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司馬懿一生與唐太宗史論

作者:杜若
清代舊版印刷《空城計》,現藏歷史博物館。(公有領域)

清代舊版印刷《空城計》,現藏歷史博物館。(公有領域)

      人氣: 27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三國,是一個群雄崛起的時代。但見江山如畫,浪濤滾滾,在氣度磅礡的時局下,多少風流人物相繼而來,將智勇忠義的恢宏史詩永鐫青史。

歷史巨幕一旦拉開,也終有謝幕之時。魏武大帝曹操夜夢「三馬食於槽」,此夢就像精準的預言,定格了司馬家族的命運。從司馬懿至司馬炎,歷經三代創建晉朝基業,實現「三馬」代曹。司馬家族作為三國的終結者,在史冊留下濃重一筆。大唐太宗也親自為《晉書》撰史論,評價司馬懿,為後世留下一面鏡鑒。

司馬懿,字仲達。在上古唐堯、虞舜、夏商時期,司馬家族的先祖是掌火的官員。到周朝時,擔任司馬的程伯休父,因平定徐方有功,被周帝賜官名作為族姓。秦朝滅亡後,司馬仰因伐秦有功,被項羽封為殷王,都於河內。因此司馬家族世代在此定居。司馬懿的先祖歷代都是朝廷重臣。

司馬懿的父親是司馬防,他曾擔任京兆尹。司馬防對八子的教育非常嚴厲,雖然他們都已成年,但如果沒有父親的允許,他們不敢進、不敢坐、不敢言。由於家風嚴格,司馬防的八子個個都很出色,被稱為「司馬八達」。

司馬懿像(公有領域)

司馬懿年少時有奇節,天賦聰睿而有謀略。漢朝末年天下大亂,司馬懿常常為天下庶民憂心慨嘆。司馬懿的學養和器量被當時的官員看在眼裡,對他另眼相待。時任尚書崔琰就對司馬朗說:「你的弟弟聰睿而公正,剛毅而俊朗,超出尋常大眾,將來你是不能超過他。」

輔佐曹操

曹操聽說司馬懿滿腹經綸,想招聘他擔任官職。漢朝國運衰亡,司馬懿不願屈身依附曹操,藉口雙腿患病,臥床在家,拒絕徵召,司馬懿這次裝病就裝了7年。曹操惜才愛將,建安十三年再次聘請他,同時給使者下了一道命令:「如果他再推辭,就把他抓起來。」司馬懿擔心被抓,只好就範。司馬懿與曹丕一起切磋學問,一起探討經世大略。從此司馬懿扶搖直上,不久後就改任為主簿。

司馬懿隨大軍征討張魯,他建議曹操,趁著劉備俘虜劉璋,又遠奪江陵之際,陳兵漢中威懾益州,再進兵威逼,就能成功瓦解蜀兵。不違時、不失時,這是聖人所謀。曹操認為,人都是苦於不知足,現在得了隴右,又想占據蜀地,沒有採納司馬懿興兵伐蜀的建議。

司馬懿又隨曹操討伐吳地,大敗孫權。孫權派人送來降書說,天命歸曹,因此上表稱臣。曹操認為孫權此舉是將他放在爐火上烤。不久,孫權再送書函表示,向曹操稱臣上合天意,下合民心。上古時期,虞、夏、殷、周所以得天下而不謙讓,是怕違背天意。

曹操對近臣道:「我事漢多年,雖有功德惠及萬民,但名爵位至於王,怎麼敢有其他奢想?假如天命在孤,孤也就做周文王。」司馬懿說:「既然今日孫權稱臣歸附,大王可封他官爵,命他去抗劉備。」曹操就依司馬所說,封孫權為驃騎將軍。

連孫抗劉

司馬懿的軍事才華表現在他連吳抗劉,擒斬孟達,抵禦蜀軍北伐,平定遼東。在司馬懿的抵禦下,諸葛亮四次北伐都未能成功。

司馬懿立像(公有領域)

