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紀事》之六:709發生是大概率事件(2)

作者:謝燕益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日前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釋放所有良心犯,結束專制走向民主法治。(網路圖片)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網路圖片)
人氣: 55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5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有幸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第三,叛將的陰謀!709師出無名,是一鍋夾生飯、徹頭徹尾的一場司法冤獄!

709大抓捕的發生其實蓄謀已久,是叛將瞞天過海、暗渡陳倉的陰謀。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發生了兩件足以改寫中國歷史的事件,這兩件事客觀上大大衝擊了專制政權的合法性,其一是薄王事件,第二件就是令計劃之子令谷車禍事件。

坊間傳言,2012年3月18日凌晨(薄熙來三天前被免職),北京海淀區保福寺橋附近,發生一起重大車禍,令計劃兒子令谷駕駛的一輛法拉利跑車嚴重損壞,車上一男兩女,男子當場死亡,兩女送醫後一死一傷。事故發生後,北京警方封鎖現場,了解到令谷的特殊身分後,時任北京市公安局長的傅政華向其頂頭上司周書記匯報,周得到此信息如獲至寶,此時正值十八大召開前的敏感時期,如向外公布,則令的前途將不堪設想,於是周與到達現場的令進行溝通,雙方達成祕密協議,民大兩位女生的善後事宜由周安排中石油蔣潔敏出錢私了,據說周提出的條件是,幫助薄軟著陸,令則要利用中央辦公廳的權力在中央委員中進行摸底,以達到周令等十八大所預想的人事安排的目的。但是,時任北京公安局長的傅政華自知干係重大,則向其老市長王先生密報此事(自此傅先生得以成為王先生的心腹,一柄得心應手的利器,王先生近年來主導的反腐要案多有傅先生的報效)。據說王后來將此事匯報給其老上級朱先生,這件事最終得以被揭示出來。

十八大之後,執政黨新領導人順利上位,而傅先生其實是周書記和劉書記提拔的人,可想而知其過往為上司扛了多少活。眾所周知他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不遺餘力,在鎮壓異議人士上也毫不手軟,包括新公民案、茉莉花事件他都痛下殺手,尤其曹順利女士的死他難辭其咎。至於他的貪腐以及利用公安大權給權貴集團充當打手保護傘、濫用職權大肆監控公民隱私的罪惡勾當盡人皆知。因此他急於通過製造709以及一些危機事件的處理向上頭表衷心,並通過一系列操演擺脫其派系色彩,在新的政治格局中穩固地位、攫取權力,包括淡化轉移當權者對其可能涉及到的一些利益交易、貪腐問題的查處,其用心可想而知(而在專制社會條件下,效忠從來都是第一位的,至於說傅先生的貪腐瀆職不僅不會成為其得到升遷、手握重權的障礙,反而成為其有利條件,因為專制統治者往往喜歡有劣跡、有把柄的能臣幹吏為我所用)。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一次的城門之火就殃及了709案的律師這些池魚們。當然像曹順利的死,傅先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是權力的傲慢、有權就可以任性的必然結果,也是專制權力不受制約的必然結果,曹順利病危之際,記得王宇律師和社會各界向北京公安局提出過取保的請求,這本身是人道主義的問題,已經超越了一切法律與政治層面,但是遺憾的是,傅先生當時把控的北京公安局出於曹女士政治異議者的身分以及在國際上給專制極權造成負面影響的原因,有恃於「政治正確」,就是死死關著不放,最終導致曹女士被活活關死的慘劇。這一事件的發生相信也並非傅先生的本意,他一定也會後悔不迭,如果時間可以倒流,讓他重新選擇的話,恐怕他也一定會竭力避免這樣的慘劇發生,但是在專制社會條件下,這樣的慘劇又幾乎是無可避免的。這次劉曉波又被活活關死,這是怎樣的一種殘忍怎樣的一種暴政,不管是有人主動投毒還是放任劉先生自身病情的發展與惡化,都難逃殺人的罪惡。

2015年7月12日,在我被抓捕之前,我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是《王宇、周世鋒、劉四新抓得好!》。此後當局找我談,要求我不再發聲,被我嚴辭拒絕,並將當局找我的過程及相關錄音發到了網上,我痛斥他們的罪惡,直指黑惡勢力。今天我仍堅持我的這一觀點,無論是接受採訪還是與他們面對面,我都直言:這不是我個人的權利和得失問題,我進退的一尺一寸關涉到千千萬萬公民同胞的尊嚴和權利,直接關涉到我們的子孫後代,我退無可退!對於遭此一劫我似乎也有預感,《讓和平民主成為全民共識!》是我在進去之前在互聯網發表的最後一篇政論文章,似乎我在等待著事情的發生!

