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愛情 婚姻佳話】

【千古佳偶】窈窕淑女與周文王天作之合

作者:懷荏荏
【千古佳偶】窈窕淑女與文王天定之合。清‧焦秉貞《歷朝賢后故事圖》中的窈窕淑女,太姒。(公有領域)

【千古佳偶】窈窕淑女與文王天定之合。清‧焦秉貞《歷朝賢后故事圖》中的窈窕淑女,太姒。(公有領域)

      人氣: 21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時序入秋,七夕、中秋,接踵而來,涼風吹秋聲,愛情的聲紋也在胸臆中幾分蕩漾、縈迴。幾千年的中國文化中,積澱著許許多多七夕和中秋的情分,一千零一夜說也說不完。大紀元【千古愛情 婚姻佳話】系列說說天長地久的愛情故事,陪伴讀者迎七夕、中秋佳節。

愛情婚姻經典詩篇 

中華文化中,愛情婚姻的經典詩篇,常在情人之心的,就是一首《詩經.周南.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時心中揚起的情歌名句,從古傳頌至今。《關雎》是《詩經.周南》的開章之篇,描繪「君子」對賢德淑女鍾情、相思,進而君子與淑女完成天作之合。《關雎》情歌,明確了天作之合的愛情與婚姻的定位與意義。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關雎》詩中擔綱演出的「君子」與「淑女」是誰呢?《毛詩序》中說《關雎》是為了闡明「后妃」之德。詩篇中的「淑女」指示某位「后妃」。《詩大序》記載,指出這是讚頌周文王及夫人太姒的一首詩。在春秋時代,「君子」並不是一般的稱謂,而是對「吾君之子」的敬稱。《周南.關雎》是周國的國風,故而「君子」當然指周國的國君之子,西伯姬昌,後來追尊諡號周文王,那文王的「后妃」就是太姒。

周文王體悟到,上古時期,三皇五帝皆是順天道而行,聖王之德猶如日月,協調運行映照世間,福澤大地九州萬民,善惠天地萬事萬物。(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聖人明君周文王,他是詩歌《關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中的主角。(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君子與淑女的初遇戀歌

周文王姓姬名昌,季歷之子,商紂封其為西伯,即西部諸侯之長,亦稱西伯昌、西伯侯。子周武王開創周朝,追尊諡號為周文王。《關雎》詩篇刻錄了周文王和太姒的戀愛與結婚進行曲。

文王在渭水濱邂逅一窈窕淑女。短暫的際會、交談,那位美麗佳人的笑顰倩影、勤勞賢慧的嘉德丰采,讓文王留下難以忘懷的印象。文王和太姒的初遇,短暫的交談有如星際的交會,擦出無際的光亮,靈犀相通愛慕相繫。分離後夜夜日日輾轉反側,不論是在夢中或是醒來,都是蕩氣迴腸的思念,念念不忘那善良賢慧的佳人丰采……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

周文王對妻子太姒一見鍾情的初遇情歌,真率熾熱的愛戀細膩深刻、蕩氣迴腸,傾瀉思慕和追求的心意。對愛情的浪漫嚮往、寄予結婚共組家庭的心願,這正是亙古以來有情人心中的嚮往,也是最美麗、莊嚴的愛情詩篇、婚姻樂章,成就家庭人倫穩固社會的基礎。從歷史的繪卷中看,文王和太姒的愛戀與婚姻,建立人倫規範,成家安邦,環環相扣,是冥冥中早有安排的天作之合

堅貞雎鳩 神賜婚姻樂章

關關而鳴的雎鳩是一種水鳥,朱熹《詩集傳》說,雎鳩「生有定偶而不相亂,偶常並游不相狎」,就是說這種鳥固定配偶、情意專一;平常一起出游舉止高貴、裝重而不放浪。情意專一固定配偶的雎鳩隱喻夫婦間應有的倫常關係,以及莊重高貴的行止,而文王與太姒的愛情與婚姻正是這樣的典範。

宋 馬遠《梅石溪鳧圖》。(公有領域)
宋 馬遠《梅石溪鳧圖》。(公有領域)

結舟作橋娶親 天地生輝

據《列女傳.母儀傳.周室三母》記載,文王的妻子太姒(姒姓),出生於大禹後代的有莘氏部落(今陝西渭南市合陽縣東王鄉莘里村),在歷史上以賢德著稱。

太姒是出身於貴族家庭的公主,不但沒有驕奢習慣,而且品德高尚,史書記載她「德配天地」。她孝順父母、恭敬師長、忠敬愛夫,慈愛他人,節儉自持,專於各種女紅與家事,善良溫婉又有賢德、孝慈仁愛且深明大義。這樣善良美好的淑女打動西伯侯(後人尊稱文王)的心,讓他輾轉反側、日思夜念。周人敬奉神明,婚姻大事不可能草草決定,文王占卜請示神明,占卜的紋路顯示,與這名貞靜善良勤勞的淑女結婚非常吉祥,文王於是親迎於渭水濱。

