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話《笑得好》選譯

笑得好起死回生 花甲一半三十而立!

作者:允嘉徽
三十而立黑白解兮,昔日哲人怎樣看?。(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3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老師改學生的作文或卷子,牛頭不對馬腳的答案、言不及義的答解……可鬧得人啼笑皆非!這樣式的答案,原來三百年前就已經非常可觀了。看看這兩個不會認字和不會讀書毒笑話,就能明白一些時人「讀書」的時代風氣。

笑點:「太大」難分!

有個父親教心愛的兒子認識「大」字。為了要兒子能夠細心分辨,又以「太」字問他,結果兒子不識得。

父親教他說:「這是太公的「『太』字。」

他日,父親拿「大」字試問兒子。兒子認了一會兒,頗有把握地點頭說:「是了,這是外太公的『太』字。」

笑點:三十而立黑白解

老師出了「三十而立」的題目,令學生們作文破題。有兩個學生「黑白解」,「反向思考」剛好成一對,一個往年輕的方向想,一個往年長方向想:

有個學生這樣寫道:「兩個十五之年,雖有椅子板凳而不敢坐呀!」

另一學生這樣破題:「年過花甲一半,惟有兩腿直站罷了。」

石老*評曰:「文不在義旨上運思,卻專在字句上著筆,皆此二生之類也。」

時人讀書,不能領略內容意義、要旨,卻專在字句上思索琢磨,這個「三十而立」鬧出的笑話豈不讓人扼腕嘆息嗎!若說彼等說自己三十之時,一事無成、兩袖清風,惟有兩腿直站的份兒,也是當然的事兒吧。

*《笑得好》作者簡介: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人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謔稱「毒笑話」。石成金是清代的醫家,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佚失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向佛,認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經意識到:物慾橫流昏蔽了善性、風氣敗壞墮落了人心,腐蝕敗壞的世道人心已經是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了!石老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話」醍醐灌頂。過了近三百年後的今天來看看《笑得好》,果若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 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針」三昧!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烏魚全身都是營養,是臺灣漁民口中的「黑金」。(Nilfanion/Wikimedia Common)
    有人問「魚」字如何寫?人家立即寫下「魚」給他。那人細看「魚」字形體,搖著頭說道:「頭上兩隻角,肚下四隻腳,水裏行的魚,那有角和腳?」
  • 想奉承找關係的人緊緊張張地,豎著耳朵放不下,聽到「臨清流而賦詩」都有很特別的「聯想」……有相命的人被問到:「你向來相法十分靈驗,為什麼現在有時相不準了?」可知這兩者之間有相關性?
  • 俗語說:「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秀才是古代的知識份子,在科舉時代可以說是政府官員的「預備科」,秀才的風度、器識成了映照社會文化、道德水準的一面鏡子。看清代石成金的《笑得好》笑話集子,反映清代時秀才的「笑話」已經不少了。
  • 清代有一個人用33個字介紹他的兒子,看看這個笑話,看官們想一想,還有辦法把這人稱自己兒子的稱呼加長嗎?人間道上不僅處處誇富顯貴的,死到臨頭還不能罷休「死要名」的也不少,另一則:死要名 壽棺「好題辭」,也是清代浮世繪一例。
  • 富翁對債戶說:「你們如果家裡什麼東西都沒有還不了債,可對我罰誓……。」一個大債戶說:「我願來生變成你的父親還債。」富翁大怒說:「你欠我許多銀子,不僅不償還,反而要占我便宜,這有道理嗎?」正要打罵……。那大債戶說:「聽我說實話:我欠你的債太多,不是作牛作馬,就可以還得完的……」。
  • 祝壽的賀辭要怎麼說?怎麼說才不逆壽星的心意?常聽祝賀壽星的吉祥話「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三百年前的中國人,有人聽了這祝賀反而覺得不是味兒?為什麼呢?以下選錄清朝醫家石成金著錄的祝壽笑話「浮世繪」,可以反映當時的世道人心。從二則笑話中看人世、人事在迷途的輪迴,可貴也哉!
  • 看笑話怎樣《笑得好》?表面看笑話,內蘊看世道、看人心,清代醫家石成金的本心是讓人找回「好心」--善心。以下為現代讀者選譯《笑得好》,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話」,同時,比一比、較一較今昔,願天下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點:黑齒妓閉口藏齒說,白齒妓呲口露齒說。
  • 《笑得好》表面是笑話,內蘊是世道、是人心。看《笑得好》怎樣「笑得好」?將心比心。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話」,同時,比一比、較一較今昔,願天下人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點:剩個窮花子與我混混!
  • 百蟲之長「龍」有一天下了一道命令:凡是蟲輩中有三個名字的都要治罪。蚯蚓和蛆雙雙去避難。蛆問蚯蚓:「你怎麼有三個名字?」蚯蚓答說:「那識字的叫我為蚯蚓;不識字的叫我為曲蟺;鄉下沒知識的人,又叫我做寒現;這不就三個名了?」……三百年的毒笑話清代石成金《笑得好》選譯,笑得好笑出醒悟、笑回善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