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大才子蘇軾的音樂「琴」緣

作者:仰岳
明 文徵明《倣趙伯驌後赤壁圖》(局部),描繪蘇軾與二友人攜酒與魚復遊赤壁。(公有領域)

明 文徵明《倣趙伯驌後赤壁圖》(局部),描繪蘇軾與二友人攜酒與魚復遊赤壁。(公有領域)

      人氣: 12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是北宋繼歐陽修之後的文壇領袖,詩、詞、書、畫幾乎樣樣精通,為全方位的國學大家。清初文學大家王士禛曾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蘇軾在三十七歲時被朝廷派任杭州通判,他勤政愛民,這裡的百姓原本飽受水災之苦,他構築的堤防不單解決了水災問題,「蘇堤春曉」更為西湖十景之首,一直留存到今日。

蘇軾。(網絡圖片)
蘇軾。(公有領域)

聽箏作詞

蘇軾在公務之餘,悠遊於西湖的山光水色間,與文士們一同賦詩、填詞、飲酒、作歌……這期間也寫出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

一日蘇軾與詞家張先同遊西湖,船到湖中央的湖心亭附近,亭中有文士劉氏兄弟二人,此二人家逢喪事正值守孝期間,或許是前來散心吧!

此時正有一舫船經過,上有一女子正彈著古箏,風韻典雅,清新脫俗。箏相傳源自戰國時期的秦國,其聲清亮高急,如同秦人剛直的性格;後世也有人以其音「錚錚然」故名之為「箏」。蘇軾見劉氏兄弟為眼前這位美麗的姑娘著迷,呆立在那,看著她彈奏著古箏翩然遠去,因此戲做一詞《江城子》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鳳凰山剛剛過下雨了,天氣正放晴,水面風吹過,晚霞光明燦爛,更顯著艷麗。就像一朵出水芙蓉,盛開後還是嬌美盈麗。不知那裡飛來了一對白鷺鷥被芙蓉吸引著,心中好像懷有情意,傾慕著芙蓉美麗的容貌。

忽然聽到江面傳來彈奏箏的樂曲,音色卻是哀婉,含情悲苦,是想給誰聽呢?此時如煙的水氣飄散了,想必是這憂傷的曲調令煙靄為之斂容,雲彩為之收色,彷彿是湘水女神在傾訴自己的哀傷。想等待曲終了後前去詢問,然而彈箏人已飄然遠逝,只見青翠的山峰這時仍靜靜地立在湖邊,就像那哀怨的樂曲仍然蕩漾在山間水際,餘韻猶存。

杭州西湖蘇堤。(大紀元資料室)
杭州西湖蘇堤。(大紀元資料室)

在這首詞中,隱約可看出蘇軾幽默的一面,二位守孝中的兄弟居然為美女所傾倒,想前往探訪之,然而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只能讓女子悄然遠去……

在人世中,情似乎是個死關,不只是一般平民,大文豪蘇軾也是如此。他的結髮妻子王弗年紀輕輕就病死,他為此又寫了《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或許是當局者迷吧,他人的情容易看出,自己的情卻深陷其中。

這期間蘇軾也結交了一位好友:佛印和尚。民間傳說蘇軾的前世曾經是個修煉人,因「情」關未過抱憾而死,他的師兄十分惋惜自己的師弟修行未果,發願要再次轉生度化師弟,這位師兄就是這一世的佛印和尚。他們二人一見如故,時常在佛學和文學上相互切磋,彼此亦師亦友,又衍生出了一段段民間傳奇、文學佳話。

蘇軾了悟佛緣

為了精進蘇軾修煉的心,佛印禪師不時啟發他珍惜修煉的機緣。一日他帶著蘇軾到西湖壽星寺去拜訪住持道潛禪師。

剛走入壽星寺,蘇軾看看四周景物,便說:「我生平並未到過這裡,但這裡的景物卻很熟悉,就像在這裡住過一樣。」道潛禪師微笑點頭說:「你再仔細想想!」。蘇軾又說:「從這裡走到懺堂,應該有九十二個台階。」之後一數果然如此。此時,蘇軾明白了自己前生曾經是這裡的僧人。

日後蘇軾持續實修,了解到世間無常,人生只是仿若來住店,匆匆一過啥都不留,他留下了《南華寺》詩句:「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蘇軾與佛印。(大紀元資料庫)
蘇軾與佛印。(志清/大紀元)

