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地獄的聲音 俄科學家鑽通「地獄之路」?

編譯:夏侯
科拉超深鑽孔(網路圖片)

科拉超深鑽孔(網路圖片)

      人氣: 248502
【字號】    
   標籤: tags: ,

上個世紀冷戰期間,前蘇聯為表現出比歐美自由社會體系更為優越,有意地開展系列的研究和競爭,包括軍備競賽、航天科技研究、超深井鑽探術、超常心理研究等多項領域。

單就超深井鑽探而言,這一項目研究的難度和複雜可以和研究宇宙航天的技術相提並論。1970年,蘇聯確定在科拉(Kola)半島展開16個超深井鑽探項目,由地質部部長伊夫根尼.科茲洛夫斯基(Evgeny Kozlovsky)親自指揮。鑽探的結果卻出人意料,在飽受共產運動摧殘的國家,發現了又一個震驚世界的超常現象。

1983年,蘇聯超深井鑽探隊已鑽至12,000米。鑽探隊又耗費了10年(19831993年),鑽通至12,262米,可知鑽探技術的難度,當時專用起重機從井下升起鑽機都要花70小時。

為了確定地殼岩石圈板塊運動的規律,通常採用聲學,即通過發送音頻信號,然後記錄聲音回波,以此來研究。當鑽井設備鑽到12,000米時,科學家的麥克風記錄到慘烈的聲音,被人們稱為「來自地獄的聲音」,鑽探隊鑽通的萬米深井,也被稱為「地獄之路」。

科拉超深井,井深12,262公尺。(Andre Belozeroff/維基百科)

「地獄的聲音」這一說法源於1984年9月27日,科拉超深井鑽探隊成員稱,他們打通了「地獄之路」,並錄到萬米以下傳來人類的聲音。這段音頻的原件已被蘇共當局下令銷毀,不過鑽探隊的科學家出於學術研究,特別複製了一份。

音頻記錄公布後,引起俄學界、政界的震驚,科學家、宗教界人士、部級官員都對此事從科學的角度進行慎重的思考和討論。瑞典紙媒和芬蘭的Ammenusastia報都對此事進行報導。

前蘇聯著名地質學家狄米爾.阿薩科夫博士(Dmitry Azzakov)是深井鑽探項目負責人,他說:「我們把特製的麥克風下放到深井中,用來記錄地質層中岩石板塊運動的聲音。但是,我們卻聽到一陣尖銳的人類的叫聲,那是因極大的痛苦而發出的慘叫聲。起初我們以為聲音是由我們的鑽井設備所產生。但是,當我們再次調整設備後,卻證實我們的懷疑,那哀嚎的聲音不是一個人的哭泣和呻吟,像是數百萬人在哀嚎和尖叫。」

他說:「我本來不相信有天堂或者《聖經》,但是作為科學家,現在我相信存在地獄。這一發現,確實令我們震驚。我們所見所聽到的不是幻覺,我們也絕對肯定,我們已打開了地獄之門。」

經濟學副博士謝爾蓋.塞內切夫(Sergey Semenishchev)說:「我們放入麥克風後,記錄到很多的叫喊聲以及其他的聲音等等。地下溫度非常高(高達220度),在那裏一切都是滅絕的,不可能存在活的生物。問題是,誰在叫喊呢?我們知道,能叫喊的只有生物,或者像我們一樣有肉身的生物。但是,像人一樣有肉身的生物一旦去世後,就會放入棺柩裡,埋在地下,立上石碑,對吧?但是(萬米以下)誰在那裏慘叫呢?」是否真的存在地獄?

