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毛澤東和劉少奇的內鬥(下)

武德山

人氣: 98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31日訊】編者按:在中共官方公開的論述中,有關毛澤東劉少奇的矛盾,大都說成是在「四清」運動中的「深刻分歧」,然而事實上,他們在意識形態上高度一致,毛所批判的劉少奇的觀點和方法,其實都是經過毛認可並大力提倡的,與其說毛是因為與劉有「重大理論分歧」而對劉不滿,還不如說是毛因為對劉不滿而製造出「重大理論分歧」,他們之間的矛盾其實有更為實質的原因……

毛澤東71歲生日請人吃飯

12月26日,毛澤東71歲生日。當晚,毛在人民大會堂老北京廳請一些人吃飯。名單是毛自己定的。應邀的有部分中央領導人、各大區主要負責人及少數部長、勞模、科學家。毛讓幾位科學家和勞動模範跟他坐在一桌,其他常委和政治局委員坐別的桌。林彪本來不參加中央工作會議,這次毛澤東生日聚會,他被請來了。

毛一到場就宣布說:「今天不是請客,更不是祝壽,我拿自己的稿費請大家吃頓飯,也算是實行『四同』吧!」,接著說:「不能光吃飯,還要講講話呀!有些人一摸到一點東西,就翹尾巴,這不好。摸到一點不要翹,摸到兩點三點也不要翹。」他挨個詢問了全國勞動模範陳永貴、回鄉知識青年代表邢燕子、董加勤等人情況。接著說:「像大學裡那些書,越讀越蠢。」隨後就陸續批評社教運動中的一些認識和提法,「說什麼四清四不清,說什麼黨內外矛盾交叉?這是非社會主義的」;毛指責中央有的機關搞「獨立王國」;還說到黨內產生修正主義的危險。

據參加宴會的薄一波回憶:「席間鴉雀無聲。」沒有人順他說話。只有陳伯達在第二天的「全國工作會議」上發言,支持毛對劉少奇的攻擊。毛當夜把陳伯達找到家裡密談,說要搞掉劉少奇。陳伯達是最早知道毛意圖的人。

1964年12月27日《林彪日記》記載:「好不尋常!我、伯達、康生,成了毛生日的座上客,還有婆娘(林彪私下對江青的稱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來覆去問:中央有人搶班奪權,怎麼辦?要搞修正主義,怎麼辦?又問:軍隊不會跟著搞修正主義吧!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央書記處都要排斥姓毛的。毛還是黨的主席、軍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個天翻地覆。

今天,毛來電吩咐:『昨天我生日,心情舒暢,酒喝了過多,發了一通,不算數。』要我們不要傳開,我想毛下一步要從北京市委、從計委、從中辦、從文化部開刀。」

 「我動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把你打倒」

12月27日下午,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河北廳主持中央工作全體會議,討論《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陳伯達對文件作了一些說明,當陳伯達說到國民黨也說有黨內外矛盾的交叉時,毛說,我們這個黨至少有兩派,一個社會主義派,一個資本主義派。董必武發言,說,文件規定縣以上幹部定期調換好。毛說,現在15年了,成了獨立王國,北京,我說的不是北京市委,就有兩個獨立王國,你們去猜,我就不講了。陸定一發言,講了文化革命問題。毛說:文化部全部爛掉了,整個單位是資產階級和封建階級聯合專政。並點了部長和幾位副部長的名字。

12月28日下午,中央工作會議繼續進行,毛主持會,他帶來兩本書放在桌子上,一本是《黨章》,一本是《憲法》。這次會議討論《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提出的一些問題》的第一條「運動性質」,這是這次會議毛劉爭論的焦點。與會者發表意見,最後毛說,如果大家沒有意見了,我再講幾句:「請你們回去看一下黨章、憲法三章八十七條」,「我是黨員,我是公民。你們(他指著鄧小平和劉少奇)一個不讓我參加黨的會議,違反黨章,一個不讓我發言,違反憲法。」這一次主要是毛講話,劉少奇講的很少。毛講的話很尖刻,雖未點劉少奇的名,但與會者都明白他的鋒芒所向。

劉少奇趁著毛情緒激動之機,同他商量召開全國人大會議,選舉國家主席。毛事先沒有思想準備,不好拒絕,表示同意。過了一會兒,毛反應過來,怒氣沖沖地說:「現在就交班,你就做主席。」

1965年1月3日,劉少奇當選為國家主席。全國上下組織了歡慶活動,遊行隊伍舉著彩旗、舞著獅子、放著鞭炮,並排抬著毛和劉的巨像。報紙上大篇幅地報導:「毛主席、劉主席都是我們最愛戴的領導人。」中共高層有不少人暗自稱讚劉少奇在制止饑荒上立了功,就連與毛親近的人也認為劉有能力、「有辦法」,逐漸跟劉親近,與毛疏遠。甚至有人建議,劉當選時在天安門城樓上掛劉的像而不掛毛的像。劉少奇趕快否決了這個提議。