709事件的發生,具體的操作人員,以及一系列政治迫害、打壓民間維權、對公民社會嚴防死守的,無關認識上的問題,純屬血債幫和既得利益集團為了防止被清算,聯手繞開一切公義與法律而採取的違法罪惡活動,是非黑白大家都十分清楚。

所以,在中國社會整個和平民主轉型過程中,明知罪惡而故犯,明知是非、善惡而為了一己之私爭權奪利掩蓋罪惡濫施暴行者,與認識上出現偏差、認識能力模糊不清、意識形態上由於被洗腦被封閉而做出錯誤判斷的違法作惡者,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認識上有錯誤,完全可以寬宥諒解,知錯能改則善莫大焉!而明知罪惡還要一意孤行製造人道災難的酷吏惡霸們則要另當別論。到底屬於前者還是屬於後者,歷史上可以找到大量的事實和證據來加以認定。

為何說709師出無名,是一鍋夾生飯、徹頭徹尾的一場司法冤獄呢?眾所周知,709事件下手的第一個律師是王宇律師。在抓捕王宇律師的前夕,當局開始還打算按照法律程序進行,至少表面上看起來也要師出有名,比如2015年6月底7月初,還將王宇律師的舊帳翻出來,所謂王宇過失傷害案的民事賠償、刑事罰金收繳的問題,不管怎麼說,這對於司法機關還是當事人來說,的確是一個法律問題,是一個需要進入司法程序解決的問題。可是當局的這一招在律師群和社會各界的幫助下,王宇律師迅速募得了相關款項以應不時之需,並且作為法律人,王宇律師本人及人權律師群體也都做好了應戰的準備,要與執法機關在法律程序上一較高下,以化解這場危機。就在這種情況下,當局徹底撕下法治的面具,撇開一切法律程序,與公義大打出手、直接抓人採取一輪運動式的鎮壓。

後來的勢態發展證明,709文革式的這場運動如果師出無名,會向民間傳遞什麼信號,帶來什麼後果呢?我認為民間通過709看清了當局的本質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誰?法律是要你們屁民遵守的,法律對於當權者來說,我想遵守就遵守,我不想遵守你又拿我如何?關起門來養豬,愛誰誰?這叫做法無定法,世事無常。在這一過程中大家都看清了,那麼既然你無所謂了,可以恣意妄為,那麼民間的退路在哪裡呢?連律師都想抓就抓了,那麼外資企業、民營企業乃至官僚權貴們、普通百姓的出路又在哪兒呢?從草根到精英誰可倖免呢?對於民間來說,就是退無可退,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大家也明知道,709案的這些律師和公民們是無罪的,連中共的口袋罪也不好裝下去。這些律師和公民們,不過就是說幾句真話,喜歡仗義直言,吃吃飯,喝喝水,發表發表文章,做做維權案件,間或與國外有些交流合作項目,不過如此。權力卻是如此任性,一些盜國賊們由於自身的原因深感恐懼(在專制體制下人人都沒有安全感),律師和公民們則橫遭一場人禍。

這件事讓我想起了近現代以來,政治犯普遍廢除死刑這件事,在近現代全世界各個國家普遍採取對政治犯廢除死刑的做法,其實這並不是說明統治者對被統治者的恩賜、統治者對被統治者的態度變得更仁慈了,而是統治者從自身的利益出發,害怕被政治清算而產生的結果。就是在現代社會裡,應該說統治者與被統治者比過去都要理性了,在一個大的時代背景和大環境中實現了某種妥協,尤其是在一個開放的互聯網環境下,人們有了比較高的理性意識。可以預見到的是,709大抓捕的師出無名,短期可能會震懾個別愚民,而長期來看,政治犯和民間抗爭一定會向更高的形式發展下去。試想在互聯網環境下,繼續搞文字獄、因言治罪還想限制言論,搞文革那一套,是愚不可及的,由於成本過高,必然會加速專制統治的失效。因為發表文章、發微博、發推、發微信、聊天聚會就像喝水吃飯、呼吸空氣一樣,你怎麼壓制得了呢?這種逆流無異於向人性開戰。所以明智、清醒的統治者都會判斷自己的權力邊界對自己有準確的定位,有所為而有所不為。

