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廿四:天賜傅說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人氣: 4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祖己諫王

「敬天法祖」是商王最為重視的。武丁像他的先祖一樣祭祀天地日月和祖先,並率領民眾「事神」,虔誠恭敬地舉行各種祭祀活動。

有一次,武丁就帶領一干人馬舉行起祭祀成湯的儀式。儀式進行到第二天,「有飛雉登鼎耳而呴。」不知道從哪裡飛來了一隻野雞,落在祭祀用的鼎的鼎耳上鳴叫。

Liu_Ding
商朝劉鼎(Mountain/維基百科)

祭祀祖先是很嚴肅的大事。應該在野外的野雞,不僅跑進祭祀廳堂裡鳴叫,還落在祭鼎的耳朵上。王家的祭鼎是青銅製的,燒著火的鼎耳很熱,野雞竟然能停留上去,這不是個好的徵兆。

這個異象應該是不祥的徵兆,武丁直覺上知道自己或王室可能做了違反天意的事,上天借這只野雞來傳達警訓,一時間心生恐懼。

有個叫祖己的人做了一件事,叫作「祖己訓諸王」。

祖己看到這番景象,決定要先寬解君王的心,然後糾正他祭祀的事。他說:「君王不要擔憂,不如先來修正我們的政事。」──「王勿憂,先修政事。」

祖己於是從天道的角度跟武丁說:「上天觀察下界,主要是看他們的行為是不是合乎天道。上天賜給人的壽命有長有短,其實不是因為天要難為他,使人的生命中斷。下民中有不順從天道、不聽從批評的,上天會根據他的表現調整他的命運,以糾正他的德行,而且說:『看看他將如何應對?』」──「惟天監下民,典厥義,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絕命。民有不若德,不聽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乃曰∶『其如台?』」

然後祖己把武丁的不妥之處指出來:「嗚呼!大王主持著管理、訓誡人民的大事,天下人都是上天的子民。祭祀先祖的禮物不能過於豐盛呀!」──「 嗚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無豐於昵!」

皇天上帝才是創造宇宙萬物的始祖,獻給上帝的犧牲才應該在一切之上。祭祀先祖是常祭,供奉的犧牲過分豐盛了,祖己如此進諫。

這個祖己是何許人也?也是武丁的大臣。明君良臣,相得益彰。

天賜傅說

傅說是天帝送給武丁的,武丁最初是在夢裡見到他的。《史記‧殷本紀》說:「武丁夢得聖人,名曰說。以夢所見視群臣百吏,皆非也。」武丁得了托夢,在夢中看到了將要成為他良輔的那個人,還得知了這個人的名字叫做「說」(音「悅」) 。他醒來後,仔仔細細地將朝中大臣檢視了一遍,都不是他的「夢中人」。

「說」長相異於常人,「鵑肩如錐」、「形若植鰭」,雙肩高聳像收斂了翅膀的鳥一樣,是與眾不同的異相。武丁將夢中人的相貌畫了出來,派人去尋找。

有人在名為傅險的地方找到了「說」,將他帶來見武丁。「說」是個奴隸,長得人高馬大,很是強壯,當時正在築城,穿著繩子當腰帶的粗布衣服,看上去腕臂和肩膀像槌子一樣結實。

兩人雖沒謀過面,相見都不陌生,因為早在夢中見過。

武丁問傅說:「我夢到天帝把你賜給我,真的是你嗎?」

傅說回答:「天帝是把我賜給了你,你左手拉著我的衣袖,右手拱地向天帝叩頭。」武丁很高興,說:「確實是這樣。天帝是命你替我討伐失仲的。」

失仲是一個小國的首領,他的妻子生了一對雙胞胎,這兩個孩子長得頗有豬像,稱為「二豕」。失仲覺得不祥,就占了一正一反兩個卜求問上帝:「殺了他們?」、「算了,不殺他們?」占得的是「勿殺是吉」。但是失仲違背了上帝的意思,殺了其中的一個「豕」。上帝震怒,就命令武丁去征伐失仲,還將說賜給了他。