魏國建立後,司馬懿陞遷為太子中庶子,每次參與決斷大事,總有奇策異謀,深被曹丕所倚重。當時,司馬懿與陳群、吳質、朱鑠號稱四友。

司馬懿曾諫曹操說:「昔日,箕子陳述治國大略,將民生飲食放在首位。當今天下,有二十多萬百姓不事耕種,這不是治國的長遠謀略。」曹操採納他的建議,下令軍民一邊耕種一邊防守,國庫糧榖堆積豐足。

蜀將關羽在樊城圍困曹仁,于禁等七軍被大水淹沒。漢獻帝建都許昌,曹操以為接近賊區,想遷都到河北。司馬懿認為,于禁等被大水淹沒,不是戰敗失守,對於社稷沒有造成損失,為此遷都是向敵軍示弱,會使淮河漢水一帶的百姓大感不安。他提議聯合孫權抗擊劉備,就可解除樊城之圍。曹操按此計而行,果然孫權派大將呂蒙偷襲公安,並俘獲關羽。

平定遼東

青龍五年(237年),遼東太守公孫淵叛魏,自立為燕王。魏明帝派司馬懿率四萬兵馬征討他。當時,天空出現一個白色芒刺狀的長星,向東北方向墜於梁水,襄平城軍民為此震動而驚恐。司馬懿下令抓緊時間造樓車、鉤梯等攻城器具。一個多月後,魏軍晝夜強攻襄平城,公孫淵在梁水戰敗身亡,正是長星所墜落的地方。

公孫淵叛魏前,篡奪叔父公孫恭的官位,並將其囚禁起來。將軍綸直、賈范等人苦諫,公孫淵不聽,直接把他們殺了。司馬懿釋放了公孫恭,派人為綸直等人修建墳墓,並任用他們的子嗣為官。

清人繪司馬懿彩像(公有領域)

司馬懿征討遼東,初到襄平城,就在夢中看到天子的面目異於平常。司馬懿平定公孫淵後,天子連下五道詔書,命他速返京師。天子在詔書中說,司馬懿到京師可以直接撞開宮門去見天子。司馬懿大為震驚,一夜馳騁四百多里回到京都。魏明帝臨終前將後事託付於他,才沒有遺憾地嚥下最後一口氣。此後,司馬懿和大將軍曹爽一起輔佐少主。

正始十年(249年),已70歲的司馬懿趁著曹爽陪同曹芳離開洛陽掃墓時,發動兵變,將曹爽滅族。此後,曹魏大權旁落司馬家族。嘉平三年(251年),司馬懿賜死曹操之子曹彪,誅滅曹彪、王凌、令狐愚三族。司馬懿晚年大開屠戮,以此為晉朝奠定基業。

太宗親撰晉書史論

大唐時,房玄齡、褚遂良等人編撰《晉書》,唐太宗親自為司馬懿寫下史論。他評價司馬懿文武雙全,為人稟性寬綽,又能容人;求賢若渴時,生怕會有疏漏;用人時又能充分發揮對方的才能。司馬懿在百日之內消滅公孫淵,十天左右擒拿孟達,自認為用兵如神,計謀無敵。不過,太宗質疑司馬懿用兵之策,在遼東、上庸都很精明,為何一見到諸葛亮就變得怯弱,沒有決戰的鬥志。要知道,關中魏軍要比蜀軍更勇敢。

魏明帝忍死等他入宮相見,司馬懿接受魏帝臨終囑託,卻沒有以身相報。天子還在京師之外,司馬懿就在城內出動刀兵;魏帝的陵土還沒有乾,司馬懿就誅殺曹爽,後又賜死曹彪,滅其全族。太宗質問:司馬懿的輔佐之心,為何前忠而後亂?忠貞的大臣是否會這樣做?司馬懿長期低調做人,圖謀未來能龍騰虎躍,他把狡詐之心裝扮成忠誠,在危難中自求平安。

太宗認為,順應天理,就很容易成事;違背天時,就難以成功。更何況司馬懿還沒有完成晉朝的基業就威逼還有國祚的魏國。即使司馬懿一時恩德遍施眾生,上天還未開啟時機,要想取得天子寶座,就會面臨很大阻礙,不能用智強爭,也不能用武強取。雖然司馬懿的子孫當上了皇帝,但他本人一生只有當人臣的份。唐太宗將司馬懿的為人剖析得格外犀利。

