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千日酒 墳墓裡頭見活人

作者:殷鑫整理

一壺醉千日(廖素貞/大紀元)

  人氣: 5494
【字號】    
   標籤: tags: ,

古時有個非常喜歡喝酒的人,名叫玄石。他自認為自己很能喝酒,別人沒有他「品味」好。這天他出外辦事,路過中山酒家,突然來了酒癮,便轉身走了進去,店掌櫃正忙著招待客人,見他進來便過來招呼。

玄石挺有氣派地拍拍胸脯,表示很能喝酒,讓店掌櫃拿最上等的酒來。掌櫃的便轉身吩咐小夥計,去拿店裡最好的酒:「千日酒」。

小夥計拿酒來時,掌櫃的正招待其他客人,小夥計想等掌櫃的過來再把酒倒給玄石,誰知玄石早已被酒香熏得饞涎欲滴,見小夥計還磨磨蹭蹭,就一把奪過酒來,仰頭便喝。咕嚕咕嚕,沒多大工夫,那酒便全下到了肚子裡,等掌櫃的回身想要招呼他時,他早已一步三搖,晃晃悠悠地上路去了。

他一路好似騰雲駕霧,回到家裡也沒跟家人打聲招呼,歪倒在床上便呼呼地睡死過去。家人見他渾身酒氣,知道又是喝醉了,像以前那樣也沒去管他,反正等酒醒後他自己會起來的。然而,這一回可跟往日不一樣,玄石一連好幾天沒有醒。

家人有些著慌,想請醫生瞧瞧,但窮鄉僻壤,周圍根本就沒懂醫道的人。又過了幾天仍不見人醒來,家人認定已經命歸黃泉,便痛哭流涕地弄來了一具棺木,把他放入裡邊,抬上山中下葬了。

轉眼便是一千個日子過去了,這天中山酒家的掌櫃在清點存酒時,突然想起一千天前曾有個叫玄石的人來買過「千日酒」。便連忙把小夥計叫來,問他當時有沒有跟玄石講明這是「千日酒」,要慢慢喝。

小夥計支吾了半天,最後說是忘記告訴了。掌櫃的覺得這事難以交待,他想如果玄石真的喝醉了,那末到今天也正好該醒了。於是他和小夥計一同出外打聽玄石的住址,以便向他家人說明情況。

(圖片提供:tony)

掌櫃的一路打聽,問到一個中年人,那人驚訝地瞪大起眼睛,像瞧妖魔鬼怪一般盯著掌櫃的,把他盯得心裡直發毛。

「玄石,玄石早在三年前就死了!」那人說。

死了?掌櫃聽了大吃一驚,呆立在那裡足足幾分鐘也沒回過神來,隨後他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說:「快,快領我去玄石的墓地。」

那人被店掌櫃搞得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忙把玄石的家人叫來。掌櫃的也不解釋,只是一個勁兒地催玄石家人快把他領往玄石的墓地去。

一群人擁著店掌櫃來到墓地,店掌櫃操起鐵鍬,飛快地挖了起來,旁邊的人怎麼攔也攔不住。

不一會兒,棺材露了出來,掌櫃的吆喝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跳下去把棺材抬上來。那幾個小伙子全嚇壞了,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掌櫃的沒辦法,只得自個兒跳下去,用鐵鍬撬棺材蓋子。站在一邊瞧熱鬧的人全以為這店掌櫃瘋了,誰也不敢攔他。

很快棺材蓋子被撬開了,一股酒氣沖了出來,只見玄石筆挺挺地躺在棺材裡。有幾個膽大的湊近瞧一瞧,突然發現玄石的眼睫毛在微微顫動,胸脯好像也在起伏,他們不由得驚呼起來。

就在這時,玄石緊閉的雙眼一下睜開了,隨即翻身從棺材裡站立起來,還說:「好酒!好酒!」圍著的人群嚇得「忽啦」一下全跑了,就剩下店掌櫃笑眯眯地站在玄石面前,好像是在歡迎他重新歸來似的。

那些逃跑的人,因為酒氣衝進了鼻子,回到家裡也醉倒了,好傢伙,足足「醉死」了三年! @*#

資料來源:《博物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傳遠古的三皇,神農氏取法宇宙萬物之理製作的了最早的琴。這琴可以與神溝通、引導萬物和諧。在周朝時期,音樂教育被認為是貴族必修的「六藝」,任何一位貴族子第都要能彈奏。琴並非宣洩情感,而是用來純淨情感,清除邪念。
  • 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本週發表的一項大規模研究指,即便未過量飲酒,也能引起大腦病變、增加腦功能損傷風險。喝酒越多,發生海馬體萎縮的風險越大——這是一種影響記憶和方位感的腦損傷;也會影響「腦白質完整性」——這對認知功能至關重要。
  • 各種藝術形式中的《白毛女》的創作者們卻罔顧事實,徹底將白毛女、楊白勞和黃世仁的本來形象顛覆,原因只有一個:黨要這麼宣傳就只能這麼宣傳。
  • 近年台灣民眾因為過量飲酒所衍生的問題日益嚴重,造成許多社會隱憂。除了酒駕肇事導致許多無辜的家庭破碎之外,台灣民眾對酒精的認識不足,不當的飲酒方式也對個人健康、家庭及公共安全影響甚鉅。
  • 湖南一名80後男子,在9月份參加朋友聚會時,一時興起與朋友喝下了1瓶400毫升的勁酒和2斤自家釀的米酒,隨後昏睡不醒。送醫被確診為急性酒精中毒、併發缺血缺氧性腦病,受傷的腦部恐難以恢復,智力與行為退化到嬰兒的狀態。
  • 澳洲家庭研究學院(Australian Institute of Family Studies)的調查顯示,父母的不文明飲酒行為會對十幾歲的子女產生不良影響,引發他們嘗試酒精的興趣。研究人員建議,良好的溝通是健康的解決途徑。
  • 《三國演義》開場白道:「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晉朝人張季鷹好酒縱任。有人勸他要考慮身後名聲,他說:「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
評論