修煉後的蘇軾不只在文學上的成就更高了,寫出更多歷久不衰的作品,在音樂審美的修為上也更為出色,從他一首聽琴的詞《減字木蘭花》就可以看出:

神閒意定,萬籟收聲天地靜。玉指冰弦,未動宮商意已傳。
悲風流水,寫出寥寥千古意。歸去無眠,一夜餘音在耳邊。
 

彈琴者演奏的神情清閒而自信,天地自然的聲音彷彿暫時停止,靜悄悄的只剩下琴音。潔白纖秀的手指撥弄著清亮的琴弦,曲調尚未彈出時,我就已體會了彈琴者要表達的意境。

或如悲涼的秋風,或如連綿不絕的流水,曲意高遠,作者豐富的人生閱歷如在耳邊。回家後我心神如停留在聽琴的時刻,整夜無法睡去。琴曲優美的餘聲整夜繚繞在耳邊,就像古時的歌姬韓娥唱出的完美歌聲繞著城門梁柱三日不絕,這琴音的餘韻真是太美了啊!久久都未能散去。 

宋徽宗聽琴圖(局部)。(公有領域)

這首寫琴詞是描寫蘇軾聽音樂過程的感受,說明演奏者深厚的修為學養,詞中通過描寫彈琴人的神情動作和其演奏的樂曲的韻味,來反映出琴高雅的意趣。玉指冰弦或指其技藝的高超,未動宮商意已傳表達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層次。還未演奏就已是氣韻流淌,震懾了聽琴之人。

悲風流水,寫出寥寥千古意。這句可說有二種意涵,其一指音樂曲高意遠,背後有著數千年傳承的故事意境:有多少世人能聽明白其意涵呢?知音難尋啊!其二指演奏的樂曲不但美妙而且感動人心,與聽者產生極深的共鳴,其餘音久久不能散去。整首詞如同一幅畫面,簡潔有力,意涵深遠無華飾,琴聲與詞意完美地融為一體。

蘇軾「琴」緣

說到琴,在杭州這裡,蘇軾有著這樣一段美麗的故事:

琴操是當時一位名妓。其名字源出自東漢樂師蔡邕所撰的《琴操》一書,以之為名可見其琴藝非凡。她本出身官宦人家,卻因家中變故只得賣藝維生,蘇軾當時感於琴操的文采及家中變故,不忍其淪為妓戶,因此將她贖身,之後二人時常共遊西湖,吟詩作對好不快樂。

一天佛印划著小船與二者同遊,琴操見佛印手握長篙,正好打在水中的倒影上,心血來潮便作上聯對句:「和尚撐船,篙打江心羅漢」。

這對句描述直白,但是別有嘲弄趣味:佛印撐船的時候,剛好倒影也在水裡──形象如同羅漢一樣,佛印一篙一篙地打在水面倒影上,就像在打羅漢一樣,而羅漢是修成的覺者,和尚怎可能對覺者作出不敬的行為呢?

佛印驀然笑之,看著蘇軾。蘇軾也跟著對了下聯:「佳人汲水,繩繫井底觀音」。

蘇軾以佳人汲水時,井中的倒影如同聖潔的觀音菩薩,隱喻人人本是天上仙,只是一時落凡塵。現實雖是一位身分卑賤的歌妓,但別妄自菲薄,精進實修仍可重回天界。

琴操聞之,若有所思許久。不知不覺皎潔的月亮出現,看著湖中月與人的倒影,佛印觸景而發也想出了一聯:「一個美人映月,人間天上兩嬋娟」。琴操回對:「五百羅漢渡江,岸畔波心千佛子」。佛印和東坡聽罷,忍不住讚嘆道:不愧女中才子。此時的琴操,話語中似乎已結下修煉的因緣。

過了許久,蘇軾與琴操再次同遊於西湖之上。

蘇軾對琴操說︰「我作為長老,你解佛書,試來參禪。」琴操這時態度莊嚴,低聲應允。

蘇軾問道︰「何謂湖中景?」
琴操回答︰「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又問:「何謂景中人?」
琴操答:「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

