、墨煙凍石鼎、水墨字畫白綾帳來,古樸高雅的風格與寶姑娘雍容端莊的氣質相得益彰。

大觀園「教母」

賈母的少女時代如侄孫女湘雲般活潑好玩,婚後的家政女王生涯漫長而繁忙,晚年的閒情逸致把她遙遠的豆蔻年華連接起來,就像一位還藏著少女夢的老祖母,她真的非常理解小孩子心理,也喜歡和天真爛漫的孫子孫女們一起看戲聽曲、猜燈迷、行酒令、講笑話。蘆雪庵即景聯詩,她也去湊趣,看到寶玉採來的紅梅高興地讚歎「好俊的梅花」。誇寶琴折梅立雪的情景比仇十洲的《豔雪圖》還好,還催惜春畫大觀園。

大觀園是為貴妃元春修建的別墅,元妃省親後,下旨讓寶玉和姐妹們搬進去住。在美麗的樓台亭閣的大花園裡,他們在一起吟詩作賦、琴棋書畫、簪花鬥草,多姿多彩,樂逍遙。王夫人矜持悶重,對小輩們的嬉鬧從不主動參與。賈政往往一出現氣氛就尷尬地僵住了,於是賈母便把煞風景的兒子支開,讓孩子們放輕鬆。

賈母極疼愛並擅長調教女孩子,身邊迎春、探春、惜春「三春」環繞,未入宮以前的元春「自幼亦系賈母教養。後來添了寶玉……且同隨祖母,刻未暫離」。對於父母雙亡的外孫女黛玉更是百般憐愛,常來玩的湘雲兒時也曾寄養在賈母身邊。還有寶釵、寶琴、岫煙……哪個沒得到過賈母的關照和呵護?!湘雲告訴初來乍到的寶琴:「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園裡來,這兩處只管玩笑吃喝。」

賈母講究生活質量和品味,無論是生辰壽誕、節慶家宴,還是遊園賞景,都花樣翻新地配以崑曲、詩文、鼓書、酒令、茶道,再加上食不厭精、美味強身的飲食,將生活與文化融為一體。賈母運用文化維護家族秩序、凝聚感情、教育晚輩。她尤為重視文化薰陶、藝術欣賞,寓教於樂,在潛移默化中言傳身教。看似平淡卻底蘊深厚,彷彿無心卻有意為之。她儘可能在大觀園創造優越的條件、寬鬆諧和的氛圍,讓孩子們在詩情畫意中度過人生的黃金歲月。

Sun_Wen_Red_Chamber_1
紅樓夢》大觀園圖,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賈母還安排寡居的長孫媳李紈領著姑娘們讀書、做針線,學道理。李紈是寶玉亡兄賈珠之妻,熟讀《女四書》、《列女傳》、《賢媛集》的金陵名宦之女,恬淡嫻靜,恭謹低調,悉心教子,寬柔待下,「厚道多恩無罰」,人稱「活菩薩」。賈母王夫人素喜李紈賢惠,且年輕守節,令人敬服,由她負責姑娘們讀書女紅,妥當又放心。探春起詩社,李紈當社長兼評委,慧眼識才,點評到位又公正,文學修養頗高,協調平衡能力一流。

詠海棠、吟紅梅、菊花詩、柳絮詞、桃花行……論詩風,寶釵含蓄渾厚,黛玉風流別致,湘雲新鮮有趣……生活中有飲蓮葉羹、喝玫瑰露的秀雅,也有食螃蟹、啖鹿肉的豪邁,壽怡紅群芳開夜宴,琉璃世界白雪紅梅,櫳翠庵品茶,聽曲文悟禪機,聽笛賞月聯句,描鸞刺鳳,低吟悄唱,拆字猜枚……青春芳華的倩影在此定格,大觀園給了這些蘭心蕙質的閨閣少女心靈放飛的空間、展現才情志趣的平台,大觀園成為寶玉和眾女兒的樂園福地。

