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中共在澳洲校園煽動「紅色愛國情」

獨立顧問加諾特警告,中共想讓中國公民在海外留學期間仍保持對共產黨的高度忠誠。(大紀元合成圖)

獨立顧問加諾特警告,中共想讓中國公民在海外留學期間仍保持對共產黨的高度忠誠。(大紀元合成圖)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澳洲悉尼綜合報導)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的一名前顧問日前提醒澳洲高校,應該小心澳洲大學校園內出現的「狂熱的紅色愛國主義」,那是中共在中國留學生中煽動所謂的「愛國熱情」,會給澳洲國家安全帶來風險。

現在身為獨立顧問的加諾特(John Garnaut)在澳洲金融評論高等教育峰會(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s Higher Education Summit)中說,中共想讓中國公民在海外留學期間仍保持對共產黨的高度忠誠。這意味著無論到世界任何地方,包括澳洲(澳洲的海外留學生中有30%是中國留學生),這種要求會如影隨形。

加諾特表示,近幾個月來已經有好幾個這方面的例子,事件中,中國留學生對他們覺得有反華情緒的教師發起了反對行動。

例如,在澳洲國立大學,一名講師在中文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條禁止抄襲的中、英兩種語言的警告。一些學生將這視為攻擊,他們發起行動,強迫老師做出長篇道歉。

還有一個例子是一名大學講師上課時用了一張從網際網路上下載的世界地圖,而這張地圖沒有按照中共希望的那樣劃分中國和印度的邊界,該講師因此陷入了麻煩。

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分析說:「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喪失吸引力之後,它更多地強調民族主義,所以中國留學生變得對種族問題太過敏感。把教室裡簡單的學術問題拿來做文章,動不動就說受到種族歧視。他們習慣了跟著共產黨走,把不大的問題誇大,還上升到政治層面。」

據陳用林介紹,中領館通過學生會控制中國留學生,並要求留學生在中領館進行學歷認證,還要求他們到領館報到,這樣才會得到中共所謂的「領事保護」。但「實際上中共對真正出事的學生很少給予所謂的保護,更多的是利用學生為中共政府工作」。

他表示很多留學生只要稍微給一點好處,就會願意為中共政權服務。「中國出去的留學生本身就可以說是中共政府的資產,中共招募他們很容易。一方面利誘,一方面脅迫,因為他們與在中國的親屬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利誘加脅迫後,幾乎沒有不就範的。」

加諾特說:「澳洲面臨的挑戰是,對於我們最大的客戶正在指示身處澳洲的學生和老師保持狂熱的紅色愛國熱情,我們該如何應對。」他還表示,中共的目標是在全世界確保其黨的利益,不論中國人去哪裡都要進行監視。

澳洲高等教育具吸引力

澳洲國際教育協會首席執行官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只要澳洲能提供潔淨的空氣、一個包容性的社會以及世界一流的學府,中國學生就會想來這裡學習。他說:「(紅色愛國主義)的影響帶來的結果是,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將很大程度上犧牲我們的價值觀,這會成為一個大問題。」

出生於中國的堪培拉大學副校長李榮譽教授(Rongyu Li,音譯)表示,中共政府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想維持其政權。但他表示,現在中國人能通過出國和網絡接觸到外面的世界,這意味著中共不能再使用過去那種「洗腦」方式。

但陳用林不以為然,他說:「澳洲大學的大陸留學生出國前一直在中共洗腦宣傳下成長,不太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中共說什麼就信什麼。大部分這樣的學生做事的基點已經站在維護中共利益上了。」

另外,還有一些澳洲高等教育界人士擔心失去中國留學生市場。陳用林則認為澳洲不可能失去這個市場,「中國留學生大批地跑到澳洲來,就是對中國的教育不滿意。由於僵化的教育,中國在很多領域達不到世界領先水平,中共教育部倒是花了很大的資金送中國高材生到外國學習,甚至還派人盜取國外先進技術。」

中共向海外輸出影響力

加諾特曾是費爾法克斯媒體的駐中國記者,後來成為澳洲總理和內閣部門顧問。他表示,中共依靠一個名為「統戰部」的機構對外國施加影響。他說:「這個部門在澳洲有很大的影響,只是很多澳洲人不了解。」

「該部門的目標之一就是給中國學者和學生一些好處,讓他們感覺在中共統治下可以自由地出國和回國。在國外提升你的知識水平,並將其帶回中國,你將會有很好的待遇。」

儘管澳洲主流媒體廣泛報導了中國富商對澳洲政黨的政治獻金,以及中共對澳洲政界的影響,澳洲大學內發生的很多事情並沒有被曝光。

加諾特說:「如果我們想要保護澳洲教師們的利益,為他們提供安全的工作場所,那麼公眾真的應該重視這件事,大家需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以及中國學生在中文網際網絡上針對澳洲教師都說了些什麼。」

特恩布爾聯邦政府已經表示,將在年底之前加強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方面的法律。#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