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大戰役到底是怎麼勝利的(下)

【祕檔】傅作義至死不知的身邊「潛伏者」

朱開陽

紅色特工閻又文潛伏在傅作義身旁,甚至《綏遠和平協議》上,代表國民黨部隊簽字的竟是他(左2)這個中共特工。(網路圖片)

紅色特工閻又文潛伏在傅作義身旁,甚至《綏遠和平協議》上,代表國民黨部隊簽字的竟是他(左2)這個中共特工。(網路圖片)

人氣: 95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03日訊】除了自己的女兒傅冬,傅作義至死都不知道,自己身邊最受重用的閻又文竟然也是中共特務。在1997年大陸一部公開播出關於攻克北平的電視劇中,閻又文仍然是反面角色。甚至在閻又文去世30多年後,其妻兒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據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說,閻又文是特工這一行的「精英」,「是很少的既能出色完成黨交給的任務,又能「白皮紅心」掩護得極好,從未失過手、從未引起過懷疑的中共高級情報人員。閻又文的情報,都直接影響中共中央的戰略決策,但幾十年來,為了維護自己的光環,中共一直掩蓋這一點。

傅作義至死都不知道的另一個「深度潛伏者」:閻又文

閻又文生前一直保持著雙重身分,公開身分是傅作義祕書、國民黨少將、政府部門高級領導,另一個身分是潛伏在傅作義身邊的紅色特工、中共黨員。

閻又文,1914年出生於山西榮河縣(今萬榮),1936年就讀於山西大學法學院。大學期間曾參加中共地下黨員杜任之、張友漁等主持的進步團體「中外語文學會」。1938年,傅作義部隊的地下黨潘紀文將閻又文祕密發展為中共黨員。

1939年11月,在延安七里鋪訓練班第二期結業後,中共西北局社會部安排閻又文到國民黨西北軍閥馬鴻逵部隊,後尋機轉入晉軍傅作義部。閻又文與傅作義是山西榮河同鄉,逐步取得傅的信任,就在傅作義處擔任文書、祕書。傅作義非常信任他,主持的軍事、政治會議都由閻又文負責記錄,傅作義的重要電報、文件及講稿都由閻又文起草。傅作義曾說:「只有又文寫出的東西和我的思想吻合,他用的語言和我想要說的一樣。」

1947年底,閻又文第一次被中共啟用。與閻又文一直保持絕密單線聯繫的只有中共特工王玉一個人,也僅有幾位高層領導知道閻又文的身分,再往上,則直接聯繫到周恩來、毛澤東。後來這條情報線被壓縮到閻又文——王玉——羅青長(時任中央社會部一室主任,主管情報工作)、李克農(時任中央社會部部長)。

王玉在回憶中談到,李克農特意關照他:「要切記在任何情況下,不能暴露閻又文,就是犧牲了也不能暴露。」為避免增加暴露的風險,中共不允許閻又文和任何地方組織發生關係,除了掌握重大具有戰略性的政治軍事情報、了解傅作義和蔣介石的關係,別的一律不涉及。

傅作義坐鎮北平,升任華北「剿總」總司令時,有20萬嫡系部隊,還掌握華北地區40萬蔣系部隊的指揮權。掌握了傅作義的思想動向,就等於掌握了整個華北地區的軍事動態。

中共籌劃在華北與國民黨進行大會戰時,1948年5月,李克農派王玉進入北平聯繫閻又文。此時作為傅作義祕書的閻又文,已進入華北「剿總」的決策核心,升任少將軍銜,兼任華北「剿總」辦公室副主任、政工處副處長、新聞處處長和新聞發言人。接頭後,閻又文把王玉安排住進北平飯店,給王玉辦了一張《平明日報》的記者證,這樣,每週閻又文在北海漪瀾堂主持中外記者招待會的時候,王玉就持記者證進入會場。有關的絕密情報,就通過這個最公開的場合,被王玉祕密帶走。

1948年10月,遼瀋戰役勝局已定,中央最初的戰略構想,是先奪取歸綏,攻克太原,攻克綏遠和山西全境,然後集中華北軍隊全部和經過休整的東北野戰軍主力解決傅作義軍團。李克農派王玉再次潛入北平,限兩個星期拿到傅作義的作戰計劃,最遲不能超過三個星期。僅僅一個多星期後,王玉就帶回傅作義的詳細作戰計劃。

閻又文出賣的這份情報,對華北及全國戰局都起到巨大影響。直到1997年,羅青長才首次披露這份情報的主要內容:傅作義打算在平、津、唐地區和我第四野戰軍、華北部隊會戰,用他統帥的六十萬軍隊做這樣的部署和配置。這一仗打贏了,整個華北就是他的天下。這一仗打不贏,他考慮有兩條退路:一是由塘沽從海上南下,與蔣介石在南方會合;另一條是退到綏遠、後套一帶,與馬家部隊會合,負隅頑抗。傅還認為第四野戰軍進關不會很快,最早在1949年5月才能進關。這次獲得的情報,從其它方面核證,完全可靠。

瀋陽攻克第二天,11月3日,傅作義接到南京急電,赴南京參加最高軍事緊急會議。此行,傅作義要匯報的就是這份作戰計劃。傅作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蔣介石還沒有聽到他的匯報,整個計劃就先被毛澤東拿到了。

