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鑒恒:「中國式特色襲警」

人氣: 16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23日訊】8月19日,湖南省龍山縣,華塘派出所所長田萍仲駕私車下班回家,途中見一輛違規停車「佔用消防通道」,便下車對車主進行指責。車主不滿,與田在路端發生口角,車主的4名親屬(2人持木棒)聞訊趕到,隨後5個人圍毆田萍仲。田被拳打腳踢中拔出手槍,鳴槍示警。不料5人並未收斂,繼續實施毆打,並把田按倒在地欲搶其槍。在此過程中,「槍支發生走火」,未造成人員受傷。

以上記述源自大陸媒體通報,但網上有人指出:事實上,違規停車佔用的是普通車道,不是消防通道;打鬥中,不是槍支走火,而是田拔槍射擊,「人民群眾」奮力制止云云。

龍山縣派出所所長被圍毆的場景,有人用手機攝下並傳到網上。視頻中看,場面十分混亂,穿黑色特警制服的警察數名趕到後,也與民眾發生肢體衝突。畫面外還有不止一個民眾喊:「警察開槍打人!」視頻最後定格在田萍仲被5人按在地上的畫面,十幾隻手交纏一起抓住黑洞洞的槍管,不分勝負。但有人說,這個視頻也被「和諧」了,是段接的。

是以,事件出現了官方與民間兩個版本。官方與民間版本的最大分歧點在於:警察下班途中指責違規停車,屬於執法行為還是私人行為,網民認為看到違停應該通知交警前來處理,穿便衣的民警指責違停並與車主發生格鬥,屬於私人行為。網上評論,主要圍繞在警察下班後配槍是否違規、警察在私人格鬥中拔槍示警是否違規這兩大爭議點。

有的網友認為,無論如何,田所長拔槍示警,就是表明身分,之後繼續毆打或搶槍,是襲警犯罪,若在西方社會,那5人恐怕已成篩子了。也有人歎,堂堂派出所所長被5個社會青年按倒奪槍,這格鬥技不敢恭維,原來警察是「穿制服的稻草人」。有人說:派出所所長被按倒奪槍場面,是一場中國式特色襲警

近期大陸警方不當執法事件頻出,如河北警方拘留吐槽醫院食堂難吃的民眾;山西警方拘捕「礦難造謠」發帖人;陝西警方抓網上吐槽強制捐款者,等等。因此,龍山派出所長田萍仲拔槍事件是否也屬執法不當或違規,引發大量關注。

據《公安機關公務用槍管理使用規定》第二十五條 ,公務用槍應當集中保管,經批准可以由警察個人保管。

但是,第二十二條也規定,公安機關的人民警察應嚴格按照《人民警察法》和《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的規定使用公務用槍,有下列情形的不得使用槍支;
(一)處理一般治安案件、群眾上訪事件和調解民事糾紛;
(二)在人群聚集的繁華地段、集貿市場、公共娛樂及易燃易爆場所;
(三)在巡邏、盤查可疑人員未遇暴力抗拒和暴力襲擊時;
(四)從事大型集會保衛工作時;
(五)在疏導道路交通和查處交通違章時;
(六)與他人發生個人糾紛時;
(七)使用槍支可能引起嚴重後果時。

2016年年底,中共公安部發布的《人民警察法》修訂草案有部分內容引起爭議。草案規定,遇到「實施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行為或實施該行為後拒捕、逃跑的」,警察「經警告無效的,可以使用武器」。外界質疑這一規定可能會將權力濫用合法化。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表示,草案中有關「可使用武器情形」的規定與聯合國的基本原則不符,或會加劇權力的濫用。2015年5月,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候車室的警民衝突中,徐純合被槍擊身亡,警察開槍引發爭議,事後認定警察開槍行為屬於合法,而徐純合的家屬得到一筆撫慰金。

田萍仲指責違規停車,到底屬不屬於執行公務?這一點取決於違停車佔用的是消防通道還是普通車道。田與車主等人發生格鬥、口角,是私人糾紛還是妨害公務,取決於田在指責違章停車時是否使用執法語言、規範動作。田駕私車下班,穿便衣,很可能沒有使用執法語言和動作,車主情緒不滿,雙方多次口角衝突,最後上升為格鬥。打鬥中,田拔槍示警,應該說違反了槍支使用條例。最後,最重要的一點,到底是鳴槍射擊,還是走火,是整個事件性質的分水嶺。

近年來,大陸警民糾紛事件頻發,中共政府在處置下崗工人、強制拆遷、徵地、截訪、農民工討薪、控制網民言論自由等所謂的「維穩」中使用大量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民眾,使得社會矛盾尖銳化,警察成為民眾對抗獨裁暴政的出氣口,警察和城管經常被推到社會事件的風口浪尖,警察城管暴力執法,對婦孺大打出手的事件屢見不鮮,民眾反擊與警察城管發生肢體衝突、推翻警車等事件也頻出不斷。

另外,大陸官方也承認,民警進行「盤查、查驗證件、傳喚拘捕、使用武器警械等」執法活動時,缺乏全國統一的、有法律強制力的裝備配置、執法語言和執法動作方面的具體規範。這就更加據了矛盾衝突。警察執法不當與民眾發洩積壓的憤怒,同時發生,就造成了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所謂的「襲警」模式——用老百姓的話說:警察平時耍橫,橫的碰上愣的,愣的碰上了不要命的。中國式襲警,就是這樣的場面。

解決警民衝突與糾紛,警方執法素質有待提高,民眾法制觀念也要加強,這僅是從表面上看,解決不了根本。常年獨裁暴政下積聚的社會底層的憤恨如何解決?社會利益的再分配、社會運行合理性的扭轉,就是變革現行體制的問題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8-23 3: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