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聯通混改釋放三信號 隔山震虎防私吞資產

中國聯通一名員工,非法獲取和出賣公民個資近13萬條,暴露出聯通監管機制不健全。圖為北京,王府井商業區中國聯通。(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聯通公布混改方案引關注。圖為北京,王府井商業區中國聯通。(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2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國聯通公布混改方案,引入「三三制」融資、去債務槓桿,但最重要的是隔山震虎、防止官員私吞國有資產。外界認為,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國企混改在所難免,但成功的關鍵在於習能否把老虎關進籠子裡。

8月16日,聯通公布780億元的混改方案,幾個小時後以「有關事項或需修改確認」緊急撤回。8月20日,聯通終於正式對外公布方案,除了之前傳說的民企大老阿里巴巴、騰訊、京東、蘇寧外,還有國企中國人壽入駐。

從路透社的數據來看,聯通混改是自2010年友邦保險上市之後,在亞太地區的最大一筆交易。從混改方案來看,聯通除了引入「三三制」籌資(聯通、BATJ等互聯網企業作為戰略投資者,公眾股東三足鼎立),還明確同股同權以及重組重大董事會,董事會成員從7名增至9名。

這次混改由發改委主導,作為電訊行業業績最糟糕的企業,聯通混改方案中能雲集諸多民企大老投資,著實令市場刮目相看,更折射了中國經濟和政治的亂象。

中國經濟減速防衰退  國企非動不可

有人把中國經濟比作高速列車,一旦停下來就得散架;而要避開經濟減速,需要新的拉動力量。習近平主導的國企混改正是在此背景下提出的。

從經濟大環境看,之前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投資、外貿和消費——基本都不見蹤影。有專家預測,未來中國經濟增長不僅面臨放緩,更可能面臨長期衰退。

貿易是中國過去三十年來促進經濟增長的最主要途徑。但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紅利已近耗盡,依靠美國、歐洲西方世界的外貿出口帶動經濟增長的動力已不足。加上貿易大戶美國,自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後,始終強調美國優先、保留工作機會的經濟政策,外界普遍認為中國要繼續保持巨額的對美貿易順差,是件不太現實的事。

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帶來的外貿與消費不振,中共政府轉用推動大規模投資來促進增長,但此舉同時也催生出數十萬億的信貸泡沫,讓房地產成為信貸資產的高位蓄水池。一旦資金大量流出,引發大規模通貨膨脹,必然對經濟造成直接的毀滅性打擊。

外界推斷,中共政府一方面會繼續高位鎖定房地產並控制信貸規模;另一方面冀望做大做強國企,使之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保持經濟增長速度。

國企欲借雞下蛋  民企擬換護身符

將民企多餘的投資導向國企,可以說是一石二鳥。第一,解決國企缺錢、去債務槓桿化的問題。第二,約束民企資金外逃。更有港媒指,騰訊、阿里巴巴等民企入股聯通是買政治護身符,雙方各取所需。

近年來,資產雄厚的民營企業有意出海,更有甚者從國內信貸、股市債市獲取資金,以對外投資的方式將國內資金轉移至國外,如萬達、樂視、海航等。為保住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目標,中共當局近來已對資金外逃迅速採取措施,而首當其衝的就是拿海外併購「買買買」民企大戶萬達、安邦開刀。而萬達集團的總裁王健林也曾公開表示,今後的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從聯通8月20日對外公布的混改方案看,幾大民企作為新引入的戰略投資者持有,扎堆進入,約占780億巨資混改的35.19%。其中騰訊訊達投資110億元,占5.18%;百度鵬環70億元,占3.30%;阿里創投43.5億元,占2.05%;京東三弘50億,占2.36%;蘇寧雲商40億,占1.88%。

財經專欄作家葉檀對聯通混改吸納諸多大老的結果表示,能讓這些公司一起加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到萬不得已,中國最精明的一波商人不會作出這樣的選擇。只有兩種解釋,一是不得不,二是獲得未來的承諾,將來的幸福足以抵銷這一次的付出。」

國企混改 重點在制衡黨政貪官

在上述背景下,國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開始登場,而混改引入的「分權控制」思想或是有意暗示「借力打力、隔山震虎」。

前黨魁江澤民時代進行的第一輪國企改革「抓大放小」,造成國有資產流失,成了黨政大員的家族企業。到其離任時,國資委名下僅剩189家中央一級國企。

以電信業來看,有移動、電信以及聯通三巨頭,前兩者是郵電分家而成,但聯通來頭最大,由江澤民主持的電子部、李鵬主持的電力部以及鐵道部共同組建。在歷次電信重組時,聯通也備受關照,外界傳聞聯通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把持。在中紀委巡視組進駐後,聯通有多名高管落馬,包括曾任聯通董事11年的常小兵也被立案調查。

但聯通的經營狀況卻遠遠落後移動和電信,在被定為「混改」第一批國企的示範樣本後,聯通改革備受關注。作為唯一一家在中國大陸、香港以及紐約上市的公司,聯通旗下有眾多子公司,且關係複雜,股改動向料牽動各方利益。

而綁進民營企業,可打破或降低黨政大員的暗箱操控,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制衡作用。有評論指,聯通是標本,投入了那麼多資源,如果連標本都做不好,聯通高管恐怕不是股權套現的問題,而是要向上謝罪的問題了。

混改成功關鍵在於習能否拿下江派

習近平改革國企的核心脈絡和目標仍是做大做強國有企業,在私營企業模式之外保留國有企業,以實現對中國經濟的宏觀調控。但能不能做到位,還取決於習近平的膽識和魄力。

大陸經濟學家茅于軾認為,不解決財產公有、權力私有的問題,中國的問題解決不了。國企改革的關鍵是政府退出,但因為政府在國企中的利益太大,他表示:「它絕對不可能退出,所以我對國企改革不報希望。」

對於目前國企、民企加強黨委,強調所謂的政治方向正確的問題,他分析說:「所謂政治方向就有黨的利益在裡面,政治就是黨的利益,不是國企本身的利益,所以國企改革沒有希望。」

紐約獨立評論員朱明則從政治角度分析:「對現階段的國企改革,習近平提出兩個『一以貫之』,所謂說堅持黨領導,可能是在暗示要對那些黨政大員或太子黨說不,這不是你家的私產,不能置入囊中,必須一以貫之;怎麼保證?強調規範國企的企業制度,一以貫之。」

從落馬的前常委周永康家族,到最近曝光的賀國強家族企業,都通過權力尋租,直接或間接控制諸多國企優質資產。朱明認為:「習近平打虎必須打到底,拿下江派殘餘勢力,沒有把這些大老虎、老老虎關進籠子,國企混改不僅阻力重重,也將漏洞重重。」#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01 1: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