1月8日,閻又文又收集到《北平城防方案》、《北平城垣作戰計劃》詳細地圖和軍事實力。傅作義的思想動態也幾乎是以每日一份的書面情報上報中共中央。

就是因為這些情報,1948年11月23日,東北野戰軍主力分三路提前入關,突然包圍唐山、塘沽、天津的國民黨軍,阻斷了傅作義的海上退路。隨後華北野戰軍突然出現在張家口以西地區,發起猛烈攻擊,斷絕了傅作義西逃之路。12月14日,中共軍隊完成對北平的合圍。

多年研究平津戰役的專家董世貴曾經依據史料,詳細整理出中共對遼瀋和平津戰役戰略不斷臨機調整的全部過程:10月31日,毛澤東在給東北野戰軍的電報中指出:「在瀋營線戰鬥結束後,應休整一個月左右,約於十二月上旬或中旬開始出動,攻擊平津一帶,準備於戰爭第三年的下半年,即明年一月至六月期間……」直到11月9日深夜,中央解決華北問題的決心還是要先攻克太原,而後再攻克平津。但時隔六天後的16日凌晨,中央軍委突然作出決定,4時致電林彪、羅榮桓、劉亞樓,令其「早日入關,防止敵人逃跑」。5時,致電華北野戰軍撤圍歸綏,緩攻太原,以迷惑和穩住傅作義。為了同樣的原因,對淮海戰場上已經被包圍的杜聿明兵團也暫緩攻擊。

董世貴分析:「如果沒有此後的這些戰略調整,那麼傅作義有可能保存主力,甚至放棄平津退至南方,那將對全國解放進程造成無法預料的後果。」也就是說,閻又文的情報對中共的勝負起了決定性作用。

1949年1月,中共攻克天津。10日,閻又文接到王玉指示:了解傅作義動向。組織很快從王玉處得知傅作義設計的三條道路:一、南逃會蔣;二、往西投靠馬家軍;三、固守北平,繼續頑抗。究竟傾向哪一條路,傅作義決心難下。

1949年1月14日,毛澤東發表《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關於時局的聲明》,傅作義堅持「我死也不能敗在青年娃娃手裡(指聶榮臻和林彪)」。閻又文勸他說:「連委員長都敗在毛澤東手下,我們又何必計較呢。」

閻又文引導傅作義:我部非蔣嫡系,投靠蔣絕非上策,如今丟掉整個華北,老蔣怎能放過你。與馬會和,如今整個北平被共軍百萬大軍包圍,所以此路不通。第三條道路更不可採納。如果對抗共軍,北平文化古城將遭到毀滅性破壞,你將成千古罪人。最終,閻又文指出第四條道路——跟共產黨談判。

當時,傅作義上午發生的事,通過閻又文,王玉下午便已掌握,然後擬成電文直報中央社會部,社會部再轉給前線總指揮。根據上面指示,閻又文對傅作義展開「攻心」——爭取傅作義起義。後來,傅作義與中共和談,閻又文又作為談判代表,對談判過程進行詳細記錄。回到北平他把與葉劍英的談話記錄交給傅作義,傅作義看後沉思良久,說:「看起來,事到如今,只有放下武器這條出路了。」

1949年1月22日,閻又文以華北「剿匪」總司令部政工處副處長的身分,在中山公園水榭舉行最後一場中外記者招待會。閻又文代表傅作義,宣讀《關於北平和平解決問題的協議書》,以及傅作義的文告。

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交接。2月2日,傅作義攜鄧寶珊、閻又文一起到西柏坡見毛澤東。在那裡,閻又文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直接領導羅青長,正式恢復了組織關係。不過,真實身分仍未公開,他受命繼續隱蔽身分,協助完成傅作義部隊的改編和綏遠的和平起義工作。後來在達成的《綏遠和平協議》上,代表國民黨部隊簽字的竟是他這個中共特工!

閻又文對中共平津戰役的決策的重要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閻又文一家的合影。由於中共維護自己的光環,一直掩蓋閻又文是紅色特工,他的6個子女在政治、工作、生活上都因「父親歷史問題不清楚」,政審一關過不了,前途受到嚴重影響。(網路圖片)
閻又文一家的合影。由於中共維護自己的光環,一直掩蓋閻又文是紅色特工,他的6個子女在政治、工作、生活上都因「父親歷史問題不清楚」,政審一關過不了,一生前途受到嚴重影響。(網路圖片)

評述

中共竊政後,一直不公開閻又文的身分。彌留之際,閻又文對毫不知情的妻子留下遺言:「有事情找組織。」時年僅48歲。此後,閻又文的6個子女在政治、工作、生活上都因「父親歷史問題不清楚」,政審一關過不了,個人的前途受到嚴重影響。直到1993年,家屬才知道「閻又文是共產黨深度潛伏的隱蔽戰士」此時,都已臨近退休的6個子女,大半輩子都毀在閻又文的「隱蔽身分」上了。也可以想見,就算閻又文不過早離世,他能捱過以後的各種政治運動嗎?@*#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畢卉

評論
2017-08-05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