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馬克思主義指導臭氧檢測?學者:溜鬚拍馬

日前,大陸澎湃新聞網報導了中共環保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旗下期刊的一篇內容為馬克思主義指導北京市臭氧檢測及分析的論文,引發輿論嘩然。(Getty Images)

人氣: 27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日前,大陸澎湃新聞網報導了中共環保部環境經濟政策研究中心旗下期刊的一篇內容為馬克思主義指導北京市臭氧檢測及分析的論文,引發輿論嘩然。評論表示,在馬克思主義影響衰敗的今天,再度將其標榜為指導一切的萬能方法,實則是溜鬚拍馬、指鹿為馬的怪誕作為。

「馬克思主義用於指導臭氧檢測」文章被撤

澎湃新聞網報導說,《環境與可持續發展》期刊在2017年第4期發表了一篇題為「馬克思主義在北京市臭氧檢測及分析中的應用」論文。論文在摘要中聲稱:「將馬克思主義認識論與北京市大氣環境臭氧濃度監測與評價有機結合,指導臭氧治理實踐」。

論文通篇多次引述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作用」,在第一部分中將國家在2013年發布的新環境空氣質量標準,認為是「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集中體現」;在第三部分中,用「馬克思主義實踐和認識觀」,總結對2015年北京閱兵時減排的實踐。

論文結論,大氣污染防治是重要的民生問題,但也不忘加上馬克思主義對人民群眾的所謂認識。

目前,澎湃和新浪網都撤下了這篇文章。

學者:文章在溜鬚拍馬

對於用馬克思主義檢測及分析臭氧,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向大紀元表示,馬克思主義本來是社會問題的分析方法,但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下被絕對化成所謂的萬能方法,最終反應出的是官僚體系並非傾聽民意,而是習慣於向上奉承、拍馬屁的作為。

曾建元說:「對於北京市這個檢測的問題,如果要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來指導,那要看這個檢測本身是否聯繫到所涉及的社會問題中,有沒有什麼群體是受害的,在受到制度性的壓迫,或者在這個社會發展中所形成的問題中處於弱勢群體,而需要透過公共的力量或國家的力量來加以保護,這個檢測的方法可以有助於發掘這些受害者實際面臨的問題,然後讓政策上的處理找到正確的方向。如果沒有這些,那用馬克思主義方法就是一種教條化,或者是一種對毛崇拜的激進心態。」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馬克思主義在中共自己的意識形態裡已被奉為科學的科學,可以指導萬事萬物,「當然用它去研究臭氧層就不足為奇了,這個在毛時代是司空見慣的,但現在看起來非常可笑。」

文章內容的怪異很快引發網友熱議。有網友說:「文革就這樣悄無聲息地來了」;也有網友說,這說明共匪文宣已經發展到神經錯亂的階段了!還有網友說,馬克思主義被神話過頭了,「結果整的現在遇見這詞就像一幕喜劇一般」;甚至有不少網友懷疑這篇文章是愚人節搞笑,或者高級黑。

對網友的看法,胡平認為,現在中國人的思想已經發生了變化。胡平說,自從毛去世之後,尤其是經過89年蘇聯東歐轉型,國際共產陣營土崩瓦解,馬克思主義根本就是成為大家嘲笑的對象。

「現在要問中國一個做科學研究的人,包括中共體制以內的科學研究人員,研究中怎樣應用馬克思主義,他都覺得你是在開玩笑。而且我相信,說這種話的人也是言不由衷、自欺欺人的。實際上現在沒有任何人相信這種說法了。」

與文革中「用毛思想指導殺豬」異曲同工

還有網友翻出1971年8月《人民日報》社論:「靠毛澤東思想治好精神病」和1969年10月《人民日報》文章:「靠毛澤東思想打開聾啞『禁區』」以及「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等,指該論文與其異曲同工。

胡平指出,在毛時代,各方面都會變成對官方意識形態的宣傳,這種宣傳滲透一切。「那時你要發表任何一篇科學論文,哪怕寫一個數學論文,開頭都要引一段毛語錄、最高指示,或引馬克思語錄,而且一定要表明是在馬克思主義、毛思想指導下,你才把這件工作完成的,最後一定要歸結到高舉毛思想偉大紅旗上,活用毛著作一定要這麼講,當時是一個普遍的模式。」

曾建元認為,這種做法實際上是為了要讓毛思想馬主義正當化的一種強詞奪理。而現在的人會覺得這之間的邏輯關係不可思議,非常荒謬。

「如果說有一種方法是什麼問題都能夠解決的,那證明說它不是一個有效的方法。因為它不能精確地告訴我們,解決問題應該提供什麼樣的藥方。它只是提供一個很朦朧模糊的原則,這個原則越模糊,它越能夠涵蓋地面向越廣,其實就更不具有實用性,只是政治上的一種擺設、向上級的一種表態。」

對於官方刊物現今還會登出這樣的文章,胡平表示,實際就是「指鹿為馬」的寫照,目的是檢測忠誠度。秦朝宰相趙高「指鹿為馬」,明明是一隻鹿,硬叫大家說是一匹馬。

「那麼誰說是一匹馬的人,就知道這個人對我是忠誠的。他可以公然撒謊,我叫他怎麼說,就怎麼說。他就是在這套共產主義理論誰都不信的情況之下,它就成為一個檢測忠誠度的標準。」

曾建元指出,文革時期,以及當年冷戰時期社會處於封閉年代,官方用一套自以為是,或者是自成一格的意識形態的價值體系,為自己所有的作為自圓其說。而現在這種做法讓人感到突兀。

曾建元:「在全球化資訊開放的現代,那樣的做法一方面很難跟這個世界對話,一方面他也拒絕外界對他的檢視、檢驗。所以這是一種在意識形態上保守的趨勢。」

事實上,這類怪異論文在大陸並非首次出現。2001年,被封為「科痞」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就曾發表論文,試圖用「量子力學的發展」證明「三個代表」是任何創新事物的評價標準。但這一做法被外界視為荒唐事情,完全是政治行為。#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8-17 10: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