709事件的發生不僅僅是專制統治者陳舊落後的敵對思維的反映、專制權力傲慢與凶殘的本性,還折射出專制統治集團除了唯利是圖,與這個時代、當今社會的發展嚴重脫節,對形勢的判斷與認知愚蠢無知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事實證明專制統治的機制是徹底失敗的。

當然客觀來講,專制統治集團內部對709事件的判斷認識和心態也不盡相同,這些官僚的種種表現,其實很讓人同情。具體到操盤手,上面恐怕也知道他們效忠的目的,他們永遠忠於權勢本身,周先生大權在握之時,這些能臣幹吏何嘗不是不遺餘力地效忠,而一朝失勢,後果則不堪設想,據說,周的專案也由傅先生來擔當,難以想像,傅在審訊中是如何對待其恩主老上級的!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審周就像審薄、審令一樣都只是政治審而非真正意義上的法律審,只要達到政治上的需要即可,有所為有所不為,周等人大量的罪惡真實的犯罪被完全掩蓋起來,這一點傅先生顯然是行家裡手,事實上不僅如此,如傅先生在公安安全系統浸淫了這許多年,正如王立軍一樣,都是十分有想法的人,他們藉助自己的工作之便掌握了專制統治的致命武器,就是情報系統,他們也樂此不疲,他們早就發現其中有一個巨大的金礦,他們精熟於各種監控、監聽技術,可以說,不僅普通百姓,中共的百官以及巨商富賈的隱私乃至高層的各種機密和把柄恐怕都難於倖免。掌握了情報就等於掌握了命門,他們深諳人性,這些不受法律制約的技術手段和這些隱私把柄在一個專制社會裡意味著巨大的政治資本和財富,這也正是儘管他們貪腐醜聞不斷,但是仍然可以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傅政華們的這一特長恰恰是專制統治者最需要利用的,就是專業監控、監聽蒐集百官的隱私和貪腐證據以轄制百官,一個現代版本的《百官行述》故事發生了,在中共目下可能無人能出其右。

不管傅政華們得勢與否,也不管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否有更高專制統治者給他們授權,他們的所有工作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反人類,阻止社會文明,與人民為敵。像709一案歷時兩年多時間,動用了無數的人力、物力、財力,可以說是不計成本不惜代價的,開動政法、宣傳、網絡、情報、安全從中央到地方等等整個國家機器,並且大大透支和損毀了執政黨、政府、司法、當權者的社會信譽,炮製出這一冤獄,看似讓人無法理解,實際上專制權力的存在本身就是每天都在做著殘害百姓、鎮壓人民這件事。

他們不僅在政治上可以根據時局棄舊主而投新主,以此作為投靠的籌碼,而且必要時甚至可以黃袍加身。歷史上不乏情報、警察、軍隊頭子竊取政權的先例。總之,一些沒有底線的野心家不僅是人民的噩夢,也可能是統治者的墳墓,任何一個專制政權都無法解決這個權力的魔咒,只有靠民主制度才能解決。沒有選舉,只有成王敗寇,誰也沒有合法性、正當性。眾所周知,在互聯網的條件下,十八大前後發生的薄王事件以及周令事件,客觀上,大大衝擊了專制政權的合法性與正當性。他們為了一己之私,毫無底線可以不擇手段。比如緬甸情報頭子金農脅迫丹瑞, 韓國情報頭子金載圭刺殺朴正熙奪權,伊拉克的薩達姆作為情報系統和警察頭子奪取政權。專制社會的當權者無論是誰都需要清楚,「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去則傾」的道理!

在這樣一個歷史時刻,專制權力最高統治者需要選擇,是維護權貴、既得利益少數人的專制特權,還是維護大多數人民的權利,選擇繼續採取維穩機制,那麼無疑就是維護專制特權既得利益權貴集團,選擇走和平民主的道路追求依法治國,就是站在大多數人民的一邊,站在歷史正義的方向上。#(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16 5: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