又問︰「何謂人中景?」
琴操回答︰「裙拖六幅湘江水,鬢挽巫山不是雲。」

又問︰「何謂人中意?」
琴操答︰「從他楊學士,憋殺鮑參軍。」

蘇軾這時默然不語,琴操笑著回:「怎了!難道我答得不對?!」
蘇軾喟然嘆曰:「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琴操頓時語塞,驀然良久,頓時這場景彷彿倒退了兩百餘年:唐朝詩人白居易於潯陽江頭,偶遇一位年老色衰嫁作商人婦的歌女,有感而發作琵琶行一詩。「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琴操不由想到那無可奈何花落去、繁華過盡總是空的狀態,禁不住涕淚縱橫。許久後她頓悟了,連忙扣聲致謝,語畢後隨即離去,前往玲瓏山出家。之後蘇軾常與文人黃庭堅、佛印禪師,數次前往玲瓏山造訪出家修行的琴操,互相交流修煉的心得。

幾年後蘇軾因逢烏臺詩案遭極大打擊,許久沒去拜訪,一日再度前往玲瓏山時,發現尼姑庵已人去樓空,幾番搜尋後,映入眼簾的僅是一座孤單的墳塚,或許是她在人間的陽壽已近,或許是她已修成圓滿揚長而去,只是旁人不知而立塚。

唯一確定的是,這一段緣,這段佳話已流傳於世,成了中華五千年文化中的一曲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反彈琵琶樂舞圖。(中唐 莫高窟第112窟)
    《高僧傳》依僧人的德行、事蹟,分作「譯經」、「義解」、「神異」等十科,每科均有論述,其中「經師」一篇的論,為現存佛門典籍中關於樂論最完整的一篇紀載,
  • 孔子像。(網絡圖片)
    齊國於這個地方築了土臺,用土壘成三級的階梯,臺上備好席位,兩國國君就在台前行了相見禮,彼此作揖禮讓了一番才登上臺。雙方行過饋贈應酬的儀式後,齊國管事的官員快步上前說:「請開始演奏四方邊疆民族的樂舞。」景公說:「好的。」
  • 《博古圖》局部([南宋]劉松年)。(公有領域)
    宋高宗於名堂祭祀天地開始用樂,此時南宋已定都臨安府。臨安府海外貿易興盛,遍及五十餘國,為當時世界第一大貿易城市,城內各國遊客來往不絕,酒肆茶樓、藝場、教坊、夜市興盛空前,比起北宋時期的汴京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時音樂形式主要已流傳於民間,說唱藝人張五牛創「唱賺」 形式的歌曲風靡了整個大江南北。
  • 宋人所繪《汴京宣德樓前演象圖》。(公有領域)
    北宋時期,在大唐盛世之後歷經五代十國的紛亂局勢,唐代的樂舞已幾乎失傳,所以宋朝建立後,宋太祖趙匡胤即位後立即恢復太常、鼓吹兩署音樂專職機構,並置教坊修正五代的靡亂之音,文舞為《文德》之舞,武舞為《武功》之舞,以十二安為官方樂章,以取「治世之音安以樂」之意,象徵著宋朝崇儒尚文之風。
  • 岳飛發出的「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的軍令,讓飽經戰亂塗炭的百姓們愈加敬重岳飛和他的軍隊,也用各種方法協助岳家軍作戰。(網絡圖片)
    岳飛見滾滾長江,不禁潸然淚下!他淡淡的說:「我怕無法信守跟宗澤的誓約!」「當年東京留守宗澤原本手握百萬兵馬,然朝廷苟安無法北伐收復河山,臨終時猶喊『過河!過河!過河!』我當年誓言要繼承遺志,如今…...」
  • 明 仇英〈吹簫引鳳〉。(公有領域)
    姜夔與歌姬小紅,他們一個專精於樂器,一個專精於歌唱,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不是單純的男歡女愛,而是彼此成長的夥伴。或許這才是男女的相處之道。
  • 張靈甫將軍歷經北伐、剿共、抗日,已然名副其實的身經百戰,期間連戰連捷,戰無不勝,有「常勝將軍」之稱號。(網絡圖片)
    張靈甫 (1903-1947)原名鐘麟,字靈甫,生於陝西西安東鄉大東村的一戶農家。他小時在村中與其他孩童時常玩帶兵打仗的遊戲,任指揮官時往往領導有方,進退有據,在孩童間彼此有爭執時,他必定居中協調,幾乎無人不服,表現出了一股領導者的特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