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銘:教師節與那些被慘烈迫害的教師們

人氣: 4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0日訊】中國的教師節到來了,可是在被中共血腥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有多少有教師身分的法輪功學員曾經遭受過中共的殘酷迫害,甚至失去了寶貴生命。在此我們僅從千千萬萬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列舉幾例,以示紀念並回顧這段難忘的歷史。

重慶市合川區七十九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被合川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警察等綁架到五尊洗腦班非法關押十五天,遭藥物迫害,全身肌肉出現萎縮,伴有劇烈疼痛,大腦發緊發痛,視物不明,記憶不清,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說話聲音變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他的妻子曾憲會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洗腦、打毒針等酷刑折磨致死。

鄭開源老人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鄭開源又攜兒子鄭萬建、鄭策和媳婦鄧桂香等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遞《檢舉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況,要求嚴懲禍首江澤民,追究其刑事罪責。

吉林省蛟河市一中優秀教師劉延龍,遭到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在極度的痛苦中離世,年僅四十四歲。

劉延龍去世前,於6月21日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他在控告信的結尾部分寫到:我之所以投訴江澤民,不是為我自己,因為我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中的普通一例;我也不是為法輪功辯護,因為真理是無須辯護的,人類只能去追隨真理,接近真理,同化真理。我只是希望你們能拋開自己的身分和政治因素,冷靜地、客觀地、理智地思考一下法輪功問題,為自己和中國人民負責;同時無條件釋放所有法輪大法修煉者。為此,我們必須共同參與,為了我們自己,為了我們的國家,為了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為保護人類,請與我們站在一起,讓我們共同把江澤民及其同夥,以及他們所代表的恐怖主義,送上審判台,不僅把它們送上世界各地的法院,而且送上人類的道德法庭,良心法庭。

李鳳霞,女,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第六中學教師。為被非法抓捕的胞弟李鳳飛聘請律師做無罪辯護,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鄂倫春旗阿里河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在看守所迫害致死,時年五十四歲。李鳳霞被迫害致死後不久,她一直照顧弟弟的十幾歲智障的兒子也患病夭折。

山東煙臺法輪功學員畢秀淑是魯東大學退休教師,於二零一六年八月底因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而被煙臺市芝罘區南大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九月六日被非法批捕。

畢秀淑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冤案在煙臺市民中得到廣泛的關注,超過三千六百名善良煙臺民眾簽名要求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煙臺法輪功學員。

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女教師褚占豐,被國保隊長陳磊帶七、八個人從家裡抬走,當時她只穿著睡衣,被非法關押五個月,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勒索罰款一萬元。褚占豐當場表示上訴。

河北省赤城縣教師孫富琴,先後九次被非法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被劫持到石家莊女子監獄。在監獄她數次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折了兩根。由於長期繁重的體力勞動,她的肩膀、胳膊疼的都抬不起來,頸椎、腿、腰更疼的厲害。犯人口口聲聲說:上面給死亡指標,不怕死人。

孫富琴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出獄後,發現自己的退休金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就被當局無理停發,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又收到教育局開除公職的通知。她在教育行業工作了近三十四年,只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竟遭受如此迫害,不僅身心受摧殘,如今連生存都異常艱難。

原北京海淀區優秀數學教師、法輪功學員李蘭強,於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被房山公安分局拱辰派出所惡警綁架。同年五月二十六日李蘭強被房山檢察院非法批捕,十月十三日被房山法院非法開庭。李蘭強當庭依法要求公訴人張君迴避,理由是堅持無神論信仰、身為共產黨員的張君,參與審理信仰神佛的法輪功學員,影響司法公正。

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上午,房山法院再次臨時開庭(開庭前只通知了辯護律師文東海)宣布李蘭強的迴避請求被駁回。李蘭強當庭申明自己要依法申請行政複議。

開庭結束,等待返回看守所時,負責傳喚李蘭強的一個像個幹部模樣的人(禿頂)要求李蘭強不要講話。

李蘭強問他:哪條法律規定的不讓我說話?此人當場高聲叫囂「別給我講法律!我就是法!」李蘭強說:你這樣說,我就沒啥可說的了。

隨後,此人自覺無意中暴露了如此流氓、可恥的思維邏輯本性,惱羞成怒,指使幾名法警用電棍猛烈電擊李蘭強,導致李蘭強被電暈摔倒、頭撞在牆上出血、右胸部等處被嚴重電傷。

北京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曹淑芬因為修煉法輪功,曾於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被「國安」綁架。還曾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被恩濟莊派出所深夜綁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首都師大中共黨紀委對她進行集中審查一週。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西城區公安分局警察對曹淑芬非法搜查。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民警強迫她寫不煉功的保證。

曹淑芬認為,她遭受的迫害都是江澤民發動這場政治運動造成的。她要求最高檢察院對江澤民進行刑事起訴。

曹淑芬自述說:我於一九九四年七月喜得大法。煉功兩個月後,我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鏡,視力左眼達到1.5,右眼1.25,視力超過了我的孫女,這對一個酷愛讀書的人,是多麼幸福!還有一個變化,我當時是六十六歲的老人,臉上皺紋突然消失,皮膚變細嫩,白裡透紅,滿面紅光。我現在已是八十七周歲(此自述成文於2015年)的老人了,臉面沒有什麼變化,只是頭髮全白,真是鶴髮童顏。我深感法輪功的超常。更大的變化是心胸變的豁達,理解了人生真諦,決心緊跟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修煉到底。

僅以上述案例我們不難看出,中共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的流氓本性和邪惡本質。中共也講尊師重教,也在憲法中規定信仰自由,可是在實際中它們卻另是一樣對待。十八年來有多少教師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致殘,他們的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鄭開源、曹淑芬都是八十歲以上的老教師、老教授,劉延龍、李鳳霞他們才僅僅活了四五十歲,就被迫害致死,中共真是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啊!

在法輪功學員中,教師、教授等教育界知識分子占很大比重,他們有知識有文化,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自己、教化學生,對人類社會道德昇華及精神文明建設做出了很大貢獻。就是這樣一群好人卻被中共視為「x教」當作「敵人」對待,極力打壓迫害。其實在當今的世界上最大的、真正的邪教就是中共自己,中共是禍亂人間的惡魔!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迫害就不會停止,世界就不得安寧。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自2015年5月至今,至少有近21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司法機關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在亞洲各地,有31個國家和地區、超過241萬的民眾簽名參與刑事舉報江澤民的全球聯署行動,要求將迫害元凶江澤民繩之以法。逾兩億八千萬正義人士勇於退出中共邪惡組織,中共的末日就要到了,教師們的沉冤昭雪不遠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9-10 3: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