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得天書 耍方術惹火燒身

作者:殷鑫

大鐘寺(頤園新居/維基百科)

  人氣: 23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清朝康熙年間,天津有個酒徒名叫徐緯真,原籍浙江山陰(今紹興)。他平日嗜酒成性,往往一頓就要喝上好幾斤,加上他一貫熱中於求神問卜,燒煉丹藥之類的玩意,沒有正當的職業,因此生活經常捉襟見肘。

有一次,徐緯真因事離開天津,南下江淮。當他路過山東濟南一座古廟時,忽聽有人大叫:「徐緯真救我!」起先他並沒有理會,只是跳下驢子來準備到路邊休息。誰知剛剛坐下,又聽廟中重新喊了一遍。

於是他走進廟去四處察看,沒有發現人影,只見一口很大的鐵鐘覆在地上。他估計聲音是從鐘裡發出來的。就對著鐵鐘問道:「你是什麼怪物,口吐人言,而且希望我來救你呢?」

鐘裡的聲音說:「上古時候有個猿公,仙人黃石老曾經跟他學過劍術,我就是他的後裔。因為我的劍術學得不精,誤傷了好人,所以受到上帝的懲罰,囚禁在這口鐘裡已有一百多年。現在時限已滿,應當獲釋。請您幫助我從鐘裡脫身出來。」

徐緯真說:「我並沒有千鈞之力,一個人怎麼能搬動這口大鐘呢?」
鐘裡的聲音說;「用不著搬動它,您只要想法把鐘上鑄的十二個字去掉,我就可以出來了。」

徐緯真蹲下身去細看,果然發現那銹痕斑駁的鐘體上,隱隱約約地鑄著十來個篆文,字體古奧,無法辨認。他隨手拿起一塊青石,在鐘上用力地來回磋磨,很快就把字全部磨掉了。

這時,鐘裡的聲音說:「可以了。請您趕快離開這兒,稍遲半刻,恐怕您的身體會受到傷害的。」

徐緯真一聽,馬上騎著驢子向前飛奔,奔了二、三里路,回頭看那廟寺,只見狂風大作,烏雲翻捲,風雲中迸出山崩地裂的聲音。忽然,一隻周身毛色像雪蓮般的大白猿從高空遠處直落下來,跪在他的驢前拜了幾拜,轉眼之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雪猿。(YASUYOSHI CHIBA/AFP)
雪猴。(YASUYOSHI CHIBA/AFP)

天書 恩報

半年以後,徐緯真從江淮地區回來,隨即又前往北京訪友謀生。一天夜晚,四周的鄰家早已燈熄人歇,只有一輪明月臨照窗前,顯得十分寂靜。

忽然,門外響起了剝啄聲。徐緯真開門一看,見是一位眉目清秀而又文雅的年輕書生。來客進屋以後,立即向徐緯真再拜稱謝,說:「我就是當初在濟南被關在鐘裡的囚犯,全靠您的拯救,才使我脫離沉淪之苦。回到天庭後,上帝不但赦免了我過去的罪愆,而且恢復了我原來的職位,您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知道您喜歡煉丹、占卜等方術,特地從天府所藏的圖籍中拿來三卷道書借你一用,以報厚恩。但是您必須在今夜把它抄完還我,千萬不能拖延!」說罷將書放在桌上,便匆匆地告辭而去。

徐緯真拿起道書,打開第一卷,見內容都是有關倫理道德的論述,好像儒家的《論語》和《孝經》,就說:「這些話平常得很,沒有什麼稀奇。」接著打開第二卷,見是有關修煉養身、虛靜養性的方法,好像道家的《陰符經》和《淮南子》,便說:「這也沒有什麼可學的。」最後打開第三卷,見其中寫的都是吞刀吐火,呼風喚雨的方技法術,不由高興得眉飛色舞,說:「多少年來,我所夢寐以求的,正是這些東西啊!」於是,他馬上找來紙筆,剔亮燈芯,聚精會神地把它全部抄錄了下來。

天剛拂曉,那位書生已經按時來到。他發現徐緯真抄錄的只是第三卷內容,臉上頓時微露不悅的神色,嘆息道:「我想要報答您的,難道僅僅希望您去做這些事嗎?此書的第一卷,寫的是輔佐帝王的謀略;第二卷可以幫助您成為將相之才;而第三卷只不過是些無足輕重的方技術數罷了。用得好,至多使您賺些錢,撐些家業;用得不好,說不定還會給您帶來殺身之禍呢!唉,這也是緣分如此,又有什麼辦法呢?」他的話剛說完,就連人帶書不見了。

拂曉(AFP)
拂曉(AFP)

耍方技法術遭災不測

不久,徐緯真回到故鄉山陰。他經常在人前炫耀自己從道書上學來的方技和法術。有時夜晚月色通明,他就作法把月光抓來放進懷裡,拿到暗室中掛起來當燈。有時雨天打雷,他就作法把雷聲捏在掌心,等雨過天晴後拿出來當鞭炮放。城裡的百姓看了都感到新奇,經常有人圍著他,要他露一兩手看看,同時湊些錢供他喝酒吃飯,他就日復一日地過著街賣藝人一樣的生活。