太姒,窈窕淑女,在水一方。當時渭水湯湯,水上無橋,西伯侯為了迎娶太姒便造舟為橋。一艘又一艘的小舟,舟舟相連,成為浮橋。文王終得率領臣民迎娶思慕的情人太姒,「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迎親陣列跨過連舟浮橋將新娘迎進西伯侯的領地西歧;周國百姓歡呼雀躍,結彩懸花舉國賀慶。彼時,鐘鼓鳴奏,隆重歡慶,楊柳青青沐春露,渭水河花翠清揚,氤氳瑞靄呈嘉祥,天作之合天人同慶,場面何等盛大光彩!

《詩經.大雅.大明》記載文王和太姒天作之合的景象: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
文王初載、天作之合。
在洽之陽、在渭之涘。
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大邦有子、俔天之妹。
文定厥祥、親迎于渭。
造舟為梁、不顧其光。

后妃之德 聖君之佐

文王盛大光彩迎娶了思慕的窈窕淑女太姒,爾後,夫妻一體齊家、治國合作無間,開創了令後代敬仰的德政偉業。

周室三母:指周朝三大賢母,即太姜、太妊、周文王之妃太姒樹立后妃之德範典。圖為清‧焦秉貞《歷朝賢后故事圖》中的太妊。(網絡圖片)
周文王之妃太姒樹立后妃之德範典。圖為清‧焦秉貞《歷朝賢后故事圖》中的太任。(網絡圖片)

太姒旦夕勤勞、全力以赴地扮演賢妻、良母、后妃、輔臣的角色。文王在賢妻的輔助之下沒有後顧之憂,專心致治,大興教化。謙虛慈悲為懷的文王秉承先祖遺風,以仁德治國,行剛健布厚德「網開三面」,敬賢德、護老幼,慎罰保民。他身穿樸素布衣,心繫著吾土吾民,國人有獲罪於紂王的,他用自己的土地作交換贖回獲罪的子民。

文王的聖德有如風吹草偃,引來許多賢德名士歸附他。歷史上有名的辭讓避位而隱居山中的伯夷、叔齊,聽說文王對老人很敬重,也專程來歸順。文王這些仁愛的治國之道創造了偉大的政治典範,讓孔子做夢都想回到周的時代。

宋.李唐〈采薇圖〉畫上伯夷、叔齊鬚髮蓬鬆,面容清瘦,目光堅定,神情、姿態生動傳神,二人對坐石壁下,四周老樹環繞,采野菜用的小鋤、竹筐置於地上。(公有領域)
宋.李唐〈采薇圖〉畫上伯夷、叔齊鬚髮蓬鬆,面容清瘦,目光堅定,神情、姿態生動傳神,二人對坐石壁下,四周老樹環繞,採野菜用的小鋤、竹筐置於地上。(公有領域)

當時有虞和芮國人有土地糾紛,爭訟不能解決,因為聽到西伯侯聖善賢明,諸侯間若有紛爭都找他評斷,就前往周國去找西伯審斷。他們入了周國之地,一路看到這般景象:農夫在田間小陌互相讓路,晚輩總是禮讓長輩;來到城鎮,看到男女授受不親分道行走,頭髮斑白的老人身上不負重物;來到朝廷,看到士人禮讓大夫,大夫禮讓卿相。這兩人一路走過來,還未見到西伯就感到無地自容,互道:「我們爭的,正是周人以為恥而不要的,再前往見西伯,只是羞辱自己罷了!」於是返程相讓而去。諸侯聽到了,都說「西伯蓋受命之君」。

後人尊稱文王之妃太姒為「文母」,和文王的祖母太姜、文王的母親太任並稱「周室三母」,是天下母儀的典範。太姒繼承文王祖母太姜和母親太任的美德,日日夜夜、旦夕勤勞,孜孜矻矻光大了主婦之道、賢妻之德,母儀天下。文王晚年時,周國已經「三分天下有其二」了。「文母」太姒為被後人尊為「周十臣」(周朝十位著名大臣),是周十臣中唯一的女性。太姒十分注重十個兒子的品德教育,其子武王開創了周朝偉業、周公制禮作樂,為周代社稷和後世文化奠定了基礎,太姒則樹立了中華民族「后妃之德」的典範。