古人說過:「行善積德三年,知道的人很少;做一天壞事,就能傳遍天下。」還真是如此。難怪東晉明帝聽說祖先取代曹魏的往事時,都會為司馬懿的虛假偽裝感到恥辱。後趙石勒放言,司馬懿欺負曹魏孤兒寡母才奠定基業。虛偽狡詐、刻意矯飾雖可以欺瞞一時,但最終還是在後世受到恥笑。@*#

責任編輯:蘇筱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諸多朝代大興佛法,為後世奠定光輝借鑑。(Fotolia)
    大唐的光輝不僅是氣勢磅礡的璀璨文化令人神往,其中多如繁星的曠世英才也多為後人所稱頌。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曾說:「唐多能臣,前有漢,後有宋,皆所不逮。」高度認同唐朝人才輩出的盛況。貞觀年間,太宗身邊彙集眾多經天緯地的治世人才,貞觀六年科試,太宗見當年的新科進士由太極宮端門列隊而入,曾說過:「天下英才盡入吾彀中矣!」
  • 唐太宗(正見網)
    用剪刀剪出小銀魚形的麵條,就是剪刀面,又叫剪魚子,是山西傳統特色麵食之一,製作方法起源於隋末。
  • (網路圖片)
    「凡事皆須務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誡近臣民生飲食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國以民為本,人以食為命,若禾黍不登,則兆庶非國家所有。」(《貞觀政要‧務農第三十》)太宗採取減輕徭賦、休養生息、勸課農桑、厲行節約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會的保障體系。
  •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極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將自己戎馬一生的征戰經驗、勵精圖治的治國之道,用流暢的文筆、深邃的智慧、成功的範例一氣呵成,撰著《帝範》十二篇,作為對太子李治的訓誡之辭。寫完此書第二年,太宗即與世長辭,《帝範》便成為他的政治遺囑和絕筆之文。
  • 插畫(詹玉霞)
    歷史中,諸葛亮羽扇綸巾輕易地就以空城計騙過了司馬懿,真是如此嗎?真正的高手過招,看不到刀光劍影,勝負已定。但在刀光劍影之外,仍有招式,而你看見了諸葛亮的招式嗎?
  • 《新紀元週刊》第83期【城市的瞬間】欄目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綿延數百年的恩仇糾葛,在各自出世歷劫後了結因果。三國古城就在其中顯示歷史教訓,勸世為善不為惡
  • 諸葛亮一生傳奇多彩,留下許多既機智又充滿忠義的故事,在中國歷史裏,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諸葛亮字孔明,琅邪陽都人。他是一位政治家、軍事家,又是天文學家、地理學家。他的一生傳奇多彩,留下許多既機智又充滿忠義的故事,在中國歷史裏,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 清人戲齣冊:空城計
    諸葛亮有兩個典型,一個是惋惜他「鞠躬盡瘁、功敗垂成」的形象: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獲平定南蠻,使國內穩定,在此基礎上,實施聯吳伐魏的戰略,確立蜀漢三分天下之勢。但是劉備為了雪弟恨,與吳開戰,後來兩國修好,已然元氣大傷;之後諸葛亮伐魏,六出祁山,皆無功而返(「空城計」是根據第一次出祁山失敗編的戲)。仰慕諸葛亮的杜甫,曾在多首詩裡流露出對於諸葛亮這一生英雄未遂平生志的感嘆,《蜀相》詩:「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寓含無限惆悵。
  • 諸葛亮像(國學網絡圖片)
    在中國歷史裏,諸葛亮這個名字已成為智慧的化身。他是一位政治家、軍事家,又是天文學家、地理學家,音樂也相當高明,彈得一手好琴。

  • 吳的滅亡,標誌著三國時代的徹底落幕。東漢初平元年(190)後出現的全國分裂局面,經過魏、蜀、吳三個區域的局部統一和相持後,至此又歸於全國的統一。又一齣新戲上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