老太太心竅玲瓏,睿智風趣,慈愛包容。閱人無數的她欣賞富有個性風采的驚才絕豔,也看重沉潛耐久的穩重平和。她能理解多元的不同層面,珍惜少女的真性情、靈氣與活力,發自內心地欣賞她們的美和才華。幸而有史太君超出一般的見識、格局和氣度,聚攏在她羽翼下的眾女兒才出落得性格各異,如四季美景花卉般千姿百態。

黛玉的詩意唯美、雅趣格調,湘雲的古道熱腸、開朗樂群,與賈母一脈相承;探春嚴正的王者威儀和敏銳幹練,頗有史太君當年的風範。難怪南安太妃讚歎,賈母身邊的姑娘們個個都好。豐潤如牡丹的寶釵,清麗似芙蓉的黛玉,燦若霞光的湘雲,賈府還出了位皇妃──元春,這響噹噹的家族品牌,史太君功不可沒。

Sun_Wen_Red_Chamber_4
《紅樓夢》繪本,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鳳姐打趣:「誰教老太太會調理人,調理的水蔥兒似的」。賈府能幹出色的丫鬟,鴛鴦、晴雯、襲人、紫鵑、琥珀、翠縷等,都是賈母一手培訓的,還人盡其才地安置於重要崗位。晴雯在病中為寶玉補雀金裘,紫鵑無微不至地照顧黛玉,翠縷和湘雲一樣活潑天真,忠心耿耿地服侍賈母的鴛鴦寧死不當小老婆,她曾頂撞嫂子說:「什麼『好話』?宋徽宗的鷹、趙子昂的馬,都是好畫兒!」耳濡目染的環境所致,跟著賈母的貼身丫鬟也有一定的文化修養,更可貴的是還有著一般文人難得的高潔通透和凜然傲骨。

「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鍾於女兒」、「女清男濁」,寶玉的女兒至上論,源自賈母成功的女孩教養培訓,倍受祖母寵溺的他自幼在清純美麗、多才多藝的姐妹中長大。期間,赫赫揚揚百餘年的大家族早已陰盛陽衰了。@*#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紅樓夢》中,說到賈寶玉、林黛玉,自然就想到薛寶釵。薛寶釵的燈謎寫:有眼無珠腹內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葉落分離別,恩愛夫妻不到冬。紅樓夢的元宵燈謎也是夢中人的命運讖語,是一語雙關的謎語。同時謎語用以類比的物品名稱與形象也有直接影射意味,薛寶釵的元宵謎語就是個典型,她生命「本真」和賈寶玉有「金玉良緣」……
  • 紅樓夢》榮國府中的元宵燈謎,既是燈謎又是讖語,暗喻劇中人的命運,可謂一語兩關的雙關語、雙關謎語,暗喻其主人翁的命運,也寄寓真實人生的哲理,頗堪玩味 。曹雪芹「讓」賈寶玉寫的燈謎是以下這款。猜燈謎,也讓讀者看官猜其主人翁賈寶玉的宿命:南面而望,北面而朝。像憂亦憂,像喜亦喜。打一用物。
  • 《紅樓夢》曹府中的元宵燈謎,既是燈謎又是讖語,暗喻劇中人的命運,可謂一語兩關的雙關語、雙關謎語,頗堪玩味 。看看下面這迎春寫的燈謎:天運無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因何鎮日紛紛亂,因為陰陽數不通。──打一物
  • 詩歌以立意為高,探春以志向取勝,因而成為脂粉英雄、女中豪傑,即使在寶釵、黛玉、湘雲等絕世才女面前依然出類拔萃,綻放著獨一無二的玫瑰風采。
  • 大觀園中的李紈或許太過寂靜、低調,卻總能在不經意間促成些許濃墨重彩的片段。懷著經年如初的靜寂心,回歸樸拙天然的天與地,她在古井無波的日常歲月裡沉澱著生活的美好,過著淡而有味的優雅人生。
  • 在飲茶過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的茶論。寶玉曾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若說黛玉是淚,湘雲是酒,寶釵、寶琴是雪,妙玉則非茶莫屬。香茗、好水、名器、妙論,妙玉在茶藝上的修為已臻極致,真真教人嘆為觀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