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a Around Us

大藍海洋(二)

作者:瑞秋•卡森

海裡的水母。(Pixabay)

  人氣: 107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海上閃爍數不清的點點亮光,如無數螢火蟲在暗林間飛舞

隨著時間流逝,海中也陸續發生其他許多神秘難解的事。胡瓜魚聚集在巴倫支海寒冷的深處,成群的海雀和三趾鷗則追著牠們,伺機捕獵。鱈魚生活在羅浮敦群島(Lofoten)海岸附近,也聚集在愛爾蘭島海濱。在冬天,鳥類的捕食區可能涵蓋了整個大西洋或太平洋,現在則是聚集到某些小島上,在短短數天內,所有要生育下一代的鳥類全來到這個地方。像蝦子一樣的磷蝦,成群在大陸坡繁殖,鯨魚因而突然出現在大陸坡附近,沒有人知道這些鯨魚來自哪裡,也沒有人知道牠們是循著哪條路徑來到這裡。

隨著矽藻逐漸消失,許多浮游動物和多數魚類成功繁衍後,便進入了仲夏,海面的生物也放慢了步調。成千上萬的海月水母(Aurelia)沿著洋流交會處聚集,彎曲綿延數公里,在海上飛行的鳥類,都能看到這些水母在海水深處的亮白身影。大型的紅色髮水母(Cyanea),體型也由小如頂針長到跟雨傘一樣大,大水母藉由規律的收縮在海中游動,拖著長長的觸手,很可能還護送著幾隻小鱈魚或小黑線鱈,這些小魚經常躲在水母的傘下跟著移動。

夏季海面常閃爍著明亮磷光,某些海域會充斥大量的夜光蟲(Noctiluca),這種單細胞動物是夏季海面磷光的主要來源,而魚類、烏賊和海豚,則是全身上下罩上了一層詭異的光芒,在海中來去時就像急竄的火燄一般。盛夏時分,海面上可能閃爍著數不清的點點亮光,就像一大群螢火蟲在暗黑林間飛舞,這個情景是由一群名為大夜光蝦(Meganyctiphane)的磷蝦所造成,這種生物生活在寒冷黑暗的地方,那兒的冰冷海水從深處湧升至海面,形成一波波銀白色漣漪。

自初春一直到仲夏,北大西洋的浮游生物草原上,才開始響起瓣足鷸粗啞的鳴叫聲,這群棕褐色的飛鳥會在這片海域上空盤旋、俯衝、飛升。瓣足鷸原本在北極凍原築巢撫育下一代,盛夏來臨時,才有第一批瓣足鷸飛回北大西洋海上,牠們多數會繼續向南,飛越廣大無際的海面,穿過赤道,來到南大西洋,接著這些瓣足鷸會以大鯨魚為嚮導,因為凡是有鯨魚的地方,一定也會有許多浮游生物,這些奇特的小鳥就能享用到豐盛的浮游生物大餐。

◎渦鞭毛藻在秋天為海洋點亮一片磷光,每一道波浪都因此而閃閃發光

隨著秋天降臨,海洋中也出現其它的生物活動,有些在海面,有些則隱藏在深海裡,預示著夏天已接近尾聲。海狗群在迷霧籠罩的白令海(Bering Sea)中移動,穿過阿留申群島之間的危險海峽後,向南進入廣大的太平洋。在牠們身後,是兩座童山濯濯的火山岩小島,立於白令海上。這兩座島在初秋之際顯得無限寂寥,但在盛夏的那幾個月,島上卻充滿了海狗的叫聲,東太平洋地區所有的海狗,全都聚集到這幾平方公里大的地方,數以百萬計的海狗上岸孕育下一代。如今,島上卻空無一物,只有光裸的岩石和鬆軟的泥土,所有的海狗都再度南回,沿著完全隱沒於海中的大陸邊緣峭壁向南方游。這片峭壁是由岩石組成,陡峻地延伸至深海中,整片地區伸手不見五指,比北極寒冬更為陰冷,不過這些海狗在向南游的過程中,卻能在這片黑暗區域裡找到豐富的食物,盡情捕食魚類。

秋天重新為海洋點亮一片磷光,每一道波浪的波峰都因此而閃閃發亮,舉目望去,整個海面可能都閃爍著片片冷光,在一群群游魚之下,海水就好像液態金屬一般。秋季磷光通常是由於渦鞭毛藻在秋天大量繁殖所形成,這些生物在春天繁殖期過後,又突然再度大量增殖,不過這次為期甚短。