在超深井鑽探項目終止的前一年,即1994年,人們最後一次聽到「地獄的聲音」。

當鑽井深度達到13,000米時,蘇聯解體了。鑽井技術員回憶當時的情景,他們說,以前也看過一些科幻小說,當然小說多多少少都會有幻想的成分。但是,當聽到萬米以下傳來的聲音時,一開始他們認為是麥克風的問題,或者出現其他的干擾,但是數次調整儀器後,聲音的真實和慘烈成為科學無法辯駁的事實。當時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鑽到這麼深,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深度,雖然打破了世界記錄,但也傳來讓人心碎的叫喊聲,那是承受痛苦時才會發出的聲音,包括強烈的怒吼聲和爆炸聲。

沒有一個地質學家會預料到事情的結果。地質內部溫度高達200多度,通常認為,超過萬米的鑽探深度,地質內部是「空」的,言外之意,不存在任何生物的可能,不會有任何活的生物,但卻傳來人類的聲音……二者之間存在著邏輯的矛盾,令科學家都感到不寒而慄。從科學角度,他們找不到任何可能的合理解釋,惟有從宗教神學角度,因為它很符合《聖經》等書籍對地獄的描寫和形容。

在國際科學論壇會議上,與會人員就地球深層傳來的超自然、超科學的聲音,向大衛.胡伯曼(David Huberman)院士輪番提問,因為現象超越科學的範疇,難以用科學現有的定理和語言解釋。胡伯曼院士對此無法說明,只重複「目前,它們的性質尚不清楚……」,為此會議期間胡伯曼院士也飽受質疑和折磨。

1995年,一股來自「上面」的國家力量阻止了鑽探項目。「上面」對鑽探團隊的說法是經費不足,必須停止。超深井鑽探的難度和複雜不亞於登入太空的航天研究,不過當時,有許多國際基金會已經準備好為鑽探項目注入資金,但鑽探項目還是被勒令停止了。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上面」對超深井內部傳來的聲音感到恐怖,與其以恐怖的心理等待未知的世界,不如就此停止。

「上面」不敢揭開那一個未知的世界,不想、也不願意面對真正的現實,人為的自我麻痺。在「不信天堂地獄,因果報應」的無神論指導下,繼續按照共產主義訓練的邏輯思維,「改天換地」、「戰天鬥地」,無所顧忌地行事,而不必時時刻刻面對地獄的慘叫帶來的心靈驚悸,以便繼續渾渾噩噩地生活下去。

參考資料:

1、PEH電視台視頻 《科拉鑽井12000米深處的叫喊聲》(телеканал PEH《крики на глубине 12000 м в кольской скважине》)

2、TV Center 專題報導 《地獄之路》;導演:弗拉基米爾.巴特拉科夫(Vladimir Batrakov)(ТВ ЦЕНТР 《Дорога в ад》,режиссёр  Владимир Батраков)

3、Imbf信息港文章《地質學家錄下真實的地獄之聲》(сайт Imbf, 「Голоса из реального ада записали геологи」)

4、Ridus新聞社文章《「地獄之路」之謎》,作者:瓦倫丁.德格雷夫(Valentin Degteryov)(Агентство гражданской журналистики 「Ридус」. Загадка 《Дороги в ад》 , Валентин Дегтеров)@*#

責任編輯:蘇筱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川普被認為「意外」當選美國總統,引發全球熱議,在琳琅滿目分析中,「社會主義警鐘響起」的說法獨豎一幟。
  • 希拉波利斯的地獄之門(Ploutonion)。(網絡圖片)
    在一些信仰中,人間是存在通往地獄入口的。近日,網絡流傳一組圖文,盤點傳說中的人間13處地獄入口。
  • 從前,有一個關於天堂和地獄的故事:一位武士一直懷疑天堂和地獄的存在。一天,他向白隱禪師請教:「真有天堂和地獄嗎?」白隱禪師問他:「你是做什麼的?」答:「我是一名武士。」「什麼樣的主人會要你做他的門客?看你的面孔猶如乞丐!」白隱故意激怒他,這時只見武士怒目相視,拔劍而出。這時,白隱緩緩說道:「地獄之門由此打開。」武士為之一震,心有所悟,遂收起寶劍,向禪師深鞠一躬,以謝開示。「天堂之門由此敞開。」白隱欣然道。這是一個人生選擇的故事,它告訴人們,人起心動念的善惡和一言一行的好壞,都是對未來的選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