正當劉少奇當選之時,王光美被招到人民大會堂「118」室。毛當著王光美的面,劈頭蓋腦罵了劉少奇一頓,仇恨之心溢於言表。劉少奇與王光美僵坐在那裡,靜聽毛的訓斥。

中共高層沒人出來跟毛一起批劉少奇,實際上同情劉的人占多數。中央工作會議期間,朱德、賀龍等人曾找過劉少奇,希望他顧全大局,要謹慎,要尊重毛澤東。會後,劉少奇去找毛澤東作了「自我批評」。

1月13日下午3時半,劉少奇召集了一個黨內生活會,參加會的有中共政治局部分常委、政治局委員、各中央局第一書記、周恩來、鄧小平等17人,劉少奇當眾作了檢討。參加會議的王任重在當天的日記中以「難忘的一天」為標題,寫道:這種事在全世界共產黨的歷史上都是罕見的。[4]

毛澤東對劉少奇的檢討回話說:這不是尊重不尊重的問題,而是馬克思主義同修正主義的問題。斯大林曾對鐵托說過,「我動一根小指頭,世界上就沒鐵託了。」毛學著斯大林的口吻對劉少奇說:「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動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把你打倒。」

幾位年長者不敢出面支持劉少奇,只是出來「勸架」。劉少奇違心地屈從了,表面上說了些恭敬毛的話。

「中央有兩個獨立王國」

在農村教育運動開展的同時,在國民經濟領域,毛澤東發起了對劉少奇的奪權鬥爭。1964年6月,召開中央工作會議,毛發言批評李富春任主任的國家計委提出的「大力發展農業,基本解決人民的吃、穿、用問題」的「三五計劃」,「是學習蘇聯做的,不符合中國實際,行不通。」他藉口蘇聯陳兵中蒙邊境,戰略導彈指向中國,提出要準備打仗,「三五計劃」應以發展國防工業為重點,大力發展攀枝花三線建設。他派陳伯達到國家計委做調查,成立小計委;派余秋里任小計委主任、黨組書記,取代了李富春。

毛澤東心裡清楚:蘇聯只反對毛澤東,不反對中共,不反對中國政府,不會出兵進攻中國。反對李富春提出的「三五計劃」是針對劉少奇的,因為「三五計劃」是劉少奇支持並批准的。搞攀枝花三線建設是為了取代「吃、穿、用」的「三五計劃」,也是針對劉少奇的。後來,此項目花錢很多,引來不少社會責難。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劉少奇「靠邊站」了,攀枝花三線建設也就不了了之。

毛在中央會議上說,「中央有兩個獨立王國」,中央書記處和國家計委。他所說的獨立王國,不是指他領導的,而是劉少奇領導的,要求發動群眾推倒他。毛還向周恩來明確交代:以後計委工作直接由你領導,向中央找我匯報。這樣就把發展國民經濟的領導權從劉少奇那裡奪回自己手中。

毛要林彪把軍隊牢牢掌握住,不要讓劉少奇插手

1964年夏季開始,在意識形態領域,從哲學、經濟學、歷史學諸多方面,中共開展了在文化戰線上規模最大的批判運動。哲學以楊獻珍的「合二為一」為代表,經濟學以孫冶方的「生產價格論」、「企業利潤論」為代表,歷史學以翦伯贊的「歷史主義」和「進步政策論」史學觀為代表。把他們的學術觀點同政治鬥爭掛鈎,帶上修正主義帽子,在《光明日報》、《紅旗》雜誌等報刊上連續發表批判文章,形成政治討伐。瞬時在文化思想領域攪起軒然大波。

1965年2月底,毛澤東離開北京,4月到達武漢。4月22日,毛找來林彪單獨密談,他交了要打倒劉少奇的底。他要林彪把軍隊牢牢掌握住,不要讓劉少奇插手軍隊。

1962年後,特別在1964年—1965年期間,林彪在軍隊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大力宣傳毛澤東,印發《毛主席語錄》,召開「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積極分子大會」,把毛抬上神壇。

評述:

中共黨內,提出「毛澤東思想」並且賣力宣傳「毛澤東思想」的人就是劉少奇,是他將毛澤東供上了「神壇」,並因此步入中共高層核心成為毛的左膀右臂。劉少奇與毛澤東的矛盾並非是表面上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與「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對立,其實質是毛認定曾經的得力助手已經嚴重威脅到了自己的權位,是他身邊會像反對斯大林一樣反對自己的「赫魯曉夫」。

注釋:

[4]《王任重日記》1965年1月13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01 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