武丁按照上帝的意思,命說帶領商師「圍伐」失國,失仲的兒子不戰而退,對方的軍隊被伐滅,子民都臣服於商,失仲和他的兒子逃走了。說領兵占領了失仲的城邑,安撫了老百姓,從此以後失國也就成了殷商的屬國。

武丁立說為輔相,令他早晚待在身邊進納善言。因是在傅險這個地方找到的說,後來就用傅作為說的姓,叫傅說。

武丁在傅說的輔佐之下,商朝果然大治,「嘉靖殷邦」。

26916
傅說畫像(公有領域)

和伊尹一樣,傅說的身世也不可考查,家族來歷全無蹤影。

生有異相卻混跡於奴隸之中,又睿智博學又不知師出何門,這樣的人來在世上必然有他的使命。在成為武丁的大臣之前,他已經完成了另一件大事。

孟子說:「傅說起於版築之間。」什麼是版築?它是一種砌牆的方法。「以兩版相夾,兩邊置木椽,麥草纏捆,中填土以石杵夯實,築成土牆,以遏洪水。」

武丁尚未找到傅說的時候,傅說已經將版築術傳了出來,教給了他的奴隸工友們,使中國人從三千多年前就懂得築牆建屋。他的使命在此,所以必須也是個建築工。

版築術,在中國的農村裡至今仍然很常見,俗稱「乾打壘」,築牆時用兩塊木板相夾,兩板之間的寬度等於牆的厚度,用木椽先把兩塊板固定住,再在兩板之間填入拌以麥草等為筋的泥土,用石杵夯實,完成後抽掉木椽,拆去木板,一堵牆就矗立在面前了。

科技為本的現代,牆體這樣澆築:機械將兩塊鋼板相夾,機械往中間填入混凝土,機械振動夯實,機械除去水分,水泥牆完成。──撤掉機械,用的還是版築法。

天上有一顆天策星,也叫傅說星,《開元占經》說「傅說星光明,王命興,輔佐出」。傅說星的星光非常明亮的時候,君王的基業就興盛,輔佐的賢臣就會來。#

參考文獻:
1.《史記》
2.《尚書正義》
3.《清華簡‧傅說之命》
4.《荀子》
5.《墨子》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反饋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點閱中國歷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盤庚的遷都,對歷史學家來說,最大的功績也許就是史料的保全。太戊復興,75年的興旺史只留下幾個評語,武丁的59年執政,史稱「武丁中興」,幾乎完整地保留在殷墟遺址裡。
  • 盤庚開好了頭,在位的時間卻不夠久,遷都十四年之後,他的弟弟小辛帝即位。小辛帝沒能把大好局面維持下去。《史記》載:「帝小辛立,殷複衰。」
  • 打了九個世代的攤子,傳到了陽甲的弟弟手裡,商朝的第十九世王盤庚上任了。
  • 太戊修德給商朝帶來了盛世,可是他最後的一點私心又把功業毀了。商王的傳位規則,走的是「兄終弟及」為主,輔以「父死子繼」的道路。商朝的開朝君王成湯,大兒子去世得早,他的王位由小兒子外丙繼,外丙傳給弟弟仲壬,仲壬也去世了,輪到長子的兒子繼承。
  • 太甲去世,他的兒子沃丁成了商朝的第五個君王。沃丁任上,商朝的開朝元勳伊尹去世了。
  • 商朝成立後,成湯在位十二年後去世,他的大兒子去世很早,繼位的是小兒子外丙,外丙三年後也去世了;更小的兒子仲壬坐上了王位,四年後,仲壬也故去了。商朝的第四位君王是成湯的長孫太甲,伊尹作為師保(帝師)輔政。
  • 伊尹來得空靈,去得隆重,身後搶手。有一本記述自三皇至漢魏的歷代帝王的史學專著《帝王世紀》,是西晉大家皇甫謐所撰,裡面記述了商王對伊尹的厚葬: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餘歲,大霧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禮,祀以大牢,親自臨喪三年,以報大德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