有時海面閃閃發亮可能並不是件好事。在北美太平洋沿岸,如果海面閃著磷光,表示海水中可能充滿了渦鞭藻類的膝溝藻(Gonyaulax),這種微小植物含有奇特而恐怖的劇毒,大約四天就能成為沿海數量最多的浮游生物,而鄰近的某些魚類和貝類也會跟著含有劇毒,因為這些魚、貝在捕食的過程中,都吞下了水中有毒的浮游生物。貽貝會將膝溝藻的毒性蓄積在肝臟,這種毒會破壞人類的神經系統,類似番木虌鹼對人體造成的影響。

基於這些因素,住在太平洋沿岸的人都知道,在夏季及初秋,也就是膝溝藻可能大量繁殖的時候,千萬別吃海邊撈上來的貝類。其實,早在白人來到這個區域以前,印第安人就已經知道這點。只要海面上出現紅色斑紋,海浪開始在夜間閃著神秘的藍綠色光點,部落族長就會下令禁止族人撈捕貽貝,直到這些警訊消失,禁令才會解除。他們甚至會在海邊設立一站站的崗哨,警告不知情的內地人,不要到海邊撈貝。

不過一般而言,不管是什麼原因所形成的海面螢光,都對人類無害。航行於大海中的船隻,就像人類在遼闊的海、天世界中所設的小觀察站,站在甲板上向外望,會萌生一種神秘詭譎的感受。人類受虛榮心所驅使,會下意識地將所有非屬於日月星辰的光芒,都歸功於人類所創造,無論是在海濱閃爍的燈光,或是海上移動的亮光,都是某些人為了全人類都能理解的目的而點亮和控制。但是,我們在這裡討論的,卻是在海中閃爍、消逝的光芒,這些亮光出現與消失的原因都與人類無關,早在遠古時代,還沒有人類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出來攪和時,這些光點就已經照著自己的模式在海面上明滅。

在某個磷光閃閃的海上夜晚,達爾文站在小獵犬號的甲板上,從巴西外海穿過大西洋向南前進。在他的日記《小獵犬號遊記》中,達爾文寫道:

海面明亮異常,顯得奇特而美麗。白天看起來滿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卻散發出銀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頭兩側是激起的波濤,像是兩道液態螢光,而船尾的航跡則像是一條銀河。舉目望去,眼中所見的波浪,頂上都戴了銀冠。海上螢光反射天際,貼近地平線的天空因而映著微光,而其它部分的天空仍是一片漆黑。日出之後,海上螢光彷彿被陽光融化一般,倏忽消失。在看到這種景象時,很難不想起彌爾頓描述「混沌」 (Chaos)與「混亂」(Anarchy)的文句。@#(未完,待續)

──節錄自《大藍海洋》/柿子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洋的面貌變幻莫測, 色彩斑斕,光影交錯,日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薄暮中煥發出神秘色彩,海的樣貌與情 緒,無時無刻不在變化。
  • 存在於東京這個都市的傳說不少,撇開那些有點靈異或是恐怖的傳說外,兩個和戀人相關的傳說,就是「井之頭公園的天鵝船」以及「東京鐵塔的點燈」了。
  • 只是為了怕被人說成是貪婪,就這麼害怕觸碰財富,可是,這顆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種形式的貪婪?
  • 卡爾大橋是布拉格的地標與捷克的首要映象表徵,更博得「歐洲最美麗橋樑」的美譽!橋面兩側合計有30尊精美的聖徒雕像,是一條長達516公尺、寬10公尺的巴洛克藝術大道。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 宋代會填詞的女子大約可分為三類。一、出身書香家庭的名門淑媛,家中有父兄輩可以教導詩詞,如李清照、朱淑真等;二、與文人士子交往甚密的青樓女子,她們都要接受嚴格的詩、書、琴、棋、畫、茶、酒等教導…
  • 會唱歌,真是上帝給人最好的禮物。只要輕輕張開口,如怨、如慕、如訴、如泣的歌聲,流洩著濃濃的情感與心意,就能深深打動人的心。宋朝人尤其愛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販夫、走卒,每個人都愛寫歌、愛唱歌。
  • 我們慢慢走過結冰的操場。約斯維希的神情既憂慮又帶著自責,似乎我被罰寫作文是他的錯。這個人除了收集古錢幣、關心海島合唱隊的演唱外,對什麼都不熱心。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