一個盛夏的午後,天氣非常炎熱,徐緯真又喝得酩酊大醉,袒胸露腹地坐在家門口。這時,正好一陣涼風拂面吹過,他忽然心血來潮,舉起手對著空中畫符,將涼風招進袖中,過了很久還不肯放出。

那風神被他關在袖子裡,左衝右突無法脫身,不由得勃然大怒,狂吼一聲,破袖而出,頓時雷聲隆隆,火光沖天,把徐緯真燒得皮焦肉枯,倒地而死。@*#

資料來源:(清)鈕琇《觚賸續篇》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僧志言,自稱姓許,壽春人。在東京景德寺七俱胝院削髮出家,事奉清璲。起初,清璲讀經非常勤苦,志言忽然來拜訪清璲,跪在他面前願作弟子。
  • 賀蘭棲真,不知是何地人氏,是位道士,自稱一百歲。善於服食練氣,不懼寒暑,常常不吃食物;有時縱酒,在集市上遊逛,能吃幾斤肉。起初住在嵩山紫虛觀,後來搬到濟源奉仙觀,張齊賢與他交好。
  • 蘇澄隱,字棲真,真定人。做過道士,住在龍興觀,修得養生的方術,八十多歲也不見衰老。後唐明宗曾下詔令召見他,又命令宰相馮道寫信傳達旨意,歷經清泰、天福年間相繼有徵召任命,他都稱病不去。開運末年,契丹主兀欲即位,訪求有名的僧道加以恩賞任命,惟有蘇澄隱不接受。當時公卿從馮道、李崧、和凝以下,都在鎮陽,常到他屋裡與他閒談飲酒,各自賦詩相贈。後周廣順、顯德年間,詔令慰問他。
  • 趙自然,太平繁昌人,家住荻港附近,以賣茶為業,本名叫王九。十三歲時,病得很厲害,他父親抱他到青華觀,許願讓他當道士。後來他夢見一人相貌魁梧,戴著絲巾穿著素袍,鬢髮斑白,自稱姓陰,帶著他登上高山,對他說:「你有道氣,我來教你練絕食的法術。」於是拿出青柏枝讓他吃,在夢中吃了進去。醒來後,就不再吃食物,神氣清爽,每次一聞到食物的味道就嘔吐,只吃生果喝清泉。
  • 凡是推算天文曆法、占卜、看相、醫術、技藝,都屬方技。能以方技使自己顯揚於一世,也是從上天那裡獲得的悟性,不是積久成習而達到的。然而士君子能這樣,就不會迂腐,不會拘泥,不會驕矜,不會神化;小人能這樣,就會迂腐而進入束縛阻礙的境地,拘泥而不能通達大方,驕矜向眾人誇耀,神化來欺騙眾人,所以從前的聖人不以此教人,就在於有所顧惜。就像李淳風規勸太宗不濫殺,許胤宗不撰著方劑之書,嚴譔規勸不要合葬乾陵,才是卓然有益於時政的高明之舉,都值得珍視的。
  • 李順興,是京兆杜陵人。十來歲時,有時顯得很愚蠢而有時顯得很聰明,當時人不能瞭解他。他說未來的事情,很多都說中了。在隆冬時節仍穿著單布衣,赤腳在冰上走並入水洗澡,一點也不怕寒冷。家裡曾做齋飯,正要吃時,才發現器皿不夠用。李順興說:「昆明池中有大荷葉,可以拿來盛放餅子。」他們所住的地方離昆明池有十多里,太陽還沒有移動,李順興就拿著荷葉回來了,腳上還有泥,在座的人都感到驚奇。
  • 陸法和,不知是什麼地方人。隱居在江陵百里洲,衣食居處的習慣,一切都和戒行的和尚相同。村裡老人從小看他,容貌神色始終平靜,別人都猜不出他的心思。有人說他出自嵩高,到處遊歷。到了荊州汶陽郡高安縣的紫石山以後,又無故離開所居之山,不久就有蠻人文道期作亂,當時人認為陸法和有先見之明。
  • 僧人神秀,姓李氏,是汴州尉氏人,自幼遍讀經史之書,在隋朝末年出家為僧。後來遇到蘄州雙峰山東山寺僧人弘忍,以坐禪為業,於是歎服說:「這真是我的老師呀。」就前去奉事弘忍,專門以打柴汲水為己任,用來追求他的道法。
  • 玄奘在言辭明辯和學問淵博方面都很出眾,所到之處都一定要講解經義辯論詰難,蕃人不論遠近都尊敬佩服他。
  • 葛洪,字稚川,丹楊句容人。祖父葛系,吳大鴻臚。父葛悌,吳被滅後入晉,任邵陵太守。葛洪年少時好學,因家中貧困,自己砍柴買回紙筆,夜晚常抄寫誦習,便以儒學知名。生性寡慾,沒有特別的嗜好,不懂得下棋擲骰等遊戲方法。為人樸實而不善辭令,不貪求虛名浮利,閉門自掃門庭,不與人交往。於餘杭山見到何幼道、郭文舉,彼此注視而已,都沒有說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