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倫多電影節首映

陸公司美上市黑幕多 名導拍出《中國喧囂》

紀錄片《中國喧囂》(The China Hustle)的導演羅斯坦9月9日在多倫多影展期間接受《大紀元》采訪。(楊安娜/大紀元)

紀錄片《中國喧囂》(The China Hustle)的導演羅斯坦9月9日在多倫多影展期間接受《大紀元》采訪。(楊安娜/大紀元)

人氣: 1867
【字號】    

【大紀元2017年09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月諦多倫多報導)數百家中國公司近年來到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融資數億美元。令人意外的是,一份獨立調查報告發表後,這些公司的股價暴跌,令許多投資者損失慘重。美國著名導演羅斯坦(Jed Rothstein)把這個故事拍成紀錄片,並於9月9日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TIFF)首映。

羅斯坦憑藉電影《監獄裡的孩子》(Kids Behind Bars)獲得美國電視界最高榮譽「艾美獎」(Emmy Award)。後來,他的作品《以名義殺人》(Killing in the Name)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美國短片獎的評審團獎及洛杉磯短片電影節的最佳紀錄片獎。2013年,他的紀錄片《春天之前:秋天之後》在美國電影節BendFilm Festival獲獎。

羅斯坦的新作《中國喧囂》(The China Hustle)於上週六在多倫多影展期間舉行全球首映禮,並在當天接受大紀元採訪。

公司誇大資產與銷售額

《中國喧囂》講的是數百家中國公司在一家美國加州公司的協助下,來到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一些上市公司自稱,全球著名的會計師事務所審計過他們的財務報表,證明他們的收入是真實的。

《中國喧囂》(The China Hustle)劇照。(TIFF提供)
《中國喧囂》(The China Hustle)劇照。(TIFF提供)

不過,美國與加拿大的幾位獨立調查員發現,這些公司把資產與銷售額誇大10倍,甚至幾十倍。例如,一家造紙廠聲稱擁有數百萬美元的資產。調查員實地考察後發現,這家工廠裡的機器又破又舊,基本不能生產紙張。工廠院子裡有堆積成山的廢紙。獨立調查報告發表後,該公司的股價大跌,後來變得幾乎一文不值。

參與調查的華裔加拿大公民黃昆(Kun Huang,音譯)表示,他在中國被非法關押大約2年。原因是他參與調查一家銀礦公司。 當地官員與這家公司勾結在一起,阻止他調查。坐牢的經歷給他與他的家人帶來很多痛苦。

許多投資者損失慘重

《中國喧囂》講了3名受害者的故事。其中一名亞裔美國男子表示,他的損失慘重。2008年後,許多美國人看好中國市場,都想到中國投資。作為美國人,他無法直接到中國投資。幾年前,一家美國加州公司建議,投資者購買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的股票。

這位美國男子把自己一半的資產用來投資。後來,這些中國公司的股票暴跌,從每股9美元跌到每股12美分。這讓他感到經濟壓力很大。

羅斯坦表示,很多受害者不知道他們遭受經濟損失。這位亞裔美國男子願意在鏡頭前談論這段痛苦的經歷,因為他不希望其他人遭受同樣的痛苦。

很多美國人用養老金購買這些中國公司的股票。《中國喧囂》預計,美國人的養老金損失數億美元。令人憂慮的是,至今只有一位參與造假的首席執行官進監獄。

拍攝中遇到的最大挑戰

談到拍攝中遇到的最大挑戰,羅斯坦說,金融數據很枯燥、很複雜,他需要簡化很多細節,讓普通民眾能看懂電影,並意識到這場金融危機與他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羅斯坦本人並沒去中國大陸拍攝,他坦承,如果他去中國大陸拍攝,可能會更糟、更難,因為他必須獲得當局的批准。

那麼,影片中關於中國工廠的鏡頭從何而來呢?羅斯坦表示,鏡頭中的一些畫面是由安置在中國企業門外的隱形攝像頭拍攝的,這些工作由在中國的一個研究團隊完成的。 這些視頻顯示,這些公司誇大他們的業務。這導致了那些企業對此感到不滿。

《中國喧囂》的整個製作過程長達20個月左右。羅斯坦說,他在這個過程中遇到許多敢說真話的人。比如,在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工作的一位記者願意冒險,敢在鏡頭前談中國監管結構的問題。他的勇氣讓製作團隊更有動力。這也證明言論自由很重要。如果國際市場上有更多言論自由,市場就會更透明,交易就會更公平。

導演希望在中國公映

羅斯坦告訴大紀元,「我們不是說我們不希望美國人向中國投資,或者中國人來美國投資。而是我們應該追究造假公司的責任。投資者的權益應該受到更好的保護。」

羅斯坦希望,《中國喧囂》能在中國大陸公映,也能在美國公映。這部電影講的不光是金錢上的戰爭,還有道德上的戰爭。一些有正義感的人冒著生命危險做調查,不怕得罪大公司,敢於說真話。

為避免惹來誹謗官司,羅斯坦表示,這部電影公映前,他們花很多時間做調查,確保所有數據都是準確的;還多次諮詢律師,確保以後能打贏官司。#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