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總統的心臟病 讓脂肪「蒙冤」50年

人氣: 77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Justina Reichel報導,韓慧林編譯)幾十年來,我們一直遵循這樣的黃金法則:把吃下的熱量燃燒掉,以維持健康體重。於是人們認爲超重完全是個人的錯誤,是不守飲食規則、意志力不足、懶惰或貪吃造成的結果。

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和新聞記者提出肥胖危機的原因遠遠超過我們自身:糟糕的營養科學、不良食品政策、還有長期來自政府和營養專家的錯誤信息。也就是說,肥胖不(全)是我們自己的錯。

這些科學家和記者認為,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正是我們接受的飲食建議為肥胖症創造了條件,造成了肥胖症的大流行。

脂肪怎麼成為「罪魁禍首」?

脂肪的倡導者們認爲,關於脂肪之謎的癥結在於,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脂肪似妖魔的觀念就開始植入我們心中。

事情始於1955年9月24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的心臟病發作。當時美國中年男子心臟病發病率一直在上升,總統患病將這個問題推到最醒目的位置。

當研究人員們爭相尋找病因時,一個有魅力又鬥志旺盛的美國生理學家Ancel Keys提出了一個假說:黃油、紅肉、雞蛋和奶酪等食物中飽和脂肪,才是罪魁禍首!他的話聽起來完全符合邏輯:吃脂肪讓人長胖。

到20世紀70年代,Keys的理論已經在營養專家中占據了主導地位,儘管證據不足、研究相互矛盾──有些研究指出糖是「犯人」,而不是脂肪。

隨著脂肪論戰的發起,膳食指南改變了,食物金字塔被引入。基於「1卡熱量 = 1卡熱量」的想法,食物金字塔建議將所有脂肪攝入降到最低,因爲比起碳水化合物等其它主要營養物質,脂肪含兩倍的熱量。這種方法建議人們以低脂肪、高碳水化合物食物為主,每天可食用11份穀類食物,如麵包和麵食。

同時,食品企業紛紛抓住市場,製造脫脂產品,推廣「健康」食品,如低脂麥片、餅乾、沙拉醬等。但他們也知道給食品脫脂意味著失掉味道。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加糖。

奶酪、黃油這樣的飽和脂肪被列入敵人列表,代替它們的是含有新的「有利心臟健康」的脂肪產品,例如由經化學加工植物油(又稱為氫化油)製成的人造黃油。(這些含有反式脂肪的油正在面臨廣泛的抵制,因為我們越來越多地了解它們的危害。在2015年,FDA確定反式脂肪歸類爲「通常不被認為是安全的」,並規定在三年時間內從所有加工食品中除去反式脂肪。)

記者Nina Teicholz在她關於脂肪的書《 一個關於脂肪的大驚喜:為什麼黃油、肉和奶酪屬於健康飲食》中寫道:「長久以來,脂肪和飽和脂肪不健康的觀點在我們的國民討論中已經根深蒂固,我們傾向於將它認為是『常識』,而非一個具體假設。 」

「但是,像其它飲食與疾病之間關聯的觀點一樣,這一觀點,也是由一組研究人員的一個想法開始,而它的最初來源卻隨著時間的流逝被人們模糊了。」

雖然西方社會大部分採用這種新的低脂肪、熱量計數的方法,用精製碳水化合物代替膳食脂肪,但是我們卻變得越來越胖。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肥胖症增加了200%。美國的死亡人口中,三分之二是肥胖、糖尿病相關疾病造成。

卡路里都一樣嗎?

堅果包含蛋白質和有助瘦身的健康脂肪。(Shutterstock)
堅果等熱量密度高的食物似乎可以預防肥胖、糖尿病和心臟病。(Shutterstock)

「吃一份熱量,消耗一份熱量」和「少吃多動」的古老格言,長期來講對大多數人並不奏效。多鍛煉有很多好處,但減體重常常不是其中的好處之一,因為鍛煉讓人更餓。而且通過鍛鍊消耗不健康飲食幾乎不可能,要消耗掉一個甜甜圈,你需要快走近一個小時。

精確計算每天吃進去的卡路里量,並與你燃燒的卡路里量比較,這是非常有挑戰性的。一個小小的計算失誤就可能讓你一年內增加幾磅體重。即使你成功地限制了卡路里攝入,當「飢餓模式」啓動,你的身體也會向你反擊。

根據卡路里理論,吃少量杏仁與喝一罐可樂是一樣的,因為卡路里計數相似;而低脂餅乾和無脂肪的高糖酸奶都是健康選擇。

哈佛大學醫學院肥胖專家、兒科教授David Ludwig博士在新書《總覺得餓?征服慾望、重煉脂肪細胞、永久減肥(Always Hungry? Conquer Cravings, Retrain Your Fat Cells, and Lose Weight Permanently)》 中說:「最近的研究表明,高度加工的碳水化合物對人體代謝和體重都有不利影響,這種影響無法單獨以卡路里含量解釋。相反,堅果、橄欖油和黑巧克力,一些熱量密度高的食物卻似乎可以預防肥胖、糖尿病和心臟病。」