史上留下「文王治外,文母治內」的讚美,後世稱妻子為「內子」、「內人」,稱丈夫為「外子」的典故,據說也是由此而來。周文王和太姒的天作之合,譜下中國經典的愛情之歌、婚姻樂章,從古傳唱至今。

*註:《列女傳》故事之頌文,稱讚太姜、太任、太姒三姑的賢德成就周文王、周武王的大業興邦,尤其是太姒最賢德。頌贊:「周室三母,大姜任姒,文武之興,蓋由斯起。大姒最賢,號曰文母。三姑之德,亦甚大矣!」@*#

點閱【千古佳偶】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我聽說聖明的天子,是把財富藏在四海之內的老百姓家裡。這叫藏富於民。您藏富的地點不對,不發生天災,也會發生人禍。現在沒有發生人禍,只是發生了一點天災:燒掉一個庫房而已。這不是很幸運、很值得祝賀的嗎!
  • 【千古佳偶】窈窕淑女與文王天定之合。清‧焦秉貞《歷朝賢后故事圖》中的窈窕淑女,太姒。(公有領域)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一首歌頌婚姻的詩篇,詩中記錄了一位不平凡的女子,和一樁改變歷史的愛情。
  • 曾侯乙編鐘(網路圖片)
    現代學界尚不清楚古代蝕刻裝飾技術是如何做到的。蝕刻裝飾,即在春秋戰國時一些銅劍、銅矛上飾有菱形的花紋或火焰紋。菱形花紋的凹槽由蝕刻而成,然後以含有銅、錫、鐵、硅等元素的另一種合金與兵器的青銅基體接觸,通過接觸面上的擴散,形成美麗規則的紋飾。譬如越王勾踐劍、吳王夫差矛均有這種蝕刻裝飾。
  •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不同於世上其它國家歷史,華夏舞台以朝代更替方式呈現其獨有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特色。貞觀二十二年太宗親撰《帝范》一書,分君體、建親、求賢、審官、納諫、去讒、誡盈、崇儉、賞罰、務農、閱武、崇文十二篇,賜皇太子李治(後為唐高宗),闡述帝王之道,垂范萬世。
  • 詩經賞析(小玉/大紀元製圖)
    綠色為間色(閒色),黃色為正色。現在把黃色當成了陪襯,綠色當成了主色,這顯然有違古代聖人留下來的禮制,看過去也很不協調。
  • 周文王畫像(網路圖片)
    一個人在他生老病死的生命規律中,會形成很多個人的習慣和積弊,一個王朝同樣如此。在它數百年的運作中,也會留下許多根深蒂固的習性和觀念。自成湯建立商朝,王位傳至紂王時,商朝國祚已享六百多年。即使紂王後期窮奢極慾,不敬上天,致使生靈塗炭,陷萬民於水火,可是無論諸侯還是百姓,對起而伐紂一事依然心存疑惑。
  • 從謙卦的讚譽來看,謙而又謙的君子,能長久的以謙卑來蓄養自身的美德,即使他遇到類似大川大河的危險,也會化難呈祥。(大紀元)
    從古至今,從東方到西方,謙讓、謙遜、謙卑都是非常美好的傳統品德。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也吹拂著淳淳的謙善之風。當現代人生活的環境中,受到各種現代思潮的衝擊,導致人際關係緊張。在面對重重心理壓力的環境下,謙下為懷、謙遜禮讓的淳厚古風,或許更讓人懷念。
  • 周文王名姬昌,人稱「西伯」,他秉承先祖的遺風,以仁德治國,善待百姓,愛民如子,臣民敬天守法。(大紀元)
    文王經過七年的「羑里之厄」,出獄時已是鮐背之年的老者(已91歲)。這位上有殺父之仇、下有喪子之痛的老人在出獄後再次面對紂王時,心中除了大任賦予的聖者之心,承載的上天使命之外,也剔除了個人的愛恨。
  • 周文王
    古公亶父有三個兒子,長子太伯,次子虞仲,三子季歷。季歷生下了兒子昌,有聖賢的祥兆,古公想把王位傳給昌,他的長子和次子就去了南方,把王位讓給了季歷。季歷繼位後,繼續實行古公的德政,努力施行仁義,諸侯都歸順了他。
  • (大紀元資料室)
    (shown)周文王姬昌,雖沒有親自統一天下,卻是三代聖王的代表。他不僅以盛德威服西方各國,更寫下了儒家經典《周易》,而文王禮賢下士的故事,至今仍被傳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