Ludwig博士被時代雜誌評為「肥胖鬥士」,他與其他醫生如Robert Lustig,David Perlmutter和Mark Hyman,以及Teicholz和Gary Taubes等記者一起,介紹了一種新的理論:我們變胖不是因爲吃脂肪或熱量過多的緣故,是因爲吃糖和精製碳水化合物,它們被快速消化並引起胰島素釋放。這種反應促進身體中的脂肪儲存,並因爲胰島素水平的驟然升高和下降,而引發暴飲暴食的惡性循環。

根據這一想法,沒有了糖和快速消化的碳水化合物(在身體看來後者跟糖沒兩樣),你就不會變胖。

反糖十字軍的Lustig,在他受歡迎的YouTube視頻《糖:苦澀的真相(Sugar: The Bitter Truth)》中說:「並非你吃了什麼,你就多了些什麼。重點是你吃的食物在身體裡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

Hyman在《吃脂肪變瘦(Eat Fat, Get Thin)》一書中指出,專注於熱量計算和低脂肪飲食來減肥的建議,實際上是基於薄弱的科學知識。它讓人們在減重過程中受了不少罪,而且感到十分挫敗。

「我們現在從研究中知道,糖和精製碳水化合物是肥胖和心臟病的真正原因,而不是脂肪,正如我們所談的那樣。」Hyman寫道。

「幸運的是,我們對脂肪的看法在轉變。過去五年來,科學證據表明,高脂肪飲食優於低脂膳食,無論在於減肥,還是在扭轉心臟病的每一個風險指標,包括膽固醇異常、糖尿病、高血壓、炎症等。」

脂肪細胞的「再訓練」

Ludwig建議用高質量的食物,包括健康脂肪來「再訓練你的脂肪細胞」,而不是用計算卡路里的方法。他說,使用正確的食物類型和組合(加上舒壓管理、獲得高質量的睡眠和參加愉悅身心的體力活動),脂肪細胞可以實現重新編程,以釋放其中儲存的熱量。

Ludwig指出,脂肪是我們飲食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它使人很有飽足感。不吃脂肪會讓我們吃很多錯誤的食物來安撫我們的味蕾。事實上,堅果和奶酪等食物的中的健康脂肪並不會在脂肪細胞中儲存,除非它們與精製碳水化合物和糖一起食用。

Ludwig的方法旨在使用營養豐富的食物來降低胰島素水平、減少炎症,從而減少大多數減肥飲食中典型的飢餓反應。他建議吃各種營養豐富的食物,包括全脂奶製品如奶酪和酸奶,健康油脂如橄欖和鱷梨,蛋白質如豆腐、鮭魚和羊肉,以及堅果,蔬菜、水果、豆類,全穀物甚至黑巧克力。

他還建議,每個人對碳水化合物的敏感度不同,所以應該測試你的身體對它們的反應。首先戒掉所有澱粉、添加糖和人造甜味劑,兩個星期後加入適量的全穀物和澱粉類蔬菜。之後,根據你身體的處理能力,重新加入麵包、土豆和其它精製碳水化合物。當你吃白米飯時,如果你的體重立刻增加、感到身體困倦,那就嘗試用糙米或藜麥代替。

脂肪的救贖

近年來,一些政策制定者開始轉移了對脂肪的關注,因為糖代替脂肪成爲1號公敵。

2015年,美國疾病預防與健康促進辦公室在《膳食指南》中撤除了對膳食膽固醇的限制,並軟化了在脂肪限量方面的意見。雞蛋、蛋黃的好處再次被吹捧提倡。近年來,美國心臟協會和其它衛生機構已逐漸退出低脂飲食的觀點,並修訂了準則,更多地關注食物中的脂肪類型和整體飲食情況。

2015年英國醫學雜誌發表研究報告總結道,1977年和1983年向數百萬美國和英國公民發放的關於「脂肪飲食建議可以減少冠心病的發生率」,並沒有任何堅實的試驗證據支持,「這根本不應該公之於衆。」研究人員說。

2014年,支持抗糖、脂肪友好假說的前沿科學記者Taubes領導創立了一個非營利組織Nutrition Science Initiative(NuSI),以期解決這一研究問題。這一組織的目標是拋開我們對營養科學所知的一切,從頭開始。

在慷慨的資金資助下,NuSI將進行長期、獨立、目標宏大的研究──這些研究通常很少獲得研究資金──爲那些重要的營養學問題找到可靠答案。 Taubes還邀請了反對者──即低脂、卡路里方法的支持者來做研究。

雖然許多科學家和營養學家開始質疑所謂的飽和脂肪的危險性,但研究進展緩慢,政策制定者也在謹慎行事──以免造成另一個「大而肥胖」的營養學錯誤。#

責任編輯:柯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